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518章 急转直下

    冰雪儿实在没料到他会来这种突然袭击,特别是还当着夏青青的面,一时间又羞又恼下意识挣扎起来,可惜被对方横抱在怀中,除了一双小腿乱踹之外,根本没法挣脱。

    “青青,现在时间不早了,先好好休息一番,明天我带你去找一个人帮忙。”宋青书抱着冰雪儿路过夏青青的时候,对她嘱咐道。

    冰雪儿此时根本不敢看夏青青,直接把脸埋在了宋青书胸膛之上,仿佛驼鸟一般。

    看着两人的样子,夏青青原本有些担忧的眼眸不禁闪过一丝打趣:“宋大哥今晚好好陪陪雪儿姐姐。”

    听到她打趣的话,冰雪儿银牙欲碎,心想这妮子当真是唯恐天下不乱。

    宋青书笑了笑,直接抱着冰雪儿回到了她的房中,听到关上门的声音,冰雪儿再也忍不住了:“青书,你怎么能这般胡闹!”

    “嫂嫂,我怎么胡闹了?”宋青书抱着她坐在床上,一脸玩味地看着她。

    冰雪儿脸色一红:“不许叫我嫂嫂。”

    宋青书凑到她脸颊边上,轻轻地吻了吻她光洁如玉的耳珠:“可你明明就是我的嫂嫂啊。”

    “胡大哥要是在,绝对会一刀砍死你这个勾搭寡嫂的结义兄弟。”冰雪儿故意板着脸说道,只可惜声音颤抖得厉害,出卖了她的色厉内荏。

    “胡大哥又打不过我。”宋青书鼻尖在她秀发上逡巡,闻着她发髻的清香,有些戏谑地说道。

    “胡大哥刀法如神,专斩好-色的宵小之徒。”冰雪儿此时眼眸之中也泛着一层迷离的水光,在烛火的照耀下,仿佛冰雪初融一般。

    “胡大哥不在了,我替他好好照顾嫂嫂,又怎么是什么宵小之徒呢?”宋青书笑道。

    冰雪儿低头看了一眼伸到自己衣襟中去的大手,有些幽怨地白了他一眼:“你就是这样照顾的?照顾到床-上去了?”

    宋青书丝毫不以为意:“嫂嫂正值青春年少,大好的身子若是任由其荒老,何其残忍也?嫂嫂夜深人静之际也难免寂寞需要人陪,便宜外人还可能坠了胡大哥名头,既然如此还不如肥水不流外人田。”

    冰雪儿眼中闪过一闪怅然,他虽然是一本正经胡说八道,但有些话的确说中了她的心事,她毕竟还年轻,正值女人最巅峰的年华,有时候夜深人静一个人真的很孤独难熬。当然尽管如此,以她的毅力也可以克服,她原本就打算替丈夫守节一生,只可惜遇到了宋青书这个魔星……

    忽然她觉得身上一沉,原来她失神这会儿功夫已经被宋青书压倒了床上,感受着身上男人充满压迫感的阳刚气息,她肌肤愈发嫣红,双眼更是快渗出-水来,不禁软语相求道:“把灯熄了吧……”

    宋青书摇了摇头:“把灯熄了又岂能欣赏到嫂嫂的美丽?”冰雪儿素来清冷无比,而且总是一副温柔从容的样子,仿佛一位性子极好的大姐姐,此时的她双眸迷-离,浑身散发着截然不同的妩媚与美-艳,而且眉宇间透露出来那种淡淡的羞恼与慌乱,宋青书非常享受这个转变她的过程。 “这个时候不要叫我嫂嫂!”

    “好的,嫂嫂。”

    “都说不要这样叫了!”

    “嗯,嫂嫂。”

    “都说……嗯~”

    ……

    “嫂嫂~”

    “叔……叔~”

    ……

    被翻红-浪,红烛滴泪,也就梳妆台上的镜子默默见证着这一切。

    当第二天一早夏青青一早就等在了院子里,看到只有宋青书一个人意气风发地出来,不禁一愣:“雪儿姐姐呢?”

    宋青书笑着答道:“她这段时间太过劳累了,让她好好休息一下。”

    谁知道夏青青脸上忽然闪过一丝古怪:“宋大哥,人家雪儿姐姐这么长时间都是一个人,你也不知道……怜惜一下。”

    宋青书一怔,顿时知道她想岔了,冰雪儿之所以不出来,最主要的原因是觉得有些羞人,不知道如何面对夏青青,索性就呆在屋里当个驼鸟,哪知道夏青青直接想到那方面去了,不过冰雪儿毕竟已为人母,哪是那么容易折腾坏的?

    知道冰雪儿多半在门背后偷听两人说话,宋青书担心再刺激到她,哈哈一笑便拉着夏青青离去:“我们出发吧。”

    也许是有点同病相怜,一直在路上夏青青都还有些埋怨:“宋大哥,不是我说你,你都不知道自己有时候完全就像头蛮牛一般,就爱横冲直撞,当真是别人的老婆用起来不心疼么?”

