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402章 误解

    “比起慕容复,其实我更应该感谢王语嫣才是.”想到当年的落魄,宋青书不禁唏嘘不已,若非王语嫣熟知天下武学指点迷津后,自己说不定早已死在哪个旮旯里了。

    还有冰雪儿,当年她一路保护照顾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她消息了,不知道她现在在哪儿……

    至于慕容复的恩情,早已还清了,后来还数次帮了他,若是再产生什么冲突,宋青书也不想心慈手软了。

    这个时候人群中忽然响起一阵惊呼之声,宋青书抬头望去,发现原来是吴天德也出现了,也许是韩侂胄事先派人通知了他,此时他虽然表面上看着依然英武不凡,但稍微有点眼力的都能看出他脸色苍白,双目无神。

    “外强中干而已。”果不其然,不管是贾似道还是慕容复,脸上不约而同都泛起一丝冷笑。

    其他官员也是议论纷纷,都在讨论今天比武到底谁会胜出,支持吴天德的有,支持慕容复的也不少,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只可惜他们只能根据一些表面的信息推测而已。

    很快一群人来到紫宸殿武百官按照次序排列站好,宋青书身份特殊,如今又有齐王的爵位,自然站在了最前列的位置。

    在他旁边除了那天晚宴上见过的沂王之外,还有另外一个皇子,正是当今太子赵贵和,因为前段时期他被派往南方赈灾,以致宋青书今天才见到他。

    悄悄打量着这位未来皇位的继承人,宋青书面色古怪,沂王赵贵诚器宇轩昂英俊挺拔,这个太子赵贵和则要差得多,虽然并不算猥琐,可是容貌普普通通,就是那种扔到大街上根本认不出来的模样。

    用后世的话来说,太子一看就是那种默默无闻的老实人,沂王则是那种众星捧月的高富帅。

    尽管和沂王更熟悉一点,可不知道为什么,宋青书还是对敦厚普通的太子更有好感。

    “难道这就是老实人的怨念?”想到前世网络上那些言论,宋青书不禁会心一笑。

    没过多久赵构也从后宫中出来了,朝会如往常一样展开,在韩侂胄的提醒下,宋青书也不得不出列谢恩,毕竟被封齐王后,他一直忙着找黄蓉,还没来功夫谢恩答礼,赵构面子上一直有些不好看。

    不过赵构对他当初在殿上的强硬记忆犹新,因此虽然心中不爽到了极点,前段时间也一直没有表现出来,生怕惹得宋青书耍横,到时候弄得自己下不得台来,那就真是贻笑大方了。

    现在见宋青书主动谢恩,赵构居然觉得有些喜出望外:“齐王不必多礼,今日正逢比武夺帅的大日子,齐王你武功盖世,正好可在一旁当个见证,到时候给他们评判一下。”

    宋青书眉头一皱,自己正想偷偷去救黄蓉呢,若是当了裁判过后岂不是行动不便?可是对方又说得在理,众目睽睽之下又难以推脱。

    心中一动,宋青书计上心来,上前答道:“宫中高手甚多,自然多的是评判之人,更何况皇上英明神武目光如炬,说起评判人选,谁又比得上皇上呢。”

    赵构没料到宋青书会这般“给面子”,一时间不由得龙颜大悦,倒也忘了再提让他当裁判一事。

    接下来就是正常上朝流程,听着各种上奏的事情,宋青书忍不住想打哈欠,在这里还真是煎熬啊,若不是为了救黄蓉,我才不会闲得蛋疼来参加这种朝会的。

    他想偷偷溜走去找找黄蓉,可惜自己站在文武百官前列,目标太过显眼了,又不可能像后世学校那般举手尿遁,不由得煎熬无比。

    幸好今天最重要的主题便是比武夺帅,朝会比往常结束得早很多,接下来赵构带着文武百官移步大庆殿,开始举行祭祀,告慰列祖列宗已将四川之地收复云云,因为参加祭祀的人非常多,再加上过程繁琐,前期准备冗长,宋青书终于找到机会尿遁而出。

