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419章 夫人的邀请

    郭靖闻言大喜:“如此甚好,桃花岛既幽静又安全,蓉儿你正好在那里安心养胎。”桃花岛坐落于茫茫大海,岛上又各种奇门遁甲机关,莫说普通人,就算是五绝级别的高手上了岛,没有桃花岛机关布局图,也很容易陷在里面。让黄蓉回桃花岛,实在是两全其美的办法。

    黄蓉也是眼前一亮,如今的局势显然不方便再回襄阳了,桃花岛是她从小长大的地方,同样也是她最快乐的地方,比起呆在齐王府整日里提心吊胆,不知道要好到哪里去了,最好到时候飞鸽传书让父亲回来,有东邪黄药师保护,不管是宵小之徒还是……宋青书都不敢乱来。

    看到两人反应,宋青书微微一笑:“那就这么决定了。”如今南宋北伐在即,他也得尽快动身回金国执掌大局,不然若是南宋部队一路势如破竹,自己辛辛苦苦在金国经营的局面就化为一场空了。既然离开临安,留黄蓉在这里也不放心,索性带她一起走。反正临安离桃花岛也不远,等从桃花岛回来的时候,还能顺便路过扬州安排一下那边的事情。

    “真的是麻烦宋兄弟了。”郭靖一脸歉然地说道,显然他自己即将动身前往镇江,却只能让别人护送妻子,让他非常不好意思。

    宋青书笑了笑:“举手之劳,郭兄不必挂怀。”

    每次看到丈夫感谢宋青书,黄蓉心中就一万个不爽,但又不能对丈夫言明,只好岔开话题道:“靖哥哥,听你说的这次是韩侂胄推荐你当殿前司副指挥使,贾似道肯定也得到了消息,他会不会因此嫉恨于你?要不要去他那里解释一下?”

    郭靖摇了摇头:“我又没做对不起他的事,怕他做什么?更何况我一心为国,又不是他贾似道的私臣,有什么好解释的?”

    这么多年黄蓉早已清楚丈夫骨子里认定的事情一定会坚持到底,再加上她想到丈夫武功又高人望又好,贾似道就算有不满应该也不敢做什么,所以就没有再坚持。

    “宋公子,我们夫妻之间还有一些私密话要说,可不可以请你回避一下?”黄蓉忽然目光灼灼地看着宋青书。

    “当然没问题。”宋青书嘴上虽然在笑,心中却是郁闷无比,黄蓉这肯定是故意的,不过就算知道她故意又能怎么样?人家夫妻间说话,自己能有什么理由留在这里?

    宋青书来到后花园,忽然听到一个悦耳的声音:“是谁惹你不高兴了啊?”

    回头望去,只见任盈盈怯生生地站在不远处笑靥如花地看着他,在清晨阳光照耀下,比整个花园里的花加起来都还要娇艳。

    “还是我的盈盈好。”宋青书走了过去一把将她拥入怀中,暗暗感叹她真是心细如发,连自己心中郁闷都能被她看出来。

    被他搂在怀中,任盈盈顿时大羞,急忙推开他:“别这样,被别人看到了。”

    “哪有什么人啊,”宋青书不满地说道,“更何况你是我名正言顺的妻子,就算被人看到了又怎么了。”

    “放开我,真的有人啊。”任盈盈脸色越来越红。

    “哪有人啊。”宋青书嘿嘿笑道,任盈盈骨子里非常害羞与矜持,自己就喜欢看她娇羞无限的模样。

    “圆……圆圆姐。”任盈盈忽然尴尬地说道。

    宋青书心中一惊,转身过去,只见一个眉目如画的佳人正站在走廊转角处似笑非笑地望着两人,不是陈圆圆又是谁?

    “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你们继续。”陈圆圆说完转身作势欲走。

    宋青书不禁有些尴尬,他其实听到有人过来了,不过下意识以为是丫鬟,哪知道是陈圆圆。想到昨天刚惹恼了她,如今打了个照面不禁有些心虚,万一她向任盈盈告状,把自己那邪恶的念头告诉了她,自己英明神武的形象岂不是轰然倒塌?不过转念一想,在任盈盈的心目中,自己的形象和英明神武沾不上边吧?

    被陈圆圆撞破,任盈盈大羞,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一把将宋青书推开,红着脸小跑过去抓住陈圆圆的手:“圆圆姐,我正好有事找你呢。”说完不再回头看宋青书一眼,挽着陈圆圆消失在了走廊尽头。

    宋青书留在原地一脸错愕,真是三个和尚没水吃,这个问题以后只会愈演愈烈,得想个办法解决啊。

    “启禀大王,韩相派人请大王过府一叙。”远处跑来个丫鬟奏道。

    “知道了。”宋青书寻思着黄蓉和郭靖在聊天,任盈盈又和陈圆圆在一起,留在府中也郁闷,还不如到韩侂胄那里透透气。

    很快就到了韩府,宋青书拱了拱手:“不知节夫找我过来所谓何事?”

