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482章 拿捏心思

    赵敏交代了几句便心情纷乱地回到了房中,待她关上门后,阿紫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不见。

    蹑手蹑脚来到宋青书的房间,发现他果然摔倒在床边,阿紫跑了过去摇了他两下:“公子,公子?”

    宋青书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有轻微的鼾声。

    阿紫眼中闪过一丝寒芒,她之前被眼前这人施展了移魂大.法,糊里糊涂就给他当了女奴,失了身子,她可不想永远被这人奴役,以前是没有办法,宋青书武功太高,她毫无反抗能力,但如今他醉得不省人事……

    手指一伸,上面就多了几根碧油油的细针,正是星宿派的碧磷针,剧毒无比。

    阿紫将细针藏在指间,悄悄地往宋青书脖子上扎去。

    中途她犹豫了一下,不过最终要是一咬牙,拿着针刺了下去。

    沉睡中的宋青书忽然眼睛睁开,一掌挥来打掉了她手中毒针,另一只手按在她肩头大穴,阿紫瞬间就失了全身力气。

    “是你?”宋青书发现视力有些模糊,勉强看清了阿紫的样貌。刚刚他是因为感受到了杀机身体的本能反应,不过醉酒的影响仍在,急忙一运功,虽然没那么快将体内的酒精全挥发出去,但是也足够清醒过来。

    阿紫脸色数变,不过很快又挤出了一堆笑容:“主人你真是好本领,我原本听师父提起过武功高到一定境界后,身体会自然对杀机做出反应,还有些不信,所以这次才想找主人您试试,试问这天下间哪个武功比得上您高呢?”

    宋青书冷笑不已:“你现在再来拍马屁不觉得迟了么?”

    阿紫急忙说道:“我怎么是拍马屁了,这完全就是我的肺腑之言啊。”

    “我们谁都不是傻子,都清楚你刚才想干什么。”宋青书声音似冰一般寒冷,全身气机笼罩着她,让她连呼吸都有些困难。

    有那么一瞬间,阿紫甚至以为自己已经死了,不过忽然间她反应过来,脸上露出了甜甜的微笑:“主人才舍不得杀我呢。”

    “为何?”宋青书气急反笑,“你未免自我感觉太良好了。”

    阿紫笑嘻嘻说道:“你如果想杀我的话,刚才就动手了,根本不会和我说这么多话,你和我说这么多话,那就证明了你不想杀我,虽然我也不明白是为什么。”

    听到她的话,宋青书板着的脸渐渐舒展开来:“不错,你的确很聪明,我是不想杀你,因为我还有事情要你做。”

    “什么事情?”阿紫爬起来凑到他身边,一脸谄媚地说道,“主人尽管开口,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

    “那些虚情假意的话就不必说了,明知道我不会让你上刀山下火海。”宋青书挥挥手,“我只需要你做一件事,那就是想尽一切办法呆在萧峰和阿朱身边,取得他们的信任。”

    阿紫一怔,没想到居然这般轻松:“就这样?”

    “当然不知这样,”宋青书哼了一声,“你留在他们身边,将来我有需要的话会告诉你该怎么做。”

    阿紫眼睛骨碌碌地一转:“原来主人对我姐姐感兴趣啊,放心吧包在我身上,保管你抱得美人归。”

    宋青书眉头一皱:“说什么胡话!”

    “嘻嘻嘻~”阿紫笑着说道,“主人你是顾虑与萧峰的情谊么,放心吧,我找个机会支开他,再给姐姐下点药,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哪怕要我们姐妹一起陪你也没问题哦,事后你再用上次对付我的那法子让她忘掉这段记忆,保管神不知鬼不觉。”

    宋青书脸色愈发难看,拿着枕头砸到她头上:“你出身邪派,脑中没有那些礼义廉耻也实属正常,不过阿朱毕竟是你亲姐姐,你居然这般……这般……”他一时间也找不到什么词来形容。

    阿紫不以为然地撅了撅嘴:“亲姐姐又怎么了,她从小在慕容世家锦衣玉食,我却在星宿派夹缝求生,谁又管过我的死活?”

    宋青书眉头一皱,知道她从小被抛弃流落星宿派吃了不少苦,倒也不好说什么,只能暗暗感叹段正淳正是人渣,表面上是个大情圣,骨子里却一点都不负责任,至于阿朱阿紫的母亲阮星竹更是,阿朱阿紫并非孪生双胞胎,相差了一两岁的年纪,证明她在两三年里连续抛弃了两个亲生骨肉,当真是心狠得可以。

    不过说起来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她和段正淳某方面也算得上臭味相投。

    “主人你放心吧,我从小在星宿派长大,最是机警,不会让萧峰他们察觉你在打阿朱主意的。”阿紫急忙表忠心道。

    “都和你说过了不是因为阿朱!”宋青书也是郁闷不已,他之所以安排阿紫留在萧峰身边,只是为了南宋即将到来的北伐做准备。

    到时候辽国肯定会趁机进攻金国,而萧峰是辽国的南院大王,这些年来又战功赫赫,恐怕是南征主帅的不二人选,有阿紫这个暗子在他身边,不仅能随时提供辽国方面的情报,说不定还能起到出乎意料的作用。

    “行啦行啦,我懂的。”阿紫给了他一个意会的眼神,弄得宋青书苦笑不得。

    宋青书也懒得再和她解释:“你滚吧,我要休息了。”

    阿紫却是一脸媚笑地坐在他身后替他捏肩起来:“主人你何等英雄了得,怎能没人侍寝呢,就让阿紫好好服侍你吧。”

    宋青书似笑非笑地说道:“怎么,你居然主动要求侍寝?你刚才不是恨得杀了我么?”

