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531章 美人儿师父

    宋青书心中一惊,难道是自己哪里露出破绽了么?不过当他注意到沈璧君期待的眼神,方才反应过来多半是刚才的曲子引动了她的思绪:“不是,我来自关外。”

    “哦~”沈璧君失望之情溢于言表,“刚刚听你弹《有所思》,技巧虽有些生涩,但曲中意向极高,还以为你来自南方呢。”

    “多谢小姐赞赏。”听到她的评价,宋青书暗叹自己赌对了,果然想以技巧取胜是行不通的。

    得知他不是宋人,沈璧君很快便兴致缺缺,不再说话,幽幽叹了一口气便转身离去,只剩下宋青书一个人在那里一脸懵逼。

    “这是什么情况?”宋青书正郁闷之际,幸好有人领着他到附近一处宅子住下,并严厉警告他不能随意外出,不然会有性命之忧。

    若是一个普通琴师被锦衣玉食招待着,虽然被限制了自由,多半也不会在意,不过宋青书自然不会这般听话,趁那人离开后,则悄悄溜了出去。

    只可惜这般漫无头绪地寻找无异于-大海捞针,宋青书在魏王府转了一圈,什么有价值的线索都没有发现,原本还打算去看一下耶律南仙过得如何,只可惜他潜入耶律南仙闺房时,发现她并不在那里,听路过的俩丫鬟聊天,自从她哥哥耶律绥也出事过后,她就经常在外面奔波查探凶手,经常三五天都不见踪影。

    宋青书意兴阑珊地回到自己屋子,这和他之前想象的有些不太一样,虽然混了魏王府,但貌似也很难查到什么有用的东西,难道真要在这里装孙子待上个十天半个月?

    正躺在床上有些百无聊赖之际,一个丫鬟过来通知她沈璧君喊他过去。

    “咦?”宋青书有些奇怪,难道自己魅力这么大,难道易了容都挡不住对女人的吸引力?

    当然这只是玩笑话,他清楚沈璧君找自己绝不是看上他了,肯定是有什么其他的事。一路上寻思着要不要好好和沈璧君拉近一下关系,说不定还能从她口中得到一些鸳鸯刀的情报,毕竟鸯刀被沈家保存了十几年。

    可惜当他见到沈璧君,看到对方一脸寒霜,完全没有之前那般和颜悦色,心中咯噔一下,满腹的计划都吞了回去。

    “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也不知道你此行是什么目的……”沈璧君一开口就吓了他一跳,宋青书心想自己易容术已经差到连一个足不出户的深闺小姐都看得出来了么?

    幸好沈璧君接下来的话让她松了口气:“接下来几天我会教你南朝的一些风土人情,不管什么我只会说一遍,至于记不记得住就看你本事了。”

    “南朝的风土人情?”宋青书整个人云里雾里,幸好他是来自后世的穿越众,以前不知道看过多少小说影视剧,虽然只有只言片语,但大致还是能还原出事情的原貌多半是耶律乙辛让她教自己南朝的风土人情,所以她下意识以为自己是耶律乙辛的心腹,因此没有好脸色给自己。

    至于沈璧君为什么要听从耶律乙辛的吩咐其实并不难理解,对一个纤纤弱女子,实在有太多的办法可以让她就范,宋青书随便脑补一下,如果换成他的话,大概有至少二十三种法子可以让其乖乖听话,“调-教”二字挥之不去地出现在脑海里。

    至于耶律乙辛为什么要让她教自己南朝的风土人情,这倒是他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

    他还在思索之际,沈璧君就自顾开始讲了起来,整个过程可谓是语速极快,时不时还夹杂着绍兴那边的方言,要知道现在浙江的方言经常隔一个村子就互相听不懂了,更何况古代的时候。

    “小姐能不能用官话说?”宋青书自然知道她是故意的,再温柔的大家闺秀被掳掠千里,时刻被人威胁的情况下,很难有什么好心情,再加上她以为自己是耶律乙辛的人,故意刁难一下也就不意外了。

    “既然要教你风土人情,这些山阴方言自然也是风土人情。”看到他一头热汗的模样,沈璧君嘴角不禁微微上扬,连日来阴霾的心情终于有了一丝快意。

    一直以来沈璧君都是满脸愁苦之色,此时破天荒露出笑容,虽然只是浅笑,却依然犹如冰雪初融百花齐放,这以前只有小龙女给过他类似的冲击。

    看到对方怔怔地望着自己,沈璧君立刻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瞬间又板起了脸,继续开始讲解后面的内容,这次为了惩罚对方,她不仅依然用山阴方言,还特意加快了语速。

    很快一个多时辰的时间就过去了,沈璧君不怀好意地看着他:“今天先学到这里,你记住了几成?”

    “应该七七八八吧。”其实以宋青书如今的记忆力,其实全都记得,只是不想太过引人注目,方才说记住了七八成。

    饶是如此已经足够让沈璧君吃惊了,不过她根本不信:“大言不惭!”脸上厌恶之色更浓了几分,要知道她刚刚大半都是在用山阴方言讲解,别说北方人了,就是宋国的人都没几个能听得懂的。

    沈璧君身为山阴城第一美人,素来艳名远播,从记事开始不少公子就爱往沈园跑,借助诗会灯会之类的长河各种卖弄自己,很多时候为了不在她面前露怯,故意不懂装懂,把自己伪装得天上有地下无,这种男人是她最鄙视的。

    联想到宋青书之前看见自己发呆的模样,沈璧君下意识把他归结为同一类人,也懒得和他多说一句,面沉如水地转身离去。

    宋青书耸了耸肩,心想我招谁惹谁了,明明听得懂,难道非要撒谎说自己听不懂么?

    要知道程瑶迦、陆无双等人也是久居山阴,特别是与程瑶迦相处的时间最长,那个温婉的小少妇平日里最是羞涩与矜持,只是偶尔在床-上会情不自禁说一些特别语调的话,清脆轻快,极有韵律,非常动听。

    宋青书追问之下才知道那是山阴的方言,因为想知道程瑶迦情动之时说的是什么,于是缠着她学山阴方言。

    一开始程瑶迦还不答应,可是经不住他软磨硬泡,闺房娱乐之余一句一句教他,再加上宋青书记忆力惊人,居然学了个七七八八,刚刚听到沈璧君说山阴方言,一开始还有些不习惯,不过习惯后发现自己居然都能听懂,有些听不懂的地方联系上下文也可以猜测出来,谁知道却让沈璧君误会了。

    (本章完)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