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492章 太子妃(第二更)

    “成安郡主?”听到这个名字,宋青书本来一腔怒火忽然消失得无影无踪,下意识往后面看去,只见一队骑士鲜衣怒马簇拥着一辆华美的马车,后面还跟着些丫鬟奴仆之类的,再后面则是一群带甲士兵,看得出个个多精明强悍,是军中好手.

    宋青书努力往马车里望去,可惜他武功再高,也没办法穿墙透视,无法看清里面是不是耶律南仙。

    “臭小子,看什么看,信不信挖了你的眼睛。”那骑士见宋青书不理自己,反而一双眼睛贼眉鼠眼往马车那边瞧,不由得大怒。

    宋青书心中暗怒,就在这时马车里传来一个淡淡的声音:“算了,走吧。”

    宋青书听得一喜,听出了的确是耶律南仙的声音,不过让他奇怪的是,之前的耶律南仙声音娇柔动听,有一种超然物外的气质,如今声音虽然依然悦耳,可是却少了平日里的灵动,多了几丝意兴阑珊的萧索。

    只可惜耶律南仙说了一句话过后就再也没有开口了,而且丝毫没有露面的意思,马车的帘子一丝一毫都没有拉起来。

    目送着车队渐渐进城,宋青书正发呆之际,赵敏来到他身边幸灾乐祸地说道:“啧啧,堂堂的齐王,武功天底下数一数二,居然被一个小兵给欺负了。”

    “狗咬了你一口难道你也要咬回去么?”宋青书不在意地说道。

    “我虽然不会咬回去,但起码会给它一棍子。”赵敏哼了一声,手指一弹一颗石子弹到了那骑士的马腿之上,马受惊后直立而起,那个骑士猝不及防之下摔在地上摔得满嘴都是血。

    “咯咯~”赵敏发出阵阵银铃般的笑声,“这下心里舒服了。”

    “以直报怨,郡主当真是女中豪杰。”宋青书也忍不住竖起了大拇指。

    “我还在生你气呢~”

    “你不是都和我说话了么?”

    “谁告诉你说话了就代表不生气了?”

    “呃~”

    两人就这样一路上拌着嘴进了城,不知不觉就来到了赵敏的那处私宅。

    只见园中山石古拙,溪池清澈,园中房间不多,却甚是精巧,宋青书不由得感叹道:“在北方还有这样雅致的地方,郡主果然是高雅之人。”

    “这里其实只算得上马马虎虎了。”赵敏仿佛只是在述说一件平常事一般。

    宋青书一想到她能在沙漠中搞出一个绿柳山庄,倒也觉得眼前这庄园不算什么了。

    赵敏领着宋青书在园子里安顿下来,然后带着他来到书房,早有仆人奉茶上来,茶是江南的极品龙井,宋青书不得不感叹,这些顶级贵族真会享受,这里的宅子赵敏一年也未必来一次,备的各种东西却都是上好的,真是奢侈啊。

    至于那些仆人宋青书可没把他们当成普通仆人看待,能被选为上京这里秘密据点的仆人,想必个个都是蒙古的顶级密探。

    宋青书悄悄感受了一下这些人的呼吸韵律,果然个个武功不弱。

    屏退了下人,赵敏这才开口道:“你除了知道慕容景岳在上京之外,还有没有别的信息?”

    宋青书知道这是她最关心的事情,一时间也收起了玩世不恭的表情:“得到消息他应该伪装成了一个契丹官员,可是不知道他伪装的是谁。”

    “大隐隐于朝,难怪我之前发动汝阳王府所有情报网也查不到他的消息,原来他藏身在辽国。”赵敏愤愤不平地说道,她之前查到了三个可能的地方,可惜事后证明都是假的,现在想来他藏身于蒙古的盟友契丹的朝廷之中,当真是暗合了“灯下黑”三个字。

    “可是契丹如今虽然没落,但上京城的官员没有一千也有个慕容景岳又谈何容易。”宋青书苦笑道。

    “只要知道了他在这里,总能把他揪出来。”赵敏充满自信地说道,这一年来她被慕容景岳的毒药折磨得够呛,一直在找他的下落,心中早已憋着一团邪火。

    接下来赵敏将这里的负责人召集起来,然后准备各种上京城的资料一边分析,一边询问他们关于上京城一些官员贵族的信心,宋青书反倒在一旁有些无所事事。

    “我到外面去调查一下看会不会有什么收获吧。”宋青书忍不住开口道。

    赵敏皱了皱眉头,她不认为这么会儿功夫宋青书出去就能查到什么,不过见他呆在这里也帮不上忙,再加上这里毕竟是蒙古的秘密情报据点,让他呆在这里也多有不便,于是便同意了。

    宋青书从园子里出来,在上京城闲逛了一阵,除了了解了一下这边的风土人情之外的确什么收获也没有。

    “你们听说过没有,成安郡主马上要嫁给西夏的太子了!”路过一家酒馆的时候几个契丹人的聊天内容瞬间吸引了宋青书。

    “成安郡主武功又高人又美若天仙,真是便宜西夏那臭小子了。”其中一人愤愤不平地说道。

    另一个契丹人叹了口气:“也是我大辽今非昔比,居然要求于西夏这个昔日的附属藩国。”

    “西夏这个墙头草,之前对我大辽低眉顺目,结果金国一来,立马改换门庭,这样两面三刀背信弃义的国家,把成安郡主嫁到那边,不会赔了夫人又折兵吧。”

    “西夏人娶了成安郡主,若是不履行承诺,老子拼了命也要杀到灵州城去。”

    “切,你要有那个本事还不如让皇上下旨把郡主赐给你呢!”

