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428章 春草明年绿

    一旁的赵媛媛也深有同感:“是啊,从金国回来的姐妹们身边都安排了一个老嬷嬷,还旁敲侧击让我们不要乱说话,怕金国那些事情传出去丢赵家的脸么!”

    这种发展没出乎宋青书意料,赵构肯定尽一切办法掩盖皇室女子在金国的丑闻,毕竟皇妃、公主、诰命夫人之类的在那边类似*一般,任谁也接受不了。

    历史上赵构的生母韦太后在金国受尽屈辱,传言还和一位公主一起同床侍奉金国一位高官,后来金宋和谈,将韦太后放了回去,韦太后对金国发生的事情讳莫如深。后来那位公主也从金国逃了回来,原本想着终于逃出生天,结果因为是当年丑事的知情人,韦太后为了灭口硬生生说她是假冒公主将其处死……

    因此这样看来赵构派一些凶恶嬷嬷在这些南归的公主身边,不无监视的意思。

    摸了摸两位小公主的头,宋青书安慰道:“放心吧,从今以后那位嬷嬷不敢再为难你们了。”

    “为什么?”赵瑚儿心直口快地问道,“宋大哥你虽然贵为齐王,可她奉了九哥的命令,恐怕不会把你放在眼里。”

    宋青书笑了笑:“用齐王的名头自然压不住她,不过我对她施展了……魔法。”两位公主不是江湖中人,不知道移魂大.法,所以还不如用一个她们熟悉的名字。

    “宋大哥你太厉害了!”赵瑚儿一脸惊喜,旁边赵媛媛也是难掩激动之色,她们倒没有怀疑宋青书的话,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在她们眼中情郎无所不能,简直就是神仙下凡。

    接下来宋青书与两位公主聊了这段时间发生的一些事情,听两女倾述衷肠,顺带将她们这些姐妹回来后发生的种种事情。

    宋青书安慰了一阵,拿出在宫外精心挑选的一些小玩意送给两女,她们从小在金国浣衣院长大,如今又近乎被软禁在深宫,根本没见过外面的花花世界,看到这些玩意顿觉新奇无比。

    “要是能在外面自由自在生活该多好啊。”赵媛媛眼神看往宫外的方向,语气中充满艳羡之意。

    听到她的话,宋青书不禁一阵心酸,两女本来是金枝玉叶,可惜命途多舛,如今过得还不如普通人家的女孩快乐:“你们放下吧,迟早有一天我会带你们出宫的,到时候没那么多规矩,没那么多束缚,你们能自由自在游历大江南北。”

    “宋大哥,这辈子能遇到你,真是我们最大的幸运。”赵媛媛将身子依偎在他怀中,情深意切地感慨道。

    “对啊,若不是你光芒万丈地出现,我们现在还在浣衣院,在无尽的黑暗中挣扎,”赵瑚儿也被勾起了伤心事,“而且你还会带我们逃出这个牢笼一般的皇宫。”

    宋青书迟疑一下,还是对两女说道:“不过我现在手上事情很多,带你们出皇宫并非一朝一夕的事情。”

    赵媛媛甜甜一笑:“我们可以等啊,在浣衣院那样的地方都能坚持下来,如今这点苦难算得了什么。”

    宋青书不得不感慨,两女虽然外表柔弱,但金国发生的事情还是将她们磨砺得比一般女子坚强得多:“你们日后可以和吴妃多走动走动,她是我的……呃,好朋友,到时候你们有什么难处尽管找她。”

    “宋大哥你真是太厉害了,连吴妃都是你朋友。”赵瑚儿惊讶地叫了起来,“她如今可是这宫中最受宠的妃子,你怎么认识她的?”

    看到两女惊讶的眼神,宋青书有些心虚:“吴妃入宫前我和她打过交道,还帮过她。”

    两女倒没有多想,毕竟赵构不能人道的事情只有少数几人知晓:“实在是太好了,有吴妃关照,看那些嬷嬷还敢不敢为难我们姐妹。”

    三人就这样天南地北地聊了起来,会面时间很快就过去,有太监宫女前来催促了几次,宋青书这才不得不与两位小公主告别,赵瑚儿和赵媛媛毕竟少女心性,很快就哭得泪眼婆娑。

    宋青书也有些心软,想到等处理完北边的事情,一定尽快将她们接出来。

    出来的时候正好碰到阿珂,宋青书眼尖注意到她和陈圆圆眼睛都有些红红的,显然母女俩也为即将的分别伤感。

    “娘娘,该回宫了。”一个宫女在阿珂身后提醒道。

    阿珂无奈,只好对宋青书说道:“听闻齐王此番要带兵进攻金国,预祝齐王一路顺风。”

    “多谢娘娘。”宋青书急忙回礼。

    阿珂趁机小声对他说道:“照顾好我娘。”

