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394章 替代品

    听到陈圆圆的回答,任盈盈和骆冰不禁一怔,一来两人没料到她没有动怒,二来两人好奇她话中的意思,难道宋青书还在开青楼?

    想到这种可能性,两女眼神不善地望向一旁的宋青书。

    宋青书一脸尴尬,犹豫半晌方才讪讪答道:“某种意义上来说……呃,的确可以算是我的产业……”

    他还没说完,任盈盈便气得粉脸通红:“你怎么这种生儿子……缺德的事情也做!”她原本气急之下想说生儿子被屁.眼的,不过临到嘴边忽然觉得这话未免也太粗俗,更何况万一将来自己和他……那岂不是诅咒到自己儿子身上去了?是以迅速改口。

    一旁的骆冰深有同感,不过囿于身份她不好说什么,此刻见任盈盈开口了,她也忙不迭点头,显然也是同样的看法。

    毕竟在这个世界和后世不太一样,宋青书以前那个世界从事这行的小姑娘,除了极少数是被迫的之外,大多数都是贪图那个行业来钱快还工作轻松,出去辛辛苦苦当个小白领,工作大半年还没有当小姐一个月多,她们自然清楚该怎么选择。

    可如今这个世界礼教盛行,除非迫不得已,不然没几个人原因沦落风尘,某种意义上来说,那些青楼女子大多是可怜人。

    同为女性,任盈盈她们难免抱有同情之心,是以听到宋青书居然也在从事这一行业,才会有那么大反应。

    宋青书苦笑道:“难道在你们心中我就是那种逼良为娼的大恶棍么?”

    看到任盈盈和骆冰齐齐点了点头,宋青书脸色越发黑了起来:“其他地方我不敢保证,但是我旗下的那些青楼绝不存在强迫的事情,毕竟我并不是想通过青楼盈利,而只是想利用青楼鱼龙混杂的环境来组建信息网络。”

    任盈盈脸色这才稍微放缓,不过还是忍不住哼了一声:“说得好听,那你去哪里找那么多愿意流落风尘的女子?”

    宋青书叹了一口气:“如今这大争之世,天下大乱,每天就有成千上万的家庭家破人亡,也不知道有多少孤儿寡女诞生,青楼又哪里会缺人?”

    “她们已经这么可怜了,你还去把她们弄到青楼去?”任盈盈怒视着他。

    “比起饿死在路边,在青楼的结局好得多吧?”宋青书淡淡答道。

    “饿死事小失节事大,对于一个女子来说,还有什么比名节更重要的?”任盈盈显然不同意他的逻辑。

    “盈盈,你从小锦衣玉食,没有尝过挨饿的滋味,要知道人临近饿死的时候,那种生不如死的感觉会逼得他做出任何事情的,”见任盈盈脸色有些不好看,宋青书顿了顿语气也变得柔和起来,“而且我并不是救了她们就左右她们的命运,而是给她们一个自由选择的机会。”

    “选择的机会?”任盈盈好奇地望着他。

    宋青书解释道:“对,我并不是慈善家,也不是白救的,需要她们用劳动回报救命之恩……咳咳,别用那种眼神看我,不是逼她们出去接客,而是从丫鬟做起,隔两三年后,她们可以选择离去,也可以选择留下来当清倌人,当然也可以留下来当……”

    他并没有说完,但意思已经很明显。

    “到时候她们肯定是选择离去了,谁还会留下来当……当那什么。”任盈盈脸色微红,哼了一声。

    “任小姐,你这就错了,”本来一直在一旁沉默的陈圆圆忽然开口了,“要知道大多数女子没了亲人,自己又没有一技之长,在这乱世之中离开了青楼的庇护,下场反而会更凄惨,所以大部分的人最后都愿意留下来。”

    任盈盈一脸疑惑,这才想起陈圆圆也是在青楼里生活过的人,她既然这样说那么事实多半就是如此。

    比起任盈盈一直以来的高高在上,骆冰经受过生活的磨炼,渐渐也有些明白了。

    “而且对于所有青楼来说,都会豢养大量的打手,一来是保护客人安全,另一方面就是来对付那些不听话的女子……”陈圆圆娥眉微蹙,仿佛回忆起了什么不愉快的见闻,“很多姐妹一开始也是不愿意接客的,但是青楼会让那些打手……强暴她们或者用药迷……污辱她们,夺走她们最珍贵的东西,那样过后,大多数人往往就认命了,但还是有少数性子刚烈的,最后会选择自尽……”她一直是被当成花魁一样培养,倒是没有经历过这种惨事,可是她没经历过不代表没见过,类似的事情几乎天天都会在青楼里发生。

    陈圆圆幽幽叹了一眼:“若是你的青楼真的能做到不强迫女子,对于那些苦命人来说,不知道是多大的恩德。”

    宋青书脸色一肃,正色说道:“圆圆姐大可放心,我在此立誓,绝不容许他们有强迫女子的行为,一切听凭自愿。”

