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400章 血本无归

    隔壁房间之中,赵士程有些不自然地扇了扇风,跑到一边端起一杯凉茶喝了方才解了身体中的热意,这时才注意到贾珍依然站在墙边凝神静听隔壁的动静,不由得暗暗鄙视:这货不仅喜欢爬灰,原来还喜欢听墙角.

    贾珍站在那里,一会儿眉头拧成川字,一会儿捏紧拳头,一会儿不由自主地咽口水,表情倒是极为丰富。

    另外一边,秦可卿早已云鬓散乱,眼神迷离,心中更多的却是凄然,她知道贾珍在府上,说不定就在隔壁,贾珍也知道她知道这一切,可是他依然没有半分阻止的意思,心里打的什么主意早已一清二楚。

    她忽然觉得有些可笑,一直以来她都认为双方是真爱,是他救了自己,是他给了自己一切,为了他甚至嫁给了一个不爱的男人,甘冒天下之大不韪和他偷偷来往,可现在想来,自己只不过是他的一个玩物而已,一个随时可以用来招待其他男人的玩物,一个随时可以抛弃的玩物。

    “既然你要我色诱,那我就色诱给你看,看事后你会不会后悔!”这个念头一起,她愈发自暴自弃,心中原本存着的抗拒心思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不仅任由屋子里这个粗犷的男人亲吻自己,甚至还主动送上香吻回应对方。

    宋青书原本只是顺势而为同时试探试探隔壁两人,谁知道对方一点反应也没有,让他反而有些进退两难。

    这样一个绝色佳人已经浑身化得像水一般,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若是退却了未免让人怀疑是不是男人;可是进吧,又不清楚对方耍的是什么阴谋诡计,总不至于白白拿出这样一个祸水般的尤物便宜自己吧?

    正在这个时候,秦可卿不在像之前那般闪躲,反而主动地献上了香吻,两只玉藕般的手臂也搭到了他肩头之上,喉咙间更是隐隐发出了甜得发腻的轻哼。

    “算了,管他有什么阴谋诡计,难道我还会怕他不成?”宋青书心头一热,轻轻解开她裙摆上的腰带,顺势将她放倒在了地上……

    隔壁的赵士程也不知喝了多少杯清茶,试图再倒茶的时候发现茶壶里的水已经倒完了,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轻咳一声说道:“这个吴天德体力还蛮好的嘛。”

    贾珍双眼微微泛红,从刚才开始他整个人就坐立不安在房间中踱来踱去,听到他的话张了张嘴下意识想回答,却忽然发现不知道回答什么,难道回答“是,他体力的确蛮好的”么?想到平日只属于自己的浅吟低唱如今却属于了另外一个男人,他就觉得操蛋无比,眼神更是阴沉得快要滴出水来:骆冰你这个贱人!都是你害得我这么惨!

    此时另一边的宋青书终于明白了对方打的是什么主意,秦可卿本来就是天生媚骨,一般男子沾了她的身要不了多久便会一泄如注。在这个基础上,她居然还修炼了一种特殊媚功,更是将威力成倍放大!

    那种头皮发麻的感觉让宋青书心中一凛,要知道连他都有些支持不住,更遑论一般人,若是今晚是令狐冲赴宴,恐怕此时早已阳气大耗,接下来几天都会精神萎靡不振,明天的比武的时候一身本事能发挥出三成就不错了。

    此时秦可卿的震惊丝毫不在他之下,平日里她根本不用动用媚功,就是单单凭借身体天赋就能让男子轻易丢盔卸甲,如今全力施展,对方居然什么事都没有!

    不过这还不是最让她震惊的,最让她震惊的是另外一件事:“这个气息……你是那晚那个人!”

    宋青书有些意外,不得不感叹有时候女人的感觉真敏锐,明明没看过自己的脸,还是将自己认出来了:“看来我和秦姑娘还真是有缘,哦,不对……”

    宋青书凑到她耳边,轻轻地说道:“不应该叫你秦姑娘,应该称呼你蓉少奶奶才对。”

    “啊!”秦可卿骤然被他叫破身份,整个身体一下子就僵住了,“你……你……”她之所以答应这次过来施展美人计,很大程度就是因为对方不知道自己身份,所以她胆子才大了些,现在真实身份曝光,她瞬间就感觉自己从里到外一点防备都没有摆在对方面前,一颗心紧张得都快跳出来了。

    “不要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的。”看到她受惊慌张的眼神,宋青书不禁升起一丝怜惜之情。

    似乎是感觉到对方语气中的温柔之意,秦可卿渐渐地也有些平静下来,脸颊上忽然感受到他胡渣的刺痛,一瞬间仿佛想起了什么:“不对,那晚你没有这大胡子的!”

