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424章 临别前夕

    “这两人也太不害臊了吧!”黄蓉脑子里瞬间冒出一个念头,想到平日里矜持高傲的任盈盈此时居然发出这样羞人的声音,不可思议之余又忍不住燃起了熊熊的八卦之火.

    虽然理智告诉她尽快离开这里,可是她还是鬼使神差地移动脚步凑了过去,将耳朵仅仅贴在门上,偷听起来里面的动静。

    “怎么了?”感受到男人的异样,任盈盈有些慵懒地问道。

    “没什么。”宋青书笑了笑,若有所思地往门口方向望了望。尽管黄蓉踮起脚尖足够小心,但又岂能瞒得过他?犹豫了一下并没有告诉任盈盈真相,毕竟以任盈盈那么好面子的性格,若是知道此事,保不准她会羞怒交加把自己赶出去,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门外的黄蓉站了一会儿,就觉得口干舌燥得厉害,身上仿佛出了一身香汗,贴身的衣服都变得有些黏糊糊地让她极为难受。

    “这两人还真是……”虽然看不到里面情况,但刚才从里面传出各种惊心动魄的声音,黄蓉也完全能够想象那羞人的画面。

    下意识想要离开,但这时才发现有些迈不开腿,原来站立这会儿功夫早已听得浑身发汗,双腿发软。

    屋子里面的任盈盈忽然身子一僵,有些羞恼欲绝地对宋青书说道:“外面有人。”她毕竟是日月神教的圣姑,一身武功和日月神教的长老差不多,黄蓉此时心慌意乱呼吸粗重,她又岂会发现不了?

    宋青书知道瞒不过去,只好装傻地点点头:“好像是有人。”

    任盈盈脸上闪过一丝羞怒的嫣红,咬着红唇说道:“去把外面那人杀了!”

    “啊?”宋青书被吓了一跳,“不必这么夸张吧。”他这才想起任盈盈平日里虽然是个善解人意的姑娘,但她身为日月神教的小公主,身上又岂会没有一点公主病?再加上从小在日月神教那种地方长大,真正惹到了她的人,断手断脚刺目流放她一点也不会含糊。

    “被人听到了这么羞人的事情,你让我以后还要不要活?要是你不去的话,我自己去杀。”任盈盈咬着嘴唇,委屈得仿佛都要哭了出来。

    “可是外面那人是郭夫人啊。”事到如今,宋青书只好如实相告了。

    “郭夫人?”任盈盈一阵惊呼,急忙捂住嘴唇。

    “想必她也是在外面等得太久,打算回来看看情况,谁知道撞到我们……”宋青书生怕她羞怒异常,真对黄蓉起了杀心,那事情就不好收场了。

    “她……她怎么这样!”任盈盈羞恼难当,毕竟若是个普通人,她杀了灭口就是,可是对黄蓉,她总不能灭口吧。且不说她一直很欣赏这个巾帼英雄,就说这段日子黄蓉毫无保留指点她江南丐帮的事情,两人关系好得像闺蜜一般。

    “行了行了,我把她赶走好不好。”宋青书擦拭了一下她脸颊上的泪痕,颇为怜惜地说道。

    “不要!”任盈盈急忙拉住了他,看到对方疑惑不解的神情,红着脸道,“这件事已经够丢脸了,若是说破对大家都没好处,让我将来怎么和她相处?还是索性装不知道好了。”

    宋青书一怔,这才想到任盈盈其实是一个情商非常高的女孩子,原著中嵩山大会比剑的时候,令狐冲对小师妹神魂颠倒,事后他才意识到这样恐怕会伤害到任盈盈,试图想和她解释,谁知道任盈盈却在那里假寐,装作没看到刚才那一切,将双方的尴尬与难堪消弭于无形。

    揣摩到任盈盈的小心思,宋青书也就不再勉强她:“那……好吧。”

    “你……你干什么?”任盈盈忽然羞红着脸紧紧推着他的胸膛,仿佛要把他从自己身上推开。

    宋青书一脸愕然:“你不是说装作不知道她在外面么?”

    “可没让你继续……继续那样啊。”任盈盈脸蛋儿红得快要滴出水来。

    宋青书一脸郁闷:“那我还是去把她赶走好了。”一边说着作势起身。

    “别~”任盈盈被吓了一跳,急忙一把拉住了他,“不许出去。”

    “难道就因为她的存在要打断我们洞房花烛么?”宋青书一脸不情愿。

    “那你……你继续好了。”任盈盈犹豫了一下,声音低得像蚊子一般。

    宋青书瞬间大喜:“太好了!”

