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418章 夫妻分离

    “北乔峰,南慕容……”贾似道眼神之中带了一丝冷意,“慕容复过来没有?”

    旁边站立的首席谋士廖莹中上前答道:“回大人,慕容复已经在偏厅等候多时了。”

    “让他过来。”贾似道冷哼一声,看见跪在地上的秦可卿,有些不耐烦地挥挥手,“你们先退下,还嫌不够丢人现眼。”

    “是~”贾珍如蒙大赦,过去带着秦可卿便退了出去。

    两人前脚刚离开,慕容复也走进了书房,远远看到贾似道面沉如水,心中不由咯噔一下,急忙上前行了一礼:“慕容复参见贾大人。”

    刚才宋青书一行人走后,他正要替父亲疗伤,贾府就派人过来喊他过去,慕容复不敢怠慢,急忙赶了过来,因为贾似道还在宫廷宴会,他只好在偏厅等候,越等越是心中忐忑。

    贾似道仿佛没听到他的话,自顾在那里喝着茶,把眼前弯腰行礼的慕容复当成空气一般。

    因为对方没有答话,慕容复不好起来,只能弯腰保持行礼的姿势,累倒在其次,主要是这场景让他尴尬异常。

    很快他心中就升起一丝怒火,他慕容复在江湖中也是响当当的人物,到哪里都是座上宾,哪受过这般的侮辱?

    若是之前他说不定会拂袖而去,不过今天接二连三败在吴天德与宋青书手下,心气早已消失殆尽,再加上父亲的劝说,此时的他明白为了燕国的复兴,一时的屈辱又算得了什么,是以依然恭恭敬敬保持着行李的姿势。

    贾似道脸色这才好看了些,一旁的廖莹中察言观色,立即出来缓和气氛:“大人,慕容公子来了。”

    “哦~”贾似道表现得仿佛现在才看到慕容复一样,“原来是慕容公子啊,坐。”

    听到他语气中带刺,慕容复急忙推辞道:“无功不受禄,慕容复没脸坐。”

    贾似道冷笑一声:“倒也有自知之明。”

    慕容复此时心中早已平静,对他的冷嘲热讽充耳不闻,脸上依然保持着恭敬的姿态。

    “慕容公子,这次你让我很失望啊。”贾似道哼了一声。

    慕容复心中咯噔一下,兴师问罪开始了!急忙说道:“辜负大人厚望,在下实在该死。”

    “你是该死!”贾似道重重拍了一下桌子,“若非看在王子腾的面子上,你以为你还能活着站在这里么?”王子腾的两个亲妹妹,一个嫁给了贾似道,一个嫁给了薛极;而他三叔那一房的堂兄妹,一个娶了李青萝,一个则是嫁给了慕容博,说起来慕容世家不仅和王家有姻亲关系,和贾家其实也算得上亲戚。

    慕容复浑身一僵:“谢大人开恩。”

    “别谢太早,我还没说饶了你呢。”贾似道站了起来,“堂堂的姑苏慕容复,居然连一个被酒色掏空了身子的人都打不赢,早知如此当初就不该用你替换郭靖!”

    慕容复忽然犹豫着说道:“在下有一件关于郭靖的事,不知当讲不当讲?”

    贾似道眉头一皱:“说!”

    “郭靖会不会和韩侂胄他们一起演了一场戏?”慕容复接着将父亲之前教他的说辞大致说了一遍。

    得知黄蓉在宋青书那里的事,贾似道倒也没有什么异样,原来赵构绑架黄蓉为了瞒天过海,刻意瞒着所有人,皇宫中知道内情的也就黄裳、赵构、还有那两个心腹太监高手等少数几人而已。贾似道不知黄蓉是被皇帝绑架,如今得知在宋青书哪里,反倒是恍然大悟,难怪自己之前动用那么多资源都查不到任何消息。

    “好吧,我知道了。”对于慕容复的话,贾似道并没有任何表态,“你先下去吧。”

    “是。”慕容复暗暗松了一口气,往外走了几步又被贾似道喊住了。

    “等等!”贾似道迟疑了一下说道,“这次你虽然输了比试,没有得到四川军权,但我给你争取了一个随军转运使的职位,你回去收拾收拾行礼,准备去四川吧。”

    慕容复不由大喜:“多谢大人!”

    转运使管一路(宋代的路与现省的概念差不多)之钱粮,还涉及到考核官员等等权力,完全等同于一路之最高长官,随军转运使权力没那么大,专门负责军队所需钱粮事宜,但饶是如此,也是一个实权的职位。

    慕容复在南宋这么多年,自然知道这些官制,同时也清楚这是贾似道失了四川军权,肯定要用另外的办法安插心腹人手。

    贾似道挥了挥手:“你先退下吧,具体的事宜有人会和你交代的。”

    “是~”慕容复心中高兴,离开时脚步都要轻盈许多。

    待慕容复走后,贾似道问道:“你怎么看慕容复的话?”

