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533章 可怜的太子妃

    沈璧君顿时又惊又喜:“皇城司的人?”虽然薛衣人是皇城司的高层人物,但她一个养在深闺里的千金大小姐,自然不认识他。

    “沈小姐,你当初护送的割鹿刀在哪里?”薛衣人目光迅速扫视了一下整个屋子,可惜哪里都不像能藏住刀的样子。

    窗外的宋青书暗暗感叹,这薛衣人为了练剑当真已经失去了人类的情感,三更半夜如此绝色佳人在面前他居然熟视无睹,反而去询问刀的下落,这和孙猴子定住了七仙女结果跑去吃桃子有什么区别?

    听到他的话,沈璧君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头:“灭沈园的凶手查到了么?”

    薛衣人原本注意力在搜寻屋中割鹿刀,听到她的话不禁大吃一惊:“你怎么会知道沈园出事了?”

    莫说是他,连窗外的宋青书也吃惊不已,心想沈璧君被囚禁在这里,怎么会知道千里之外发生的事情?不过转念一想就恍然大悟,唯一的可能就是耶律乙辛故意告诉她的,难怪她会同意假扮成萧霞抹的妹妹进宫,一来是沈家已经被灭门,她就算逃出去也孤苦无依;二来么她可以通过当皇妃借助辽国的力量替父母复仇。

    “你不用管我怎么知道的,只需要告诉我凶手是谁?”沈璧君原本是娇怯怯的小姐,从小大家闺秀地培训,她说话永远是那么温柔与从容,不过如今她的声音中却夹杂着几丝冰冷的寒意,看来仇恨果然能最快地改变一个人。

    薛衣人摇了摇头:“凶手手法极为干净,又是在半夜下的手,我们虽然查到过几个嫌疑人,但后来又一一排除掉了。”

    “那就是什么都没查出来了?”沈璧君冷冷地说道。

    “沈小姐你放心,皇城司已经全部调动起来,一定会查出凶手的。”薛衣人安慰道,话锋一转继续说道,“沈小姐,你身上的割鹿刀究竟在哪里?”

    窗外的宋青书不禁嗤笑一声,薛衣人果然是练剑练傻了,不擅长和人打交道,聊天转化得这么生硬。

    果不其然,沈璧君眼神中充满了戒备:“你是来救我的还是来找割鹿刀的?”

    薛衣人一愣,显然也被她问住了,要说一开始朝廷的确是不惜一切想将这位准太子妃找回来的,只可惜皇城司的人挖地三尺都没有找到她,随着时间越拖越久,所有人心中对找到她不抱希望了。

    而且沈璧君是出了名的绝色美人,失踪这么久恐怕早已被劫匪污辱了,要知道经过靖康之耻,无数后妃公主被掳掠凌-辱,是皇室成员心底的一根刺,是官方的逆鳞,是以最近这些年兴起了理学,鼓励女子守节换句话说,整个国家的舆论就是女子为了守卫贞洁牺牲生命是崇高的,反之则是被唾弃的。

    男人没本事保护自己的女人,反而要女子用生命守节,这一点在后世被很多人批判,不过在这个世界还是主流的观点,是以发现沈璧君已经失踪这么久了,连一开始最着急的太子也不那么上心了,更何况沈家被灭门,这样没法得到对方家族的政治支持,实在不是一个合适的联姻对象。

    太子虽然年轻,但出身皇家自然明白这些游戏规则,做出选择并不难,唯一遗憾的就是没法享受到那位未婚妻的天姿国色。

    薛衣人迟疑就是迟疑在这里,临安各方势力其实都不希望沈璧君再次出现,只是没谁出来点破这点而已,薛衣人是薛家的核心人物,自然明白这一切。

    不过他虽然不善言辞,却也不是傻子,知道实话实说绝非什么好主意,灵机一动说道:“据我们最新的调查结果,沈家灭门案与割鹿刀下落有关,如果沈小姐能提供割鹿刀的下落,相信能帮助我们尽快破案。”

    窗外的宋青书暗暗摇头,如果沈璧君还是以前那个傻白甜深闺小姐,说不定还真会信了这番说辞,不过这期间深陷狼窟,逼得她不得不成熟起来。这几天宋青书与她相处,可以清楚感受到她的成长。

    果然不出他所料,沈璧君摇了摇头:“等你们查到沈园灭门案的凶手再来找我吧。”

    薛衣人本就是尸山血海里杀出来的人物,压着性子这么长时间已经是他的极限了,听到了她此时的话,终于按捺不住了:“沈小姐,要知道现在唯一能帮助你的就是我了,你这样不配合让我很难做。”

    他不再掩饰身上的杀气,沈璧君哪怕再成长,可又哪里禁得住这样的气势,下意识后退几步,多亏骨子里的倔强让她才没有跌坐在地上:“我说了,只有查到了沈园灭门案的凶手,我才会把割鹿刀的下落告诉你。”

    看着她扬着头倔强的样子,宋青书都有些佩服起来,看来自己之前对她有所误解啊,原著中那个为了自由能背叛家族与婚姻的女人,又岂是那种逆来顺受的柔弱之辈。

    薛衣人深深看了她一眼:“沈小姐恐怕根本不知道割鹿刀在哪里吧?”

    沈璧君眼神中闪过一丝慌乱,尽管很快掩饰过去,可又哪里瞒得过薛衣人这种老江湖。

    “沈小姐自己都是他人的笼中鸟,鸳鸯刀多半也在抓你的那人手中,北枢密使耶律乙辛么?我直接找他就是。”薛衣人淡淡地说道,转身仿佛要离去的样子。

    宋青书倒是有些幸灾乐祸,其实他一直想试探一下耶律乙辛,只不过担心打草惊蛇,再加上对方是耶律南仙的父亲,让他不免有些投鼠忌器,如今有人代劳再好不过。

    忽然他眼神一凝,因为他感受到了杀气!若说之前只不过是薛衣人气势外放,如今却是真的有了杀意。

    “沈小姐,你知不知道其实很多人不希望你活在这个世上。”薛衣人背对着沈璧君,淡淡地说道。

    沈璧君先是一惊,接着自嘲一笑:“那是当然,宫里那些人又怎么会容忍我这样一个为皇室蒙羞的太子妃存在着。”

    “沈小姐的气度让薛某佩服,我见过太多江湖上的好汉之前喊得震天响,结果临死之前各种不堪,”薛衣人感慨道,“不过沈小姐放心,将来世人只会知道你是坚贞不屈,自尽以全清白,兼山书院的人甚至会把你写入《列女传》,到时候名垂青史,也算光耀沈家门楣。”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