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396章 意外的福利

    宋青书一副看傻逼的样子望着他:“人家北静王请的是吴天德,我跑过去代替他,当北静王是瞎的么?”

    韩侂胄露出一丝神秘的笑意,对着身后拍了拍手,一个老头从里屋走了出来.

    韩侂胄拉着他介绍道:“易老先生是一位易容圣手,有他这双妙手在,保管将你装扮成和吴天德一模一样。”

    宋青书心中一惊,难道这世上还有其他的易容高手?那自己最大的底牌岂不是……

    那老头捋了捋胡须,笑呵呵地说道:“若要易容成其他人,老夫还真做不到天衣无缝,但是吴天德么,那满脸的大胡子就是对容貌最好的掩饰。”

    宋青书听得暗暗点头深表同意,要知道令狐冲冒充吴天德,如今临安城居然无一人认出来,除了吴天德少年时期就到了泉州生活,他父亲吴挺已死之外,最重要的就是那圈大胡子,所有人只依稀记得他那圈大胡子的明显特征,以致他本来面目反而有些模糊了。

    韩侂胄继续说道:“明天就要比赛了,我不能让天德冒一丁点风险,所以留他在府上养精蓄锐,希望青书你代替他赴宴,以青书的才智武功,就算宴会上真有什么陷阱,想必也难不倒你。”

    宋青书皱了皱眉头,心想这倒是实话,如今自己功力通玄,连无药可解的金波旬花都挺过来了,还真不怕对方使什么阴谋诡计。

    见他不答话,韩侂胄只当他有些怕,急忙补充道:“青书大可放心,毕竟明天天德还要比武,他们也不敢明目张胆害人,所以你小心点应该问题不大。”

    宋青书看着他说道:“韩兄真的知道黄蓉的下落么?可不要故意糊弄我去为你办事。”

    听到他语气中的淡淡杀意,韩侂胄心中一凛,急忙堆出一脸笑容:“我们什么关系,我又怎么可能会糊弄你呢。”

    “会不会因为时间拖得太长,导致她陷入了危险?”宋青书依旧担心地问道。

    韩侂胄想了想答道:“据我得到的情报,短时间内黄帮主并不会有什么危险。”

    “那好,我就去北静王那里走一趟。”得到保证,宋青书心中一块大石落了地,韩侂胄毕竟是南宋朝廷最有权势的人之一,他既然这样说那肯定是有底气的,另外以双方如今的关系,他也没必要冒着得罪自己的风险糊弄我……

    接下来一个多时辰的时间,那个姓易的老头不停在宋青书脸色捣鼓起来,最后一张与吴天德有**分相似的脸出现在了镜子里。

    “真是神乎其技。”一旁观看的韩侂胄不由得惊呼连连。

    宋青书却是暗暗皱眉,这个姓易的老头手艺不错,将两个截然不同的人弄得这么像,可是也仅仅达到像这个程度,以他的眼力,依然看得出现在的模样和吴天德有细微的差别。

    按理说除非比较亲近的熟人,不然这点差别其他人很难发现,但宋青书却不想冒险,谁知道北静王那边有什么能人,万一看出什么破绽反而麻烦。

    “接下来就辛苦青书了。”韩侂胄将北静王的请柬递了过来。

    宋青书点了点头,接过请柬放在怀里便转身离去,走在半路他实在放心不下,最后又回了齐王府一趟,打算最后在弥补一下易老头留下的瑕疵。

    且说任盈盈正坐在房内以手托腮发着呆,忽然听到动静下意识回过头去,待看清对方模样,不由吓了一跳,下意识脱口而出:“冲……令狐少侠,是你?”

    宋青书一愣,这才想起自己此时顶着的是吴天德的模样,看到任盈盈复杂的眼神,他不禁心中一动,并没有说破自己身份,而是继续假装下去,深情地喊了一声:“盈盈~”

    任盈盈神色愈发复杂,喃喃道:“不知令狐少侠今日前来所为何事?”

    宋青书故意模仿成令狐冲的口吻:“令狐少侠?盈盈,什么时候我们之间变得这么生分了?”

