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505章 所图甚大

    那女子声音清脆悦耳,可是宋青书此时却无暇赞叹,而是暗暗寻思:“冠南?这名字好生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过一般。”只可惜他想了一半天也没什么头绪。

    夏青青也傻眼了,喃喃默念着冠南二字,心想难道真的是自己认错了人?不过她很快否定了这种想法,她曾与袁承志是夫妻,又岂会认错丈夫?

    只可惜对方却丝毫没有停留的意思,听到身旁女子的话,点了点头便跟着她走了,不过他显然心中也有戏疑惑,走出门口的时候下意识回头往后望了一眼,看着夏青青,总觉得这个女子好像有点眼熟一般。

    宋青书暗暗皱眉,悄悄跟了出去,他心中有太多疑惑,不管是袁承志也好,还是那个黑衣人是否慕容景岳也罢,甚至斗篷里那个女子的身份也是个迷。

    “他真的不认识我了么?”察觉出他眼神里的茫然,夏青青失魂落魄地站在那里。

    一旁的冰雪儿走上前去扶住她,柔声问道:“那个男人难道就是袁承志么?”

    “不错,”夏青青点了点头,“可是他为什么不认我呢。”

    “也许他有自己的苦衷吧。”尽管冰雪儿第一反应想到了宋青书,不过她心地善良,再加上与夏青青有些同病相怜,是以也不说其他,只是轻声安慰起来。

    且说宋青书一路跟在那一行人后面,看到他们往皇宫方向走去,不由暗暗称奇:“这些人究竟是什么身份?袁承志是真失忆了还是假装不认识夏青青?”

    “你随便派个人来接我不就好了?为何亲自来!”见离开了牢狱范围,那黑衣老者有些恼怒地训斥那女子,“你身份尊贵,岂能涉足牢狱之地!”

    “咦?”宋青书愈发疑惑,要知道刚才从狱中那些人的反应来看,这个女子显然身份尊贵,没想到刚刚还是阶下囚的黑衣老者居然敢如此训斥她,难道他的真实身份不是江湖中人,而是朝廷里的人?

    宋青书原本还有些奇怪如果身为朝廷中人,耶律齐等官员为何没认出他来,后来想到他是易了容的,很快便释然了。

    “这次事件非同小可,南宋使团被杀,皇上震怒异常,甚至直接越过了大惕隐司、夷离毕院,责令诸行宫都部署严查此事,我若是随便派一人过来,恐怕没法将您救出来。”那女子脆声声解释道。

    大惕隐司表面上是辽国执掌皇家宗族事物的机构,实际上却和南宋的皇城司、金国的浣衣院、清国的血滴子、粘杆处类似,是一个秘密特务机构。

    夷离毕院则类似汉家王朝的刑部,辽国毕竟是契丹人建立的国家,一些机构的名字与汉家王朝迥异。

    那黑衣老者也明白其中的利害关系,叹了一声:“可是落入其他人眼中,总是不妥。”

    那女子轻声笑道:“您就放心吧,以我如今的地位,要保一个人也没谁敢说什么。”

    “切不可掉以轻心,宫中也不知道多少人想等着你犯错,”那黑衣老者正色劝道,“这次是我太大意了,再加上被西夏人拖住手脚,才落入了耶律齐的包围之中。”

    暗处的宋青书心中一动,听他们对话这女子果然是宫中之人,不过她是宫女还是公主又或者是……后妃?

    双方又聊了一会儿过后,忽然分道扬镳,那女子和袁承志一起往皇宫方向走去,那黑衣人则转身往另一条路离开。

    皇宫附近一直有人巡查,看到有人靠近立马有一队士兵跑过去查问,结果那女子手一扬露出一块金牌模样的东西,然后那些士兵就恭恭敬敬行礼,放他们二人进了皇宫。

    宋青书深深地看了他们背影一眼,最终还是往黑衣人消失的方向追去。毕竟现在他心中头等大事是慕容景岳的下落,至于那女子的神秘身份,甚至袁承志的消息,都远远比不上这件事。

    “阁下是谁,跟了我这么久也该现身了吧。”走到一地,那黑衣老者忽然停下来冷哼道。

    宋青书从黑暗中走了出来,不过他身份不便暴露,脸上带了张银色的面具。

    黑衣老者却暗暗色变,其实他根本没有感觉到任何人的气息,只不过数十年的修为让他隐隐有些心血来潮,是以故意停下来喊了一声,没想到真有人出来。

    “这人武功何等之高,我居然完全感受不到他的气息。”明明看着对方在前面不远处,可是黑衣老者却骇然地发现那个地方仿佛根本没人存在一般。

    宋青书并不知道黑衣老者是在诈他,不过就算知道也无所谓,他本来也准备现身了。

    “阁下到底是谁!”黑衣老者全身汗毛都快炸起来了,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凝神戒备,一边防御一边准备好逃跑。

