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479章 小魔女

    “阿弥陀佛~”少林一众僧人纷纷双手合十,“大师所言极是。”

    连萧远山这样对少林恨之入骨的人也不得不承认扫地僧这番话充满了悲天悯人,不再拘泥门户之见。

    萧峰犹豫良久,终究还是开口问道:“求大师救救我爹!”

    萧远山微微色变,他与少林仇深似海,本不愿意向少林中人开口求助,不过这扫地僧分外超然,再加上自己身体里那几个穴道的病痛越来越严重,最终他还是默认了。

    扫地僧答道:“其实救治之法我之前已经说过了,只要令尊放下屠刀,跟老衲回少林寺后山潜心精研佛法,隔几年后,就能渐渐化解一身戾气,身上的暗伤也就不药而愈。”

    萧远山勃然色变:“想把我囚禁在少林当中,门都没有!”萧峰也是惊疑不定,以父亲与少林的恩怨,让他留在少林,岂不是羊入虎口,他哪里放心得下。

    扫地僧苦笑着摇了摇头:“萧居士误会了……哎,也罢,等哪天萧居士自己想通了,再来少林找我吧。”

    回答完萧峰的问题,扫地僧不再停留,带着少林一众人渐渐离去。

    望着他们离去的身影,宋青书有些烦躁,心想这次与少林可谓是彻底交恶了,将来也不知道他们会怎样想方设法拖我后腿。

    不过当日受了扫地僧的恩情,总要卖他个面子,更何况又不可能真的把他们全杀光,怎么处理与少林之间的关系,还真是头疼啊!

    “你是在头疼以后怎么处理与少林的关系么?”赵敏仿佛猜到他的烦恼,开口问道。

    “是啊。”宋青书苦笑道,“少林在中原地位特殊,是很多人心中的佛门圣地,打又打不得,杀又杀不得,实在是烦。”

    “这还不容易,”赵敏嘴角微微上扬,“你分清楚少林中哪些是你的敌人,哪些是可以拉拢的,到时候打压你的敌人,再扶持倾向你的一派上位不就好了?”

    宋青书顿时大喜:“敏敏你的想法居然和太祖有异曲同工之妙!”

    “太祖是谁?”赵敏一怔,心想自己和哪个朝代的太祖想到一块儿去了。

    宋青书并不解释,只是笑呵呵说道:“敏敏,你解决了我一个天大的难题,真想亲亲你。”

    赵敏脸色一红,这才意识到自己还在他怀中,急忙一把推开他,啐了一口:“有本事在芷若面前也这样和我说话啊。”

    宋青书脸色一僵,讪讪地笑了起来。

    “多谢宋兄弟出手相助!”萧峰与萧远山一起走过来,拱手谢道,“今天若非是你出手,我们父子恐怕在劫难逃了。”

    “且不说上次满清大军南下,萧兄前来助拳的这份情谊,单单是萧兄这顶天立地的性子,我素来敬佩不已,自然不会袖手旁观。”宋青书回礼道。

    “其实以萧兄和令尊的武功,若非有伤在身,这些少林高手虽多,却也留不住你们,”宋青书忍不住好奇道,“以萧兄的武功和机警,为何会受这么重的伤?”

    “此事说来话长……”萧峰苦笑不已,话刚说到一半,忽然便晕了过去,幸好有旁边的萧远山和阿朱将他扶住,不然可能直接栽倒在了地上。

    原来他身受重伤,之前凭借着胸中一股豪气勉力支撑,又和少林寺一众高手大战一场,早已透支了精力,如今危险过后一放松下来,自然支持不住。

    宋青书替他把了把脉,良久后对着一脸紧张的阿朱等人说道:“放心吧,他只是失血过多,再加上重伤后强行运功导致了昏厥,不过他身体底子好,只要有人替他疗伤就没什么大碍。”

    同时心中暗暗佩服萧峰家族天赋真是逆天,要知道江湖中往往有些魔道秘法,比如燃血**、天魔解体法之类的手段可以短时间内提高战力,可是萧峰父子却仿佛天生有战神血统一般,到了生死危机关头,就能进入狂暴嗜血模式,武功、战力会比平日里还恐怖几分。

    一行人带着昏迷中的萧峰到了附近镇上投宿,萧远山帮其疗伤,宋青书寻思着萧远山内力深厚,替萧峰疗伤也足够了,便没再凑热闹。

    至于阿朱则是在一旁端茶擦汗照应,阿紫也想去帮忙,不过被宋青书喊到了自己房间。

    阿紫面露犹豫之色,只可惜宋青书刚刚大展神威,她不敢违逆他的意思,只好胆战心惊地过来了。

    “阿紫,你胆子不小啊。”宋青书端起茶杯,似笑非笑打量着进门的少女。

    旁边的赵敏一惊:“你们认识?”

