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532章 进宫陪嫁

    uen.geEleenByI("reaerF").lassNae = "rf_" + rSeef[2];

    正常输出章内容

    uen.geEleenByI("reaerFs").lassNae = "rfs_" + rSeef[3]

    接下来几天两人一个教南方的风土人情,一个认真地学,因为宋青书听得懂山阴话,再加他本对南方风土人情较了解,所以学起来也很快,当然在沈璧君眼他只是不懂装懂而已。

    直到过了两天,耶律乙辛忽然带人出现,询问宋青书学得怎么样了?

    沈璧君故意将他夸了一遍,说他如今对南方风土人情已经了若指掌,很多江南人都不过他。

    宋青书一开始还有些发愣,不明白沈璧君为何突然帮自己说话了,不过很快反应过来,她是故意这样将自己捧到天,抬高耶律乙辛的期望,到时候露陷了捧得越高之后摔得越重。

    果不其然,老谋深算的耶律乙辛显然不满足听信她的一面之词,改而亲自考校宋青书一些南方风俗人情,毕竟这关系到一个非常关键的计划……

    他问的问题五花八门,宋青书暗暗诧异耶律乙辛一个契丹人对汉人化了解这么深也是没谁了,不过转念一想当今汉人化先进,北方这些游牧民族进入原后都会一定程度汉化,连皇帝皇后都学汉人吟诗作画,一个贵族懂这些也不足为。

    宋青书只是诧异,一旁的沈璧君却是惊大了眼睛,要知道耶律乙辛很多问题都较生僻,连她都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谁知道那个男人却回答得巧妙无。

    测验一番过后,耶律乙辛非常满意这个结果:“沈小姐果然不愧是有名的才女,短短两三天功夫能教成这样。”他当然不会认为是这个普通琴师天赋异禀,下意识归结到了沈璧君身。

    沈璧君一脸尴尬,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他,悄悄看了身旁的宋青书一眼,见他表情云淡风轻,没有丝毫不忿之色,也没有向耶律乙辛告状的意思,不禁暗暗松了一口气,紧接着更是好起来:原来他并没有骗我,可是他怎么听得懂山阴话呢?

    “对了,今天过来呢是通知你们明天一早会被送进皇宫。”耶律乙辛忽然开口道。

    “我们?”宋青书一怔。

    “不错,你以琴师的身份,作为陪嫁和沈……咳咳,萧小姐一起入宫。”耶律乙辛临时改口,现在的沈璧君自然不再是那个江南的沈家小姐,而是有一个新的身份,驸马萧霞抹的妹妹萧坦思。

    宋青书往沈璧君那边望了一眼,见她面无表情,并没有丝毫激动意外之色,显然是耶律乙辛提前与她通过气。

    “怎么,你有问题么?”耶律乙辛眼神闪过一丝凌厉。

    “没问题。”宋青书勉强笑了笑,心想自己得找个机会和赵敏商量一下了,毕竟他潜伏在魏王府是查探慕容景岳下落的,如今什么没查到却要被调到皇宫,岂不是意味着前功尽弃。

    “那好,”耶律乙辛淡淡说道,“萧姑娘,你先回房休息吧,我还有些话要嘱托赵先生。”他其实并没有征询沈璧君的意思,话音刚落一旁的丫鬟扶着沈璧君离开了。

    不过沈璧君离去时却深深地看了宋青书一眼,心想果然是耶律乙辛的人,先前刚升起的那一丝淡淡的歉意与好瞬间烟消云散。

    待沈璧君离去过后,耶律乙辛忽然沉下脸来:“你进宫后要干什么,想必你也应该清楚了。”

    宋青书心一惊,心想我知道个屁啊,没想到赵敏随便选了一个人来冒充,居然还能触发隐藏剧情?

    见他支支吾吾的样子,耶律乙辛冷笑一声:“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今天特意是来告诉你,你的父母妻儿已经被我安排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好好保护,只要你乖乖按照我的指示行动,他们不会有任何问题。”

    “是。”宋青书微微低头,借机掩藏自己震惊的眼神,心寻思也不知道耶律乙辛给赵惟一的任务是什么,这样看来赵惟一是早被选定的人选,之前算他不超水平发挥勾动沈璧君的愁思,最后入选的估计还是他。

    待晚入夜过后,宋青书偷偷寻了个机会溜出去回到了小南楼,向赵敏、冰雪儿讲述了今天发生的事情。

    听到他要被当成陪嫁送入皇宫,两女都有些不厚道地笑了起来,弄得宋青书脸更黑了。

    待笑过之后,赵敏这才说道:“借这个机会进入皇宫调查一下也好,我怀疑慕容景岳另一个藏身地点是在皇宫。”

    “可魏王府这边怎么办?”宋青书皱眉道。

    “这边我之前为了接应你,已经派了几个人通过其他的突进混进了魏王府,到时候让他们在里面负责调查吧。”赵敏接着说道,“而且看情况耶律乙辛图谋甚大,若是不管不顾,到时候说不定会危害到我们利益,你顺势而为,关键时刻将事情往利于我们的方向发展。”

