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472章 冤有头债有主

    眼看着那片火焰一般的刀气即将砍到长鞭之上,忽然众人听到一股尖锐的破空之声,紧接着那片刀气仿佛被什么东西撞上一般,轰然四散开来。 .

    场中不乏高手,已有眼尖之人看出了撞上刀气的是一片树叶,虽然那片树叶很快被燃木刀法的火焰焚毁,可是不少人依然看得清清楚楚。

    “居然仅凭一片树叶就可以击毁虚竹的刀气,当真是传说中的飞花摘叶皆可伤人么?不对,飞花摘叶伤人场中不少人都做得到,可是要达到这种地步,是难之又难。”这是场中几乎所有人的想法。

    “剑气,刚才那片树叶上附着的是剑气,这才能击散虚竹的刀气。”玄澄等场中最顶尖的几位高手纷纷明白过来,不由自主往剑气发射过来的方向望去。

    宋青书已经从树上下来了,缓缓往场中走去:“诸位,好久不见~”他让赵敏继续留在树上,避免等会儿打起来伤到她,毕竟少林人多势众,等会儿万一打起来,未必能照顾得了她。

    “宋青书!”当少林寺诸僧看到是他,不禁纷纷色变,毕竟双方关系算不上友好,这两年双方前前后后冲突很多次了,每次虽然没有到一决生死的程度,可也差不了多少了。

    “见过诸位大师。”宋青书对诸僧笑了笑,双方身份在那里,一个雄霸一方,另一个执中原武林牛耳,该有的客套还是要有的。

    不过客套完过后,宋青书没在搭理他们,而是转向了萧峰:“萧兄!”

    萧峰也露出一丝惊喜:“宋兄弟!”

    宋青书笑道:“上次满清大军南下,幸得萧兄施以援手,没想到那次分别后,居然隔这么久才再次相遇。”

    萧峰看了看自己胸前的血渍,不由苦笑道:“是啊,再见已是物是人非。”

    少林诸僧听到二人对话纷纷色变,要知道他们与宋青书关系本就不好,如今他与萧峰又有这一层渊源,今日之事恐怕难以善了。

    宋青书却根本没有管他们的感受,继而对萧峰身边的阿朱说道:“阿朱姑娘,说起来你我分别更久啊。”

    不远处树上的赵敏看到了忍不住撇了撇嘴:“这混蛋不管走到哪里都会去撩拨人家漂亮姑娘。”

    阿朱抿嘴笑道:“是啊,上次在燕子坞见到公子,公子还……有些落魄,没想到如今已是名动天下。”

    宋青书笑道:“这其中还有不少是姑娘的功劳。”

    阿朱一怔,不明白他所言何意,宋青书自然不方便告诉她关于易容术的事情,改而说到:“看你和萧兄这亲昵的模样,想必已经是情投意合了。”

    “公子~”阿朱大窘,羞红着脸嗔道。

    一旁的萧峰也呵呵地笑了起来:“这段日子以来阿朱帮了我许多,萧某早已将她视作此生最重要的人。”

    阿朱听到他深情而又直接的告白,脸上愈发红了。

    树上的赵敏听得两眼发亮,心想草原上的汉子果然直接而豪爽,不像宋朝那些人那么多繁文缛节,不过想到宋青书也是宋人,不禁有些纠结起来,那混蛋也是宋人,可是他也够直接的……

    看到萧峰和阿朱你侬我侬的样子,萧远山自然是大为欣慰,可是一旁的阿紫却是一张小嘴撅得老高,不过她此时有更害怕的事情,下意识往后躲了躲。

    宋青书似笑非笑地说道:“阿紫,你躲什么躲啊?”

    阿紫身子一颤,这十几年来泼辣的性子瞬间上来:“遇到你这个变……”她刚想骂出声,不过忽然意识到如今己方一行人正在危险之中,一向威武的萧峰如今身受重伤,很难保护自己;特别是这一行人多半要仰仗宋青书脱险,自己若是和他起了冲突,这些人多半也会向着对方。

    她在星宿派那种地方长大,习惯了尔虞我诈,从小就练就了一颗七巧玲珑心,是以很会察言观色。

    “怎么,你们认识么?”阿朱疑惑地看着两人,接着笑着说道,“宋公子,阿紫是我的妹妹,平日里素来顽劣,如果有得罪之处还望公子见谅。”

    阿紫暗哼一声,心想姐姐就是这软性子,什么都没问就先赔罪了,明明是他欺负我才对,我哪敢得罪他呢。

    也多亏她在星宿派长大,更习惯弱肉强食,一切以利益说话,对失.身一事反而看得没有那么重,不然换一个深闺小姐,如今见到宋青书恐怕早已爆发了。

    “怎么会呢,阿紫机灵乖巧,我喜欢还来不及呢。”宋青书并没有戳穿阿紫和自己的关系,毕竟将她当女奴的事情一旦曝光,阿朱这个做姐姐的还有萧峰这个当姐夫的总不好坐视不理,到时候很难收场。