    “嗯,我相信你。”与宋青书接触这段时间,陈圆圆清楚他不会在这上面哄骗自己,至于到时候那些女子自愿坠入风尘,她也管不了,不同于任盈盈,在青楼生活很长一段时间的她清楚还有很多女子好逸恶劳,贪财好名,的确会自愿为妓的。

    “那圆圆姐现在愿意帮忙了?”宋青书喜道。

    “嗯~”陈圆圆露出一丝狭促的笑意,“我也想见识一下你的青楼是怎么回事,还可以从旁监督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那没问题,到时候给你一把尚方宝剑,若是发现了类似的行为,你拿我是问!”经历了接二连三的坏消息,现在终于有个好消息了,宋青书清楚以陈圆圆在业界的经验与认识,有她从旁指点,何晴的青楼业务会更上一层楼,到时候信息网络也建立得更快。

    接下来几天,骆冰开始忙组建分舵的前期准备,陈圆圆也在书房里构思改造青楼的计划,宋青书则一直给任盈盈温养经脉,其余时间就出去查探黄蓉的消息,只可惜一点进展都没有。

    且说荣国府内书房中,贾似道看着满脸胡渣的郭靖,不禁皱眉道:“这段时间经常看不到你的人影,比武夺帅的日期临近,你这样到时候怎么取胜?”

    郭靖摇了摇头,一脸失魂落魄:“比起蓉儿,比武夺帅又算得了什么。”

    贾似道安慰道:“我知道你关心妻子,不过我已经派人在四处查找她的下落了,相信很快就有消息了。”

    “很快有消息那就意味着还没有消息,”一向有些木讷的郭靖这会儿脑筋却转得挺快,“不行,我要去找她。”说完便往外走去。

    贾似道心头暗怒,自己筹划这么久,志在必得的事情哪能因为一个黄蓉付诸流水,可是他不仅动用明面上的力量,甚至连侠客岛的情报网络也动用了,可是依然没有她的下落,在他心中,早已觉得黄蓉凶多吉少,只是一直没跟郭靖说实话而已。

    “男子汉大丈夫何患无妻,就算黄帮主真的出了什么意外,大不了我给你重新介绍一门亲事,保管才貌双全,若是你喜欢,我的几位女儿你也可以随便挑,甚至我还能让你娶到公主……”贾似道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郭靖愤怒地打断了:

    “够了!我只要蓉儿,其他任何女子在郭某眼中不过是土鸡瓦狗而已。”

    贾似道本就被他要死不活的样子弄得心头憋了一股邪火,听他这般说再也忍不住冷笑起来:“原来在你心中,我的女儿也不过土鸡瓦狗?”

    郭靖一怔,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不过他此时心头烦躁,也不想解释,拱了拱手淡淡说道:“郭某粗人一个,若有什么得罪的地方望贾大人担待,时间不早了,郭某要去打探蓉儿的消息了,告辞。”

    说完也不待对方回应,大步流星走了出去。

    望着他离去的背影,贾似道终于忍不住,伸手一拍,价值百两银子的景德镇官窑茶杯瞬间化为齑粉:“岂有此理,简直是岂有此理!”

    这个时候幕僚廖莹中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苦笑道:“主公又何必这般容忍他?”

    “不忍又有什么办法,谁让他是这次比武夺帅我们唯一的候选人。”贾似道脸色阴沉如水。

    “唯一,未必吧,”廖莹中轻笑一声,“主公难道忘了前两天殿前司都指挥使王子腾王大人推荐的那位替代者么?”

    “他们王家和慕容家有姻亲关系,自然会帮着说话,不过慕容复此子在江湖名声虽大,却只是虚有其表而已。”贾似道冷冷说道。

    “正所谓北乔峰,南慕容,慕容公子的武功我是见过的,虽然算不上宗师级别,但是在年轻一代也算出类拔萃了吧。”廖莹中答道。

    “他算什么出类拔萃,且不说年纪比他还小的宋青书,他拍马就赶不上,”贾似道哼了一声,“就算是吴天德那小子,他也不是对手。”

    廖莹中苦笑起来:“宋青书那个妖孽莫说年轻一代,就是算上前辈高人,能胜过他的恐怕也屈指可数了,慕容复比不过他很正常,不过堂堂的南慕容总不至于连一向名不见经传的吴天德也打不过吧。”

    贾似道摇了摇头:“我分别见过他们两人出手,若是公平对决,慕容复必败无疑。”

    廖莹中一脸凝重:“主公既然这样说,那肯定没错了。”

    贾似道心头愈发烦躁:“若是真的能换人,我哪用受郭靖这个倔驴的气,我看他这样子,没找到黄蓉,比武夺帅他甚至都不会参加。”

    廖莹中忽然说道:“主公莫非忘了我们之前针对吴天德的计划么,虽然公平对决慕容复不是他的对手,可如果再加上我们从旁帮忙呢?”

    贾似道眼前一亮:“对,快去请北静王过来商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