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486章 赌上一切

    歌璧声音冷冽无比:“阿虎特你好大的胆子,起居注乃皇室机密,除了起居舍人之外,连皇上都不能随意翻看,你竟然敢私通史官翻看起居注!”

    蒲察阿虎特似乎早就料到她会如此诘问,不慌不忙地答道:“那是因为我担心大金的国运,若是事后证明是我杞人忧天,我愿意承担偷看起居注的罪名. 唐括辩,现在你总该解释一下了吧。”

    歌璧还没来得及答话,蒲察阿虎特又继续地说道:“你不会又说是因为皇上身上有伤导致不能宠信嫔妃吧?到底是什么伤这么严重,我这次带了几个京城名医来,让他们给皇上诊治一下。”

    “混账,你这不是不信太医院的诊断?”歌璧麾下另有人出言反驳道。

    “太医们的医术我自然是信得过的,不过太医院在唐括辩你的控制下,我很怀疑他们是否敢说实话。”蒲察阿虎特再次将矛头指向了唐括辩。

    歌璧心中一颤,太医院的确被她用各种威逼利诱的手段给收服了,不然皇帝所谓的“伤势”根本瞒不住。

    “你这是污蔑!”歌璧不说话,自然有其麾下的言官帮忙打嘴仗,很快双方各自的支持者便吵成一团。

    “还有另外一个证据。”蒲察阿虎特大着嗓门吼了一声,现场瞬间安静下来,个个都等着他的新证据。

    “把人带上来!”人群分开,几个士兵带着几个内侍装扮的人走了出来,有人眼尖的认出了他们是御膳房的人。

    瞬间就明白了对方的算盘,宋青书这时候才不得不感叹东方暮雪能力之强,这么长时间假扮康熙居然一点破绽都没露,方方面面都考虑完了,自己这些细节地方就考虑不到。

    “把你们之前说的在当着所有人的面再说一遍!”蒲察阿虎特哼了一声。

    那几个内侍抬头看了歌璧一眼,心虚地低下了头,目光闪烁不定。

    “不要怕,众目睽睽之下难道他还敢灭口不成?”蒲察阿虎特说道,“更何况还有我在这里,我麾下这些将士绝对能护你们周全。”

    “护你们周全!”

    “护你们周全!”

    ……

    周围的士兵齐齐喊道,声音整齐划一,显然正是士气昂扬的最巅峰,唐括辩这边阵营的人各个脸色就不太好。

    得到了保证,那几个内侍领头的那位才壮着胆子说道:“我们是御膳房的人,一直以来负责皇上的饮食,以前皇上很喜欢饮酒,还特喜欢吃羊宝、虎鞭这些大补之物,可是海陵之变过后,我们按照皇上平日喜欢的菜式送上去,结果皇上连筷子都没动就让我们全部换过。从那天过后,皇上口味就截然不同,反而更喜欢清淡精致的菜肴。”

    宋青书面色古怪,心想完颜亶以前口味还挺重的,居然经常吃羊宝之类的东西,恐怕是后宫耗费太多,需要吃这些东西补补精力吧。

    也难为歌璧了,当初看到这东西估计都快恶心得想吐了吧。至于后来的黛绮丝,想必也绝不会喜欢吃羊宝虎鞭什么的。

    往歌璧那边看了一眼,只见她眉头紧蹙,显然是被勾起了什么不愉快的回忆。

    “大家听到没有,”这时候蒲察阿虎特朗声说道,“一个人其他东西会变,可是口味喜好之类的绝不会变得这般截然不同,最大的可能就是那个人不是以前那个人!”

    一群人顺着他的视线望向唐括辩,就连唐括辩旗下的不少人眼神中都露出犹疑之色,显然也有些动摇了。

    歌璧毕竟只是一介女流,虽然也懂一点权术,但毕竟是温室里的花朵,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阵仗,对方步步紧逼让她越来越慌,只觉得脑中一片空白,平日里那些计谋帝王心术一条偶读想不起来。

    幸好这时宋青书传音入密,听到他的声音,歌璧这才渐渐镇定下来。

    “阿虎特,你当真是其心可诛,又是偷偷查阅皇上的起居注,又是调查皇上身边的近侍,这是一个臣子能做的事情么?你是不是早就有了不臣之心!”歌璧义正言辞地叱责道。

    “哈哈哈,到现在你还在顾左右而言其他,”蒲察阿虎特仰天长笑,“阿虎特的忠心,日月可鉴,太祖皇帝太宗皇帝在天有灵也能明白,我所做的这一切就是为了大金的江山,不想太祖皇帝太宗皇帝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落入外人之手!”

    歌璧冷笑起来:“你口口声声为了大金,可是太祖皇帝当年立下铁律,外臣与内侍勾结,其罪当诛!你如今既收买起居舍人,又与御膳房负责皇上饮食的内侍勾结,已经犯了谋逆之罪!”