    “没事就不能找你么?”韩侂胄笑了笑,“有人送了我点好茶,喊你来尝尝。”

    “能被节夫成为好茶的肯定非常名贵,”若是前世宋青书说不定还真对这种有价无市根本不会流入市场的茶叶很感兴趣,但如今的他随便尝了一口便放了下来,“节夫喊我过来不单单是喝茶的吧。”

    “看来什么都瞒不过你。”韩侂胄微微一笑,“想必青书你应该有所耳闻朝廷在准备北伐的事情吧。”

    “不错。”宋青书点点头,心情却有些沉重,尽管知道按照历史发展,韩侂胄此次北伐金国会以失败告终,但鬼知道这个混乱的世界会不会还按照历史来发展,他必须做好一切准备应对南宋的北伐。

    “金国毕竟强盛,单单凭我们一国之力恐怕很难北伐成功,所以需要青书你的金蛇营助我们一臂之力。”韩侂胄说道。

    宋青书心道“来了”,表面上却不动声色:“金蛇营地寡兵微,金、宋两个大国之间交战,我们实力实在差得太远。”

    韩侂胄哈哈笑道:“青书你太谦虚了,当初满清十万大军还不是被你们金蛇营打得全军覆没?而且青书你大可放心,这次攻击金国的主力肯定是我们,你们金蛇营只需要从东往西攻,侧翼配合就好。”

    宋青书苦笑道:“正因为上次与满清一战,导致我们双方势成水火,不得不时刻防备着满清大军南下,恐怕没有多少余力能进攻金国。”

    “关于这点青书你大可放心,如今平西王吴三桂已与我大宋联盟,如今正和满清鏖战正酣,满清疲于奔命根本没有精力南下。”韩侂胄笑着解释道。

    见宋青书还有疑虑,韩侂胄接着说道:“还可以给你透个底,这次其实还有另外一支势力一起攻打金国的。”

    宋青书瞬间反应过来:“辽国?”蒙古如今战略收缩,主要精力都在西征上,西夏素来中立,与金国关系还挺好,其他的吐蕃、大理鞭长莫及,那么只剩下辽国了。

    “青书果然聪明。”韩侂胄起身来到窗前,遥遥望着北方,“此番我们三方势力联手,必定可以覆灭金国,以雪靖康之耻!”

    宋青书苦笑不已,若是在前世听到南宋进攻金国,想雪靖康之耻,他会举双手双脚赞成,可如今金国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自然就是另外一种态度了。

    “辽国……”宋青书同样望向北方,其实南宋这边的北伐他大概已经有了应对之法,但是如果辽国从北边进攻,那还真有些棘手。

    见宋青书沉默不语,韩侂胄只当他还没下定决心,忍不住说道:“青书,你受封齐王,可谓是位极人臣,但皇上一直没有开口给你和两位小公主赐婚,你应该知道是为什么吧。”

    “当然知道。”宋青书叹了一口气,其实赵瑚儿和赵媛媛都是南宋手里的筹码,逼着自己替他们打工,待讨伐金国成功过后,才会下旨赐婚的。

    韩侂胄点点头:“自古以来从没有两位公主同时嫁给一个驸马的先例,只有你替朝廷立下不世之功,方才能堵住天下悠悠之口啊。”

    “我省得,到时候金蛇营会配合朝廷出兵。”想到赵瑚儿和赵媛媛如同受惊小鹿一般的眼神,宋青书便心生怜惜,同时暗暗自责,自己来临安这么久了,居然一次都没去看过她们,她们也不知道有多么伤心。

    至于金蛇营出兵一事,到时候出工不出力多简单。

    韩侂胄却不知道他的盘算,闻言大喜:“有青书你相助,何愁大事不成,哈哈哈哈~”

    看到他意气风发兴高采烈的样子,宋青书暗暗叹了一口气,韩侂胄对北伐太乐观了,历史上他北伐前也是踌躇满志,结果北伐过后来自朝廷内部政敌的掣肘让他如陷泥潭,再加上金国强大,没多久北伐便以失败告终,韩侂胄也被政敌乘机冤杀,最后史书中还被打入了奸臣列传。

    当然这一切宋青书也没法明说,直到离开韩府,他的心情都还颇为沉重。

    “也罢,虽然我也会破坏你北伐成功,但好歹相交一场,最后总要保住你性命。”宋青书暗暗寻思着。

    这个时候,忽然有一个娇俏的婢女小跑过来,先行了一礼,方才说道:“公子,我家夫人有请。”

    “你家夫人是谁?”宋青书奇道。

    婢女四处看了看,有些为难道:“夫人身份特殊,不方便透露,您见了就知道了。”

    “哦?这倒有趣,”宋青书眉毛扬了扬,他艺高人胆大,倒也不怕有什么陷阱,随手做了个请的手势,“带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