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426章 治病良方

    见黄衫女往马车那边走去,宋青书心中一跳,急忙拦在了她面前:“这个……这个今天不太方便,要不改天吧.”

    “改天你就离开临安了,我到哪里找你?”黄衫女白了他一眼,见他始终挡在自己面前,忍不住咦了一声,“你马车里不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吧?”一边说着一边眼神往马车方向瞟。

    宋青书有些心虚地说道:“我能有什么秘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人光明伟岸得很……”

    黄衫女却不听他的废话,拨开他的手径直往马车走了过去。

    宋青书暗暗叫苦,难道真的只能用武力阻止?

    正在他左右为难之际,一只白皙如玉的手缓缓撩开了马车前帘,露出一张秀丽绝伦的脸庞:“这位就是青书经常提到的杨姑娘么?”

    黄衫女有些吃惊地停下脚步,怎么突然冒出这样一个绝色少女:“你……你是?”

    “我是青书的妻子,我叫任盈盈。”那少女浅浅一笑。

    “原来你就是日月神教的任大小姐。”黄衫女面色有些奇怪,前段时间日月神教的圣姑刺杀宋青书,最后却是夫妻间闹矛盾这件事在临安城中闹得沸沸扬扬,她也有所耳闻,只是没想到在这样的情况下突然碰面。

    “姐姐似乎有话想对青书说?不如上马车来一起坐吧,正好我们姐妹也可以亲近亲近。”任盈盈笑语嫣然地邀请道。

    黄衫女一张脸瞬间涨得通红,支支吾吾地摆手道:“不……不用了,其实也没什么事,就不打扰你们二人世界了。”说完也不待对方回答,就逃也似地离去。

    望着黄衫女消失的身影,任盈盈一脸愕然:“她怎么跑了?”

    一旁的黄蓉轻笑一声:“你一副大妇的模样,人家心虚之下当然跑了。”

    任盈盈脸色一红,其实她也料到黄衫女不好意思上来,所以才那样故意邀请对方的。

    宋青一笑,重新钻回了车里:“还是盈盈你机灵,不然被她看到郭夫人在马车里,麻烦可就大了。”

    黄蓉抿嘴一笑:“任大小姐表面上柔柔弱弱的,骨子里却通透得很呢。”

    任盈盈一阵羞赧,凑过去挠她痒痒:“黄姐姐你也来取笑我。”

    看着两女打闹的场景,宋青书觉得分外赏心悦目,似乎注意到他玩味的目光,两女渐渐停止了打闹。

    宋青书这才轻咳一声化解尴尬:“黄衫女想必是被她师父黄裳当枪使的,也不知道黄裳还有没有什么后招。”

    黄蓉忽然皱眉说道:“当初皇帝之所以抓我,就是担心靖哥哥比武赢了,可如今比武夺帅已过,尘埃落定,四川军权已落入吴天德手中,黄裳还有必要扭着我不放么?”

    宋青书一怔:“你这样一说好像也有道理。”

    任盈盈却在一旁说道:“正所谓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更何况赵构似乎一直有些忌惮青书,保不住以此事为借口找青书麻烦,总之小心防备总无大错。”

    黄蓉点头表示同意:“不错,你的担心不无道理。”

    “反正明天我们就离开临安城了,最后一天的时间谨慎点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宋青书沉声说道,最后三人还是一致同意按照原计划行事。

    很快就来到了何铁手的“天上人间”,因为有宋青书特意向临安官场打过关照,一系列手续办得非常之快,短短几天的功夫已经初具规模,看来要不了多久就能正式开业了。

    与何铁手交接了一下,她早已知晓宋青书即将离去,是以没有太大的意外。因为随行的还有任盈盈,她也不好表示出和宋青书之间非同一般的关系,随便聊了几句就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陈圆圆看到宋青书的到来有些吃惊,本以为他跑来偷香窃玉的,直到看到随行的任盈盈方才知道自己想岔了。

    “圆圆姐,上次我提过走之前要让你们母女再见一下,明天我要入宫,到时候你和我一起进去吧。”宋青书直接道明了来意。

    “真的么?”陈圆圆又是惊喜又是紧张,惊喜的是有机会能再次见到阿珂,紧张的则是皇宫守卫森严,万一她身份败露后果就不堪设想。

    宋青书一头黑线:“圆圆姐你可不可以来点有建设意见的反应?难道我还会骗你不成。”

    “圆圆姐,别理他,这人有时候就是这么讨厌。”任盈盈走上前去扶着陈圆圆的手臂,“我们这次过来就是特意接你回去,为明天的事情做准备的。”