    ……

    听到几个人的讨论,宋青书心中浮现出耶律南仙当初离去时的决绝,想到了刚才城门口她声音中的心灰意冷,一时间心中波涛汹涌,再也按捺不住,在路上打听了一下魏王府所在方向,便心急火燎往那边赶去。

    魏王府在寸土寸金的上京城内占了一片极大的宅院,耶律乙辛在辽国的权势可见一斑。虽然魏王府守卫森严,但以宋青书如今的武功,皇宫都来去自如,在夜色的掩护下偷偷潜进府邸并不是难事。

    这些年各种潜入让宋青书成了建筑布局方面的专家,大致打量一下就猜出了内眷所在的地方,一路寻找过去,终于找到了耶律南仙的闺房。

    “咦,怎么门口都有侍卫守着?”看到院子门口那些带刀侍卫,宋青书不禁一怔,要知道一般官员府邸内宅外宅是分开的,内宅是女眷所在,侍卫是不能进内宅的。

    “难道出什么事了?”宋青书再也忍不住,轻功催动到极致,直接从半空飞进了院子,这些侍卫哪料到有人能无声无息从他们头上飞过,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进了院子后,远远看到耶律南仙坐在窗户上望着天上的明月发呆,晚上寒风猎猎吹得她衣袂飘飘,仿佛随时会从上面跳下来一般,宋青书一急,急忙飞过去将她从窗户上扑到了屋内。

    骤然遇袭,耶律南仙也是大惊,本能地挥手开始反击,她武功在辽国年轻一代中本就数一数二,除非碰到一些成名江湖多年的宗师,否则自保无虞。

    只可惜她刚抬手发现自己就被对方制住了,正惊骇欲呼救之时,忽然认出了对方的样子,不由一怔:“青书?”

    宋青书急忙说道:“有什么想不开的也别跳楼啊,一切有我呢,有我在不会让你嫁给西夏太子的。”

    耶律南仙神情古怪:“你以为我要跳楼?”

    “难道不是?”宋青书也渐渐意识到自己可能弄了个乌龙。

    “我为什么要跳楼?”耶律南仙推开了他,淡淡地说道。

    “呃,你被逼嫁给西夏太子,又无力反抗,一时间想不开……”宋青书越说越没底气。

    耶律南仙看了他一眼,答道:“我自愿的。”

    “啊?”宋青书满肚子的话瞬间被逼了回去。

    很快他反应过来,有些恼羞成怒地说道:“不行,我不能让你嫁给其他男人。”

    “你这人真霸道,”耶律南仙皱了皱眉头,“上次欺负了我的事还没找你算账呢,你居然还来安排我的事。”

    宋青书呼吸一窒,想到上次在扬州的事情,不禁有些尴尬地说道:“上次的事情是我对不起你,不过那真是个意外……”

    耶律南仙打断了他:“意外也好,故意也罢,反正事情已经发生,再说这些也无用。”

    “这倒是,”宋青书苦笑道,“南仙妹子,你放心我会负责的。”

    耶律南仙脸色微红,啐了一口:“谁要你负责!”

    “那晚……”宋青书刚刚开口,耶律南仙就打断了他:“我们草原上的女子没你们汉人女子那么多规矩,那晚的事情发生了就发生了,我不需要你负责,你也别以为我会像汉人女子那般和你……就会把自己当成你的人。”

    “当然不会。”宋青书正色说道,他一个后世穿越的人,又岂会觉得双方发生了关系,就一定要在一起?后世一夜——情、约那啥不要太常见。

    “好了,你可以走了。”耶律南仙站在窗边,月光洒在她脸上仿佛披上了一层静谧的莹光,“我毕竟即将成为西夏太子妃,不能落人口实。”

    看到她平淡如水的目光,宋青书不禁有些恼怒起来:“你见过那个西夏太子?”

    “没有。”耶律南仙摇了摇头。

    “见都没见过,为什么非他不嫁?”宋青书怒道。

    “对方身为一国太子,身份也不算辱没了我,更何况西夏皇帝年老,过不了几年他就能登基,到时候我就是皇后,也不知道多少女人羡慕都羡慕不来,我为什么不嫁?”耶律南仙脸上挂着一丝浅浅的笑意,仿佛在述说着一件与自己毫不相关的事情。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