    皇宫之武百官乱走的,早有太监过来领着他去方便,途中宋青书趁人不注意,用移魂大.法控制了那名太监,然后便悄悄溜进了内宫。

    原本经历了黄裳之事过后是,宋青书还是挺忌惮往内宫跑的,毕竟自己武功虽高,要瞒过皇宫里的侍卫容易,想瞒过黄裳却难。

    不过今天皇帝正在大庆殿那边祭祀,黄裳应该在他附近保护,再加上是大白天,此时内宫之中反倒是防卫最松懈的时候。

    很快宋青书便摸进了内宫,循着记忆中的方位找到了阿珂所在的宫殿,发现她正在窗前捧着一本书看,不由得大叔一口气,原本还担心她出去转御花园去了导致自己扑了个空呢。

    身形一闪而过,闪电般点了屋中几名宫女的穴道,来到了阿珂身后。

    听到身后的动静,阿珂诧异地回过头来,看了倒了一地的宫女,她下意识样貌过后,急忙捂住嘴巴,将尖叫声吞了回去。

    “是你!”阿珂声音中充满了惊喜,下意识朝他跑过来,不过似乎意识到什么,跑到一半停了下来,青春娇嫩的脸蛋儿上浮现着淡淡的晕红,让本来就绝色倾城的她愈发明艳动人。

    “好久不见。”宋青书温柔地笑道。

    谁知道阿珂听到他的话却有些生气起来:“你还说呢,自从上次你带着我娘离开皇宫之后,就再也没有任何音讯,若非我悄悄找宫女打探得知你还留在临安城中,我还以为……”说到这里她忽然脸色一红,没有继续说下去。

    “以为什么?”宋青书一怔,好奇地问道。

    架不住他一直追问,阿珂只好说道:“以为你把我娘拐走了!”也难怪她有这样的担心,毕竟陈圆圆曾经是天下第一美女,如今风姿丝毫不减当年,全天下也没几个男人能抗拒她的魅力,宋青书见色起意拐走她完全不出意料。

    宋青书一头黑线:“在你心中我的人品就这么不值得信任么?”说这句话的时候他也有些心虚,毕竟他虽然没将陈圆圆拐走,但已经将她拐上床了……

    “你的人品本来就没什么值得信任的,”阿珂娇哼了一声,“我娘现在还好么?”

    “她一切都好,吃得好睡得好,现在看起来还年轻了几岁。”宋青书暗暗补充了一句,其中不乏我的功劳。

    “这样我就放心了。”阿珂长舒一口气,接着又问了一些陈圆圆出宫过后的事情,宋青书一一作答了。

    “对了,你为什么现在跑到禁宫里面来?”阿珂看了看外面的天色,不无担心地说道,“现在这大白天的,若是被人发现了你就麻烦了。”

    “是这样的,我一个朋友被皇宫里的人抓了……”宋青书将黄蓉被抓一事大致讲了一遍,但并没有提到里面具体的细节,“所以我特意来问问你这段时间有没有发现哪位娘娘的宫中有什么异常的地方?”

    “是个女性朋友吧?”阿珂酸溜溜地问道。

    “呃,人家已经成亲了,孩子都和你差不多大了,别乱想。”宋青书不无尴尬地答道。

    “哦,”阿珂脸色这才好看了些,皱着眉头一边回忆一边说道,“这些娘娘宫中似乎没什么异样的地方啊。”

    “你再仔细想想,任何蛛丝马迹都行。”宋青书眉毛拧了起来,毕竟皇宫之中这么大,要藏一个人实在太容易了,若是没有任何线索,那么无异于.大海捞针。

    “对了!”阿珂忽然眼前一亮,“我想起来了,有一次我因为太想念母亲了,不知不觉走到上次她所在的冷宫那边,结果到了冷宫却被人拦下来了,说我身份尊贵,不能进去沾染晦气,可是我以前明明去过冷宫,都没那些守卫的。”

    宋青书点点头:“不错,整个皇宫之中最容易藏人的应该就属冷宫了。谢谢你阿珂,我现在去救人了。”

    “哎~”阿珂急忙喊住他,在对方疑惑的目光下,俏脸微红,道,“你以后有空了能不能经常来看看我?”

    注意到对方神情变得古怪起来,她急忙解释道:“哎,你可别乱想,就是因为我娘离开了,我一个人在这皇宫之中实在是太闷了。”

    宋青书微微一笑:“你也不必太过难过,迟早有一天我会带你离开皇宫的。”

    “真的么?”阿珂惊呼出声,小胸脯极具起伏起来,显然此刻内心极为激荡。

    “当然是真的。”宋青书笑了笑,对她挥了挥手告别,施展轻功很快消失在了她视线之中。

    “我等你~”望着他离去的背影,阿珂的眼神仿佛绽放出一阵灿烂的光芒。

    她的小声呢喃并没有逃过宋青书的耳朵,他不禁眉头微皱,隐隐感觉哪里有些不对,不过他此时急着救人,倒也没功夫细想。

    两人显然将这个诺言理解成了不同的意思,宋青书只是出于朋友之谊,阿珂却是充满了少女情怀,原本宋青书倒也不至于这般木讷,可偏偏因为和陈圆圆的关系,他下意识将阿珂当成了一个晚辈来看待,倒是的确没往那方面想。

    宋青书一路潜行,躲开了皇宫中的侍卫,很快来到冷宫之中,因为李沅芷的关系,他对冷宫布局早已烂熟于心,很快就在里面发现了一座特别的院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