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530章 有所思

    与周围其他人诚惶诚恐低头看着脚尖,生怕多看两眼招致什么杀身之祸不同,宋青书却仔细往里望去,只见帘子后面隐隐约约有一个曼妙的身影缓缓地走了进来。

    “咦,居然是沈璧君?”尽管隔着帘子看不到她的样子,但宋青书可以从身形、脚步声判断是否同一个人,特别是她身上那种似兰非兰似麝非麝的独特幽香,更是让人一闻难忘。

    “一个一个上前弹奏一曲自己最擅长的,弹完后到外面等结果。”之前那管家出声说道。

    居然是沈璧君当评审?宋青书有些吃惊,不过转念一想这也在意料之中,琴棋书画毕竟是汉人擅长的东西,在琴技上的造诣整个上京城恐怕都找不出一个比得上沈璧君的,自然没有比她更合适的人选了。

    接下来一个一个上前演奏,宋青书之前还有些斗志昂扬,可现在一颗心却渐渐下沉,他毕竟是临时抱佛脚,而来应聘的都是各地名家,无一不是浸淫琴道几十年的,琴艺又岂是他短时间能赶得上的?

    虽然之前是个门外汉,但经过这两天的补习,宋青书也能很容易判断琴技好坏了,他大致算了一下,在场的至少有八个人比他水平好,而这次招琴师只招一人,自己再超水平发挥恐怕也没戏。

    难道只能仰仗移魂大-法了?宋青书有些迟疑,如今沈璧君坐在重重纱幔后面,连眼睛都看不到,怎么移魂?更何况在场这么多各地名家,大家都不是聋子,若是自己不能服众,靠作弊取胜他们闹起来也是个不小的麻烦。

    正纠结之际,忽然听到管家喊“赵惟一”的名字,原来已经轮到他了。

    之前有些忐忑,事到临头他反而平静下来,自己经历了多少大风大浪,区区一个琴师面试又算得了什么,就算失败了再想另外的方法就是。

    心平气和地坐下来,正要弹奏之前准备的曲子,忽然间想到了之前学琴听赵敏提到过,琴为心声,弹琴人的胸襟就会反应到琴声中的意象。

    如今并非是客观比拼各自的琴技,而是看沈璧君心中谁弹得最好,其他的面试者连她是谁都不知道,自己知道了她的身份,已经占了极大的优势。

    沈璧君被劫持到异国他乡,一个人孤苦无依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对未来充满惶恐与害怕,多半会思念家乡并且心事重重……

    大致揣摩沈璧君此时的心情,宋青书便心有定计,当然不能直接弹思乡之类的曲子,毕竟古代文化都讲究一个委婉,想什么不能那么开门见山表达出来。于是他开始弹奏一曲《有所思》,《有所思》是汉代古曲,节奏婉转,这曲子最妙的就是根据听众的不同会有不同的效果。

    若是对那些大大咧咧活得开开心心的人听,他们只会觉得淡而无味,但如果听的人正好有心思哀愁,那可不得了,很容易激发起对方心中所想,失恋了就会想到以往和情人的点点滴滴,家中有丧事就会想到逝者的慈爱,至于此时的沈璧君,可谓是心事一箩筐……

    果不其然,琴声响起来后,原本还端坐在那里的沈璧君忽然身形一颤,随着婉转的曲调,她甚至忍不住拿出了手帕轻轻擦拭起眼泪来。

    要知道沈璧君这样的千金大小姐从小对仪态之类的要求极为严格,此时这样已经证明她此时情绪极为激荡了。

    宋青书一见有戏,不知不觉将内力也融入了琴声之中,使得琴声更加有穿透力,更能触及人的灵魂,莫说是沈璧君,就连场中其他琴师有不少都露出迷茫复杂的神色,显然也是被琴声勾起了心事。

    一曲还没有完,纱幔后面的沈璧君却忽然起身,在侍女服侍下匆匆离去,看得外面的诸位琴师一愣一愣的。

    “这什么情况?”

    “怎么走了,我们还没没演奏呢?”

    一群人窃窃私语的时候,之前那管家已经出来宣布了:“面试已经结束了,大家回去吧。”

    “什么情况,这就完了?”

    “可我们还没弹呢?”

    一群人顿时哗然,不过看到那管家冷冷的表情,大家才意识到这里是魏王府,一个个不敢放肆,只好垂头丧气地走了。

    宋青书虽然有了几分信心,但还没确定,不知道要不要走,幸好那管家过来喊住了他:“赵惟一是吧,你跟我来。”

    “看来这把赌对了。”宋青书心中一块大石头终于落地。

    管家七绕八绕,将他带到一处极为偏僻的宅院中,然后威胁道:“小子,里面的贵人要见你,急得谨记自己的身份,若是唐突了贵人,晚上就把你扔到城外乱葬岗去。”

    “是是是~”宋青书一边装出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一边寻思:沈璧君已经被转移到了魏王府里,看来耶律乙辛的确准备将她送进宫了,一方面安萧霞抹之心,一方面可以将势力深入后宫之中,毕竟古往今来权臣都需要宫中有个得宠的妃子相助才行。

    只不过沈璧君是被他们抓来的,又岂会这般听话地按照耶律乙辛等人的指示行事?不怕她进宫后对皇帝道明一切么?

    沉思这会儿功夫,宋青书已经走了进去,沈璧君正半倚半坐在一个亭子里,望着南边的方向发呆,旁边还有两个容貌俏丽的丫鬟立在一旁服侍,不过挨着沈璧君,没人的注意力会在她们身上。

    尽管宋青书之前见过沈璧君一次,而这次只见到一个侧脸,依然不免觉得惊艳无比,她穿的并不是什么特别华丽的衣服,但无论什么样的衣服,只要穿在她的身上,都会变得分外出色。

    她并没有戴任何首饰,脸上更没有擦脂粉,因为对她来说,珠宝和脂粉都是多余的。无论多珍贵的珠宝都不能分去她本身的光彩,无论多高贵的脂粉也不能再增加她一分美丽。

    宋青书见过不少绝色美人,但大多是江湖中的侠女,像沈璧君这样集温柔、美丽、气质于一身的大家闺秀,却是第一次见到。

    其实南兰、程瑶迦倒也算得上大家闺秀,不过程瑶迦算不上绝色,南兰则毕竟是已婚妇人,整个人的气质于沈璧君还是有很大的不同,或许只有之前在临安见到的薛宝钗可以相提并论,不过见到了薛宝钗在皇城司的另一面,她身上大家闺秀的印记就没那么明显了。

    经丫鬟提醒,沈璧君这才回过头来,一双美眸好奇地打量着他,柔声问道:“你是宋人么?”

    (本章完)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