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415章 狐狸尾巴

    任盈盈和宋青书在一起的时间虽然不长,但见到他出手的次数却很多,一开始黑木崖大战东方不败就见过,那时他武功虽然很高,但还在理解范围之内,可后来再见他,不管是金蛇大会,还是那次糊弄自己拜堂成亲,武功可谓是越来越高,自己连他的背影都望不到了.

    特别是有几次宋青书一手抱着她一手对付群敌,那举重若轻的潇洒给她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慕容博和慕容复武功再高,总比不过少林的玄澄、方证大师,也高不过武当的张三丰,宋青书连那些人都应付得了,自然也能应付慕容父子。

    看到任盈盈如此镇定,黄蓉也反应了过来,自己又不是没见过宋青书出手过,为何会那么紧张,难道是关心则乱么?

    此时场中战局又有了变化,慕容博慕容复武功一脉相承,两人联手威力可谓是达到了1+1>2的效果,饶是宋青书应付起来也有些吃力。

    见渐渐搬回颓势,慕容博大喜:“姓宋的,年少得志不要这么轻狂。”

    “是么?”宋青书冷哼一声,忽然之间身形就凭空消失,下一秒再出现已经欺入了两人之间,一指头点向慕容复,一拳轰向了慕容博。

    因为宋青书凭空消失,出现时以一个不可能的角度攻过来,慕容复根本来不及反应就已经被一指封住了穴道,慕容博也是大惊失色,但他武功毕竟要比儿子高得多,仓促之间使出斗转星移试图化解掉宋青书这势若奔雷的一拳。

    只可惜他使出了十成的斗转星移也仅仅将对方的拳头稍微往旁边偏移了一寸的距离,依然还是被一拳轰在了胸口,哇的一声狂吐一口鲜血,整个人颓然倒地仿佛瞬间被消耗了所有的精神。

    宋青书另一只手如影随形地往他头顶按落,慕容博瞪大着眼睛,可惜他此时体内翻江倒海,仿佛经脉全断了一般,根本提不起半点内力反抗。

    “手下留情!”慕容复见状大急,可惜他已经被封住了穴道,只能张嘴大呼。

    宋青书手掌在慕容博头顶一寸的距离听了下来,转过头来望着慕容复:“给我一个理由?”之前用常规打斗方式一招一式解决慕容父子联手的确比较麻烦,于是不得不提高了速度,正所谓“天下武功无坚不摧,唯快不破”,慕容博一身修为,几十年的博览百家经验,在绝对的速度差距前,瞬间失去了意义。

    “当年你到燕子坞求医,我毕竟也算帮过你,看在这份情面上,能不能放过我爹?”慕容复急忙说道。

    宋青书摇了摇头:“这些年我已经数次对你网开一面,前不久甚至还给了你丐帮不传之秘《降龙十八掌》的秘籍,当年的情分,我还给你的已经绰绰有余。”说话间手掌下压一寸,已经按在慕容博天灵盖上,只要劲力一吐,一代宗师级的人物就会饮恨当场。

    “不要!”慕容复目眦欲裂,忽然脑中灵光一闪,急忙说道,“我知道慕容景岳的下落!”

    宋青书正要催发掌力,忽然听到了这个消息,霍然转身看着他:“当真?”由不得他不在意,冰雪儿这些年一直东奔西走在追查慕容景岳,赵敏又中了他的三尸脑神丹,眼看着毒发的时间越来越近,可以说找慕容景岳已经是刻不容缓的事情。

    看到他的神情,慕容复暗暗松了一口气:“事关家父性命,我又岂敢虚言。”

    宋青书忽然眉头一皱:“我动用这么多资源都没查到他的下落,你又怎么查得到?”要知道除了他之外,赵敏也动用了蒙古的情报网,一直以来都查不到慕容景岳的消息,一个破落的慕容世家难道比汝阳王府和金蛇营还厉害?

    慕容复急忙解释道:“慕容景岳毕竟是慕容世家的子孙,我可以通过一些家族特殊的办法查到他的踪迹。”

    “好,你告诉我慕容景岳的下落,我放了你爹。”宋青书手指一弹便解开了慕容复的穴道,比起慕容博来说,还是慕容景岳这个躲在暗处的毒蛇更危险。

    慕容复舒展了一下身体疏通筋骨,原本下意识想去扶父亲起来,不过见宋青书的手没有移开的意思,知道他正等着自己的答案,于是丝毫不敢怠慢:“我最新得到的消息,慕容景岳应该藏在辽国西京之中。”

    辽全盛时期有五京 ,上京、中京、东京(今辽阳)、南京(今北京)、西京。不过这个世界金国、满清崛起,辽国丢失了大片国土,五京之中只剩下西京,也就是后世的大同。

    辽国虽然有五个名义上的京城,但因辽国传统,皇帝四时巡行,有四时捺钵制度,因此国都并不固定。

    不过这个传统如今已被打破,辽国大片国土沦陷,如今实际控制的自有山西一带的地盘,没法像以前那般四时捺钵,因此国都渐渐固定在了西京。

    “慕容景岳在西京?”宋青书心中一凛,难怪怎么也找不到他,这块是己方势力真空地,“他在西京哪里?”