    任盈盈默然,良久方才幽幽地叹了一口气:“只能说造化弄人。”

    “我今天特意来找你的。”宋青书继续说道。

    见对方一脸激动地走过来,任盈盈下意识后退数步,咬着嘴唇说道:“我们之前虽然……虽然有过一段情缘,但如今我已是他人妻子……只能怪你我之间有缘无分……正所谓男女授受不亲,还望令狐少侠自重。”

    宋青书听得心头暗喜,嘴上却激动地说道:“什么有缘无分,明明是姓宋的用卑鄙手段夺走了你!盈盈,我们什么都不要管了,我带你远走高飞,我们找个地方隐居起来,从此不问世事如何。”

    话一出口他就有些后悔了,以他在感情上的经验又如何不清楚感情是最经不得试探的道理,前世那些偶像剧作来作去弄得狗血无比,没料到自己现在居然也犯了这么低级的错误。

    任盈盈张了张嘴,露出一丝挣扎之色,宋青书一颗心瞬间提了起来,自己还真是作死啊。

    过了片刻过后,任盈盈仿佛下定了决心,宋青书瞬间有些慌了,走上前去准备在她说出来制止她,因为他怕听到那个不想听到的答案。

    看到他毕竟,任盈盈却有些慌张地退后两步,不小心被一个凳子绊倒,整个人摔倒在了后面床上,宋青书正要去扶她,她急忙伸手阻拦:“你不要过来!”

    宋青书一怔,下意识站立在了原地。

    任盈盈坐在床上揉着脚,幽幽地叹了一口气:“宋青书之前种种行为的确不怎么光彩,甚至……甚至说得上卑鄙,可是他能控制我的人却没法控制我的心,如果我不愿意,就算他和我有婚约,我也不会认可他。现在我和他在一起,他并没有强迫我,而是我自愿的……”

    听到一半的时候,宋青书本来一颗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待听完过后再也忍不住一把扑了过去,将她抱在怀中,深情地喊了一声:“盈盈~”

    “哎~你快放开我!”任盈盈却是吓得花容失色,急忙挣扎起来。

    “别激动,是我,是我~”宋青书恢复了本来的声音,同时掀开一截大胡子露出半边脸给她看。

    任盈盈眼神先是惊愕,继而脸蛋儿上肉眼可见一条红线浮了上来,恼羞成怒骂道:“姓宋的,你就是个混蛋!”

    宋青书急忙涎着脸跑过去安慰她,谁知道越安慰任盈盈反而觉得越委屈,最后甚至还嘤嘤地哭了起来。

    宋青书真是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真是没事找事,不过事已至此,该哄还是得哄,不过正常的哄法肯定行不通了,他灵机一动瞬间计上心来,故意叹了一口气:“盈盈,我这次回来是想和你告别的,今天晚上的事情可能有危险……”说道这里故意停顿下来,没有继续说下去。

    果不其然任盈盈注意力很快被吸引:“什么危险?”

    宋青书这才将替代令狐冲去北静王府赴宴的事情说了一遍,任盈盈听得柳眉欲竖:“姓韩的什么意思,为什么让你去冒险。”

    宋青书苦笑一声:“为了查探黄蓉的下落,这也是逼不得已,更何况我去总比令狐冲去好啊,我从他手里把你抢走,我总觉得挺亏欠他的。”

    任盈盈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如果刚才我答应了和他远走高飞,你会怎么办?”

    “当然是继续把你抢回来啊,难道我还会祝福你们么?”宋青书瞪大眼睛,仿佛铜铃一般。

    “果然符合你的性子,总是这么霸道和蛮不讲理。”任盈盈嗔怒道,不过唇角微微上扬的嘴角却出卖了她最真实的心情。

    “放心吧,只要小心点,以我的武功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宋青书柔声说道。

    任盈盈嗯了一声,这才放心下来。

    接着宋青书开始修补脸上的瑕疵起来,看着他神乎其技的手法,任盈盈一张小嘴儿张得老大:“这样也行?”

    宋青书得意一笑:“你慢慢就会知道,相公我的本领多着呢~”

    “臭不要脸。”任盈盈别过脸去,不过还是忍不住视线时不时往他这边瞟。

    一会儿过后宋青书终于捣鼓完了,这个时候就算是吴天德和他站在一起,别人也根本分辨不出差别。

    “好了,时辰不早了,我要出发了,来抱一个。”宋青书张手就要去搂她。

    任盈盈下意识后退了一步,一脸古怪:“你现在这个样子……让你抱我心里有障碍,还是等你回来再说吧。”

    宋青一笑:“好好好,等我回来再好好抱你。”在任盈盈面红耳赤的注视下,他很快离去。

    在后花园走了一会儿,正要从院墙翻出去,忽然身后响起了一个惊喜的声音:“大师兄!”声音清脆娇嫩,仿佛黄鹂鸟一般。

    宋青书一脸错愕的回头,发现一个身形婀娜的少女正怯生生的站在走廊转角处,不是岳灵珊又是谁?

    “大师兄~”岳灵珊一脸欣喜地小跑过来,急促起伏的胸脯显示着她此时的激动心情,宋青书还没回答,对方径直扑倒了他的怀中,紧紧地搂着他。

    感受到少女青春的身体,宋青书一脸古怪,自己刚易容成令狐冲的样子,结果先是任盈盈,现在又是岳灵珊,这样会不会有些……不太好?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