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526章 东奔西走

    这个时候赵敏也往宋青书这边望了过来,显然和他想到一块去了,同样对耶律乙辛产生了怀疑。 不过如今正在逃亡的路上,两人就算有所怀疑暂时也做不了什么。

    没过多久一行人来到了马场,牧场的守卫对突然出现的人根本没有丝毫防备,一点反抗都来不及组织,很快就被宋青书等人占据。

    得到战马过后,宋青书则带人带马又重新回到刚刚分开的地方,幸好耶律齐以及他的族人皆是驯马好手,不然突然多了这么多马宋青书还真不知如何着手。

    消除掉之前马少时的蹄印,然后留下马蹄多的印记一路往北,看着队伍中不少人一脸沉重之色,眼神中充满茫然与惶恐,宋青书知道不能单纯地这样逃亡下去,不然很容易被人追亡逐北,到时候军心一散就成了溃逃了。

    前世太祖能带着军队在数十万敌军围追堵截下四渡赤水而军队不崩溃,是因为实行了政委制度,军队有了精神信仰,凝聚力远超一般军队,可如今这支临时拼凑的队伍显然不具备那个条件。

    没有条件创造条件,正好后面的斥候探查到追兵的先锋已经接近了,宋青书命令军队在数里之外的一个山谷埋伏下来。

    听到要停下来,队伍中很多人不理解,觉得应该抓紧时间逃亡,宋青书却不为所动,焦躁、怀疑的情绪渐渐在队伍中蔓延开来。

    幸好后面的追兵很快就赶到了,是一支五百人的轻骑部队,毕竟大部队的集结需要时间,所以先派一支小队一路飞驰追来,指派的任务是不停地骚扰撕咬来拖慢耶律齐一行人的速度,给后面大部队争取时间。

    他们一路追来生怕耽误了一点时间,哪里能料到猎人却变成了猎物,当滚石落木从天而降时,整个队伍一照面就损失惨重。

    接下来宋青书带着埋伏的骑兵冲了下来,追兵队伍早已胆寒,以为逃亡的三千人全埋伏在这里,一个个哪还有抵抗心思,纷纷拼了命地逃跑,结果越跑阵型越乱,根本没法组织起有效的反击,没要到半个时辰这支五百骑兵队就彻底全军覆没。

    宋青书让耶律齐带人收纳了追兵的马匹箭矢,再次踏上往北的征程,之前耶律齐、萧半和的族人对他还有所怀疑,可经过刚才那一战,一群人看向他的眼神变得又敬又畏。

    刚才宋青书周身悬浮着无数把钢刀利剑,整个人像个绞肉机一般冲入敌人阵营,所过之处无一合之敌,任谁看到了也会胆寒的。

    莫说是普通士兵,就是耶律齐与萧半和也是看得震惊不已,耶律齐倒也罢了,萧半和可是曾把宋青书当成过假想敌的,本想着自己混元功大成,就算不敌他也应该能逃得了性命,不过看了他刚刚出手过后,他万分庆幸如今双方化敌为友。

    连萧中慧也看得傻了眼,悄悄问身旁的袁承志:“他是人还是神仙?”

    袁承志也叹了一口气:“半人半仙。”语气中充满了萧索,显然同样被打击得有些够呛。

    “刚刚你还挺帅的嘛。”赵敏来到宋青书身边,笑盈盈地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他。

    宋青书淡淡答道:“我其实一直挺帅的。”

    “臭美!”赵敏哼了一声,不过嘴角微微上扬的弧度却显示她此刻大好的心情。

    等萧峰带着大部队赶到了之前宋青书分兵的地方,看着一路往北的蹄印,不禁狐疑大起:“咦,他们往东往南都能理解,为何会往北?”

    萧峰虽然外表看着是一身材魁梧的大汉,但其实心思极为缜密,之前那么多年丐帮帮主不是白当的,在这里一下子就看出了异常,正准备派人往东边继续追看看情况,忽然几个溃兵从北面逃了过来,满脸仓皇之色。

    认出对方服饰,萧峰急忙派人将他们捉拿过来,询问之下得知前锋中了埋伏,对方正往北方跑去,得到了确切消息,萧峰立刻带兵往北边追了过去,被这一打岔,他一时间忘了派兵查探东面的情况,不然往东跑个十几里,就能发现大部队的踪迹。

    接下来几天萧峰一直带兵再追,越追心中疑虑越深:“他们为什么往北方跑?”

    一旁的偏将说道:“会不会是打算投靠蒙古,所以一路向北,准备从雁门关出塞?”

