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395章 李代桃僵

    接下来又过了两天,依然没有丝毫黄蓉的消息,宋青书站在书房窗边,望着远处风景,陷入了沉思:丐帮和白莲教联合搜寻,按理说就算一只蚂蚁也应该被找出来了,如今却依然什么发现都没有……

    想到从郭靖那边反馈回来的消息,贾似道似乎也派了手下在查探,也是一无所获.uuk.la

    “黄蓉究竟被谁抓去了呢?”宋青书头疼不已。

    这个时候任盈盈端了一个碟子进来,看到他忧心忡忡的样子,柔声说道:“青书,喝点莲子羹吧。”女人的敏感让她意识到情郎与黄蓉之间关系有些不太正常,不过她倒没往那方面想,毕竟郭靖黄蓉是江湖中有名的神仙眷侣,宋青书和她之间身份迥异,若是真有什么实在太过惊世骇俗。

    “你怎么出来了,这些让丫鬟们做就是了。”看到盈盈怯生生地站在那里,纤腰盈盈一握,仿佛风一吹便要折断似的,宋青书不禁大为怜惜,急忙跑过去扶她。

    “哎,”感受到他手上的温度,任盈盈俏脸一红,“我还没那么弱不禁风。”

    “你现在身子元气大伤,就要好好调养才是啊。”宋青书替她将碟子解了过来,一边扶着她坐下。

    不知为何,任盈盈忽然想到之前在茅屋中,两人亲热到关键处,却因为自己身子太弱吐血中断了,不禁一阵芳心狂跳,急忙转移话题:“还没有黄帮主的消息么?”

    “没有,”宋青书苦笑一声,“她好像忽然从这个世界消失了一般。”接着将丐帮、白莲教,甚至贾似道那边调查的结果和她大致说了一遍。

    任盈盈秀眉微蹙:“没理由啊,黑白两道再加上贾似道动用官场上的势力,居然查不出任何线索。”

    “我也在奇怪这件事,”宋青书皱眉道,“看来有另外一个神秘的势力将她劫走了,那个势力的实力说不定还在贾似道、丐帮、白莲教之上,可是京城中有这样的势力么?”

    任盈盈忽然想到什么,用不确定的语气说道:“要不你去韩侂胄那边查查?临安城内能与贾似道分庭抗礼的也就他了。”

    宋青书眼前一亮,仿佛豁然开朗一般:“不错,说不定真在韩侂胄那里!”

    他之所以没想到这点,完全就是因为惯性思维导致的,任盈盈和黄蓉第一次被劫走,当时表面上就是韩侂胄、贾似道干的,但是他很快分析出是有人故意栽赃陷害,后续发展果然证明了他的推论,因此这次黄蓉被劫走,他心中下意识排除了韩侂胄与贾似道的嫌疑。

    可如今他忽然想清楚了,第一次黄蓉被劫的确不是韩侂胄指示的,可这并不代表着第二次被劫不是他啊!特别是那两个黑衣人高手伤了王府中的侍卫,却并不下杀手,想必就是因为他念及双方的交情,特意吩咐手下不要把事情做绝……

    宋青书越想越是合理,忍不住抱起任盈盈在她脸蛋儿上亲了一口:“盈盈,你真是我的贤内助啊,嘛嘛~”

    任盈盈羞得双颊通红,一边躲闪一边试图推开他,毕竟她素来矜持傲娇,哪里习惯这么热烈的表达方式?

    只可惜她还来不及生气,宋青书已经往外跑去了,一边跑一边对她摆摆手:“我先去韩侂胄那里查查,一会儿就回来。”

    看着他消失在门外,任盈盈.满腔的羞怒无处发泄,最后反而化作噗嗤一声轻笑,抚摸着脸蛋儿上他刚才亲吻过的地方,整个人愈发娇艳欲滴:真是个好色的登徒子,每次都变着法占我便宜~

    隔了一会儿,目光落到没被动过、犹自泛着热气的莲子羹上,不由笑容一僵,小嘴儿也渐渐撅了起来。

    且说宋青书来到韩府附近,原本想着悄悄进去查探一番,不过最后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一来现在光天化日容易暴露,二来么,双方如今关系还可以称得上蜜月期,没必要这般试探,直接找他问这件事便是,若是得不到答案自己晚上再来查探也不迟。

    心中有了决定,他便光明正大往大门走去,听到是新任齐王来拜访了,门房大惊失色,一边差人去通知主人,一边笑着将他迎了进去,显然他也清楚这个齐王和自家主人关系不错,因此并没有让他在门外等。

    没过一会儿,韩侂胄就笑着迎了出来:“青书,今儿个是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两人之前为示亲近,早已约好可以直呼名字。

    宋青书倒也没和他客气,直接单刀直入地问道:“这次过来想问问节夫有关黄蓉的下落。”一边说着一边紧紧盯着他的眼睛,看他有什么表情变化。

    听到他的问题,韩侂胄一阵错愕,继而方才笑道:“其实你今天不来,我也正打算来拜访你的。”