    慕容复摇了摇头:“这我就不知道了,我只是通过得来的各种情报中分析出他在西京,至于他在西京哪里,或者什么身份都是个迷。”

    宋青书对此其实也能理解,毕竟慕容景岳比谁都狡猾,又擅长易容乔装,若是这么容易被慕容复查清楚一切,他就不是慕容景岳了。

    不过得知慕容景岳在西京之中,已经是非常大的进展了,宋青书相信凭借自己和赵敏的势力,总有办法将他揪出来的。

    “宋公子,可以放开我爹了么?”慕容复死死盯着他的手掌,一颗心一直悬在半空中。

    宋青书点点头收回了手,微笑道:“这次与慕容老先生有些误会,如今尽然误会解开了,大家还是朋友嘛。”

    慕容博听到他的话差点没有气得吐血,心想你把我打得半死,然后说是一场误会?大家还是朋友?他真想大声呵斥一句: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只不过一想到对方的武功,他只能打落牙齿往肚里吞。

    宋青书想了想估计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从怀中拿出一粒药丸放在桌上:“慕容老先生如今受了点伤,我这里正好有颗疗伤圣药,当做对这次打扰的赔罪好了。”

    慕容复瞟了他桌上那颗药丸,心中一跳,脸上却丝毫不敢表现出来:“宋公子言重了,一场误会而已。”

    双方又客套了几句,宋青书便带着黄蓉与任盈盈离去了,待出了院子,宋青书一脸歉意地对黄蓉说道:“因为慕容景岳的下落对我很重要,所以这次没有彻底替你出头,实在有些抱歉。”其实他大可以在得知慕容景岳下落后反悔杀了慕容博,不过他并没有这样做。

    毕竟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原则,要知道连西毒欧阳锋这样的大反派,都会非常注重宗师风范,不屑于做一些事情。正是因为这种坚持,才决定了一个人的格局与气度,一个人若是毫无原则,那么注定会被所有人鄙视。

    黄蓉急忙说道:“不要这么说,今天的事情已经很感激你了。”她估摸着就算丈夫郭靖、父亲黄药师一起上门,也未必能达到这样的效果,毕竟慕容世家的斗转星移威震江湖这么多年,实在太过神秘,他们就算能胜,却也未必能重伤慕容博。

    宋青书笑了笑:“说起来慕容博受了这么重的伤,近几年都别想动武了,也算是替你出了气了。”

    “谢谢你。”黄蓉小心翼翼地看了一旁的任盈盈,总担心宋青书替自己出头会让她察觉到什么不妥。

    幸好任盈盈并没有多想,反倒是担忧地问道:“青书,慕容父子肯定把你恨到了骨子里,你就算留下疗伤圣药他们也不会感激你,反而加快了他恢复,会不会放虎归山?”

    黄蓉抿嘴一笑:“任小姐,你真当他会那么好心给人家疗伤圣药?”

    “啊?”任盈盈先是一怔,她并不笨,很快反应了过来,“那是假药?”

    “还是郭夫人聪明,”宋青书对黄蓉竖起了大拇指,惹得对方翻了个白眼,“其实也不算骗他,豹胎易经丸前期的确对身体大有好处的。”

    “豹胎易经丸?”任盈盈啐了一口,“你怎么这么坏~万一人家真吃了怎么办?”

    “放心吧,以慕容博那狡猾多疑的性子,绝对不会吃的。”宋青书未卜先知地说道。

    此时慕容复的住所里,慕容博将那药丸碾得粉碎,脸色寒冷如冰。

    慕容复急道:“这药……”

    慕容博冷哼一声:“你当那小子会这么好心?”

    “原来如此,”慕容复若有所觉地点了点头,忽然屈膝跪在了地上,“还望爹爹恕罪,刚才爹爹受辱,孩儿却不能为您报仇,反而要对敌人卑躬屈膝……”

    慕容博抬手制止了他:“不,你做得很好,我还担心你一怒之下做出什么玉石俱焚的事情来。正所谓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我们矢志光复大燕,眼前这点屈辱又算得了什么,只要留得青山在就不愁没柴烧!”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