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523章 少女与女人的区别

    宋青书点点头,目光在众人面前审视:“我,郡主,耶律齐……”目光落到萧半和身上时,顿了顿把他也加上,“带领一只敢死队留下来断后。 ”

    接着又招来夏青青与冰雪儿说道:“青青,冰雪儿,你们和晋卿先生带领大部队一路往东走,此时东边那些城池恐怕还不知道上京城发生的事情,一路上有晋卿先生,过关应该没什么问题。”

    耶律楚材的名字取自《春秋左氏传》中的“虽楚有材,晋实用之”的典故,因此名楚材,字晋卿。再联系到历史上他虽是辽国皇族后代,不过他出生时辽国早灭亡了,因此应该算金国人,只可惜他的经世之才没有被金国所用,反而后来在蒙古那里成为千古名臣,不得不说他这个名字实在是取得妙。

    宋青书顿了顿,接着说道:“此去数百里就是平定州地界,那里是黑木崖地盘,如今日月神教与金蛇营是同盟,你再拿我的信物交于任教主,到时候他会助你们回到金蛇营地界,接下来耶律家族与萧家这些人还要劳烦你们与阿九一起好生安顿下来。”

    冰雪儿摇了摇头:“不行,我留下来陪你。一来我本就不擅长处理政务,过去也帮不上忙;二来么我还要找慕容景岳寻仇,不想就这样离开上京城。”

    宋青书沉吟片刻:“那好吧,你跟着我们一起,事后我也要回上京城。”

    “谢谢你~”冰雪儿还不晓得宋青书也要找慕容景岳,只当他是为了自己,一时间不禁有些感动得稀里哗啦。

    夏青青也急忙说道:“我也要陪你留下来!”

    宋青书笑着捏了捏她的脸蛋儿:“冰雪儿留下来是报夫仇,你留下来干嘛?更何况另一支队伍需要你带头,不管是与金蛇营的交接还是与找日月神教,除了你我还能派谁?”

    不管是明面上前任金蛇王遗孀的身份,还是暗地里不少人猜测是宋青书地下情人,夏青青被公认为金蛇营最重要的首领之一,与九公主一起被视为宋青书的左膀右臂。任我行与她见过面,再加上知道任盈盈与她的姐妹关系,自然能卖她面子,要是换个人去,鬼知道喜怒无常的任我行会出什么幺蛾子。

    大庭广众之下被他这般亲昵的碰触,夏青青一张俏脸瞬间腾起两团红晕,有些心虚地往袁承志所在方向看了一眼。

    幸好袁承志并没有什么异样的表情,显然还没有恢复记忆,夏青青松了一口气之余也有些暗暗恼怒,自己这是怎么了,明明都已经有了决断了,怎么还是会下意识看他?

    宋青书反倒是猜到了她的心思,传音入密安慰道:“你在世人眼中毕竟是袁夫人,若你现在对他毫无情绪波动,我反倒觉得你有些薄凉了。”

    “谢谢你,宋大哥!”听到他和煦温柔的声音,夏青青眼泪差点盈眶而出,不露痕迹地抹了抹眼泪,这才提高声音说道,“放心吧,我会将他们平安带回金蛇营的。” 此时她已经冷静下来,分得清事情轻重缓急,知道不管是这几千人优秀的骑手,还是耶律楚材这样的王佐之才,都是宋青书极为看重的,自然不能因为一时意气害得自己的男人竹篮打水一场空。

    安排好一切,待看到袁承志与萧中慧时,宋青书不禁有些迟疑起来,这两人身份敏感,特别是袁承志,不方便出现在金蛇营,还真不知道如何处理他们。

    注意到他的目光,袁承志上前拱了拱手:“多谢兄台此番救命之恩,其实我一直想带着小慧远走高飞,只可惜一直都没能如愿,正好借这次机会,带她远居海外,也算圆了我一个心愿。”

    宋青书一怔,都有些怀疑他是不是恢复记忆了,不然为什么会如此识趣自我放逐?不过他忽然想到《碧血剑》末尾袁承志也是心灰意冷之下远赴浡泥国附近的一处大岛屿隐居起来,说不定他骨子里藏着隐世的基因,哪怕失忆了也走上了同样一个结局呢。

    可是一旁的萧中慧却急忙摇头道:“不行,我还没有与小敖团聚。”一边说着一边望向了旁边的赵敏,毕竟是她之前答应了会将儿子救出来的。

    赵敏秀眉微蹙,她自然明白袁承志身份何等敏感,如果恢复记忆或者被有心人利用,到时候金蛇营少不得有一番轩然大-波,尽管如今金蛇营已经完全掌握在宋青书手里,但新旧二王相争,再怎么也会有一场动荡,实力或多或少都会被削弱。

    本来袁承志远赴海外是个极好的解决方法,结果萧中慧这一不配合,很可能把事情搅黄。

    想到之前袁承志为了萧中慧甚至不惜留在皇宫当侍卫,赵敏不仅暗暗鄙视了他一把,心想不管是失忆前还是失忆后,都是这般优柔寡断被女人牵着鼻子走,难怪不管是妻子还是情人都投入了别的男人怀抱之中。

    也许是因为之前张无忌的缘故,如今的赵敏非常讨厌优柔寡断的男人,反倒有些欣赏宋青书某些时候的不要脸……

    “郡主有没有什么好办法?”宋青书有些焦头烂额,眼前的情况不得不求助赵敏了,却不知道自己正在被对方吐槽着。

    “办法自然是有的,不过我帮你解决了这个难题,你该怎么答谢我?”赵敏嘴角随时都弯着几分似笑非笑的弧度,让本来就美艳绝伦的她,更平添一种异样的魅力。

    “大不了我牺牲一下,肉偿?”宋青书一本正经地说道。

    “去死!”赵敏一脚踢了过去,明明是生气的模样,却桃腮生晕,看得周围一圈男人眼睛都直了。

    “待会儿再和你算账,”赵敏白了他一眼,这才走到一旁拉过萧中慧起来,“萧姑娘,令郎我自然是可以保他无恙的,不过我倒是更担心你。”

    “担心我什么?”萧中慧本来也是一个美丽的女人,不过与赵敏站在一起,终究还是逊色了三分。

    “你和袁少侠明明两情相悦,如今既然已经准备一起隐居,为何非要带上你与耶律洪基的儿子呢?再大度的男人天天看着别人的儿子,难免也会想起你在宫中服侍其他男人的一些画面,一开始也许还能忍着,可隔个几年,你们之间的裂痕会越来越大,会发生什么不用我再说了吧?”赵敏每说一句,萧中慧的脸色就白上一分,到了后来甚至能隐隐看到她额头的细汗了。

    正当赵敏自以为大功告成之际,萧中慧却忽然坚定地摇了摇头:“如果将来袁大哥嫌弃我,这是我罪有应得,我不会有丝毫怨言;可如果我不把小敖带上,我会一辈子沉浸在痛苦与悔恨之中,那样状态的我更不配袁大哥。”

    听到她的回答,赵敏一下子就傻眼了,她毕竟是个少女,没有当过母亲,自然不明白在母亲心中将孩子看得多重,所以才失算了。

    (本章完)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