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484章 运筹帷幄

    “如今宋廷军队频频异动,据浣衣院查到的消息,此次北伐已成定局,所以特此任命仆散忠义为平章政事兼右副元帅,纥石烈志宁南下任开封尹,经略南方防范宋廷北伐。 .”

    屋中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宋青书听出了那是“唐括辩”的声音,只不过和真正的唐括辩有细微的区别,当然除非身边最亲密的人,否则也听不出来。

    宋青书透过窗户缝隙往书房里望去,只见一个唐括辩模样的人坐在首位,旁边站着一个身材高大的白袍老者,赫然便是西毒欧阳锋。

    “想必欧阳锋是站在这儿替假唐括辩护法的,以免她出什么意外,”宋青书一眼就看出了其中的关窍,“只是不知道如今究竟是谁假扮的唐括辩,歌璧还是黛绮丝?”

    之前一直是歌璧在伪装成唐括辩,后来黛绮丝被收服后,加上她也擅长易容之术,便派她回来分担歌璧的压力,也不知道两人合作得好不好。

    至于书房里的人到底是谁,宋青书看一半天,真的分不清楚,原本还试图从胸部的大小来判断,不过看了一半天,里面的“唐括辩”胸部都很平,想必是用了裹胸之类的东西。

    宋青书索性不再分辨,而是看房间中其他人,只见其中一人高大魁梧,一缕白须仿佛老黄忠再世一般,认出他是金国名将仆散忠义;另一人相貌堂堂,眼神中充满沉稳坚毅,亦是军中名将纥石烈志宁。

    这两人是金**中栋梁之才,再加上之前在朝廷官位就不低,是以宋青书一眼便认了出来。

    “也不知道是歌璧还是黛绮丝,至少眼光还是挺好的。”宋青书暗暗赞叹,他记忆中历史上南宋这次的北伐好像就是败在这两个人手里,当然如今这个世界太过混乱,他不敢确定是否会按照历史上那样发展,只能尽自己最大努力来准备。

    这时里面“唐括辩”又开口了:“据浣衣院探得的可靠消息,南宋此次还暗暗联系了红袄军,到时候红袄军多半也会发难。阿海,你常年和红袄军作战,战功卓著,这次就任命你为山东路统军安抚使,防备红袄军。”

    “多谢都元帅,末将必不辱命!”一个年轻人欣喜地说道。

    宋青书仔细想了想,依稀记得这个年轻人是仆散忠义的孙子,叫仆散安贞,小名阿海,是金国年轻一代的佼佼者,在军中素有名气。

    屋里唐括辩继续安排道:“完颜合达,你素来骁勇善战,这次安排你坐镇北方,防备蒙古、辽国异动。”

    宋青书认得这个完颜合达,当初海陵政变过后,因为李代桃僵,宋青书将皇上身边的护卫大换血,从军中重新提拔了一批武艺高强骁勇善战的勇士,完颜合达就是其中之一。当初之所以选中他,还有个原因是宋青书记得完颜合达是金国晚期和蒙古作战的名将之一,只可惜蒙古太过强盛,最终无奈战死沙场。

    “末将领命!”完颜合达拱手答道。

    一旁的仆散忠义忽然开口道:“元帅,蒙古兵锋何等了得,完颜合达毕竟经验尚浅,派他去坐镇北方会不会欠妥?”他人老成精,如何看不出这是唐括辩在提拔亲信,若是平日里他倒也不说什么,可是这次关乎国家生死存亡,他不得不提。

    完颜合达脸色一僵,不过对方是军中耆老,威望素来很高,不是他一个新人比得了的。

    唐括辩解释道:“蒙古如今抽调主力西征,没有精力顾及中原这边。就算有军队南下,也顶多是一旅偏师做做样子,合达经验虽浅,但素来骁勇,伸手同僚爱戴,应付这局面绰绰有余。”

    仆散忠义皱眉道:“就算蒙古大军不会南下,那契丹呢,南院大王萧峰骁勇善战,若是由他领兵,完颜合达恐怕不是对手。”

    唐括辩答道:“契丹那边我另有安排,到时候会让他们无暇分神南下。”

    “哦?”仆散忠义和纥石烈志宁对视一眼,眼神中尽是好奇之色。

    唐括辩笑道:“此时关系重大,未免消息泄露导致功亏一篑, 所以暂时无法向各位言明。”

    “既然元帅早有定计,我们也不好说什么。”仆散忠义答道,不过语气中还是有些不以为然。

    唐括辩想了想补充道:“如今大金周围列强环视,老一辈的名将又纷纷过世,如今军中人才有些青黄不接,正应该趁机大力提拔军中新秀应对危局,而新秀再有潜力,若是不在战场中淬炼,最终也很难成长为真正的名将。”