    宋青书微微一笑,还没来得及回答,阿紫却非常机灵地跑了过来:“这位一定是主母吧,我是主人的丫鬟阿紫,见过主母。”

    赵敏一张脸羞得通红,她如今虽然与宋青书之间有些暧昧,但毕竟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被外人这般称呼,她尴尬羞涩之余,心中却又升起一股淡淡的喜意。

    阿紫最擅长察言观色,看了一眼她的表情就知道自己这个马屁拍得恰到好处,趁热打铁在赵敏身边蹲了下来替她捶腿。

    宋青书没好气地哼了一声:“之前在金蛇营的时候你又不是没见过你的主母,现在就在这里睁着眼睛说瞎话么?”

    听到他的话,赵敏忍不住回头狠狠瞪了他一眼,这才让宋青书意识到自己无意间将她得罪了。

    “主人你英俊潇洒玉树临风,可谓是风靡万千少女,又很多主母也不足为奇嘛。”阿紫反应很快。

    宋青书没好气地骂道:“哪里学来的拍马屁功夫,我这儿不兴这个。”

    阿紫见他嘴上虽然说不喜欢,但是神情却止不住的得意,哪还有半分犹豫,又是一大堆夸张华丽的辞藻抛了过去,弄得宋青书晕头转向。

    一旁的赵敏面色古怪:“你从哪儿找来的这个马屁精?”

    “阿紫只是有感而发而已,”阿紫顺势说道,“我看这位姑娘艳若桃李、灿若玫瑰,特别是眉宇间有一股其他女子少有的英气,丝毫不在金蛇营那几位主母之下嘛,与主人正好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一席话说得赵敏芳心直颤,笑骂不已。

    “好了好了,”宋青书终于有些听不下去了,“你以为拍这么多马屁我就不追究你私自逃走的罪了么?”

    “冤枉啊主人,”阿紫眼睛骨碌碌一转,早已想好了说辞,“我并不是逃走,而是外出替主人物色美人儿去了。”

    见到一旁赵敏渐渐冰冷的眼神,宋青书急忙说道:“别胡说,我又不是什么荒淫之人,哪要你物色什么美人?”

    “您日理万机,自然没功夫安排这些事情,可是我们当奴婢的自然要机灵点替主人分忧。”阿紫快速答道,“您那么龙精虎猛,一般女子又无法满足你,主母们又要忙公务,无暇陪伴你,所以我就自告奋勇替主人物色红颜知己了啊。”

    “越说越不像话。”宋青书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赵敏平日里虽然主动热情,但毕竟是一个未婚的姑娘家,听到两人似乎聊的东西和床笫相关,也不禁羞得双颊绯红。

    见宋青书似乎要打断阿紫的话,赵敏忽然开口了:“阿紫姑娘你说替你们家主人物色红颜知己,那物色到没有啊?”

    看到她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宋青书暗暗叫苦,心想阿紫这丫头还真是给我找麻烦。

    听到赵敏语气中的不善,还有宋青书那便秘的表情,阿紫忽然意识到自己当着赵敏的面前说这些并不是很明智,眼睛骨碌碌一转,已经计上心来:“之前本来我还兴致勃勃,不过我现在才意识到我简直是不自量力,多此一举。”

    “什么意思?”赵敏皱眉问道。

    “我忙乎几个月,找到的全是庸脂俗粉,哪像主人随便一出马,就能找到赵姑娘这样人间绝色,我这不是不自量力多此一举,又是什么?”阿紫故意露出一副沮丧无比的表情。

    以赵敏的聪明自然明白她是故意在拍自己马屁,不过这些话却刚好搔到了她的痒处,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这个小丫头倒是挺有趣的。”

    宋青书一头黑线:“说一半天什么物色红颜知己都是借口,实际上你就是逃跑了。”

    “我真的在替你找啊,”刚刚见过了他的威势,阿紫清楚对方真要动自己,萧峰萧远山他们加起来也救不了她,更何况两人未必会为了她得罪对方,吓得有些口不择言道,“那个我可以给你证明给你看,阿朱……对,阿朱就是我给你物色的目标,她虽然比不上赵姑娘这般绝色,但也是出众的一个美人了,再加上她还是我的亲姐姐,我们可以一起伺候你,带给你不一样的感觉……”

    “咳咳咳~”听她越说越不像话,宋青书急忙打断道,“胡说八道什么,阿朱是萧兄的红颜知己!”

    “那又有什么关系,你动用一下上次对我用的那什么,她不就对你死心塌地了么?而且女人要抢别人的才更有刺激感与征服感……”阿紫在星宿派这种地方长大,脑子里自然没有儒家那一套礼义廉耻,再加上她心中暗暗嫉妒阿朱这个姐姐各方面都比她过得好,也更讨人喜欢,所以内心阴暗地想让她也承受自己当初的遭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