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398章 暴躁的酒

    宋青书皱眉道:“王爷大可以等我明日比试完过后再来品鉴这些酒。”尽管猜不出对方要干什么,但总觉得有什么阴谋在里面,与其见招拆招,不如来个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赵士程摇了摇头:“吴将军有所不知,如今四川刚从蒙古归还,马上等着朝廷交接,明日一旦决出了胜负,后天一早你们这批选出来的四川官员就会马上离京前去赴任,本王哪还有时间请你到府上来品酒?”

    “本来明天晚上倒是有时间,”赵士程顿了顿,继续说道,“不过明晚皇上肯定会设宴款待将军,本王总不能跟皇上抢人吧。”

    宋青书笑了笑,好奇地问道:“难道在王爷心中我就一定会赢么?如果明天输了,后天自然不用去四川,接下来时间多的是,可以到王府来品酒啊。”

    赵士程高深莫测地看了他一眼,笑道:“本王之前不是说了么对剑术很热衷,虽然没什么成就,但是眼力劲还是有的,南慕容在江湖中名声虽大,可是又怎比得上将军你剑术通神。”

    宋青书一时间有些犹豫起来,不知道他是真的这般感叹还是替贾似道来灌**汤的。

    他愣神这会儿功夫,赵士程拍了拍手,接着一个绝色女子缓缓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

    那女子手中捧着一个木盘,上面摆着各种各样造型奇特的酒壶,不过宋青书此时却无暇欣赏这些新奇的酒具,注意力全在那女子身上,明眸如水,黛鬓如云,香腮如雪,就那样款款走来当真是显得婀娜纤巧,妩媚撩人。

    宋青书见惯美色,到不至于看到一个女人移不开眼睛,之所以有些失态,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他前不久刚见过对方,正是宁国府的少奶奶秦可卿!

    “天香楼,秦可卿,还真是巧啊。”想到刚才牌匾上的题名,宋青书面色不禁有些古怪。

    赵士程一直关注着宋青书的反应,见他目不转睛盯着秦可卿,心中暗暗舒了一口气:还以为你真是圣人呢,既然心动了,那就好办了。

    其实莫说是对方一个莽汉,就是他自己身份显贵,这些年也不知有过多少绝色佳丽,都有些无法抗拒这位宁国府少夫人的魅力,若非顾忌到贾家隐藏在暗处的力量,他就算冒点险也要将这个绝色倾城的小妇人弄上手玩一玩,可惜可惜……

    “今儿个倒是便宜这厮了。”赵士程不无嫉妒地看了宋青书一眼,语气中却丝毫没有流露半分情感:“吴将军,你在泉州见惯了各种南洋货物,就帮本王品鉴品鉴呢?”

    “这……”宋青书不禁有些迟疑起来。

    这时候秦可卿已经端着各种酒具在他桌边跪坐下来,纤纤素手从其中一个酒壶里倒了一杯酒送到他身前,柔声软语地说道:“还望将军赏脸~”

    近距离看着她这张鲜艳妩媚的脸蛋儿,闻到她身上一阵沁人心脾的甜香袭来,宋青书暗暗感叹,也亏得自己见惯风浪,若是换作一般男子面对这样的场景,恐怕还没喝酒已经有些醉了。

    “不知姑娘怎么称呼?”尽管已经知道她的身份,宋青书还是故意问道,就想看看他们怎么圆这个谎。

    “奴家姓秦,小名可卿。”秦可卿甜声答道。

    宋青书一怔,没料到她居然会以本名相告,不过旋即就释然了,这个世界与后世不同,女子的姓名往往只有父母,丈夫少数几个人知道,是以他们并不怕自己通过一个名字就猜到秦可卿的真实身份。

    “将军,人家手都举软了,你就不能接一下么?”秦可卿眼波流转,语气虽然有些嗔怪,但听起来却仿佛在撒娇一般。

    “是我疏忽了。”宋青书笑了笑,从她手中接过那一杯酒,中途触碰到她的纤手,那种肤若凝脂的感觉让他不禁心中一动。

    且说另一边的赵士程也有些贪婪地看了秦可卿一眼,心想果然是人间尤物,就这么轻哼两声就能让人心猿意马。

    “吴将军,这位秦姑娘是我近日花了大力气才从秦淮河请回来的一位大家,可谓是色舞双绝,”赵士程笑呵呵地说道,“可惜秦姑娘脾气有点大,本王都还无缘欣赏一下她的舞姿,不知道吴将军可否助我一饱眼福呢?”

    “王爷说笑了,既然秦姑娘连王爷都不买账,我又何德何能能请动她。”宋青书嘴上虽然客气,心中却是暗暗冷笑,若非自己见过秦可卿,说不定还真会被你们糊弄过去。

    “吴将军太过自谦了,且不说秦姑娘素来欣赏将军这般的英雄豪杰,就说她同样也好奇这些酒的来历,若是将军能替她解惑,想必她也不吝舞姿的,”赵士程一边说着一边转向了秦可卿,“秦姑娘你说是吧?”

