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501章 大舅哥与绝色-少妇

    “难怪你大早起来莫名地冒火。”宋青书脸上多了一丝莫名的笑意。

    “很好笑么?”看到他嬉皮笑脸的模样,赵敏只觉得胸腹中一股邪火蹭蹭蹭地往上冒。

    宋青书见势不对,急忙说道:“我昨晚没出去鬼混啊,很早就回来了。”

    赵敏哼了一声,也不多话,直接凑到了他身边,两张脸都快凑到一块儿了。

    近距离看着她吹弹可破的皮肤,宋青书心中感叹,赵敏在蒙古长大,皮肤居然比江南女子还要白皙细腻,果然是集上天恩宠钟灵毓秀于一生的存在。

    这么近的距离,宋青书甚至能闻到她发丝上的清香,一颗心不由砰砰砰地跳了起来,仿佛又变成了一个纯情小处-男:“她这是什么意思?是想吻我么,可是不像她的性格啊……我要不要主动一点?”

    宋青书正患得患失之际,赵敏却皱了皱琼鼻,一路向下闻去,待闻到他左胸以及衣袖时,不禁冷笑连连:“身上还有其他女人的香气,你别说昨晚是和人家姑娘比武去了。”

    瞬间瀑布汗,宋青书这才知道自己想岔了,至于身上的香气恐怕是昨天抱秦可卿留下的。

    赵敏站直了身子,淡淡地说道:“还用的初颜坊的胭脂水粉,看来那女人应该是来自钟鸣鼎食之家,有时候不得不感叹你找的女人品味还挺好的。”

    宋青书自然知道她不是在夸自己,不禁苦笑连连,赵敏居然凭借这么点线索就将秦可卿的身份猜得八-九不离十,这么冰雪聪明的女人真是让人爱恨交织,平时绝对是成就大业的王佐之才,可如果真娶回家里,连偷吃都瞒不过她……

    “我真的冤枉啊,昨天我不是想到你还在等我么,于是什么都没干就回来了,谁知道回来你已经睡着了。”宋青书摊了摊手,无奈地说道。

    赵敏脸色微红,有些不自然地别过脸去:“谁在等你了。”

    望着她面泛红晕的妩媚模样,宋青书暗暗感叹,要是放到后世二次元世界中,绝对是个傲娇大小姐。

    “郡主……”就在这时,赵敏的手下从远处跑了进来,原本想开口说什么,不过看到了旁边的宋青书,又瞬间闭上了嘴巴。

    赵敏秀眉一蹙:“有什么话直接说,他不是外人。”

    宋青书神色一动,并没有说什么,不过心中却情不自禁有了一丝暖意。

    那手下面露惊异之色,这才答道:“最新消息,西夏使团的人进了魏王府。”

    “耶律乙辛么?”赵敏喃喃自语,“如今他在朝廷如日中天,又是成安郡主的父亲,西夏的人去拜访他也说得过去,你们继续派人监视,小心不要打草惊蛇。”

    “是!”那人行了一礼,悄然退下。

    赵敏没有太当一回事,一旁的宋青书却是暗暗皱眉,想到耶律南仙即将嫁给西夏太子他就万分不爽,这种不爽无关爱情,只是刻在雄性基因深处的东西决定的。

    “我出去一下。”宋青书沉声说道,既然这次被自己撞上了,怎么也要破坏掉两国的联姻才是。

    “好。”赵敏淡淡地答道。

    宋青书急匆匆往外走了两步,忽然停下脚步似笑非笑地回头望了赵敏一眼:“差点中了郡主的计了。”

    赵敏嘴角微微上扬:“我有什么计谋。”

    “主要是你答应得太爽快露了破绽,”宋青书哼了一声,“你明明想知道西夏和辽国究竟商量些什么,可是魏王府守卫森严,你的手下根本没法进去查探,于是便把主意打到我身上,故意装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同时有意无意提起耶律南仙的婚事刺激我,知道以我的性子肯定要主动跑去查探的。”

    赵敏叹了一口气:“有时候还是觉得在张无忌身边轻松一些,和你在一起总觉得是和一只老狐狸在一起。”如今两人关系已经非比寻常,提起张无忌就像一个普通人一般寻常,倒也不怕犯了什么禁忌话题。

    宋青书板着脸哼了一声:“我是老狐狸,你就是千年狐狸精。”

    赵敏一脸灿烂地笑了起来,显然很满意这个称呼:“既然你看破了小女子的奸计,那你究竟是去还是不去呢?”

