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534章 两个身份

    uen.geEleenByI("reaerF").lassNae = "rf_" + rSeef[2];

    正常输出章内容

    uen.geEleenByI("reaerFs").lassNae = "rfs_" + rSeef[3]

    窗外的宋青书不得不感慨,自己已经够腹黑了,可是跟这些真正的政治家起来,真是小巫见大巫,他们这些人是心黑啊,根本不在乎一个人的死活。    .      .  

    “要死了么?”此时沈璧君的眼闪过一丝茫然,哪怕她再镇定,也不过是十几岁的少女,之前一直是温室里的花朵,骤然面临死亡还是有一丝茫然与不甘,她想到自己还没来得及为父母报仇这样死了,心升起了浓浓的求生欲,只可惜她虽然不懂武功,也看得出眼前这人武功有多高,根本不是她能对抗得了的。

    “谁能救救我……”她想高声求救,可是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强烈的紧张让她失声了。

    薛衣人正要出剑之际,忽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沈小姐,沈小姐?”他不禁眉头一皱,手的剑也下意识停了下来。

    沈璧君听出是赵惟一的声音,虽然一直以来都因为他是耶律乙辛的心腹所以挺讨厌他的,不过这个时候他的声音简直可谓是天籁了。

    “外面是谁?”薛衣人压低声音问道,毕竟身处魏王府,他也不敢托大。

    “是耶律乙辛的手下。”沈璧君惊魂甫定,声音都有了一丝颤音。

    “沈小姐,大人让我问你一些问题,我进来了?”外面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薛衣人眉头一皱,按照他的性子,一剑杀了干净,不过他这次带着任务来,寻思着这人会不会是来询问割鹿刀的下落,便压低声音对沈璧君说道:“等会儿见机行事,不许暴露我在这里,不然……”他后面的话没说,只是拿着剑在她后腰抵了抵,尽管隔着衣服,但面的寒意已经让沈璧君肌肤起了一层细细的疙瘩。

    薛衣人威胁了一番,身形一下子便闪到了屏风后面,这时候宋青书已经推开了门。

    若是平日里他这样未经允许推门进自己的闺房,沈璧君早将他痛骂一顿了,不过今天却激动得有些想哭,她动了动身形正想借机出去,谁知道一阵恐怖的气机将她锁定住,虽然她不懂武功,也清楚自己只要一动会引发雷霆一击命丧当场。

    无奈之下她只好继续端坐在屏风前的椅子,一边向进来的赵惟一递眼色一边答道:“你找我有什么事么?”

    看到平日里极为注重仪态的沈大小姐此时眼睛都快眨出火花来,宋青书暗暗发笑,装出一副茫然的样子:“你眼睛抽筋了么,怎么一直眨?”

    平日里素来好教养的沈璧君此时恨不得破口大骂他一顿,什么事猪队友,眼前这人完美诠释了一切,她正要说什么,却感觉到身后的杀气又浓郁了几分,显然是在警告她。

    是以沈璧君只能心把赵惟一骂个半死,嘴却不敢再表现出什么。

    “主要是前两天小姐教我的东西我忘记了,所以特意再来问小姐一下。”宋青书知道戏弄得差不多了,担心再玩下去玩出火来。

    沈璧君一怔,心想算有疑问哪有半夜三更到我屋里来问的道理?不过她也算聪明,看到赵惟一悄悄眨了眨眼,很快反应了过来,对方多半是以此为借口来救她的。

    “你什么东西忘了?”沈璧君强压住心喜意,镇定地问道。

    宋青书笑了笑,快速用山阴话说了一句:“沈小姐我已经通知了府的侍卫,我们先暂时稳住你后面那个人。”南方与北方不同,南方的话隔了一座山隔了一条河都有可能不同,更何况山阴话是出了名的难懂,薛衣人虽然同为南方人,但极大概率也听不懂。

    果不其然,听到他的话,薛衣人并没有什么异动,显然他赌对了。

    沈璧君先是一怔,继而一阵惊喜,也用山阴话答道:“你怎么知道我这里出事的?”同时这时才知道自己以前误会了他,他能流畅地用山阴话和自己交流,显然自己之前的刁难并没有影响到他,他声称学会了大部分教他的知识,并不是逞强卖弄。

    “我半夜睡不着,偶然坐在窗边看到了他的身影,担心他对你不利,偷偷跟过来了。”宋青书的回答合情合理,丝毫没有引起对方的怀疑。

    “今天真是多亏你了。”沈璧君感动得有些想哭,特别是自己之前那样对他,他反而不计前嫌帮自己,要知道这段日子她见过了太多的恶人,甚至连薛衣人这本应该是自己人的也要杀她,让她对这个世界都有些绝望起来,忽然遇到赵惟一这种“好人”,让她感动异常。

