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431章 另一种选择

    由不得宋青书不震惊啊,虽然只和她仅仅见过两次面,但看得出她是一个落落大方温婉雍容的大家闺秀,可如今哪有半分平日里温柔安静的模样?

    如今的她冷酷帅气,浑身上下散发着危险与黑暗的气息,与平日里的形象相差太远太远。

    “你认识她?”注意到宋青书的反应,黄蓉忍不住问道。

    “某种程度上算认识吧,薛家大小姐。”宋青书苦笑着解释道。

    “我想起来了,上次你荣升齐王的宴会上,她爹带着她一起过来的。”黄蓉惊呼一声,急忙仔细看去,“气质完全不同,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你不说我都没认出来。”

    “皇城司,调查沈家小姐……”宋青书想到上次薛衣人拦路,黄衫女就来传了宫中旨意,让他们入宫,原本以为只是让他一人入宫呢,没想到连薛宝钗也一起。

    “要不要救她?”黄蓉忍不住问道,尽管赵构这次坑了郭靖,但她骨子里依然把自己当成宋人,再加上上次对薛宝钗的印象挺好的,一想到云中鹤声名狼藉,若是落入他手中恐怕凶多吉少,她就忍不住想出手相帮。

    宋青书摇了摇头:“不用我们,有人自然会出手。”

    黄蓉心中疑惑,忽然一个白衣剑客从天而降,以她的眼力甚至都看不清身形,仿佛一道闪电一般往白纱马车方向冲了过去。

    守在最外围的一品堂高手连反应都来不及,脖子瞬间一道血线,纷纷栽倒在地。

    有外面这阻拦一下,四大恶人这才反应过来,纷纷举着兵刃迎了上去。只见寒光一闪,叶二娘的柳叶双刀插到了旁边的树上,岳老三的鳄嘴剪则插在土里颤抖,云中鹤手里的铁爪钢杖顶端则被直接削断,只剩下一个光秃秃的钢杖罢了。

    三人身上纷纷挂彩,以云中鹤受伤最严重,因为兵刃被削断一截,导致他胸膛与右臂之间有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若非对方急着冲向马车,他恐怕已经被劈成了两半。

    段延庆大喝一声,他的修为毕竟远远高出其余三大恶人,一根镔铁杖以一阳指的手法千钧一发之际点在了对方剑尖之上。

    段延庆狞笑一声,趁右手架住对方长剑的时候,另一只手使出一阳指力往他身上戳去,这一招屡试不爽,也不知让多少江湖豪客饮恨。

    那白衣剑客冷哼一声,手腕一抖,手里剑急速旋转,段延庆只觉得虎口大震,再也拿捏不住手里镔铁杖,感觉到冰冷刺骨的剑气,他也顾不得形象,一个懒驴打滚摔下来马车,待重新站稳之时发现自己虎口被震得裂开,上面鲜血淋漓,不由骇然。

    不过他想起了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顾不得处理伤口,紧张地往马车所在方向看了过去。

    此时那白衣剑客已经停了下来,剑尖指着马车中的女子,之所以会停下来,因为对方掐着薛宝钗的脖子挡在自己身前,他的剑只要再前进半寸,薛宝钗恐怕就会香消玉殒。

    “这人剑法好生凌厉!”远处的黄蓉震惊不已,她也算江湖中知名人物,见过的高手不知凡几,可是剑法高到这种程度,恐怕只有当初在金蛇大会上见过的那个养羊少女和宋青书了吧。

    “何止是凌厉,从某种程度上可以称得上天下无双。”宋青书赞叹道,江湖中用剑高手剑法或轻灵,或诡谲,或大开大合,但是这人的剑法完全就是杀人的剑法,其他人在这方面没一个比得上他。

    “这人到底是谁?”黄蓉愈发震惊,以宋青书的武功,当今世上,能得到他这般赞扬的寥寥无几,又岂会是籍籍无名之人?

    宋青书轻笑了一声:“你忘了上次在马车中的事情了么?”

    想到两人在马车中旖旎的场景,黄蓉脸色一红,嗔道:“这时候你说那些干什么?”

    宋青书一怔,见她眼波流转、桃腮欲晕,明白过来她想岔了,不由笑道:“我说的是当街有个人拦下我们的马车,要和我比剑。”

    “啊~”黄蓉惊呼一声,简直恨不得有个地缝转进去,急忙用言语转移自己的尴尬,“原来是薛衣人。”

    这个时候西夏马车那边也传来了动静:

    “果然不愧是尸山血海中爬出来的血衣人,剑法果然带着无与伦比的杀气。”马车之中那少女娇柔的声音再次响起,仿佛没有一点紧张感似的。

    薛衣人仿佛冰坨子一般的脸上露出一丝诧异:“你认识我?”