    “我已经彻底想通了啊,这身子给谁不是给,这天下的男人想必也没有比主人更优秀的了,何必再纠结那些有的没的呢?”阿紫手法很轻柔,她以前为了讨师父丁春秋欢心,没少给他捶腿捏肩,早已练就了一手炉火纯青的本领。

    宋青书舒服地闭上了眼睛:“你这马屁功夫倒是越来越高明了。”

    “人家说的是实话嘛,天下间还有哪个男人比得上主人嘛。”阿紫愈发卖弄起来。

    宋青书喝了酒后身子的确有些乏了,也就有着她捏了起来。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阿紫的小手慢慢下移,顺势伸到了他衣襟之中。

    宋青书微微皱眉,却并没有阻止,阿紫从身后抱着他,凑到他耳边腻声说道:“阿紫刚刚做错了事,就要受到惩罚。”

    她说这话的时候已经脱掉了身上的衣裳,温热柔软的身体紧紧贴在宋青书后背,少女特有的那种青春气息以及充满弹性的肌肤,饶是以宋青书的定力也心中一荡。

    “你觉得该怎么惩罚?”宋青书脸上多了一丝笑意。

    “当然是狠狠地鞭笞阿紫了。”阿紫故意在鞭字上咬重了读音,说完便吃吃地笑了起来。

    “真是个小魔女。”看着眼前少女柔媚的神情,宋青书哼了一身,一把将她拉了过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间中忽然响起一个楚楚可怜的声音:“二弟,别这样,你萧大哥很快就回来了。”

    宋青书一个激灵,看着身下的少女,怒道:“阿紫你搞什么鬼?”

    阿紫狡黠一笑,依旧学着阿朱的语气说道:“二弟,我们不能这样,你快出去啊。”

    宋青书一头黑线,自然明白她在干什么,没好气地拍了她屁股一巴掌:“不要学你姐姐。”

    “哎呀,二弟你好粗鲁,萧大哥从来不会这般对我。”阿紫委屈无比地看了他一眼,双眸之中仿佛隐隐噙着泪水。

    阿紫与阿朱是亲生姐妹,本就有六七分相似,再加上这时阿紫故意伪装出阿朱的神情语气,学得惟妙惟肖,在昏黄的灯光下,好像真的像阿朱躺在这里一般。

    “闭嘴!”宋青书终于有些恼了,他难得想当一回正人君子,可不想被她坏了自己道心。

    阿紫抿嘴一笑:“主人可有些言不由衷哦,我明明感觉到你的身体反应越来越强烈……”

    宋青书老脸一热,恶狠狠地将她压在身下:“我一直都这样强烈的!”

    “嗯哼~”阿紫喉咙里发出婉转之音,用一种带着哭腔的音调说道,“二弟,我们真不能这样,我不能做对不起萧大哥的事情……”

    宋青书担心声音传到隔壁,被萧峰他们听到了就尴尬了,只好紧紧捂住她的嘴巴,将自己的烦躁与郁闷如同狂风暴雨一般彻底发泄到了她身上。

    到了后来宋青书担心将她捂得窒息了,便悄悄松开了她的嘴,此时阿紫再也没有力气作怪了,只是本能地哼哼唧唧回应着他。

    ……

    过了一会儿过后,阿紫柔媚地勾着他的脖子:“主人,人家武功低微,我担心将来碰上什么危险没法完成主人的任务。”

    “你倒是会挑时机提要求。”宋青书冷笑连连,不过他却并不觉得有什么,两人之间本来也没有爱,这种利益的交换反而让他有一种彻底的放松,根本不需要照顾她的想法与感受。

    “也罢,我就教你一门叫《神足经》的奇异功夫吧。”宋青书邪邪一笑,扳着她的双腿摆出了一个极为古怪的姿势。

    “主人你骗我,嘤嘤嘤~”

    ……

    第二日一早,宋青书出门正好碰到了赵敏,只见赵敏神色冷淡,只是瞪了他一眼便什么话也不说。搞得宋青书一头雾水,心想自己什么时候得罪她了。

    正好萧峰、萧远山、阿朱等人也起来了,因为担心与阿紫之间关系曝光,昨晚阿紫并没有让在宋青书房间中留宿,此时也站在他们身后,强撑着打哈欠的冲动,不动声色地站在那里,只有目光与宋青书相对的时候悄悄地眨了眨眼睛……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