    仆散忠义这才点头不已:“不错,元帅说的有道理。”

    这时候纥石烈志宁忽然开口道:“元帅,比起辽国、红袄军,东边的金蛇营威胁更大吧,宋青书前败清国十万大军,后又大败李可秀的江南绿营,如今麾下沃土千里,兵精粮足,再加上前不久刚被宋廷封为齐王,可谓是声望达到了最顶峰,若是他从东边攻过来,那麻烦可就大了。”

    仆散忠义也附和道:“不错,而且听闻这人不仅用兵如神,而且武功盖世,又会一些呼风唤雨的本事,若是他带兵前来,阿海绝非其对手。”

    仆散安贞年轻气盛,平日里很少服人,如今听到爷爷这般说,居然一点异议也没有,显然也认同他的判断。

    窗外的宋青书面色古怪,听到人背后如此评价自己,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高兴呢,这种当面偷听的感觉非常奇妙。

    屋里的欧阳锋听到宋青书的名字,忍不住咳嗽了两声,显然忍得挺辛苦,唐括辩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然后说道:“金蛇营那边你们不用担心,本帅自有定计,包管姓宋的不战而退。”

    仆散忠义和纥石烈志宁愈发惊讶,不过见唐括辩高深莫测的模样,显然不打算将实情告诉他们,不由暗暗心惊,这个唐括辩之前不显山露水,可是海陵政变时异军突起成为最大的赢家,如今看来绝非侥幸。

    接下来一群人又聊了一些军务上的细节,时间差不多后仆散忠义等人便起身告辞了,他们走后欧阳锋终于开口了:“金蛇营倒也罢了,那些人虽然忌惮它的强大,但并不清楚宋小子和你的关系,反倒是辽国那边,你到底有什么计划能让他们无暇南下。”

    “我也不知道啊,只是这样的说辞把他们打发走而已。唐括辩”这时恢复了娇柔动听的声音,宋青书瞬间就听出了那是歌璧的声音。

    “过了这么久了我还是不太习惯你顶着宋小子的脸用这种娇滴滴的语气说话,”欧阳锋一阵恶寒,“那你为什么那么说,直接派一员大将防备辽国不就好了么?”

    歌璧摇了摇头:“南宋那边这次几乎是打算倾国而出,我们的主力也只能放在南方;再加上防备红袄军、蒙古、西夏,还剩下的兵力可谓是捉襟见肘,听闻辽国的南院大王骁勇善战,我们这边派谁去都没什么作用。之前青书来的密信里面告诉我他会解决辽国的威胁,所以我才那样说。”

    “原来是宋小子的主意,”欧阳锋忽然冷哼一声,“这个臭小子倒真会当甩手掌柜,金国这边是你们姐妹在打理,金蛇营那边是九公主在打理,连最近得到的扬州之地也是姓周的小姑娘在打理,他倒是潇洒地满天下沾花惹草。”

    窗外的宋青书一头黑线,心想你个臭蛤蟆用得着这样黑我么。

    幸好歌璧却替他说话起来:“青书周游于列国之间,要平衡各方势力,同时还尽力壮大自身,每次都是在钢丝上行走,稍有不慎就万劫不复。其他的我不清楚,至少当初他在金国的时候冒了多大的风险,我却是再清楚不过了。”

    宋青书听得心中充满了暖意,心想歌璧真是个极品妻子,不仅倾国倾城,而且善解人意,实在是万中无一啊。

    欧阳锋哼了一声:“也不知道姓宋的给你们这些女人灌了什么**汤,一个个对他死心塌地,要是我的克儿有他一半……不对,有他一成的本事,也不至于沦落到那种悲惨结局。”

    宋青书暗暗叹了一口气,心想欧阳克的死是他一生的心结,也不知道怎么才能化解他与郭靖黄蓉夫妇之间的仇恨,唉……

    “谁!”欧阳锋忽然眼神锐利如刀,整个人瞬间往窗户这边冲了过来。

    感受到排山倒海的内力涌了过来,宋青书大吃一惊来不及解释,急忙运起功力迎了上去。

    被内力所激,窗户瞬间爆射开来,两人瞬间便交手了数招,欧阳锋被反震之力挡了回去,连退三步方才重新站稳,脸上露出骇然之色,不过当他看清宋青书样貌,脸色这才缓和下来:“原来是你这个臭小子!”

    宋青书笑着说道:“多日不见,你的武功又上一层楼了,我只不过是暗暗叹了口气居然就被你发现了。”

    “不用给我脸上贴金,还不是被你震得后退了数步。”欧阳锋素来自负,对这个结果脸色有些不好看。

    “青书~”歌璧这时候也反应过来,娇呼一声便往他怀中扑了过来。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