    宋青书听得心中一-荡,握住她柔软的小手:“难道你不喜欢么?”

    想到一些美妙的回忆,夏青青桃腮欲晕,哪还敢和他讨论这个话题,只好顾左右而言其他:“宋大哥今天准备带我去见谁呢?”

    说道正事宋青书也收起了嬉皮笑脸:“昨天听文妃萧中慧的意思她不愿私自逃亡,而是想正大光明洗清身上冤屈,既然如此我们就需要一位重量级的官方人物帮忙推动此事。”

    夏青青点点头,她自然知道如今衙门是多么黑暗,若没有人暗中保驾护航,哪怕萧中慧等人没事也会被弄出事来:“不知宋大哥打算找谁?”

    她刚问完忽然心中一亮:“难道是南院大王萧峰?”之前在金蛇营萧峰曾特意前来相助,当时还有耶律齐等人,而且萧峰此人素来正直,对这番明显的诬告案件绝不会坐视不理。

    “不错。”宋青书点点头,此时两人已经来到一处气势恢弘的大宅附近,“那里就是南院大王府。”其实萧峰常年替辽国坐镇南方,真正的南院大王府并不在上京城,不过他身份尊贵,皇帝在上京城也给他盖了一座王府。之前从浣衣院得到的消息,他昨晚刚好匆匆返京了。

    “这次我的身份比较敏感,就不现身了,你自己进去,相信以我和萧峰的交情,他绝对会出手帮忙的。处理完这边事情你自己会府,我还有另外的事情需要处理。”宋青书在夏青青耳边悄悄嘱托道。

    夏青青点点头,她也清楚宋青书此行是秘密前来,若是公然和萧峰见面,消息绝对瞒不住:“那我进去了?”

    宋青书挥挥手,看着夏青青离去的背影,不禁暗暗感叹:“古代就是好啊,哪怕夏青青如此要强的性子,也不会刨根究底,若是在前世,女友绝对会把我还要去办的事情问得一清二楚。”

    没过多久再次回到了汝阳王府的据点,愕然发现赵敏依旧坐在凉亭弹琴,不禁苦笑道:“郡主当真是雅兴非常啊,每天一大早就起来弹琴。”

    “心有郁结,弹琴舒缓。”赵敏淡淡答道。

    宋青书有些心虚,没敢问她有什么郁结,毕竟在几个女人中来回周旋,男人天生对这个比较心虚。只好规规矩矩在一旁坐下,一直听她将琴弹完。

    “昨晚可有什么收获?”弹完琴后,反倒是赵敏先开口了。

    宋青书这才答道:“昨晚本想将文妃他们救出来,只可惜她不愿意这样背负罪名逃亡,想要等案件审理完,还自己一个清白。”

    “幼稚。”赵敏嗤笑一声,显然极为不以为然。

    宋青书其实也深有同感,继续说道:“昨晚找她打听慕容景岳的事情,她说皇宫中有一人近一两年来有些反常,说不定就是慕容景岳。”

    “哦?”赵敏终于来了兴趣,下意识坐直了身体,“那人是谁?”

    宋青书苦笑道:“正要告诉我的时候,外面的侍卫闯了进来,还没来得及说。”

    赵敏皱了皱秀眉:“那这就麻烦了。”

    “这有什么麻烦的?”宋青书一怔,“等天黑了我再潜入夷离毕院的大牢问她不就好了。”

    赵敏站了起来,带起一股淡雅的香风,走到凉亭边望着晨雾中的上京城:“据最新得到的消息,夷离毕院已经连夜得到了口供,查出了文妃萧中慧与袁冠南的情侣关系,而且还查出了晋王是两人珠胎暗结的野种。”

    “这怎么可能,”宋青书瞬间震惊了,“两人虽然的确互相爱慕,但并没有任何不轨的关系,而且晋王百分百是皇帝的儿子。”之前他偷听到两人对话,自然知道事实真相。

    赵敏点点头:“我猜也是这样,看来是有人在特意陷害他们。”

    “不仅如此,之前你不是好奇堂堂的贵妃为何会被夷离毕院的人关押么,我手下的人查到了最新消息,”赵敏接着说道,“原来是护卫太保耶律查剌举报耶律齐与萧半和串通谋反,意欲立晋王为帝。若说之前耶律洪基只当两人谋反是无稽之谈,如今证据链完整了他哪还敢等闲视之?更何况……”

    赵敏顿了顿,露出了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被自己女人带了绿-帽子,又或者皇位受到威胁,不管是哪个,都是皇帝的逆鳞,触之必死,如今相关涉案人员随时都可能被耶律洪基派人秘密-处死。”

    此时皇宫之中,北府宰相萧匹敌以及南院大王萧峰都在向耶律洪基力保耶律齐、萧半和绝不会谋反,只可惜两人滔滔不绝,耶律洪基却始终阴沉着脸不置一词。

    最后两人也意识到不对,停下了说话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忧色,这时耶律洪基方才森然说道:“他们集团内部已经有人自首,坦陈了所有计划,你们还替这些逆臣贼子说话?”

    (本章完)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