    陈圆圆搬出来住本就是为了躲宋青书的,如今有任盈盈在,她自然不用再担心,更何况是为了见到女儿,躲不躲宋青书已经是次要的了。

    很快陈圆圆便收拾了一下衣物跟着他们出去,上了马车后看到黄蓉不由得吃了一惊。

    任盈盈本就心思细腻,见状将之前的事情解释了一遍,陈圆圆这才明白黄蓉有可能被黄裳盯上了。

    “那个人真的很讨厌。”陈圆圆当初也差点死在黄裳掌下,是以有些同仇敌忾。

    有时候女人就是那么奇怪,就因为一个共同话题,很快就从一开始的略显生分到打得火热。

    听着几女莺莺燕燕,宋青书倒是乐在其中,原本马车之中都有点挤了,如今多了一个人,就愈发挤了。

    宋青书仿佛又回到了前世早高峰挤公交地铁的场景,唯一不同的就是那时周围的人都是满身臭汗的男人,而如今周围的个个都是香喷喷的大美女。

    一会儿拉拉任盈盈的小手,一会儿摸摸陈圆圆的腰,甚至偶尔还碰一下黄蓉,宋青书当真觉得自己如同在天堂一般。

    三女很快变得霞飞双颊,但不知道为何,各个却假装什么都没发生一般继续聊天,差点没乐得宋青书仰天大笑。

    可惜快乐的时间总是过得那么快,马车很快就回到了齐王府中,下车过后黄蓉和陈圆圆都不约而同回到自己房中,留下宋青书与任盈盈面面相觑。

    宋青书傻眼了:“她们这是跑什么呀?”

    任盈盈红着脸啐了一口:“谁让你刚才在车上就来摸我,肯定被她们看到了,为了不让我们尴尬,她们当然离开了。”

    “这样啊……”宋青书暗暗腹诽,其实那两人同样也担心刚才的事情被另外的人看见了吧。

    “也可能是她们想到你要离开了,故意给我们留下时间独处的。”任盈盈因为受伤显得有些苍白的脸颊此时却是红彤彤的,“两位姐姐人真好。”

    宋青书一脸古怪,心想要是你知道了你男人和她俩的真正关系,看你还会不会这么乐观。

    不过想到马上要分离了,宋青书也开始伤感起来,轻轻将眼前少女搂入怀中:“盈盈,接下来辛苦你了。”

    “不辛苦,”任盈盈摇了摇头,“九公主、还有周……周姐姐做的事情更多更累。”想到周芷若才是他的原配妻子,她心中就有些黯然。

    “对了,还有金国的歌璧公主……”任盈盈忽然想到什么,忍不住轻哼了一声。

    “我的盈盈怎么变成了小醋坛子?”宋青书笑嘻嘻地刮了刮她的鼻尖。

    任盈盈脸上一热,急忙把他推开:“别在院子里,黄姐姐和圆圆姐看得到。”

    宋青书反应也快,顺势接口下去:“那我们回屋里。”

    “啊?”任盈盈一怔,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宋青书拉着进了屋里,呆呆的样子平添了几分可爱。

    两人刚确立关系,自然如胶似漆犹如摸了蜜一般,搂在一起说情话都能说一大半天,宋青书仿佛找回了前世初恋那种感觉,是以单单抱着她柔软的身子就觉得是极大的满足,并没有再急色地提出什么要求。

    感受到他的温柔,任盈盈愈发感动,心想本以为他那么好色的,没想到是自己误会他了……这样一想,心中爱意愈发浓了几分。

    宋青书倒没有料到柳下惠一次居然还有这样的奇效,此时他更担心的是另一个问题:“盈盈,经过这段时间我给你运气疗伤,如今你的伤情已经稳定下来,我离开临安后,你一定要日日练习我教你的《不老长春功》,这门武功能让人青春常驻,想必对你损耗的寿元有所好处,更何况逍遥派的传人个个都长寿得很,想必他们的内功在寿元方面有独到之处。”

    “我会天天练习的,人家……”想到宋青书这段时间在自己身上耗费的精力,任盈盈便感动不已,脱口而出道,“人家还想和你长相厮守呢。”

    听到少女如此情意绵绵的话,宋青书哪还忍得住,低头直接吻住了眼前娇艳欲滴的红唇。

    “唔唔~”良久过后任盈盈方才将身上的男人推开,柔声说道,“其实这段时间我已经好了很多了,前段时间我经常会觉得整个人轻飘飘的,仿佛风一吹就要倒的样子,特别是有一种发自骨子里的寒冷,可今天却觉得浑身暖洋洋的。”

    宋青书神色古怪:“不会是昨晚和我亲热的缘故吧,难道那东西还有弥补寿元的作用?”

    任盈盈一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忽然间终于明白了他话中的意思,羞得差点没掐死他:“你这混蛋说什么胡话呢!”

    宋青书脸皮倒是够厚:“嘿嘿,既然有效果,看来要趁我离开前多多给你补一下身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