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420章 知书达礼

    那丫鬟带着他七绕八绕,弄得宋青书都有些怀疑前面等待着自己的会不会是个陷阱,不过一路上倒也没有往偏僻的小巷子走,想必没有谁笨到在人多的地方设陷阱吧。

    过了一会儿,宋青书跟着那丫鬟来到一河边茶楼,此处小桥流水,杨柳依依,倒也算得上清幽雅致。

    “公子,夫人在楼上雅间等你。”那丫鬟继续做了个请的姿势。

    宋青书愈发好奇了,不过他倒也不至于被美色弄晕头脑,并没有直接上去,而是站在原地静静感受了一下四周的环境,待气机伸展到数十丈开外都没发现有什么埋伏之类的,这才对了婢女笑了笑跟了上去。

    那丫鬟领着他来到楼上一靠河的雅间:“公子请!”

    宋青书点点头,推门进去,只见一衣着素雅、端庄文静的少妇正坐在窗边发呆,听到动静回过头来,看到他脸上露出一丝惊喜之色:“宋公子~”

    宋青书早已认出她是贾家大少奶奶李纨,不由得苦笑道:“夫人可弄得够神秘的。”

    李纨微微屈膝行了一礼,眼神之中带了一丝歉意:“妾身身份不便,辛苦公子特意跑一趟,还望公子见谅。”

    “理解理解,能见到夫人这样的美人,又哪里算得上辛苦。”宋青书笑了笑,李纨不仅是大家族少奶奶,如今正值青春却孀居在家,自然会有些人会各种恶毒揣测、嚼舌根,为了减少这些事情,所以她平日里的言行不得不谨慎再三,因此不敢公然找自己,只能通过这种办法把自己请到一僻静无人的地方来。

    李纨听到他的话,不禁脸色一红,心想他一个年轻男子,怎么这么孟浪对我一个孀居之人说这样的话。

    不过注意到对方神色如常,并没有半分淫邪之色,方才明白过来这是一种另类的赞美,不由暗暗发笑,难怪京城不少贵族私底下称呼他为土匪头子,果然对这些贵族礼节一点都不在乎……

    若是平日里京城里那位公子哥对她言行孟浪,她早就拂袖而去,可今天却让她有一种新奇的感觉,可能是因为对方语气中的真诚吧。

    “妾身这次请公子过来,是想问问公子……”

    李纨还没说完,便被宋青书伸手拦住了:“我走了这么远的路来见夫人,都没有一杯茶喝么?”

    李纨一拍额头,抿嘴笑道:“是妾身失礼了。”她已经将婢女遣到外面去了,索性就自己亲自给宋青书斟茶。

    “多谢夫人。”从她手中接过茶杯,看着她那比瓷器还要白的手腕,宋青书暗暗叹了一口气,只可惜她生在这个礼教盛行的年代,恐怕没法像后世那些女人那般追求自己的幸福了。

    “前段日子公子说过有我大姐的消息……”李纨重新落座后有些犹豫地问道,同时一脸紧张地看着对方,生怕对方说不知道。

    因为这短时间宋青书总是被各种事情岔开,一直没有履行诺言告诉李家关于他们失踪的大小姐的消息,李家父女甚至开始怀疑他是为了让李家帮忙,故意找了个理由来糊弄的。

    如今宋青书升任齐王,地位尊贵,就算食言他们李家也没有丝毫办法,所以李纨从刚才开始刻意称呼他为公子,并没有称呼他为齐王,就是想拉近双方关系。

    “这是我疏忽了,”宋青书一脸歉意道,“这段时间忙里忙外,一直没来得及登门造访,还害得夫人亲自来找我,实在是抱歉。”

    “公子客气了。”感受到他诚恳的态度,李纨紧绷的神经终于稍稍放松下来。

    “你大姐的消息我也只是猜测,虽然我觉得有七八分把握,但也有可能只是让你们空欢喜一场,所以还请夫人一定做好心理准备。”宋青书说道。

    李纨点点头:“妾身明白,大姐已经失踪了二十几年了,我们也找了二十几年,到后来都已经放弃了,这次却幸而从公子口中得到大姐的消息,因此不管能不能找到大姐,公子也是我们李家的大恩人。”

    李纨一边说着一边起身盈盈一拜,宋青书急忙过去拖住她的手臂,将她扶了起来:“夫人言重了。”

    李纨仿佛触电一般地将手缩了回去,白皙的脸颊上浮现了一丝红晕,整个人站在那里有些拘束不安。

    宋青书不得不感叹自己还真是有些孟浪,这个年代的大家闺秀恐怕除了自己丈夫之外,还从没和其他男子有过身体接触,自己却去莽撞地扶她……

    不过他转念一想,反正那些电视剧里都是这样演的,男人受伤的时候男主就隔着衣服给他们输内力疗伤,女人受伤的时候男主就会脱了她们衣服疗伤……

    这叫坚持广大前辈的光荣传统!

