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397章 天香楼

    “大师哥~”岳灵珊紧紧搂住他,仿佛担心他突然跑了一般。

    宋青书一脸尴尬,咳嗽两声想解释其中的误会,可是又不知道从何说起,毕竟说穿了她害羞自己也头疼,将来相处也尴尬,想了想还是决定将错就错了。

    听到他的咳嗽声,岳灵珊也意识到了什么,松开了手后退一小步,脸蛋上带着一丝桃红之色:“对不起,我看到大师哥太激动了。自从大师哥你……离开华山派过后,我们就再也没了你的消息,华山派的师兄弟都很想你。”

    看到眼前娇憨靓丽的少女,宋青书忽然心中一动,自己正好觉得有点对不起令狐冲,不如帮他一把?

    心中这般想着,宋青书便模仿他的声音说道:“那小师妹你有没有想我啊?”

    岳灵珊一怔,没料到对方会这般问,毕竟令狐冲在她面前素来都挺循规蹈矩,生怕唐突了她:“我……我当然想大师哥了,特别是这次如果不是大师哥出手相救,我恐怕已经……一直想找个机会感谢你,可是一直没找到机会……”

    看着眼前少女的神情,宋青书暗暗叹了一口气,岳灵珊或许对令狐冲有好感,但兄妹之情更大于男女之情,刚才她一时激动也只是妹妹见到哥哥那种正常的反应而已。

    “也罢,就帮你捅破这层窗户纸吧……”宋青书念头一起,便在少女惊愕的眼神中一把将她拥入怀中,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低头便吻了上去。

    岳灵珊整个人都傻掉了,完全没料到大师兄会这样对她,以至于整个人手脚都僵住了,甚至忘了反抗。

    宋青书不得不暗暗赞叹少女的嘴唇真是又柔又软,还有独特的青春气息……心想令狐冲知道了不知道会怪我还是感激我?毕竟是在替他追女孩子呢。

    岳灵珊一个黄花闺女哪经历过这种阵仗,在宋青书高超娴熟的技巧挑逗下,很快身子都软得要化成水一般,一颗芳心早已砰砰跳得快出嗓子眼了。

    “他怎么这样对我~怎么能这样子对我?”岳灵珊脑海里早已一团乱麻。

    感受到怀中少女身体的变化,宋青书知道差不多了,再吻下去说不定真弄出什么事来,特别是不远处传来的声音显示,好像有人正往这边过来,于是温柔地推开了怀中的少女,对她笑了笑便运起轻功跳出了院墙,消失在了她面前。

    岳灵珊一个人呆呆地留在原地,摸着嘴唇站在那里犹如灵魂出窍一般。

    “师姐,发生什么事了?”这个时候身后传来了林平之的声音。

    “啊?”岳灵珊被吓了一跳,急忙回国头来摆手道,“没,没什么……”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撒谎,可是本能的反应就让她将刚才的事情埋藏在肚子里。

    “哦,这里风大,快回去休息吧。”林平之倒也没有多想。

    “好……好。”岳灵珊现在都还能感觉到刚才那种芳心直跳的感觉,心中渐渐有些嗔怒,大师哥怎么会这样对我……

    “令狐冲啊令狐冲,我可真不是为了占她便宜,”走在路上的宋青书自言自语,“你俩的关系已经被岳灵珊潜意识当成兄妹了,就算你对她再好她也会觉得理所应当,不会往男女之情上面想,如今我替你打破这个桎梏,她以后总不会再把你当成哥哥了吧,毕竟哪有舌吻妹妹的哥哥呢……”

    不知不觉便来到了北静王府,递过了请柬,门房很客气地将他迎了进去,一路上树木郁郁葱葱,假山之类摆放也非常别致,亭台楼阁更是别具匠心,看得宋青书暗暗点头:这气派比荣国府都还要胜上几分,自己什么时候也派人来考察考察,回去将齐王府给改造一下。

    他倒没有低调朴素的想法,毕竟穿越到这个世界,又拥有了这么大的权势,自己又不是圣人,何必委屈了自己。

    连着过了两重院落,男性家丁越来越少,取而代之的都是娇俏无比的丫鬟,甚至不少放在自己那个年代,当真是三年起步死刑不亏的年纪。

    “啧啧啧,古代这些贵族的生活真是比资本主义还腐朽啊。”宋青书感叹之余也暗暗疑惑,看这院落里这些丫鬟的情况北静王的品性就显而易见,这样的人为什么会去娶一个二婚的女人呢?唐琬虽然称得上端庄秀丽,但远远到不了陈圆圆那种倾国倾城的级别,完全不值得不顾世俗的眼光娶回来当王妃啊。

    正疑惑间,听到丫鬟清脆的声音:“吴将军,到了。”

    宋青书抬头一看,只见一座奢华绮丽的阁楼矗立在面前,看着牌匾上“天香楼”三个字,他的神情瞬间变得极为古怪,要知道秦可卿在《红楼梦》里出场寥寥,怎么看也是一个端庄温婉的少奶奶,之所以大家都知道她那些粉色的事迹,除了焦大酒醉后骂出了“爬灰”一词,很大程度还与红楼初稿里“秦可卿淫丧天香楼”这段标题有关,让人不由自主将她和淫这个词联系在了一起。

    如今这个世界有秦可卿,现在又来个天香楼,总不至于都是巧合吧?

