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508章 后-宫起火(第一更)

    只见一身材高挑的女子忽然从暗处冲了出来,美丽的脸颊上如今却闪烁着恨意。

    “耶律南仙?”夏青青惊呼一声,两人虽然没什么交情,但之前金蛇大会上打过照面,倒也认得出对方。

    耶律南仙丝毫不理会她,手中宝剑寒光闪闪,径直往两女刺来,原来她接到兄长身死的消息,跑来牢房之中查探,听到相关人员描述之前发生的事,知道最大的嫌疑人就是之前越狱的夏青青冰雪儿二人,她在狱中看着兄长的惨状有些难受,便出来透透气,谁知道正好撞见两女。

    冰雪儿神色一变,一把推开正在愣神的夏青青,袖中的索带激射而出,往耶律南仙迎了上去。

    耶律南仙冷哼一声,剑法一变轻易挑开了迎面而来的丝带,瞬间就来到了冰雪儿三尺之前。耶律南仙的武功本来在年轻一代就是佼佼者,再加上这次突然出手占了先机,以至于冰雪儿仓促迎敌,自然瞬间就落入了下风。

    幸好夏青青这会儿功夫已经反应过来,手一扬一支金蛇锥便往耶律南仙身上射去,她的金蛇剑同样在大牢的时候被搜走了,不过身上还残留着几枚金蛇锥。

    耶律南仙眼神一凝,其实单论武功,不管是冰雪儿还是夏青青都不比她差多少,面对这激射而来的金蛇锥,她也丝毫不敢大意,急忙半空中一扭腰,避开了金蛇锥诡异的一击。

    冰雪儿趁机和她再次拉开了距离,一边佩服对方腰肢的柔韧性,一边以索带施展出白蟒鞭法,让耶律南仙无法再次靠近。

    夏青青这时开口说道:“南仙姑娘,你为什么忽然向我们出手,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误会?”两人虽然算不上深交,但因金蛇大会的缘故,勉强也算是朋友,她不明白为何一见面就会大打出手。

    耶律南仙冷哼一声:“你们自己做的事情自己清楚。”说完迈出极为玄妙的步法,一步步往两女这边逼近。

    注意到她眼中的仇恨,夏青青脸色一变,不敢再大意,急忙拿起金蛇锥时不时发射一枚逼退对方,心中却暗暗担忧起来,自己和冰雪儿的兵器之前都被收缴,如今没了兵刃,冰雪儿还能用丝带代替银铃金锁施展白蟒鞭法,自己没了金蛇剑一身武功大半都施展不出来,再斗下去恐怕真有些危险。

    就这一愣神功夫,耶律南仙忽然从腰间摸出一副手-弩,一箭往冰雪儿身上射了过去,同时身形轻轻一跃,便挺剑往夏青青刺去。

    冰雪儿脸色一变,她注意力一直在耶律南仙身上,哪知道她忽然拿出一张弩来?要知道弩本就是官府对付江湖中人的利器,速度快,劲力强,普通江湖高手根本躲不过去,甚至一个百人小队的弩箭近距离齐发,连五绝级别的高手稍不注意都会饮恨。

    正因为有弓弩与军队的存在,再加上官方供奉的一些隐秘高手,这个世界的国家才对各种武林高手有足够的震慑,不然就是谁武功最高谁就当皇帝了。

    耶律南仙这忽然发射的一箭,比寻常弩箭还要快了三分,更何况事前根本没有半点征兆,再加上两女之间相隔不过一丈左右的距离,冰雪儿哪里躲得过去?

    甚至已经看到了箭头的寒光,冰雪儿心中哀叹一声:罢了罢了,没想到刚与青书重逢就要阴阳两隔……

    眼看她即将香消玉殒之时,斜地里忽然射来一缕指风,硬生生将弩箭打落到一旁,冰雪儿劫后余生,庆幸地往旁边看去,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发现耶律南仙的长剑已经快刺入夏青青的胸膛。

    “啊!”冰雪儿惊呼一声,可是已经来不及救援,正在这时忽然一道身影冲了出来,一把搂住夏青青,另外扬起手,将近在咫尺的长剑夹住,耶律南仙快若闪电的一剑瞬间停止下来。

    耶律南仙又惊又怒,这世上能用两根手指夹住她这一剑的屈指可数,抬头看去,果然是自己猜测的那个人,不禁咬着嘴唇怒斥道:“姓宋的,你给我让开。”

    此人果然便是宋青书,他刚从牢房中找了东西出来,哪知道就碰上了三女厮杀这一幕:“你们怎么打起来了?”

    他甚至还暗自猜想,不会是因为争风吃醋吧?不过他马上否定了这种猜测,毕竟他认识的耶律南仙,平日里云淡风轻,骨子里却骄傲无比,绝对做不出这种事来。

    “你自己问问她们做了什么?”耶律南仙望向两女,一脸余怒未消。

    宋青书一怔,转而看向夏青青:“你们做了什么?”