    看到他那激动的模样,任盈盈愈发害羞了:“你别这么大动静。”

    “好。”烛光下见她星眼流波,桃腮欲晕,宋青书知道她明明为难却为了自己强忍,只觉得愈发怜惜,也愈发温柔起来。

    因为外面黄蓉的存在,任盈盈红红的小嘴诱人张开,却再无任何声音……

    第二日清晨,任盈盈梳洗完毕出来刚好在院子里撞见了黄蓉,有些心虚地说了一声:“早,郭夫人。”

    “早~”黄蓉见她眉宇间散发着一丝慵懒至极的风情,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昨晚听到的那些动静,脸蛋儿也不经意一红。

    看到她此时古怪的神情,任盈盈又何尝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暗暗啐了一口,明明仙妃一般的人物,做事却这么颠三倒四,居然跑来听墙角。

    “也不知道她昨晚什么时候离去的。”任盈盈昨晚一开始注意力还放在外面,生怕被外面的黄蓉听到什么羞人的动静,可到了后来不知不觉就放开了,根本无暇理会外面还有没有人了,一想到昨晚的情形,不由得桃腮欲晕。

    看着眼前娇艳欲滴的女子,黄蓉暗暗感叹:“任大小姐真是美艳绝伦,难怪那个小色鬼被她迷得神魂颠倒。”

    正好任盈盈此时抬起头来,两女的眼神撞在了一起,瞬间不约而同地移开。

    感受到空气中的尴尬,黄蓉为了掩饰心中的局促,急忙转移话题:“对了,怎么没看到宋青书呢?”

    话一出口她就后悔不迭,这样问岂不是说明她已经知道了昨晚宋青书住在这里了么。没想到一向小心的自己居然会犯这种错误。

    任盈盈显然和她想到一块儿去了,暗暗羞窘的同时,也只能硬着头皮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青书进宫面圣去了。”

    黄蓉原本只是随口一问,听到她的回答反而好奇起来:“他面圣干什么?”

    “马上要离开临安了,总要和皇帝告个别,更何况他想借这个机会见见两位小公主。”任盈盈知道金蛇营与南宋联姻的事情,对于宋青书和两位公主之间的事情,她虽然说不上多欢喜,但却并不怎么介意。

    就像原著中她虽然一直很大度,甚至还会救岳灵珊,但是她骨子里却是把岳灵珊当情敌的,若是最后令狐冲选择了岳灵珊,她会毫不犹豫转身就走,但同样的对于仪琳,她却不介意令狐冲娶对方。归根结底就在于令狐冲对岳灵珊有真情,对仪琳只是怜惜而已。

    其实宋青书这次进宫还有另一件事情,但任盈盈犹豫了一下,虽然现在黄蓉和他们交情很好,但毕竟是外人,所以还是没有告诉她。

    “这样啊~”想到马上就要和宋青书一起回桃花岛,黄蓉也有些神情复杂,“任妹妹,我也很快要离开临安了,趁这个机会再和你说说丐帮里的事情吧。”

    她明知宋青书要染指江南丐帮的势力,虽然心中也不太情愿,但比起江南丐帮落在陈友谅那个卑鄙小人手中,还不如让宋青书控制。那人虽然好色些,但这些年他一直替汉人抵抗北方草原帝国,称得上大节无亏。

    “谢谢黄姐姐。”经历了昨晚的亲密接触,任盈盈此时从身到心完全将宋青书当成了自己的丈夫,把他的事业也当成了自己的事业。

    ……

    且说宋青书进宫和赵构辞行,赵构自然是大喜,自从对方来临安过后,可以说风头无两,想到当初整个皇宫的侍卫朝他下跪的场面,他便辗转难眠。

    随着万俟卨、张俊的倒台,这些年辛辛苦苦经营的政治平衡也被彻底打破,赵构越想越觉得他就是个瘟神,如今听到他要走,简直恨不得开怀畅饮三大杯酒。

    再加上这次回去是动员金蛇营配合南宋北伐的事宜,赵构可谓是喜上加喜,因此当宋青书提出要见公主的时候,他也一改常态满口答应,允许他离开临安那天进宫看望一下两位公主。

    宋青书暗骂一声,赵构这死太监,自己不能人道了,结果嫉妒自己可以娶两位公主享齐人之福,估计心里不平衡,到这关口还要为难一下自己。

    当然他正好需要些时间做准备,赵构的刁难反而成全了他。从御书房出来过后,宋青书在一处僻静地方移.魂了随行的小太监,自己则悄悄潜入后宫之中。

    阿珂正在御花园中无聊地发呆,忽然听到身后传来几声闷哼,回头一看,发现随行的宫女已经昏倒在地上。

    她吓得正的样貌,不由舒了一口气,轻轻拍了拍胸口:“原来是你呀。”

    “不然皇宫里还能出现采花贼么?”宋青书忍不住调笑道。

    “没正经~”阿珂啐了一口,心想你不就是个采花贼么,这句话犹豫了一下,最终并没有说出口。

    宋青书并没有忘了来意:“今天我来就是特意通知你一声,明天我会带你娘进宫,到时候你找个借口到公主寝宫去,你们母女就能团圆。”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