    宋青书正要说什么,忽然神色一变,前一把拉着沈璧君的手往外跑去,在同一瞬间,屏风爆碎开来,屋亮起一道雪白的光,薛衣人一人一剑已经刺了出来,看情形若非宋青书拉走了沈璧君,这一剑早已要了两人的性命。

    原来薛衣人虽然听不懂山阴话,不过他又不傻,见到两人快速交流,多半是在说自己,于是索性一剑刺出一了百了,先杀了沈璧君,免得让皇室蒙羞,割鹿刀的事,再找耶律乙辛查证便是。至于进来的那个男人,他根本没兴趣了解,杀了杀了。

    骤然被一个陌生男子抓住手,沈璧君俏脸一红,十几年养成的矜持让她极为恼怒,正要喝斥之际忽然意识到什么,回头看了一眼,正好看到薛衣人一剑刺了出来,刚才她坐的那张椅子瞬间被剑气撕裂成碎片,若是自己在那里会发生什么事情显而易见,惊魂甫定之余,哪里还来得及责怪对方。

    薛衣人一愣,显然没料到对方反应这么快,提前拉走了沈璧君,导致他志在必得的一剑落空,不过他并不着急,因为下一剑他不会给两人任何的机会了。

    只可惜天不遂人愿,在这时十几个魏王府的侍卫冲了进来,原来刚刚宋青书进来前用千里传音之法通知了最近之处的侍卫,那边的人一开始还以为是幻听,不过事关沈璧君,他们也不敢怠慢,还是派了些人过来。

    刚好看到薛衣人往沈璧君出剑的一幕,一群人哪还敢迟疑,一边呵斥一边拔出腰刀冲了去。

    沈璧君认出其几人是当初在江南劫持她的人,这几人武功很高,沈家随行的护卫也算是精挑细选的精锐,再加官府派的护送军队,可惜根本不是他们对手,几个回合被砍瓜切菜杀得干净,连随行的丫鬟也被一刀杀了,当时她可是恨极了这些人,可现在她却不得不指望这些人救命,巴不得他们武功越高越好。

    “他们应该能拖住后面那人吧。”沈璧君还没有从这种荒谬感清醒过来,忽然觉得眼前闪起一道雪练般的光芒,这一刻仿佛天的月亮都有些黯然失色,她忍不住闭了眼睛,待重新睁开的时候,之前生龙活虎的十几个高手仿佛突然静止在原地不动起来。

    沈璧君一怔,不过接下来一幕让她浑身都有些软了,原来那十几个高手脖子间同时出现一道血痕,紧接着鲜血尽数喷出,形成了一道血雨,将薛衣人浑身都染得鲜红无。宋青书素来对这样的暴力美学不敢苟同,杀人杀人么,非要弄得一身是血不是变态是什么?

    “血……衣……人!”武功最高那位侍卫勉强还有一口气,不过勉强喊出了一个名字后还是气绝而亡。

    “血衣人?”沈璧君手足冰凉,她虽然是个深闺大小姐,但薛衣人在南宋地位非寻常,可谓是军的神话,连她都听过对方的大名,家长辈更是将薛衣人吹得天下无敌一般。

    再加她与陆家七小姐陆无双是闺蜜,得知她以前是江湖人,一次聚会的时候出于好问过对方薛衣人和江湖那些高手起来如何,陆无双回答她薛衣人放到江湖也是最顶尖的高手,估计能胜他的人绝不会超过五人,紧接着陆无双又得意地吹嘘了一番宋青书是其之一。

    看到她眉飞色舞的样子,沈璧君只当那是少女对意人的倾慕,倒也没放在心,只不过对薛衣人的强大却深深地印在了脑海里,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居然要面对这位无敌剑客的剑锋。

    “想到你们挡不住姓薛的,可也不至于这么没用吧。”沈璧君震惊的时候,宋青书同样也是郁闷不已,他原本也没指望这些侍卫能打败薛衣人,只不过寻思着他们阻拦一下总还是能办到的,借助那点时间他带着沈璧君逃入魏王府其他地方,等着魏王府的防卫力量出来对付薛衣人即可。

    可哪知道薛衣人的人剑合一居然这般厉害,这十几个身手还不错的侍卫居然被其秒杀,现在这情况魏王府防卫力量还没反应过来,薛衣人又会出他第三剑,难道要暴露自己的武功?那样自己辛辛苦苦潜伏进来岂不是前功尽弃?

    宋青书正在纠结之际,忽然心一动,往旁边一道院墙看去,薛衣人显然也察觉到什么,抬头往同一个地方望去,只见月色下一个白衣公子如同谪仙下凡一般站在那里,脸那张银色面具更是平添了几分神秘色彩。

    “宋青书?”薛衣人眉头一皱,沉声说道。

    底部字链推广位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