    宋青书点点头:“这样也好。”联系到之前萧半和耶律齐被诬陷的事情,他也隐隐感觉耶律乙辛在编织一张大,只是不知最后这张大会住谁。

    发现自己有些看不透耶律乙辛,未来双方多半会因立场不同而敌对,到时候怎么面对耶律南仙也是个大问题。

    “那位沈小姐也是可怜人,青书你要是力所能及帮助她一下。”冰雪儿这两天也听赵敏说起沈璧君的遭遇,不禁大生同情之感,心地善良的她忍不住劝起宋青书来。

    宋青书还没回答,赵敏却噗嗤一下笑出声来:“姐姐你放心好了,算你不说以他怜香惜玉的性子肯定也不会坐视沈小姐受委屈的,我说的是不是啊,宋大公子?”

    宋青书急忙正色说道:“锄强扶弱当然是我辈正义人士的本分!”

    “切,说的倒是好听,”赵敏鄙视地轻哼一声,“你怎么不去帮助路边那些流浪的乞丐?”

    这时候冰雪儿也抿嘴笑了起来:“听闻那位沈小姐素有山阴城第一美人儿之称,想必多半是很漂亮的。”

    “岂止是山阴城第一美人儿啊,若非她足不出户以致名声不显,竞争江南第一美人儿多半都没问题,”赵敏回想当初见到她的场景,忍不住感叹道,“那我见犹怜的模样,连我一个女人都忍不住心动,更何况某些花花公子。”

    宋青书一阵大汗:“你们俩什么时候这么默契了,联合起来打趣我。”

    赵敏扬了扬光洁如玉的下巴:“只是提醒你让你不要被美色迷晕了头脑罢了。”

    宋青书经受不住两女的轮番轰炸,急忙以溜出来太久怕被魏王府的人发现为由告辞,听到身后房间传来两女银铃般的笑声,他不禁感慨道,难怪历朝历代的皇帝都会让后宫里的女人互相争斗,不然那些女人若是其乐融融,统一起来针对男人那完蛋了。

    回到魏王府的时候,宋青书眼神余光忽然感觉到有人影一闪,他回过头望去,正好看到一个黑影从一处偏僻处飞进了府。

    “咦,轻功居然这般高明?”宋青书一怔,能被他认可的轻功绝对在江湖属于第一流的了,他神情顿时变得古怪起来,江湖往往采-花贼的轻功都不错,而且看他鬼鬼祟祟的也不像什么好人,要是主意打到耶律南仙身去了不好了。

    有了这个念头,他心的担心再也抑制不住,急忙悄悄跟了去。那黑衣人身法很精妙,人也很机警,时不时还回头查看有没有人跟踪,多亏宋青书如今轻功已经达到了一个震古烁今的地步,不然还真有可能被他发现。

    见他并没有往耶律南仙所在的内宅方向去,而是一路往西边院子,宋青书这才松了一口气,看来不是找耶律南仙的,这会儿功夫他忽然想起,这几天耶律南仙都不在家,自己白担心一场。

    不过很快他的神情又严肃起来,因为他发现那黑衣人所去的方向有点眼熟,正是这段时间他住的地方。

    当然宋青书不会认为这人大费周章潜入魏王府是来找一个落魄琴师的,显然是冲着更有吸引力的目标来的。

    果不其然,那黑衣人左转右转,最后来到了沈璧君的院子,院子布置的几个守卫还没反应过来被他一剑杀了。

    可谓是一眨眼那黑衣人手多出了一道寒光,出剑速度之快,简直是世所罕见。

    “薛衣人?”看见对方出手,宋青书已经认出了他的身份,当初耶律南仙的哥哥在狱被杀,他还怀疑过会不会是薛衣人下的手,特意去找秦可卿她们,可是当他到了南宋一行人所在的据点的时候,那里已经人去楼空,而且还看得出经历过一番激烈的厮杀。

    “也不知道秦可卿如何了?”正所谓一夜夫妻百日恩,秦可卿那柔若无骨的身子以及无尽的温柔与妩媚还是让宋青书念念不忘的。

    认出了对方身份,宋青书到不急着现身了,毕竟薛衣人是皇城司的人,前段时间一直在调查沈璧君的下落,如今说不定是来救她回去的。

    薛衣人进了屋,很快响起两声闷哼,显然是服侍沈璧君的丫鬟被打晕了,察觉到有个黑衣人闯进来,沈璧君下意识要惊呼,薛衣人已经快速说道:“沈小姐,我是皇城司的人。”

    窗外的宋青书眉头一皱,薛衣人居然称呼她为沈小姐而不是太子妃,不过想想也容易理解,经历了这件事情,哪怕沈璧君还是清白之身,南宋皇室也不可能让她当太子妃了——

    这两天大学的导师来这边玩,要接待他们,所以更新有些不稳定

    另外最近章节提到了沈璧君,昨天半夜心血来潮写了一篇关于沈璧君的图贴在了公众号,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加公众号:六如和尚,看看武林第一美女是什么模样。

    底部字链推广位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