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438章 夜空中的惨叫

    白衣女子娇憨俏丽,青衣女子清丽秀雅,宋青书眼尖,一眼便认出了两人,白衣女子自然是陆无双,青衣女子自然是程英了,上次山阴一别,没想到这么巧又见面了。

    想到上次与陆无双在被窝里的旖旎场景,少女那青春的身体,饶是宋青书如今心志坚定,也不禁有些心猿意马。

    他如今为桃花所扰,只想平平安安送黄蓉回家,没想到节外生枝,更不会故意来找陆无双她们,之所以路过山阴,是因为要到桃花岛,山阴是必经之地,接下来还会路过庆元府(即后世的宁波),然后出海往东,就是桃花岛所在。

    如今见到两女,宋青书忽然有些头疼,与她们理不清道不明的关系,这时相见不知道如何相处。

    “怎么忽然停住了?”黄蓉从后面过来,有些疑惑地问道。

    宋青书下意识答道:“没……没什么。”

    听到这边的动静,程英和陆无双疑惑地转过头来,幸好宋青书和黄蓉为了隐藏形迹,都改换了装束,头上还戴了斗笠遮住面容,是以两女倒也没有认出他们来。

    “表姐,那边两个人好像有些眼熟啊。”陆无双有些疑惑地说道。

    程英按了按她的手,微微摇头道:“人家显然是要隐藏形迹,出门在外少招惹是非。”她心思细腻,知道这样的装束显然是为了掩藏形迹,陆无双这样盯着他们,很容易引来杀生之祸。

    “可是我真的觉得他们有点眼熟嘛。”陆无双撅着嘴,小声咕哝道,“特别是刚才那女人的声音,听着有点像黄蓉。”

    因为杨过的缘故,她们与黄蓉打过数次交道,自然认识她;同时也因为杨过的缘故,陆无双对黄蓉并没有太大的好感,再加上程英是黄蓉的小师妹,算起来她与黄蓉可谓是平辈论交,是以语气中倒也不像其他人那般尊称黄帮主郭夫人之类的。

    “的确有点像。”程英微微颔首,不过很快摇头,“那男子显然不是郭大侠,她又怎么可能是师姐。”

    此时黄蓉也看到了她们二人,身子不由得一僵,心想自己一个有夫之妇和一个年轻男子同出同入,被人知道了终究有些难堪,更何况因为杨过的关系,双方的关系总有些微妙,是以她下意识也不想被认出来,可是这会儿功夫退走又太过明显,只好默默拉着宋青书在一个角落里背对着两女坐了下来。

    宋青书原本还担心着黄蓉和程英来个姐妹相认,那样自己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和双方解释自己与她们之间复杂的关系,谁知道黄蓉居然丝毫没有去相认的意思。

    宋青书一怔,很快就反应过来,原著中程英是黄药师晚年所收的关门弟子,黄蓉一开始根本不知道,看着这个突然间冒出来的师妹,年纪却和女儿郭芙差不多大,她总会觉得怪怪的。

    两女一个长了一颗七窍玲珑心,一个外柔内刚聪颖异常,相处的时间又短,关系很难像真正的师姐妹那么亲密。

    更何况还有杨过这层关系,程英也未必真的喜欢自己这位师姐。

    看来这个世界里两女的关系和自己印象中差不多……宋青书体贴地替黄蓉倒好茶,表情颇为玩味。

    “表姐,我们调查了这么久也没查到璧君的消息,会不会是方向弄错了?”陆无双心性不定,注意力很快从宋青书两人身上移开,转移到了另外一件事上。

    宋青书面露异色,寻常的人只知道沈家小姐失踪,但不知道沈家小姐的闺名是什么,但他又岂会不知?

    “难道她们也在查沈璧君的下落?”

    黄蓉显然和他想到一块儿去了,也悄悄竖起耳朵听了起来。

    “我也觉得我们查错了方向,趁这次回山阴先到府中休整一下,好好理一下思路。”程英秀眉微蹙,一脸风尘仆仆之色。

    宋青书一怔,她们俩为何会调查沈家小姐被劫一事?是代表着韩侂胄,还是代表着贾似道?由不得他不困惑,毕竟陆无双所在的陆家和韩侂胄关系密切,而程英背后的家族又与贾似道走得近,是在不太明白她们究竟是为谁在做事。

    其实宋青书考虑得太复杂了,以韩侂胄和贾似道的势力,真要调查沈璧君一案,也不会沦落到派这两个小姑娘出马,她们俩之所以一直在调查这件事,是因为同住在山阴,抬头不见低头见,和沈璧君是私交甚好的闺中密友。

    两女显然在茶寮中休息得差不多了,随便聊了几句便起身离去,黄蓉这才悄悄松了一口气。

    宋青书也不戳破,微笑着说道:“没想到这一路上来碰到的人都是在调查沈家小姐失踪一事。”

