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529章 仙袂乍飘兮,闻麝兰之馥郁

    “可是沈璧君身为沈家大小姐,出身书香门第,又是太子妃人选,琴棋书画肯定精通无比,又岂会需要琴师教导?”宋青书忽然觉得有些奇怪。

    “我也不是很清楚,”赵敏秀眉微皱,“也许是沈璧君进宫时身边需要一些伴奏之类的吧。”

    宋青书暗暗点头,这个世上的确有陪嫁一说,陪嫁的不仅有侍女,还同样有一些其他才能的人才。

    “难道郡主打算去应聘这个汉人琴师?”宋青书打趣道,毕竟以赵敏的琴技,应聘一个琴师绰绰有余。

    赵敏唇角微微上扬,淡淡地说道:“不是我去应聘,而是你去。”

    “我去?”宋青书顿时傻眼了,“我连宫、商、角、徵、羽谁是谁都分不清楚,怎么去当琴师?”

    “这有什么关系,”赵敏好不为意,“我教你不就会了?”

    “呃,还是算了吧,我觉得你自己去更好。”前世自己就是个音乐白痴,宋青书一想到弹琴头都大了。

    “魏王府危机四伏,说不定慕容景岳就潜伏在里面,让我一个弱女子以身犯险,你就这么狠心么?”赵敏有些楚楚可怜地望着他,甚至为了增强说服力,还故意弄得眼泪汪汪的。

    宋青书不得不佩服赵敏的演技,比起后世某些小花需要靠滴眼药水来哭戏,赵敏的眼泪简直随心所欲,演技不知道爆了那些人多少倍。

    不过虽然知道有演的成分,宋青书的确也不放心赵敏进魏王府,她有蒙古第一美人儿之称,有多么明艳动人他再清楚不过,若是在魏王府出了什么差错,那自己可是要后悔一辈子了。

    “可是既然魏王府在招纳了,时间应该不会持续很久,我哪这么容易学得会啊。”宋青书估摸着堂堂魏王府招琴师,就算不是曲洋刘正风那种大师级别,怎么也要琴技纯熟吧,自己一个初学者怎么滥竽充数得进去。

    “宋大公子不是号称学武奇才,什么武功一学就会么?”赵敏哼了一声,“更何况还有我这个名师指点,三天之内保证能出师。”

    “三天?”宋青书苦笑不已,他可没有赵敏这么有信心。

    不过事到如今只能硬着头皮上了,接下来赵敏将宋青书领到自己房间,拿出一把焦尾桐琴,柔声说道:“乐律十二律,是为黄钟、大吕、太簇、夹钟、姑洗、中吕、蕤宾、林钟、夷则、南吕、无射、应钟。此是自古已有,据说当年黄帝命伶伦为律,闻凤凰之鸣而制十二律。瑶琴七弦,具宫、商、角、微、羽五音,一弦为黄钟,三弦为宫调。五调为慢角、清商、宫调、慢宫、及蕤宾调。”当下依次详加解释。

    宋青书虽于音律一窍不通,但天资聪明,一点便透。赵敏甚是喜欢,当即授以指法,教他试奏一曲极短的《碧霄吟》。宋青书学得几遍,弹奏出来,虽有数音不准,指法生涩,却洋洋然颇有青天一碧、万里无云的空阔气象。

    一曲既终,赵敏忍不住赞叹道:“琴之一道,指法什么的终究是小道,更关键的是弹琴之人胸中丘壑,你胸怀坦荡志存高远,是以虽然手法生涩,却依然能将琴意还原出来。”

    “还是郡主教得好。”宋青书笑着说道,学琴的时候两人距离不会太远,闻着赵敏身上传来的淡雅香气,只觉得心旷神怡。

    “宋大公子嘴倒是挺甜的。”赵敏抿嘴一笑,“不过拍马屁也没用,我教人可是挺严厉的。”一边说着还一边挥舞着手中的竹鞭,仿佛他一旦学得不好就会抽过去。

    宋青书苦笑一声,只能继续认认真真开始记音律,揣摩指法,幸好他记忆力很好,再加上精神力又无比强大,倒也学得比普通人不知道快了多少倍。

    “你刚刚教我的《有所思》我好像会弹了。”宋青书有些兴奋地回头说道,却愕然发现赵敏已经趴在桌上睡着了。

    宋青书这才想起赵敏昨晚通宵熬夜在筹划之后的安排,今天一大早又开始教他弹琴,听着自己乱糟糟的琴音,估计终于支持不住睡着了。

    尽管看得出一脸疲惫之色,可是吹弹可破的肌肤依然让她明艳动人,平日里都是一副神采飞扬的模样,如今睡着过后微蹙的眉宇让人看着心生怜惜。

    宋青书知道趴着睡很不舒服,于是起身轻轻将她抱起来放到了床上,他的动作从来没这般轻柔过,生怕稍不留神就惊醒了她。

    替她盖好被子后宋青书再次回到床边轻轻揣摩指法起来,因为担心吵醒了睡着的人,并没有真的弹出声音来,而是十指在半空中虚谈。

    他正在摸索指法的时候,床上的赵敏忽然睁开大大的眼睛,静静地望着他的背影发呆,之前宋青书动作虽然足够轻柔,但女子天生的本能还是让她一下子就醒了,不过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她并没有表现出来。