    萧峰脸色一变:“雁门关是我大辽北部屏障,如果被攻破,外敌南下将一马平川,上京北面无险可守。”

    另一个偏将说道:“雁门关有重兵把守,耶律齐那点人恐怕攻不破吧。”

    萧峰摇了摇头:“正常情况下当然攻不破,不过别忘了耶律齐还有诸行宫都部署的名头,如今事出突然,全国各地并不知道京城里发生了什么,万一被他钻了空子就完了。”

    “我们已经飞鸽传书各地,现在算算时间各处应该已经得到了消息吧。”那偏将迟疑着说道。

    “飞鸽传书并不是百分百能到,”萧峰皱眉道,“而且据我所知,耶律齐驯养了几只海东青,专门用来猎杀敌方信鸽。”

    诸偏将一听,纷纷凛然,如果信息到达不了地方,还真有可能被耶律齐一路打穿。

    “不过我更好奇的是我们追了这么久为什么还没有追到?”萧峰此次轻车简行,除了带点干粮之外没有带任何辎重,完全是由沿途州县提供补给,而且所带的全是最精锐的骑兵,没理由这么久还追不上拖家带口的耶律齐等人啊。

    “听闻他们之前劫掠了一个马场,估计马匹可以不停换乘的缘故吧。”一个偏将答道。

    “也许吧,”萧峰眉头微皱,心中还是有些疑虑,“算了,等包围圈形成一切就真相大白了。”这一路上他不仅在追,而且不停调兵遣将渐渐形成一个包围圈,最多一天的时间就能收网了。

    不过他这个念头刚动,忽然有快马来报,耶律齐的部队忽然转而向西,往宁武关的方向而去。

    “宁武关?难道他们要投奔西夏?”萧峰整个人都有些糊涂了,实在想不通耶律齐等人究竟是如何打算的。

    辽国如今的地盘大致是后世山西省以及陕西东部一些地方,山西此地东边是太行山,西边是吕梁山,北面是恒山,南边是黄河,中间夹着几个小盆地,典型的易守难攻。北有雁门关,西有宁武关,遏制着北方以及西面的交通要道,出了宁武关,便进入黄土高原,要不了多久就能到达西夏势力范围。

    不过耶律齐一行人到雁门关明显比到宁武关更近,所以萧峰之前的布置也一直是以对方奔雁门关为前提的,对方突然转而往西,瞬间钻出了他布置的包围圈。

    萧峰无奈之下只能转而往西北方向追去,同时派人传令之前的那些部队改而往西,并防备着对方再次改变方向北上雁门关。

    且说宋青书一行人此刻正在一处山脚下休息,经过连日的奔波,所有人都疲惫不已,连素来娇艳的赵敏此时也一脸憔悴,不复平日里的艳丽。

    “难道我们真的要由西夏绕道?”耶律齐有些不解地问道,毕竟此去宁武关并非一路平原,还需要翻越云中山,虽然这样也能减慢追兵的速度,可他们这些人速度同样会变慢,而且到了宁武关后,多半那里的守军已经得到了消息,自己这点人给人家塞牙缝都不够的。

    “当然不是,我们接下来掉头往东,出平型关,由飞狐陉离开。”宋青书答道。

    “我的天~”耶律齐惊呼一声,“此时后面追兵渐渐围堵过来,我们再掉头往东,岂不是自投罗网?”

    山西东北部恒山与五台山之间有一道东西向的狭长走廊,一直往东就是抗日战争中大放异彩的平型关,再往东则是飞狐陉。

    太行山虽然是天堑,但也有般的出口,就是太行八陉,从北到南依次是军都陉、蒲阴陉、飞狐陉、井陉、滏口陉、白陉、太行陉、轵关陉。

    听到耶律齐的惊呼,连赵敏也深有同感,她虽然聪明机智,但没有足够的资源以及信息,面对这种情况也束手无策。

    “之前之所以一会儿北一会儿西一会儿东,就是为了调动辽国北部各处的军队,不然这些军队严守咽喉要道,我们想通过就不那么容易,可如今这些驻军既然动了起来,就必然产生空隙,只要我们能抓住军队之间因为配合不畅产生的空隙,那么我们就能够顺利逃出升天。”宋青书解释起来。

    要知道行军打仗并非那么简单的事情,就是一个学校组织个春游都会各种麻烦事一大堆,这么多军队一起来追,在古代这种信息传播速度下,根本做不到完美无缺的配合,军队与军队之间必定留下大量的空隙。

    要知道历史上无数次出现几支军队攻打敌人,结果另几支友军被全歼了,剩下的军队都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的确会有空隙,可是战场上空隙稍纵即逝,哪那么容易刚好那么巧穿过军队之间的空隙?”耶律齐提出了异议,他年纪虽轻,但也算军中宿将,所有的将领都知道这个道理,可是想要抓住利用那些空隙又谈何容易?毕竟没人能站在上帝视角纵观全局。

    “其他人也许不行,但我是例外。”宋青书淡淡答道,语气中有一种无比的自信。

    (本章完)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