    “是啊。”黄蓉想到之前的皇城司、一品堂,如今的陆无双和程英,看来各方势力已经开始行动起来。

    “也不知道传说中的鸳鸯刀有没有那么神奇。”宋青书忽然沉思起来,原本他并没有把鸳鸯刀当一回事,毕竟原著中无敌于天下的秘密只有四个字“仁者无敌”,简直是天坑。可他忽然意识到,这个混乱的世界未必真的按照原著剧情发展,说不定因为蝴蝶效应的缘故,鸳鸯刀中真藏着什么无敌的秘密。

    “天快黑了,我们也进城吧,休息一晚明天再赶路。”黄蓉说道。

    “好!”宋青书结了账,扶着她重新上了马车,忽然想到了陆家少奶奶程瑶迦,晚上要不要去她那里过夜呢?想了想最终还是打消了这个诱人的念头,因为晚上他另有安排。

    在城中找了一客栈,宋青书这次倒是非常君子地订了两间上房,让黄蓉暗暗松了一口气。

    因为这两天一直在赶路,可谓是一路风尘,两人用完晚饭过后,便让店家准备热水梳洗起来。

    宋青书三下五除二就洗好了,然后来到隔壁敲门道:“蓉儿?”

    “什么事?”里面黄蓉的声音中多了一丝紧张。

    见她脑袋里的弦绷得这么紧,宋青书哑然失笑,他这次并没有偷香窃玉的心思:“我要出去一下,你洗完后自己好好休息一下。”

    “你等我一下,我和你一起去。”黄蓉很快答道。

    宋青书一怔:“你知道我要去哪儿?”

    里面传来黄蓉的轻笑声:“当然是去沈园了,进城前见你提到鸳鸯刀那神情,就知道你产生了好奇,既然顺路路过山阴,你又岂会不去沈园查探一番?”

    “果然什么事都瞒不过蓉儿,那好,我等你。”宋青书笑了笑,轻轻倚在门外。

    里面很快传来了悉悉索索穿衣服的声音,宋青书倒也不至于没品地去偷窥,光是脑补一下那个场景已经足够了。

    很快黄蓉就开了门,看到她红扑扑的脸蛋儿上还略带着水汽,宋青书忍不住说道:“你们女人沐浴不都要停久的么,怎么你这么快就好了?”

    黄蓉没好气白了他一眼:“出门在外一切从简,我哪有你想的那么娇气。”当然还有一个原因没说出口,她一直担心宋青书忽然狼性大发闯进房间,又岂敢不加快速度?

    幸好最终宋青书没有让她失望,欣慰之余忽然意识到若是宋青书离开这段时间,有敌人找到自己了怎么办?

    平日里她自然不惧,九阴真经和打狗棒法,再加上聪明才智足以和任何高手周旋,可如今毕竟有孕在身,经过前面几次波折,她已经不想再冒一丁点风险。

    不得不承认,这段时间宋青书给了她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全感,有他在身边,就算遇上再恐怖的敌人,似乎都不需要她花费一点心思。因此猜到了宋青书要去沈园,她潜意识便决定一起跟过去。

    宋青书自然不知道她这些心理活动,见她准备好了,便拉着她的手:“那我们走吧。”

    经过这段时间相处,黄蓉虽然依然对宋青书的一些非分之想不假辞色,但是拉拉手这样的接触她倒是默许了,更何况双方轻功差距这么大,为了节省时间,她愈发有理由说服自己。

    宋青书运起轻功,借着夜色没过多久便到了沈园,因为路上速度太快,为了保护怀孕的黄蓉,从一开始的牵着手发展到后来近乎半搂半抱,不过一到沈园外面,他就将怀中佳人放了下来,以致对方倒也不好说什么。

    经过这段时间宋青书也渐渐明白,黄蓉有她自己的坚持,自己急也急不来,与其操之过急引起她方案,还不如顺其自然,所以除了必要的时候,他不会再那么刻意去占对方便宜,如此一来倒是让黄蓉对他印象改观了太多太多。

    刚好路过上次陆游题词的地方,看着上面的《钗头凤》放入书架,不由得暗暗叹了一口气,如今的唐琬已经是北静王妃,她和陆游之间早已覆水难收。

    “快看,这里还有一首和词!”黄蓉惊呼道,快到山阴的时候,宋青书想起陆游的悲剧爱情故事,一时伤感之下给她大致讲了一下,是以她也知道前因后果。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看着唐琬的回应,宋青书不禁想起千年后自己从书本中看到这个故事时的那种震撼,如今居然身临其境亲自见证了一遍,不禁有些恍如隔世。

    黄蓉则是想到了与靖哥哥的感情,再想到自己与宋青书的纠葛孽缘,也忍不住幽幽一叹。

    “啊~”

    夜空中忽然传来一声惨叫,虽然声音很低,但不管是宋青书还是黄蓉都是高手,依然听清了这一闪而逝的声音。

    两人对视一眼,纷纷看出了对方眼中的凝重:“沈园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