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538章 刀下留人

    uen.geEleenByI("reaerF").lassNae = "rf_" + rSeef[2];

    正常输出章内容

    uen.geEleenByI("reaerFs").lassNae = "rfs_" + rSeef[3]

    宋青书进皇宫前设想了一大堆可能遇到的局面,甚至连一进来身份暴露的预案都想好了,可是偏偏没有想到这一茬。

    名动天下、红颜知己众多的金蛇王居然被送到了敬事房阉割?如果有外人知道这件事恐怕会笑掉大牙吧。

    “开什么玩笑,我是乐师,又不是来当太监的。”宋青书一头黑线,下意识往后挪动脚步,只可惜早已被人从后面拦住。

    “一般的乐师当然不用去势,不过你这种要当妃子的陪嫁乐师,平日里经常出入宫闱,不去势怎么行呢?”领他来的那人解释起来。

    不过屋里的老太监显然见惯不怪,有些不耐烦地哼了一声:“别磨磨蹭蹭的,后面还有人等着呢。”

    他话音刚落,几个太监过来抓住宋青书的手,想将他绑在“手术台”,宋青书脸色一变,他虽然想潜入皇宫查探慕容景岳的消息,哪怕牺牲一些也在所不辞,不过绝对不包括牺牲男人的命-根子!

    区区几个太监自然拦不住宋青书,他正寻思着是震飞他们然后杀出皇宫,忽然灵机一动,完全可以用移魂大-法给这些人洗脑嘛,让他们潜意识里以为自己已经那啥了,这样可以继续自己的任务了。

    正要施展之际,忽然外面传来了敲门声,屋众人停了下来,门打开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太监站在门口,看服饰打扮感觉得出来他在宫地位不低。

    屋的老太监原本是一副死人脸,看到对方急忙笑呵呵地迎了出去,那幅迅速转变的谄媚之态让宋青书暗暗作呕。

    两人小声聊了几句,老太监忽然面露难色:“这恐怕有些于礼不合。”

    “如今宫正缺琴师,被你割了这么一刀,至少两个月下不了床,到时候黄花菜都凉了。”那太监见他还要说什么,不耐烦地挥了挥手,“放心吧,有什么事我顶着。”

    见话说到这份,那老太监也不好说啥,只好任由对方将人带走。

    宋青书跟在那太监后面,心却是惊讶无,他功力高深,刚才门口两人对话瞒不过他的耳朵,对方领走他的理由虽然看似合理,但实际却根本站不住脚。

    要知道深宫禁闱之对男人防范得有多严,稍微不注意便是人头滚滚,这太监在宫职位虽然不低,但也没必要为了非亲非故的自己冒这么大的风险。

    除非……

    宋青书忽然想到前世看的电影版《鹿鼎记》,韦小宝也是在要被阉割的时候被海大富带进了宫,而海大富之所以不介意他有没有被阉割,是因为需要派他去当炮灰送死。

    反正也活不了几天了,阉不阉区别也不大了。

    宋青书悚然一惊,看来这位太监也是居心叵测啊。心一动,试探着问道:“公公怎么称呼?”

    “洒家姓高。”那太监答道。

    “今天多谢高公公了,”宋青书接下来不经意又说了一句,“还请高公公替我谢谢魏王。”

    那太监一愣,显然也有些意外,不过还是点了点头:“魏王派你来,肯定也是信得过你,好好干,小伙子。”

    “果然是耶律乙辛!”宋青书料到是他,以他的修为自然看得出眼前这位太监只是一个普通人,绝不是“海公公”之流,一个内侍胆子再大,也没道理敢做这样的事,多半是有人授意,而最有嫌疑的便是耶律乙辛了。

    毕竟他之前费尽心思招揽琴师,还特意去将赵惟一的父母妻儿抓来威胁,绝不会做无用功,现在想来是要让他进宫完成一件九死一生的事情,只不过现在还没接到通知,暂时还不知道要让他做什么。

    被高公公领着在皇宫里七绕八绕来到一处院子,对方说道:“这几天你在这里先休息着,有人会按时送饭过来,没事别到处乱跑,毕竟正常人被去势过后一两个月都下不了床,别落在有心人眼被怀疑。”

    宋青书本来还担心乐师的工作会让他行动多有不便,如今被安排在这僻静的地方没人管束,正好求之不得。

    送走高公公,正寻思着到宫查探一番,忽然传来了敲门之声,宋青书一怔:这个时候谁会来找他?

    打开房门后他更吃惊了,因为站在门口的是沈璧君。

    “沈小姐?”宋青书当然有些意外,因为今天是她进宫的日子,虽然如今的时辰皇帝正在朝不至于和她洞房什么的,但也不至于能这么乱跑吧。

    “赵先生~”沈璧君柔柔地唤了他一声,神情有些古怪,最后充满歉意地说道,“对不起,赵先生,我也是前不久才得知你被送去…….送去……”

    对于大家闺秀来说,那种地方实在有些难以启齿,不过宋青书也明白过来对方也知道了自己被送到敬事房的事情。

    “我本来想救你的,不过你也知道我现在自身难保,而且才进宫也没人会听我的,所以……”沈璧君脸充满了歉疚,毕竟眼前之人昨天刚救了她,结果今天因为自己的缘故受了男人最大的屈辱,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对方。

    “小姐不必放在心,这本是我注定的命运。”宋青书自嘲一笑,反倒安慰起她来,当然这是因为他并没有受到真正的伤害,不然的话哪还有心情搭理对方。

    同时他也感慨沈璧君毕竟是深闺大小姐,实在没有太多生理常识,不然看他如今面色红润还能站在这里和她聊天,也可以知道他绝非那里被割了一刀的样子。

    两人又聊了几句,沈璧君方才歉然说道:“赵先生,我这次是偷偷找宫女送我过来的,我必须回去了,不能害了别人。”

    一边说着一边褪下手腕的一个玉镯塞到了宋青书手:“我现在也没什么能帮到你的,这个玉镯还值点钱,你拿去换了买些补品来养一下身子,宫其实也是处处要花钱的呢。”

    说完也不待他反对便匆匆离去,握着尚带有身体余温的玉镯,宋青书不禁有些哭笑不得,这小妮子心倒是挺善良的。

    收起玉镯,宋青书注意力回到了正事面,决定趁这个机会去皇帝那里好好查探一番,他隐隐有种感觉,多半能从那里得到什么有用的情报。

    底部字链推广位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