    蒲察阿虎特脸色微变,没料到被对方反将一军,当年太祖的确立下过这样的规矩,但实际上形同虚设,每一代的权臣哪个不收买几个宫里的眼线?这种事情很难抓到证据,皇帝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以至于他一时大意,一时兴起居然大庭广众之下将双方的关系挑明。

    不过他此次信心十足,并没有被这个插曲影响多久:“哼,若是证明皇上并非人冒充,我甘愿领受责罚。不过若是证明了皇上是人冒充的……”他顿了顿,语气森然:“唐括大人,这可是诛九族的大罪。”

    “你不必故意激我,正所谓清者自清,既然如此,那就让皇上定夺。”歌璧冲内廷拱了拱手。

    见他语气如此笃定,蒲察阿虎特反倒有些迟疑起来,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哼,虚张声势!”

    他有九成九的把握,皇宫里那位是假的,只要揭露了那人的真面目,自然也不会有人追究自己这逾越之事。

    歌璧忽然开口说道:“不知道阿虎特你想怎么证明皇上的真伪?”

    蒲察阿虎特笑了笑,一挥手对身后几人介绍道:“这位是皇上当年的乳娘,这位是之前皇宫中告老还乡的太监首领,这几位是宗室里的皇叔,都是看着皇上长大的,自然不会认错人。”

    歌璧暗暗心惊,对方果然准备周全,这是要把人往死里逼啊:“这些人是你找来的,万一他们到时候昧着良心乱说,指鹿为马怎么办?”

    蒲察阿虎特冷笑道:“这几位是我大金国最德高望重的前辈,凭我的面子还请不动他们,也只是听到皇上有可能被人李代桃僵,所以这才同意前来一探究竟。”

    这时那几个老者也纷纷叱责歌璧,顺便回顾了一下当年的风光,歌璧这才渐渐想起来,这些人虽然不是什么位居高位之人,可是个个资格很老,某种程度上的确能掌控舆论方向。

    “也不知道青书那边能不能应付得了。”歌璧有些担忧地往内廷的方向望去。

    此时宋青书早已悄悄潜进了内宫,皇帝寝宫那边由完颜萍带着浣衣院的人守得密不透风,完颜萍则在屋里和黛绮丝商量各种对策。

    只可惜这次蒲察阿虎特有备而来,从外面传回来的消息对她们越来越不利,让几个女人脸上尽数笼罩着愁云。

    “谁?”黛绮丝武功毕竟高些,很快意识到不妥,一脸凝重往不远处某个地方望去。

    完颜萍心中一惊,也拔出了腰间短刀转过身去,要知道外面全是浣衣院的高手守着,对方还能潜入进来,是何等的可怕。

    “好久不见,怎们一见面就这样迎接我啊。”宋青书笑着从阴影处走了出来。

    “姐夫!”完颜萍脸上的凝重瞬间化为了欣喜,雀跃的往他怀中扑了过去。

    “萍儿~”宋青书搂着少女微微颤抖的身体,心中暗暗感慨,她明明知道我不是真正的完颜萍,但还是不愿意改口,想必就是纪念心中的那个执念吧。

    黛绮丝当年在江湖中是艳名远播的紫衫龙王,引得无数江湖中人神魂颠倒;在朝堂则是风情万种的桃花夫人,让多少王孙公子竞折腰。是以比起完颜萍要矜持许多,而且她与宋青书之间更多像各取所需的合作关系,感情并没有那么纯粹,是以很难像少女那般真情流露。

    宋青书注意到她身旁还有个美艳的女人,认出了她是波斯明教的辉月使,妙风使和流云使死在海陵王政变之中,她是唯一的幸存者,黛绮丝领着宋青书的任务回来大兴府,身边急缺人手,便将辉月使放了出来,花了一番手段收服。

    “现在情况有些棘手了,这次蒲察阿虎特有备而来,恐怕没那么容易应付过去。”待两人拥抱得差不多了,黛绮丝轻咳一声,开口说道。

    “我这次过来就是为了处理这件事的,”宋青书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接下来都交给我吧。”

    “你打算怎么做?”黛绮丝好奇起来,从刚刚得到的消息来看,对方将完颜亶小时候身边的乳母、太监都找来了,就算他易容得再像,可是完颜亶的很多生理特征根本没法伪装啊。

    特别是如今完颜亶恐怕都化作一堆白骨了,临时去模仿也不可能了。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总有应对之法的。”宋青书并没有将计划和盘托出,越是这样反而越让黛绮丝等人觉得神秘。

    “其他的话之后再说,先开始给我易容吧。”这次非同小可,黛绮丝又是女子之身,万一等会儿要检查岂不是第一时间就暴露?是以宋青书只能自己出马。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