    “哦,看来黄蓉果然在你这儿。”宋青书哼了一声,想到这段日子自己四处奔波查探黄蓉的下落,脸色顿时有些不好看。

    韩侂胄笑着摇头:“青书你误会了,黄帮主又怎么可能在我这里呢,不过前不久我刚得到一个消息,倒是知道她在哪里。”

    “哦,在哪里?”宋青书瞬间来了精神,追问道。

    韩侂胄却笑而不语,反而端起了茶杯慢慢抿了起来。

    “这个老狐狸!”宋青书不禁暗骂,看到他这幅样子他哪还不明白对方是要趁机坐地起价了。

    不过为了黄蓉,怎么也得忍了,宋青书挤出一丝笑容:“若是节夫能告知我黄蓉的下落,兄弟我感激不尽,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青书你实在是太客气了,”韩侂胄瞬间放下茶杯,笑眯眯地说道,“我们什么关系啊,还来说这些。”

    宋青书腹诽不已,若不是顾忌到黄蓉的安危,真想将他那把山羊胡一根一根扯下来。

    韩侂胄话锋一转,接着说道:“不过么哥哥今天正好碰到一件为难的事情,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若是青书你能帮忙那就再好不过了。”

    “节夫请说。”宋青书脸上含笑,暗地里却对他祖上进行了亲切地问候。

    韩侂胄笑眯眯说道:“是这样的,明天就要在皇宫里举行比武夺帅了……”

    宋青书心中一惊,原来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比武夺帅的日子,自己这段时间忙着找黄蓉,居然都没有注意到时间的流逝。

    忽然想到什么,宋青书开口问道:“贾似道那边仍然派的郭靖参加么?”原来他想到连自己都这样,郭靖哪还会在意这个劳什子比武啊。

    果不其然,韩侂胄摇了摇头:“他们已经换人了,好像郭靖如今状态不适合再比武了。”

    宋青书叹了一口气,郭靖错过了这么好的机缘,下次再想有类似的机会,也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了,忽然心中一动,问道:“换的谁?”

    “江湖中闻名的姑苏慕容复。”韩侂胄答道。

    “是他?”宋青书面露古怪之色,似笑非笑地望了韩侂胄一眼,“这对你来说是好事啊,慕容复不是令……吴天德的对手。”

    听到他的话,尽管刻意压制,韩侂胄还是难掩欣喜之情:“我府上的幕僚也是这样分析的,本来我还有些不放心,如今听到青书你这样说,那就确信无疑了。”

    宋青书一怔,这才意识到不知不觉自己在江湖中的地位已经到了一言九鼎的程度,想到当年初入这个世界的狼狈,一时间不由恍如隔世。

    摇了摇头,将脑海里的念头驱散,宋青书回望向韩侂胄:“既然如此,你还有什么为难的事呢?”

    “是这样的,正大光明对决,我当然不会担心什么,但是就怕贾似道那边用什么盘外招啊。”韩侂胄叹了一口气。

    “盘外招?”宋青书眉毛一挑,暗暗寻思,黄蓉失踪导致郭靖弃权,贾似道不得不临阵换将,不知道这算不算你的盘外招。

    韩侂胄从袖子里拿出一个请柬递了过来,苦笑道:“这不,盘外招就来了。”

    宋青书接了过来,只见那请柬分外精致,边框用银线绣了一圈,瞬间就与一般请柬拉开了档次上的差距,打开一看,不禁咦了一声:“北静王请吴天德过府赴宴?”

    “对啊,”韩侂胄一脸凝重,“明天就要比武了,这个时候邀请天德去赴宴,明摆着不安好心。”

    “北静王是贾似道的人?”宋青书奇道。

    “这个我也不清楚,”韩侂胄面露犹豫之色,接着说道,“他性子素来和善,与朝廷中这些大臣关系一向很好,可是我清楚他这种表面和善,骨子里却与众人极为疏远。同时也清楚他并非我这派系的人,如今这紧要关头,他却忽然出现,我甚至有理由相信,他是贾似道那边的人。”

    “那不去不就行了?”宋青书奇道,不明白他在纠结什么。

    “要是能这么简单就好了,”韩侂胄苦笑不已,“北静王身份极为特殊,呃……反正拒绝他的邀请并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更何况他这次提前向皇上说了此事,已经说动皇上开了金口,想不去也不行啊。”

    “这样啊……”宋青书脑海中不禁浮现出沈园里的种种画面,赵士程、唐婉、陆游……事情越来越有趣了。

    “既然没办法推脱,那去就是了,我能怎么帮你啊?”宋青书好奇道。

    “咳咳,去肯定是要去的,但明知道有陷阱却让天德往里跳,不摆明了被他们暗算么,所以……”韩侂胄看了宋青书一眼,嘿嘿笑道,“能不能请你替天德去一趟?”——

    任盈盈.满腔怒火,盈.满居然也是禁词 orz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