    秦可卿嫣然一笑:“王爷言重了,王爷若是下令,小女子又岂敢抗命不遵?不过……”她顿了顿,看着宋青书款款说道:“妾身的确很好奇这些酒的来历,若是吴将军真能认出来,妾身多跳几支舞也无妨。”

    她咬文断字和一般女子不同,有一种独特的韵律,听着十分舒服,又似乎有一种引诱的意味。

    宋青书其实很好奇北静王他们会用怎样的手段对付自己,便顺势端起酒杯,笑道:“我见识浅薄,就怕让王爷和秦姑娘失望。”

    说完将杯中酒一饮而尽,闭上眼睛陷入了沉思。

    赵士程本来只是让他品一下,做好了他将酒吐出来的准备,哪知道他居然将一杯酒直接吞了进去!之前自己特意尝过这种酒,非常之烈,酒量一般的人喝一杯说不定都要醉倒。

    宋青书缓缓睁开眼睛:“酒质晶莹澄澈,无色无味,有别于其他酒没有一丝刺激的味道,喝下去喉咙和肚子会有一种暖意散开,应该是来自罗刹国的伏特加。”

    赵士程面露异色,他让对方试酒只是个借口而已,并没有真的期待吴天德认出来。实际上他早已从那南洋商人口中得知了这几种酒的名称来历,可哪料到第一杯酒对方居然就认出来了。

    宋青书此时也是感慨万千,自己穿越到这个世界后,没想到居然还有机会喝道前世的那些洋酒。

    秦可卿也是闪过一丝惊奇之色,不过很快掩饰过去,笑盈盈地说道:“吴将军果然见识广博,那妾身也不能食言了。”

    只见她面若桃花,唇角含笑,盈盈地站了起来,轻舞霓裳开始翩翩起舞,整间屋子仿佛瞬间色彩鲜明了几分。

    宋青书眼前一亮,尽管知道对方是在做戏,可依然深深地被她优美的舞姿所吸引,不仅身姿婀娜纤巧,关键是她双眸一直脉脉含情地盯着你,让人情不自禁有一种想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冲动。

    赵士程吞了吞口水,心想这女人真是个尤物,不同于一般女子的风骚,她的魅力是藏而不露,简直可以说媚到了骨子里,一颦一笑浑然天成,让人生不起丝毫的反感与防备心理,难怪贾似道这次直接把她派了出来,显然就是怕一般庸脂俗粉诱惑不了吴天德,坏了明天的大事。

    宋青书同样也是感慨万千,幸好自己见识了太多的事情,定力早已非同一般,不然被她这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直望着,说不定心都要融化了。

    “将军再品鉴一下这杯酒。”不知不觉秦可卿已经顺势躺在了他怀中,手里捧着另一杯酒送到了他嘴边。

    宋青书眉毛一挑,这秦可卿虽然是个豪门大少奶奶,可是诱惑起男人来这些高超的手段恐怕秦淮河上多少花魁都比不上,也不知道贾家给她惯了什么**药,让她心甘情愿这般作践自己。

    “秦姑娘相邀,我又岂敢不从命。”宋青书一手搂着她纤柔的身子,另一只手握住她的柔荑,将酒送到嘴边一饮而尽。

    不远处的赵士程看到这一幕,眼神中充满了羡慕嫉妒恨:“真是便宜这臭小子了。”

    仿佛听到了他的心理活动,秦可卿小蛮腰一扭,整个人仿佛一只轻盈的蝴蝶一般从宋青书怀中挣脱出来,不露痕迹地退后数步,眼神却是妩媚而多情:“将军可尝出这事什么酒了?”

    宋青书细细回忆起来:“此酒无色透明,味道清新爽口,最特别的是拥有一股芳芬诱人的香气,想来应该是不列颠的金酒,同时也叫杜松子酒,因为酒中的香气正是来自杜松子的味道。”

    “将军好厉害,我一直很奇怪里面是什么香味,原来是杜松子的味道。”秦可卿眨巴着一双大眼睛,眼神中充满了崇拜与赞叹。

    尽管知道她是在演戏,宋青书依然也有些飘飘然。

    “将军再尝尝这杯酒?”见他连续吞了两杯酒,秦可卿眼神之中闪过一丝异样的色彩。

    宋青书笑了笑,接过来依然一饮而尽,旋即皱起了眉头:“此酒想必是印第安的龙舌兰。”

    “龙舌兰?”秦可卿眨了眨眼睛,“好美的名字。”

    宋青书答道:“名字虽美,可是此酒又烈又粗又暴躁,我不是很喜欢。”

    “可是妾身却觉得这酒和将军很配哩,”秦可卿舔了舔嘴唇,眉宇间多了一丝魅惑之色,“比起那些文弱书生,我更喜欢将军这种又烈又粗又……暴躁的男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