    平日里一向口花花的宋青书并没有什么其他举动,温柔体贴的动作让赵敏一颗芳心逐渐软化,是以此时看着他的背影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微笑,整个人彻底放松下来,不知不觉又熟睡了过去。

    接下来两天,一个废寝忘食地学,一个尽心尽力地教,很快宋青书就达到了可以出师的水平。

    “虽然比起名家还差得远,但应聘一个乐师应该勉勉强强够了。”赵敏如是评价道。

    “到时候我以什么身份去应聘?”宋青书问道,这个世界虽然没有电视报纸,他的照片不至于满天下都是,但见过他的人也不少,更何况还可能隐藏着一个慕容景岳,自然不可能以原本的面貌去魏王府。

    “早就替你伪造好了一个身份,”赵敏拿出一份文件递到他手里,“你是关外一个落魄琴师,因为三藩之乱的缘故,你不得不背井离乡讨生活,前不久来到了上京城……”

    宋青书知道只有将背景设定到遥远的关外才不至于被耶律乙辛查到什么身份问题,不过盯着文件上那名字,忍不住咦了一声:“赵惟一?怎么还有这么奇怪的名字,而且还和你同姓。”

    “天下间更奇怪的名字大有人在,”赵敏不知道为何脸色微红,快速答道,“更何况这个人是真实存在的,前几日听到魏王府招纳寝室,急匆匆往上京赶来,中途被我们的人截下了,这才让你顶替了他的身份。”

    “原来如此。”宋青书点点头,起身说道,“事不宜迟,我先去乔装一下,等会儿就去魏王府应聘,希望这两日的功夫没有白费。”

    赵敏也伸了一个懒腰,露出胸脯一片诱人的弧度:“我就不送你了,这几天可把我累坏了,我得好好补一下觉。”说完就很没形象地倒在床上睡了起来。

    宋青书笑了笑,回到自己房间,一边易容乔装一边对闻讯赶来的冰雪儿聊起接下来的安排,听得冰雪儿担心不已:“魏王府处处危险,更何况还有个慕容景岳不知道藏在哪里,你一定要加倍小心啊。”

    宋青书笑着说道:“放心吧,我连皇宫都进出不知多少回了,区区一个落魄帝国的王府又算得了什么。”他倒不怕立FLAG,毕竟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他有面对一切困难的自信。

    一个时辰过后,宋青书出现在了魏王府前,此时的他已经是一副落魄琴师的模样,哪怕是最熟悉的人,也认不出他是那个威震天下的齐王。

    “来应聘琴师的么,叫什么名字?哪来的?”王府正门自然不会为普通人打开,侧门一个官家模样的人站在那里有些盛气凌人地问道。

    “果然是宰相门前七品官。”宋青书暗暗感叹,不过倒也不至于为这点小事生气,毕竟易容术要想达到顶峰,除了容貌相似之外,性格语气什么的也必须同样一致。

    “赵惟一……”宋青书一一回答对方的问题,忽然心中一动,赵惟一赵惟一,莫非是赵敏惟一的意思?

    这样的猜测让他又惊又喜,毕竟一直一来赵敏虽然和他关系暧昧,但始终没有正式表态过,难道她是想通过这样的方式表白心意?

    不过宋青书很快又想到以赵敏的性子,多半不会做这样扭扭捏捏的事情,更何况她还提到赵惟一这个人是真实存在的,只是自己顶替了他的身份而已。

    “应该是巧合吧……”虽然不停这样告诉自己,但宋青书心中忽然充满了一种莫名的期待。

    盘问完了信息,宋青书被人领到一处偏院,他暗暗回忆这两天赵敏教他的东西,生怕临时抱佛脚学的东西在关键时刻忘了。

    接着他看到偏院里不止一个人,想必都是闻讯而来的各处琴师,尽管宋青书心中没底,但毕竟大风大浪都过来了,这点小场面还不至于让他怯场。

    “大不了到时候对考官施展移魂大-法作弊得了。”宋青书暗暗寻思,若势不可为时,也不妨用一些非常手段。

    很快有人来面试了他们一些音律的问题,不少人就此被淘汰,宋青书却是有惊无险地通过了第一关。

    接着一个管家模样的人出来说道:“纸上谈兵人人都会,最后还是要看各位手上琴艺如何,等一会儿有位贵人前来评判,各位切记不要大声喧哗,也不要失礼唐突了贵人。”

    周围一群人唯唯诺诺称是,毕竟这里是魏王府,稍不注意就可能连小命都没了,宋青书却好不为意,只是暗暗寻思:“也不知道他口中的贵人是谁,总不成是耶律乙辛亲自来吧。”

    忽然他耳朵一动,听到一串轻柔的脚步声,伴随着浅浅的环佩和鸣之声,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空气中仿佛也多了一股似兰非兰,似麝非麝的淡雅香气——

    今天更新了辽国的地理形势图,以及前几章主角逃亡的路线,结合地形图看得更直观一些,感兴趣的读者可到公众号:六如和尚 最新的一篇里查看

    (本章完)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