    这个时候又有个漂亮的丫鬟迎了上来:“吴将军,王爷在楼上等候多时了。”

    宋青书心中郁闷,真按爵位来算,自己是个一字国王,对方却只是个郡王,中间还差了两级呢,居然也不亲自出来迎接一下。

    不过他也明白自己如今是冒充的令狐冲的身份,只能暗暗鄙视一番,表面上还要客客气气地跟着那个婢女上楼。

    宋青书上了楼,远远见到北静王坐在正中央,旁边一左一右两个美人在旁边服侍,一个给他剥葡萄皮送到嘴边,另一个则笑盈盈地替他斟酒,屋中一排女子正捧着乐器在奏乐,看得出个个容貌不俗。

    房屋里隐隐有一股脂粉甜香,再加上那奢靡的音乐,还有那些女子轻纱下若隐若现的身子,整个房间弥漫着一股暧昧的气息。

    “真是太腐朽了,穷奢极欲啊。”

    宋青书暗暗感叹,走上前去拱了拱手:“吴天德见过北静王。”

    只见赵士程挥了挥手:“吴将军不必多礼,本王等你多时了,快请入座吧。”早有侍女端着桌凳摆在了他下首不远处的位置。

    宋青书来之前本以为今天会见到唐琬,说不定还能帮忙替她给陆游传传话,可是看如今这场面……多半是不可能了,不过这个北静王在家里面搞得这么浪,身为北静王妃的唐琬面子往哪里搁啊?

    早有侍女摆上美酒佳肴,宋青书却没有动筷的意思,反而淡淡地问道:“不知道王爷这次请我过来所谓何事?”

    赵士程倒也没有动怒,毕竟在他想来明天就要比赛了,此时吴天德有所提防再正常不过,旋即笑呵呵地说道:“也没有什么事情,就是久闻将军剑术通神,上次在齐王府惊鸿一瞥,本王实在是恋恋不忘,就特意把将军请来了。”

    “王爷过奖了。”宋青书也不清楚对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便打算来个以不变应万变。

    见他说了一句便不开口了,赵士程只得说道:“本王素来敬佩那些武功高手,特别喜欢剑术名家,在这方面更是近乎痴迷的程度,不知道将军可否来段剑舞助兴,让我一饱眼福呢?”

    宋青书眉头暗皱,难道他们是想提前摸清吴天德剑法路数,好做针对性布置么?

    尽管他并不会独孤九剑,但所谓万剑归宗,以他如今剑法上的造诣,要模仿出独孤九剑并不难,不过他却并没有表演的打算,而是淡淡地婉拒道:“明日我就将参加殿前比武,到时候自然不会有任何保留,王爷大可到时候仔细品鉴。”这才是吴天德本来应该的反应。

    赵士程仿佛对他的回答早有所料,倒也没有继续纠缠下去:“说得不错,既然如此今天我们就不聊剑,改聊美酒吧。”

    宋青书一怔:“美酒?”

    赵士程笑道:“本王最近机缘巧合从南洋商人那里得到一批奇怪的酒,据说都是万里之外的诸多国家里的名酒,只可惜本王周围的人都不认识这些酒的来历,再加上不少酒味道有些奇怪,本王喝起来很难体会到其中的韵味,不免有牛嚼牡丹之嫌,久闻吴将军是酒国高手,又多年在泉州任参将,与泉州市舶司经常打交道,对南洋来的这些酒应该很熟悉,所以想请将军替本王指点一二。”

    宋青书心中一凛,开始寻思对方这究竟打得什么主意。他故意提到泉州参将,泉州市舶司等字眼,难道是开始怀疑吴天德的身份了么?

    要知道令狐冲冒充吴天德一事本来就很胆大妄为,想瞒过天下的人哪有那么容易,被人抓到什么把柄也不足为奇。

    若是证明了吴天德身份有问题,明天的比武令狐冲自然没资格参加,那么贾似道麾下的人便可以不战而胜了。

    尽管心中担心,宋青书依然不动声色,平静地答道:“我明日要参加殿前比武,今天实在不宜饮酒,望王爷见谅……”

    “哎~”赵士程却制止了他继续说下去,“本王也不是那般不通情理之人,并不是让将军喝酒,而是想让将军替我品鉴一下这些酒,尝出其名字来历过后吐掉即可,没必要喝下去,也就不会醉了。”

    宋青书心中奇怪:他到底打的什么主意,究竟是要试探吴天德的身份,还是想利用酒让其喝醉?不过那种只尝不喝的品鉴方法,恐怕很难喝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