    那天晚上虽然什么也看不见,但两人那么近距离接触,这么大一脸胡子想瞒也瞒不住;可是这温暖宽阔的怀抱,还有对方身上阳光般舒适的气息,无一不显示他就是那晚那个神秘人。

    “你到底是谁!”秦可卿本不是愚笨之辈,忽然之间就明白过来既然他的胡子是假的,那么这个男人就并非吴天德。

    “嘘~”宋青书亲了她一口,然后才在她耳边说道,“这是我们俩的秘密。”

    似乎身体感受到什么,秦可卿秀眉一蹙,一双眼睛弥漫着水雾,嗔怪地瞪了他一眼:“谁要替你保密了。”

    “你如果揭穿我的身份对你也没好处的,”宋青书顿了顿,继续在她耳边呢喃道,“莫非你想再被逼着去色诱一次另一个男人?”

    秦可卿羞得狠狠地在他肩头咬了一口,不过对方的话却说到她心坎里了,若是被贾家知道自己这次弄错了人,那自己这次牺牲清白完全就没了意义,反而会被他们厌恶嫌弃,说不定还会逼她再一次对真正的吴天德施展美人计,一想到到时候沦落到像青楼女子一般的场景,她心底便泛起了无尽的悲凉之意,两行清泪不由自主地滑落下来。

    宋青书替她擦拭掉眼泪,柔声说道:“放心好了,这件事你不说我不说,没人知道的。”

    “可是我自己知道呀!”秦可卿心底在呐喊,可是她也清楚事到如今也只能这般安慰自己了。

    仿佛想起了什么,秦可卿忽然红着脸看着他:“你是不是练过什么邪门的功夫?”

    宋青书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为什么这样问?”

    秦可卿张了张嘴,最终却别过脸去,道:“你自己心里清楚。”

    “我可没练过什么邪门功夫,”宋青书戏谑地说道,“真说起来,应该是夫人练过之类的功夫吧。”

    “哎呀别说了~”秦可卿勾住了他的脖子,重新吻了上来,再也不去想任何烦心的事情……

    此时隔壁的贾珍已经烦躁不堪了,嘴里念念有词:“怎么还没结束?是不是她忘了施展那秘术了?”

    他根本不信有男人能在秦可卿面前坚持这么久,只当她并没有对吴天德施展那种秘术,一时间不禁醋意大升。

    秦可卿名义上是他的儿媳,可是他清楚她与贾蓉之间只有夫妻之名,并无夫妻之实,某种程度上来说秦可卿实际上是他的妻妾,如今想到隔壁的事情他又如何能不吃醋?

    赵士程却笑着安抚他道:“贾兄稍安勿躁,其实你换一种角度想想,现在他们闹得越久,吴天德的体力就耗费越大,明天比武他就输得越惨,不正好符合我们一开始的计划么。”

    “好吧!”贾珍无奈之下只能叹了一口气,心想自己这次做了这么大牺牲,也不知道叔父会给我什么补偿……

    想到贾似道权势滔天,隐藏在暗中的实力更是让人触目惊心,贾珍便渐渐心热起来,可是很快又想到那晚骆冰那一记断子绝孙脚,整个人瞬间又沮丧起来。

    宋青书直到天快亮的时候方才离开,秦可卿资质非常之好,再加上修炼功法的加成,这一夜炼化了相当充裕的纯阴之气,不仅没有损耗精力,反倒是功力精进不少。不过他清楚对方的毒计,自然不会表现出神清气爽的模样,故意运功将面色逼得苍白无比,走路时故意也走得脚步虚浮。

    正所谓有人欢喜就有人愁,听到他终于走了,隔壁监听的两人眼球中早已布满了血丝,一晚上没怎么睡更是让他们筋疲力尽。

    “这混蛋真是不要命了,折腾一晚上现在走路都在飘了!”透过窗户看宋青书离去的背影,贾珍咬牙切齿地说道,毕竟对方昨晚折腾的可是自己的女人,他又如何不愤怒。

    赵士程拍了拍他的肩头安慰道:“现在看来至少效果还是很明显的嘛。”

    贾珍冷哼一声,脸色依然有些不好看,急匆匆跑到隔壁查探,赵士程眼前一亮,也急忙跟了上去,这时候说不定还能一饱眼福。

    不过他很快就失望了,因为秦可卿除了云鬓依然散乱之外,早已穿好了衣裙。尽管如此,那一瞬间流露出来的慵懒迷人风情依然让他赞叹不已。

    “可卿,你怎么样了?”贾珍急忙过去要扶她。

    秦可卿直接躲开了他的手,冷漠地看了他一眼,什么话也没说,径直往外走去,不过刚迈出两步,忽然身体里的异样让她不由自主按住了裙摆,一张俏脸瞬间通红无比,强忍着羞意颤巍巍地走了出去。

    贾珍想追上去,可是又不知道这个时候追上去能说啥,想了想还是让她先冷静一下再说吧。

    看着秦可卿离去时走路都有些不稳的样子,赵士程不得不羡慕昨晚那个艳福不浅的男人,忍不住酸溜溜说道:“既然你这么舍不得,为何不用吴天德任职泉州参将期间的亏空来要挟他,非要下这么大的血本呢?”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