    看着阿紫灵动狡黠的目光,宋青书暗暗寻思:“看来她已经彻底清醒过来,移魂大.法给人催眠果然只能维持一段时间。”

    此时不远处的玄澄终于不耐烦起来,重重杵了一下禅杖,哼了一声:“你们叙旧完没有。”

    “今日萧某深陷重围,自知已难幸免,宋兄弟你不要管我,将阿朱、阿紫带走,好生照顾萧某就含笑九泉了。”

    他并没有提出让帮萧远山逃走,毕竟他清楚父亲与少林之间的大仇,少林绝不会容忍父亲离开的,别反而将宋青书拉下了水。

    听到他的话,阿朱顿时急了:“我不走,我要和你同生共死。”

    阿紫眼珠骨碌碌一转,虽然这段时间相处让她对萧峰有不少好感,但以她的性格自然不愿意留在这里陪他们一起死,不过她素来聪明狡黠,很快便意识到有宋青书在,肯定不会让他们死的,于是也义正言辞地说了起来:“我也不走,我要和姐姐、姐夫同生共死。”

    宋青书惊异地看了阿紫一眼,心想这小妮子有些一番常态啊,难道她如同原著那般又喜欢上了萧峰?

    不过此时并没有时间考虑这些,他回过头来对少林诸僧行了一礼:“诸位大师,萧峰与宋某是莫逆之交,诸位可否给在下几分薄面,放他们一条生路?”

    “你的面子很值钱么?”玄澄怒哼一声。

    宋青书淡淡一笑:“至少比大和尚你的值钱。”

    “你!”玄澄顿时大怒,玄慈急忙伸手拦着他,这才开口说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宋公子麾下领地方圆千里,坐拥十万精兵,如今又被封为齐王,面子自然是值钱的……”

    他将宋青书吹捧一番,忽然话锋一转:“若是其他的事情,齐王既然开口了,我们自然是要卖这个面子的,不过这件事……萧峰父子残害了这么多武林同道,其中还有本寺的玄苦师兄,本寺若是放过他们,又岂对得住那些无辜枉死的人?”

    他口称宋青书为齐王,显然代表少林态度,如今虽然在金国治下,但依然认可宋朝的正统地位,毕竟对于天下汉人来说,宋朝就是心目中的正统王朝,至于另一个汉人王朝,明国毕竟已经灭亡了,而且对士人百姓没有宋朝那么宽厚。

    听到玄慈的话,不远处的赵敏有些幸灾乐祸:“这混蛋活该,让你平时那么得意,如今知道自己面子不管用了吧。”

    宋青书却毫不动怒:“这一切的根由还是三十年前大师率中原高手袭杀萧峰父母引起的。”

    空闻也忍不住哼了一声:“按照齐王的说法,到头来这一切还是本寺的错了?”

    宋青书摇了摇头:“我没有这样说,我的意思是一切要追根寻源,当年玄慈方丈之所以带中原高手袭杀萧峰父母,很大原因是被奸人从中误导,想必大师对此也心中有数。”

    “那人是谁!”萧峰与萧远山闻言纷纷上前,声音都有些发颤起来。

    “阿弥陀佛~”玄慈双掌合十,“那人在武林中也是大有来头的人物,他想必也是被奸人所骗,事后内疚无比很快郁郁而终,老衲就不在累及他的名声了。”

    “可如果那人只是假死为了脱罪呢?”宋青书说道。

    “什么?”少林中人纷纷大惊。

    宋青书继续说道:“玄悲大师死于大理身戒寺,被擅长绝技韦陀杵所杀,江湖传言是死于慕容复之手,不过慕容复年纪轻轻,有那个功力能杀掉成名数十年的玄悲大师么?想必诸位心中早有自己的猜测吧。”

    “那人真的没死么?”玄慈喃喃自语,眼神中露出了无比复杂的神情。

    宋青书答道:“少林寺身为武林中的泰山北斗,我不信你们一点消息都没有得到。”

    诸僧交头接耳,显然是在印证之前得到的一些信息。

    “宋兄弟,那贼子究竟是谁?”萧峰再也忍不住,直接抓着宋青书的手臂追问道。

    “能以玄悲大师绝技韦陀杵反杀其身,除了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斗转星移还能有谁?”宋青书答道。

    阿朱惊呼一声:“可是慕容公子并不是凶手啊,萧大哥当初还替公子澄清呢。”她毕竟是燕子坞的丫鬟,心念旧主,忍不住辩解道。

    萧峰也面露疑惑:“是啊,玄悲大师遇难之时我和慕容复在西夏鹰愁峡交过手,他不可能这么短时间内跑到千里之外的大理杀人的。”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