    “放心,你自己也好生珍重,等我回来带你出宫。”宋青书回应道。

    阿珂晶莹剔透的耳垂瞬间染上一层嫣红,声音微不可闻:“嗯,我等你。”说完便害羞地离去,还时不时回头,一会儿看看母亲,。

    陈圆圆也是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她,显然心情激荡,身形都有些微颤。

    直到阿珂的身影消失在了走廊拐弯处,宋青书方才过去扶着陈圆圆:“圆圆姐,我们走吧。”

    “嗯~”陈圆圆有些魂不守舍,任由着他扶着方才不至于摔倒。

    两人就这样走了一会儿,忽然一个幽幽的声音传来:“齐王还真是怜香惜玉啊。”

    陈圆圆一颤,终于回过神来,急忙将宋青书推开,自己站直了身体,表情极为尴尬。

    宋青书回过头去看着那道明黄色的倩影,不禁苦笑道:“杨姑娘现在还真是神出鬼没。”

    黄衫女轻哼一声,缓缓走了过来,视线却不停在陈圆圆身上审视,看到她曼妙婀娜的身影不禁露出惊异之色,待看清楚她的容貌不禁咦了一声。

    宋青书担心她看出什么破绽,急忙对陈圆圆说道:“你到外面去等我。”

    陈圆圆反应也快:“是~”说完便低着头走了出去。

    黄衫女来到宋青书身边,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忍不住说道:“你这人身边总有美人相伴,连区区一个侍女身材都如此曼妙,就是容貌似乎普通了点。”

    宋青书讪讪一笑:“看你说的,侍女再曼妙的身材也比不过你呀。”

    黄衫女红着脸啐了一口:“胡说八道。”

    宋青书担心她注意力依旧放在陈圆圆身上,急忙转移她注意力道:“昨天你不是说有话要对我说么,怎么后来又跑了。”

    黄衫女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还好意思说,昨天你……你妻子在那里,我到马车里不是自己找罪受么。”

    宋青书忍不住笑了起来:“莫非是见到大妇有些心虚?”

    黄衫女神色一冷:“这种玩笑有意思么?”

    她本来就气质清冷,如今更是雪上加霜,宋青书仿佛都感觉到了空气中温度降低了几度:“女人生气会老得快的。”

    黄衫女冷哼一声:“这个不用你操心。”顿了顿又小声咕哝了一句:“更何况任大小姐哪是什么大妇,峨眉的周芷若,前明的九公主哪个甘愿做小。”

    宋青书一惊:“你在说什么?”

    “没什么。”黄衫女脸色微红,急忙说道,“昨天来找你主要是和你告别的,得知你今天要来皇宫,所以我特意在这里等你,毕竟今日一别,也不知道何年才能再见。”

    忽然之间宋青书也有些伤感,如今这个世界不同于后世有高铁有飞机,普通人一旦分开千里,别说几年,说不定一辈子都见不到了。

    幸好如今的他不算普通人,不管是骑马还是坐船,都有足够的财力支付,特别是他还有绝顶轻功,大不了可以两条腿跑过来。

    当然这次北上事情繁多,要处理完再怎么也要一年半载过后了。

    “好了,也算送过你了,你走吧。”宋青书还没开口,黄衫女忽然开口,然后转身飘然离去。

    宋青书一脸愕然:“你来和我告别,什么也不说就这样走了?”

    黄衫女身形顿了顿,犹豫了一下问了一句话:“明年的春草应该会绿吧?”

    宋青书面色古怪,来自后世的他对绿这个字眼极为敏感,心想这句话古里古怪也不知道她什么意思,只好随意答了一句:“我不喜欢绿色。”

    “对了,今日见到瑚儿和媛媛了,她们这批人如今在宫中似乎有些处境艰难,你闲暇时记得关照她们一下。”宋青书又急忙补充道。

    黄衫女冷哼一声,声音愈发冷淡:“我知道了。”说完便再也不停顿,很快就消失不见。

    只留下宋青书一脸愕然,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她了。

    “你还真是到哪里身边都有红颜知己啊。”陈圆圆走了过来,似笑非笑地说道。

    “那当然,”宋青书理直气壮地说道,“我这人太好了,自然招人喜欢。”

    “真是不要脸。”陈圆圆笑骂一句,尽管被乔装打扮遮掩了她的天姿国色,依然花枝乱颤,显得极为迷人。

    宋青书带着陈圆圆回到了齐王府,任盈盈早已和黄蓉坐在马车里等他。

    看着他惊愕的眼神,任盈盈微笑着说道:“丈夫要出远门,当妻子的总要送一送嘛。”

    宋青书感动地握住了她的手,任盈盈仿佛触电一般缩了回去,有些心虚地往黄蓉望了一眼,却见对方正闭着眼睛假寐,仿佛没有看到这一幕一般。

    任盈盈冰雪心思,自然明白黄蓉是故意不让自己难堪,心中不禁愈发羞窘,没好气地瞪了罪魁祸首一眼。

    感觉到马车里怪怪的,宋青书为了调节气氛,开口问道:“对了,你们知不知道一个女人问明年的春草会不会绿是什么意思?会不会是她要出轨的节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