    宋青书并没有回答,身形一闪直接往他脸上抓去,只要揭下他脸上的易容装束,就知道他是不是慕容景岳了。

    黑衣老者只见眼前一花,对方的手已经到了面前三寸不到,不由心中亡魂大冒,不过他毕竟有数十年精纯的功力,危急时刻双掌急忙抬起,也不求能击退对方,只求能将对方的手移开三尺,然后打定主意趁机逃跑。

    “咦?”宋青书随手一拂,拂开了对方的双手,不过心中却暗惊,对方的内力仿佛有些熟悉,好像是混元气。

    黑衣老者没料到聚集了自己数十年功夫的一击居然被对方轻易化解,看到对方的手落下来,心中绝望:“罢了罢了~”

    谁知道对方的手并没有插入他头颅之中,而只是扯下了他脸上的人——皮面具。

    注意到对方看着自己发呆,黑衣老者生死光头哪敢犹豫,直接身形暴退,往黑暗中遁去,不过他心中却丝毫没有高兴之色,毕竟以对方表现出来的武功,只要想追,自己根本逃不掉。

    不过让他欣喜若狂的是,对方居然怔怔地站在原地,没有丝毫追他的意思,他哪敢继续停留,几个纵跃,已经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宋青书并没有去追对方,因为他知道对付并不是慕容景岳,而是另一个熟人晋阳大侠萧半和。当初金蛇大会上双方还打过交道,萧半和也来参加过金蛇王的角逐,不过双方并没有对上。

    不过当初因为血刀老祖掳走了水笙,宋青书去救她的时候路上和萧半和交过手,知道他与水家有几分交情。

    “看在笙儿的面子上放你一马。”宋青书默默念了一句,不过心中却愈发好奇,这个萧半和身份越来越神秘了,江湖中都以为他是鼎鼎大名的晋阳大侠,可如今想来,他的种种行为都有些异常,看来所图不小啊。

    “算了,先救出冰雪儿和青青再说。”宋青书意识到自己从牢中出来有不短时间了,担心那边出什么变故,是以打消了深究的念头。

    当他变回狱卒的服饰想再次回到牢房的时候,忽然在外围被拦了下来:“哥们儿,里面清场了,我们在外边等着呗。”

    宋青书眉头微皱,心想如今西夏使团走了,萧半和也被救走了,如今里面除了一些本来就在的犯人之外,只剩下冰雪儿和夏青青两个女人,他总觉得有些不放心。

    “里面有什么大人物来了么?”宋青书沉声问道。

    “北枢密大人家的公子来提审犯人。”那狱卒随意答道。

    宋青书却微微变色,因为如今正派北枢密使耶律仁先远在西北,反而有耶律乙辛代行北枢密使的职责,这些人口中的北枢密当然不会指在外的耶律仁先,而是魏王耶律乙辛!

    耶律乙辛的儿子耶律绥也是什么德行,他今早也见识过了,再联想到他之前想调戏冰雪儿反被揍了一顿,如今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他回来报复了。

    宋青书再也按捺不住,那些狱卒正要色变,已经被快速封住了穴道。

    “大美人儿,没想到最后你还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吧。”耶律绥也正趾高气昂地看着冰雪儿,同时又贪婪了望向了一旁的夏青青,“汉人那句话说得真好,什么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原本就一位大美人,如今居然多了一位千娇百媚的绝色,啧啧啧,老天待我真是不薄啊。”

    夏青青心情本就不好,听到他的话更是生气,不过听着好像认识冰雪儿的样子,便拉着她的手问道:“这混蛋是谁?”

    冰雪儿声音如寒冰一般:“一个调戏良家妇女的纨绔子弟罢了。”

    夏青青眼珠忽然一转,一改之前的怒色,声音柔媚地说道:“我倒觉得这位公子俊朗不凡,而且能随意出入这里,显然身份高贵,想必救我们出去也是易如反掌吧。”

    她以前闯荡江湖的时候,本就是个不按常规套路出牌的妖女,如今略施小计简直是信手拈来。

    冰雪儿奇怪地看了她一眼,想不清楚她为什么这般撒娇卖嗲的声音,难道是因为之前袁承志的事情导致自暴自弃?

    不过她也是聪明人,很快反应过来,多半是夏青青想将这个纨绔子弟骗进牢房,然后趁机制住他逃出去。

    “那是当然,只要你们从了本公子,本公子不仅把你们救出去,而且从此锦衣玉食不在话下。”耶律绥也得意地拍了拍胸脯,他虽然不成器,但架不住家世好,没少有小家族为了巴结他爹,派族中美貌女子来投怀送抱,他看到夏青青的模样,下意识想起了以前那些美貌女子巴结他的模样,一时间不禁极为受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