    那少女轻笑一声:“你们皇城司负责探查国内外情报,我们一品堂也做类似的事情,对敌国这种当年一个人杀掉女真一个千人队的厉害人物,又岂能不留神?”

    远处的宋青书暗暗点头,果然是西夏一品堂的人,就是不知道她是不是我猜测的那个身份。

    “一品堂的人?”黄蓉眉头皱了起来,其实丐帮和西夏一品堂没少打过交道,不过随着女真崛起,再加上蒙古南侵,西夏已与南宋不再接壤,双方的仇恨渐渐淡了下来。

    薛衣人视线落在了对方掐在自己妹妹脖子的手上,心中估算了一下自己出手能不能敢在她伤害妹妹之前制服她,可惜结果不容乐观。

    “近年来我大宋与你们西夏素无瓜葛,为何跑来临安惹是生非?”薛衣人无奈之下,只能先稳住她,再伺机而动。

    “先惹事的是你们皇城司吧,我们好好地在这边游山玩水,你们忽然派人把我们围了起来,这是谁在惹是生非?”那女子轻嗔了一声。

    “西夏一品堂的人高手尽出,你说来临安城游山玩水,当我们是三岁小孩么?”薛衣人冷笑道。

    “不错,我们这次来临安的确有事,前些年虽然我们两国并没有什么交集,但那时因为不再接壤的缘故,如今蒙古把四川归还给你们,同时也还了一些以前侵占我西夏的土地,今后我们两国可就接壤了哦。”少女笑着说道。

    “那又如何?”薛衣人沉声道。

    “那又如何?”那少女声音忽然转冷,“我大夏国与你们宋朝近乎百年战争,你们忘了,我们大夏国可没忘!当年你们宋朝的西军步步紧逼,眼看着我大夏就快身死国灭,幸好女真忽然崛起长驱直入攻入了汴京,我们才得以休养生息,得到喘息之机。前车之鉴历历在目,如今你们重新得到四川,我们又岂能不慎重?”

    “如此说来你们此行果然是来搞破坏的?”薛衣人手中剑锋转了转,仿佛随时都会出手。

    那少女掐着薛宝钗脖子的手瞬间紧了紧,用她的身体挡住了对方的近乎所有的攻击路线:“搞破坏倒不至于,只是过来查一查四川那些官员的信息,很可惜得到了一个最坏的结果,执掌四川军权的居然是当初西军吴家的后代。”

    远处的黄蓉忽然轻咦一声:“不对劲!”

    宋青书一怔:“什么不对劲?”

    黄蓉眉头紧锁:“一品堂的那少女根本没必要向皇城司的人透露这么多消息,怎么看都不对劲,难道是在拖延时间?”

    宋青书暗暗点头,也赞同黄蓉的判断,只不过想不明白他们拖延时间干什么,毕竟这里是南宋的主场,随时都可能有援兵赶来,时间越久对南宋就越有利。

    “所以你们就绑架了太子妃的候选人?”薛衣人冷哼一声。

    马车中的少女轻笑一声:“我之所以和你说这么多,就是想告诉你我们此行是来查探消息的,如今四川官员已经确定下来走马上任,我们留在这里也没意义,正打算离去,有什么理由去绑架沈家的大小姐?”

    “究竟是不是你们绑的,跟我回皇城司再说。”薛衣人挥了挥手,皇城司众密探纷纷上前一步,将西夏剩下的人团团围住。

    “你们皇城司还是这么霸道哩,难道就不怕我以紧张,手上没有分寸,让你这位我见犹怜的妹妹香消玉殒么?”马车中的少女依然在笑,仿佛一点没有担心眼前的局面。

    薛宝钗冷哼一声:“一入皇城司,就已经做好了牺牲的觉悟,大哥不必管我,将这些人通通抓起来。”

    薛衣人点点头,眼神锐利地看着马车中那少女:“放开她,我还可以考虑放你们安全离去。”

    马车中那少女明显不信:“大家都是成年人了,用这样哄三岁小孩的办法有意思么?”

    薛衣人淡淡地说道:“你没得选择,就算你不放,你们也没人走得了;放了,还有那么一线的机会,所以你只能选择相信我。”

    “是么,我觉得还有另外一种选择。”马车中那少女语气中有一股莫名的意味。

    薛衣人心中一凛:“什么选择?”

    “把你们都杀了不就行了?”那少女咯咯地笑了起来。

    薛衣人仿佛听到了什么大笑话一样,怒极反笑:“若非宝钗在你们手中,我一人一剑,早把你们全杀了。”

    马车中那少女娇笑道:“不错,论武功我们的确都不如你,不过这世上杀人又不一定非要用武功。”

    “你什么意思?”薛衣人已经暗暗觉得不妙。

    此时远处观望的黄蓉忽然捂着额头,身子一软就往旁边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