    “当然……”宋青书提高了声音,最终还是泄了气,“是去了。”阳谋就是这么让人无奈,明明你知道一切,却依然会一头往里凑进去。

    宋青书之前去过魏王府,这次也算得上轻车熟路了,只不过大白天潜入进去还是需要小心谨慎当然对于其他江湖高手,想潜进守卫森严的魏王府,就算再小心谨慎也不可能。

    进了魏王府,宋青书很快便从下人们端茶送水的方向找到了耶律乙辛会见西夏人的地方,在窗边悄悄往里看去。

    中堂坐的自然是耶律乙辛了,另外房间里还坐着几个不认识的官员,一些是辽国的,一些是西夏的,想必是耶律乙辛的心腹以及西夏的使臣了。

    不过让他意外的是房中居然有几个老熟人,上首位置坐着一个面戴薄纱的白衣女子,哪怕蒙着面,也能看到她盈盈秋水般的眸子,还有那若隐若现的冰肌雪肤,再配合她窈窕动人的身姿,一看就知道是个绝色大美人儿。

    “梦姑?”宋青书经过一开始的惊讶很快也释然,李清露负责一品堂,之前调查南宋情报都还出现在临安城中,如今为了西夏与辽国联姻,来到上京城再自然不过。

    “哼,想替你皇兄看嫂子,这次一定让你铩羽而归。”宋青书自然明白她此行的目的,心中愈发烦躁。

    至于她身边的那几人,更是熟人中的熟人,以段延庆为首的四大恶人。

    “列国之中,果然西夏最弱,麾下的也就段延庆勉强算得上江湖一流高手,其他的人实在差得有点远。”宋青书暗暗寻思,不过很快想到西夏的第一高手不是别人,正是隐藏在深宫中的李秋水,再加上一手调——教出来的李清露,倒也撑得住场面了。

    里面的人正在聊一些婚礼的一些细节,宋青书正听得心烦意乱之际,忽然一个人一路鬼哭狼嚎地从外面闯了进来:“爹啊,你要给孩儿做主啊。”

    “什么鬼?”宋青书定睛看去,只见那人约莫二十多岁年纪,生得倒是挺英俊的,只不过脚步虚浮,眉宇间隐隐有一股青黑之色,显然是被酒色掏空了身子,不过如今最醒目的就是他身上衣服破破烂烂,脸上青一块紫一块,显然被人狠揍了一顿。

    “爹啊,你要替我做主啊。”那男子抱着耶律乙辛的腿就嚎叫了起来。

    屋子里之前本来还在热烈讨论,这会儿功夫瞬间安静下来,窗外的宋青书嘴角抽了抽,心想这就是南仙的哥哥耶律绥也?

    之前从赵敏那里得到消息,知道耶律乙辛有一子一女,女儿自然是耶律南仙,儿子就是耶律绥也,听说特别的纨绔子弟,整日里牵鹰斗狗,流连烟花之地,不过在宋青书看来,这是纨绔子弟的通病,哪知道居然这么奇葩。

    耶律乙辛显然脸上也有些挂不住,悄悄看了西夏众人的脸色,怒道:“混账东西,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我这里还有客人在接待!”

    耶律绥也这才发现房中还有其他人,看到其他人倒也没当回事,不过待他目光落在了李清露身上,顿时露出惊艳之色,整个人愣在那里嘴巴张得老大,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李清露倒也没有动怒,微微一笑说道:“魏王不必生气,令公子如此模样显然是被人殴打所致,不放先听令公子说说发生了什么事。”

    “让公主见笑了,”耶律乙辛脸色这才好看了些,踢了儿子一脚,“站起来好好说话。”

    耶律绥也这才从刚才的惊艳中清醒过来,经这一提醒刚才的惨痛遭遇还是占了上风,急忙说道:“爹,是这样的,今天我带着人在街上走,忽然碰到一个女人,虽然年纪看着比我大点也梳的妇人的发髻,但真是人间绝色啊,那脸蛋儿那身段儿,爹你的那些姬妾没一个比得上她,也就这位公主或许可以与其平分秋色……”

    “闭嘴,说重点!”耶律乙辛急忙打断他,脸色阴沉得快滴出水来。

    西夏众人面色古怪,连李清露的笑容也僵在了脸上,窗外的宋青书差点笑出声,他发现自己有些喜欢这个活宝大舅哥了他已经默认耶律南仙是自己的女人,自然爱屋及乌把耶律绥也当成了大舅哥。

    耶律绥也被父亲一吓也不敢在嚼舌,急忙说道:“接着我就上前想……想和她结交一下,谁知道她根本不给面子,把我狠揍了一顿。”

    听到他这句话屋中众人都嗤之以鼻,就算没有亲见也可以想象得出来当时是什么场景,肯定是耶律绥也见人家漂亮,便上前调戏,结果没料到那绝色少-妇居然是个武林高手,不仅没被占便宜反而狠揍了他一顿。

    “不成器的东西,你们一群大男人被人家一个女人给打了?”耶律乙辛自然知道自己儿子每次出门都带一群家丁打手之类的,打起来肯定是一拥而上。

    耶律绥也顿时急了:“要不是她手中有一口削铁如泥的宝刀,我们又岂会打不过她!”

    听到他的话,不远处的李清露瞬间眼前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