    廖莹中沉声道:“慕容复此举未免有甩锅之嫌。”

    贾似道哼了一声:“是在甩锅不假,不过他所说的不无道理。”

    廖莹中皱眉道:“可是属下看郭靖不像那种两面三刀之人啊。”

    “知人知面不知心啊,”贾似道叹了一口气,“你知不知道刚才宫廷宴会上,韩侂胄对皇上说什么了?”

    “说什么?”廖莹中心想必定和郭靖有关,不然他不会这般表情。

    贾似道冷笑起来:“韩侂胄居然像皇上举荐郭靖为殿前司副都点检!哼,好一个郭靖,好一个韩侂胄!”

    “真有此事?”廖莹中悚然一惊,若是这样那事情就严重了。

    “我还会骗你不成?”贾似道乜着眼睛,有些不满地说道。

    “属下不敢,”廖莹中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急忙问道,“那皇上答应没有?”

    贾似道摇了摇头:“这段时间皇上对韩侂胄可谓是言听计从,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皇上这次居然拒绝了他的请求,反倒改派他任镇江都统,准备北伐事宜。”

    任贾似道麾下情报网络再强大,也不知道郭靖是后周郭荣的后人,赵构又岂会放心他来担任殿前司副指挥使?到时候万一郭靖也学着赵匡胤来个兵变,岂不是天道轮回?

    “郭靖这厮真是吃里爬外!”廖莹中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说道,“可是郭靖不像能设计出这么复杂的阴谋的人。”

    “这个计划未必是郭靖想得出来的,”贾似道哼了一声,“你别忘了他还有一个女中诸葛的贤内助呢。”

    廖莹中点点头嗯了一声:“这样就说得通了。”

    贾似道走到窗边,看着天上繁星,良久后方才说出了一句:“背叛我的人,不会让他有什么好下场。”

    整个房间温度瞬间降了下来,廖莹中心中一凛,知道他已经动了杀机,不敢再说一句话。

    第二日清晨,宋青书睡眼惺忪地起来,原来林平之和岳灵珊来找他辞行。上次宴会上替他引荐了林如海,知道林平之和宋青书之间的关系,林如海倒也不再轻视这个远房亲戚,很快动用关系替他谋了一份差事。

    因为四川那边刚收复回来,急需要一大批官吏,因此林平之虽然没有功名在身,也趁机得到了一个名额。

    “平之你此去四川,仇虽然要报,但不要让仇恨蒙蔽了你的双眼。大丈夫生于乱世,当带三尺之剑立不世之功,比起报仇,我相信林家的列祖列宗更希望你能好好干出一番事业光宗耀祖。”宋青书嘱咐道。

    林平之恭恭敬敬行了一礼:“谢宋大哥的教诲。”

    宋青书暗暗叹了一口气,林平之语气虽然恭敬,但看得出他并没有把自己的话听进去,此时满脑子都还想着报仇。

    看了看一旁的岳灵珊,宋青书说道:“灵珊,你在平之身边多关照他一下,不要让他一时头脑发热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来。”

    岳灵珊欠了欠身,甜甜地说道:“宋大哥我会的。”

    看着她红润的嘴唇,宋青书不禁回想起那柔软的触感,心中不禁一荡。不过他马上收敛心神,开始寻思起来:令狐冲啊令狐冲,能帮的我已经帮了,至于最后岳灵珊选你还是选林平之,就看你们自己的造化了。总不可能毫无原则地一直帮你,人家林平之也是个可怜人……

    其实有时候他也在思索一个问题,这样做是不是对林平之不公平?后来他渐渐想通了,因为自己的介入,林平之肯定比原著那悲惨的结局好,反倒是令狐冲比原著要不幸福得多,所以或多或少想弥补他一点。

    林平之最想要的是报仇,自己送给他武功秘籍,给他官场上的人脉;令狐冲最想要岳灵珊,自己就适当撮合两人。

    希望他们三人最后都有一个不错的结局……

    林平之、岳灵珊走后不久,郭靖便前来登门造访,黄蓉得到消息,兴奋地从内宅迎了出来。幸好宋青书及时屏退左右,才没有让她行踪暴露。

    郭靖开口苦笑道:“蓉儿,宋兄弟,我这次过来其实是向你们辞行的。”

    不管是黄蓉还是宋青书,纷纷吃了一惊:“出什么事情了么?”

    “我被朝廷任命为镇江都统,今天就要出发去赴任,到镇江准备北伐金国的事情。”郭靖将昨晚宫廷宴会上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宋青书暗暗心惊,心想要不了多久南宋就要北伐了,自己得尽快赶回金国早作准备。

    黄蓉急忙说道:“那我和你一起去吧。”

    郭靖摇了摇头:“不行,一来你刚从皇宫跑出来,若是公然在我身边露面,难保皇上恼羞成怒之下会有什么反应;二来镇江那里军务繁忙,又有危险,你有孕在身需要静养,不能到那里去冒险。”

    黄蓉其实也清楚这些事情,可是一听之下还是急了:“可是我总不能一直住在宋……兄弟这里吧。”

    郭靖也是一脸为难,宋青书这时候开口道:“这样吧,正好临安城离桃花岛不算太远,我改天送嫂夫人回桃花岛休养,那里既安全又隐秘,既不会被皇帝知道,也能安静养胎,你们意下如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