    “不知道大姐现在是否安好?”李纨回过神来,将鬓间散落的发丝重新撩到耳后,尽显女人柔美风情。

    “既可以说好,也可以说不好。”看着李纨诧异的眼神,宋青书苦笑道,“上次和你们聊天,从年纪、样貌等等推测,我猜测你们那失踪的大姐应该是李莫愁。”

    “李莫愁?”李纨一脸茫然,显然深居闺中的她对这个名字非常陌生。

    “她还有个外号,叫赤练仙子。”宋青书解释道,不过很快反应过来,“夫人这种大家闺秀,想必对这些江湖上的名号没听过。”

    李纨面露忧色:“虽然没有听过,但想必大姐过得并不好。”

    宋青书奇道:“何以见得?”

    李纨幽幽叹了一口气,声音依然温柔无比:“一个女人外号中有赤练二字,显然代表着杀戮与仇恨,可是我相信大姐是个善良之人,除非是遇到什么大的变故,才导致她性情大变……”

    宋青书不得不赞叹道:“夫人当真聪慧,仅凭一个外号就将事情推测得**不离十,当年李莫愁年少之时爱上了一个叫陆展元的男人,后来……”接着将李莫愁这些年的事情大致说了一遍。

    “那姓陆的当真可恨!”李纨咬着嘴唇怒道,不过她性子温柔,哪怕生起气来也一点都不吓人。

    “负心薄幸,的确可恨。”在宋青书的价值观里,招惹女孩子不要紧,但你不能招惹完了不负责任,所以在他看来,四处留情却不负责的段正淳比种马韦小宝要人渣得多,韦小宝也许卑鄙下流,也许只是贪恋那些女人的美色并不爱她们,但是他对每一个女人都做到了妥善安排,哪像段正淳那样造成了那么多孤儿寡母流连失所。

    “不过大姐迁怒旁人,滥杀无辜未免有些过了。”李纨忽然话锋一转,声音虽然温柔,可是却十分坚定。

    “果然不愧是国子监祭酒的女儿,知书达礼、明辨是非。”宋青书忍不住赞叹道。

    李纨心跳瞬间加快了,她不习惯被男人这般直接称赞,急忙说道:“现在大姐在哪里呢?”

    “她现在替我做事,”宋青书解释道,“我安排她在日月神教总坛那里帮我一些忙,暂时应该无暇分身来临安。”

    “啊?”李纨顿时一脸失望。

    宋青书答道:“我最近要忙着配合南宋北伐金国的事情,一时间分身乏术,等我一空闲下来我就找人替换你大姐手里的工作,让她来一趟临安和你们相认。”

    “真的?”李纨眨巴着一双眼睛,里面尽是兴奋之色。

    宋青书不禁笑道:“放心吧夫人,说起来我们也是自己人,我又岂会骗你。”

    李纨脸色一红,小声咕哝道:“谁和你是自己人。”

    尽管声音很小,但宋青书何等功力,依然听得一清二楚,不由得笑了起来:“李莫愁喊我姐夫,算起来我也是你姐夫呢。”

    “姐夫?”李纨一脸古怪地看着他。

    “是这样的,李莫愁师门有个大师姐,是我的红颜知己……”宋青书解释起来。

    李纨抿嘴一笑:“久闻公子风流倜傥很招女人喜欢,今日方才知道传言不虚。”

    宋青书忍不住调笑道:“那夫人喜不喜欢我呢?”

    李纨脸色一变,霍然起身:“望公子自重。”

    宋青书这才后悔不迭,自己完全是口花花惯了,本能地调戏了一句,可李纨青春守寡多年,最注重名节,哪里经得起这种调笑。

    “是我唐突了。”宋青书一脸讪讪。

    李纨不置可否,淡淡地说道:“今日见公子,已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妾身就此告辞。”说完不顾对方挽留,径直走出门外,带着丫鬟渐渐远去。

    看着她犹如杨柳一般纤细的背影消失不见,宋青书端起桌上的清茶一饮而尽,摇头苦笑不已。

    “公子又何必灰心丧气,这样的表面贞洁烈妇,又哪里经得住公子那些偷心手段。”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一声娇媚的笑声。

    宋青书抬头望去,很快一女子出现在门口,凤眼含春,长眉入鬓,嘴角含着笑意,约莫二十二三岁年纪,目光流转,甚是美貌。此时的她早已脱下了平日里那些显眼的苗家装饰,换上了汉人的衣服,不过依然不变的还是那脂光如玉,白皙异常的肤色。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眼前女子自然就是阔别多日的何铁手了。

    何铁手径直走了过来,咯咯娇笑着坐到了他怀里:“我得到你手令日夜兼程赶到临安,正要来拜见你,哪知道中途你却被其他的女人给带走了,我见那丫头姿色平平,心中不忿觉得你不至于这么饥不择食吧,好奇之下就悄悄跟了过来了,方才知道原来还有个端庄秀美的少奶奶在等着你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