    夏青青本来就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再加上没头没脑地被人一来就攻击,还差点送了性命,心中更是恼怒,冷哼一声:“我们好好的在这里聊天,她一来就拔剑伤人,鬼知道是怎么回事。”

    “你!”耶律南仙杏目圆睁,只可惜剑被宋青书夹着,任她再怎么用力也拔不出来。

    宋青书苦笑道:“大家都消消火,慢慢说,我相信其中肯定有什么误会。”

    “能有什么误会,”耶律南仙眼圈一红,泪珠子像断了线的珍珠一颗颗滚了下来,“我哥哥到牢中提审她们,谁知道她们二人趁机杀了我哥从狱中逃了出来,这倒也罢了,还将我哥打得那般凄惨,他死前肯定受了极大的折磨……”她虽然有些看不惯哥哥整日里欺男霸女的行径,但她们兄妹毕竟是一母同胞,从小到大哥哥都对她极为照顾,因此兄妹俩感情一直很好,如今看到耶律绥也惨死,自然是伤心愤怒到了极点。

    “那人死了?”夏青青一怔,虽然她不知道耶律绥也的身份,但从对方描述中就知道和之前来大牢中调戏她们的是同一个人。

    “你装得倒像。”耶律南仙冷笑道。

    知道她死了兄长,夏青青倒也不好与之斗气了,于是声音放缓:“那个男人跑来大牢中想占我和冰雪儿姐姐,的确被我狠狠教训了一顿,不过打了他一顿后就走了,难道是他被打出了内伤?不至于啊,我用的力我清楚,就是一些皮外伤而已。”

    耶律南仙浑身发抖:“什么内伤,我哥是死于被人一刀割——喉!”想到哥哥的惨状,她浑身就寒冷无比。

    “这不可能,不是我们。”夏青青急忙说道。

    “大牢中守卫森严,只有你们从牢中逃了出来,不是你们又是谁?”耶律南仙怒道。

    宋青书终于将整件事听明白了,没想到耶律绥也居然死了,难怪大牢之中这般戒备森严,之前还因为是越狱的缘故:“南仙,她们没说假话。”

    耶律南仙却不信他的话:“哼,她们是你的女人,你自然帮她们说话了。”虽然不是很确定,但注意到两女看宋青书的眼神,同为女人的她又岂会看不出他们之间的关系?想到这里她心中愈发烦闷了。

    此言一出,夏青青和冰雪儿脸蛋儿纷纷一红,毕竟她们都是孀居的未亡人,有名义上的丈夫,如今被外人说破,难免尴尬异常。

    “我并非帮她们说话,而是我当时也在现场。”宋青书沉声说道。

    “你也在现场?”耶律南仙一怔。

    “不错,”宋青书点点头,“就是我将她们从牢里面救出来的。”

    耶律南仙忽然脸色惨白:“原来那一刀是你砍得……”一瞬间她不禁有些万念俱灰。

    宋青书一看就知道她想岔了,没好气地说道:“你胡思乱想些什么,你哥哥不是她们杀的,也不是我杀的。”

    耶律南仙咬着嘴唇:“我知道我哥哥的德性,他肯定是见色起意想欺负你这两个情人,被你撞见,威震天下的金蛇王又岂能容忍别的男人冒犯自己的禁-脔,顺手就杀了,反正一个纨绔子弟又哪被你放在眼里。”她知道哥哥平日里的习性,也大致猜到了他跑到牢里面做什么,虽然也不耻其行径,可是也罪不至死啊。

    听到她一口一个情人,一口一个禁-脔,不管是夏青青还是冰雪儿都觉得羞窘异常,不过心中却有一丝异样的感觉,自己的确也算得上宋青书的情人……

    “你的脑补能力还真强大,”宋青书苦笑起来,“我认识耶律绥也,怎么可能杀他?”

    “我哥虽然身为魏王之子,但也不至于被你放在眼里吧。”耶律南仙依旧有些不信。

    宋青书看着她脸上晶莹的泪痕,柔声说道:“什么魏王之子我的确不在乎,不过他是你的亲哥哥,我又岂会杀自己的小舅子?”

    此言一出,旁边的夏青青和冰雪儿脸色瞬间变得极为古怪,冰雪儿脸上似笑非笑,夏青青却是暗暗啐了一口:我就知道,这混蛋身边的绝色美女没一个能逃出他手掌心的,上次就觉得他们有些眉来眼去的了,下次回山东得提醒阿九一下了,让她管一管自己的丈夫,免得整天在外面沾花惹草。

    夏青青因为自己的身份,不方便说宋青书什么,不过她骨子里吃醋的基因难免有些发作,便下意识想到把阿九找出来。

    此时耶律南仙原本苍白的脸颊瞬间浮上一层红晕,心中又羞又怒:“什么小舅子!”——

    没想到手-弩不仅在古代是大杀器,在现代也是违禁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