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451章 闹洞房

    耶律洪基打量她的同时,沈璧君也在趁机打量对方,只见眼前龙袍男子满腮虬髯,神情威武,不过她一个生长在南方的千金大小姐,从小养成的审美更喜欢那种翩翩如玉的佳公子,甚至萧十一郎那种豪爽不羁的风格也受她亲睐,可是这满脸络腮胡的模样,实在远远超出了她的心理承受力。

    看到对方驱散了太监宫女,沈璧君心中不由得咯噔一下,她虽然已经决定入宫,但事到临头却发现自己并没有做好准备。

    耶律洪基直接坐到床边,往旁边拍了拍,用命令的语气说道:“过来!”

    沈璧君脸色顿时一变,她之前设想过无数与皇帝相处的情景,可是没想到对方居然这么直接,看样子是现在就要宠幸她。

    “嗯?”见她呆立在原地,耶律洪基不禁瞟了她一眼,露出了不满的神色。

    沈璧君张了张嘴,却口干舌燥,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不由的暗自悔恨,平日里自诩聪明文采,结果关键时刻大脑却是一片空白。

    耶律洪基本就因为萧峰的事情一肚子怒火,看到她这般期期艾艾的模样,愈发不悦,幸亏沈璧君颜值实在够高,不然他早已爆发。

    看到对方不动,耶律洪基想当然以为她是出于少女的羞涩,也管不得那么多,直接起身走上前,伸手便往她身上抓去。

    “皇……皇上。”沈璧君慌乱得口齿都有些不利索了,想找个理由岔开这一劫,可是脑中一片空白,哪里想得到什么主意。

    耶律洪基拉着她来到窗边就往她脸上吻来,吓得沈璧君惊呼一声,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把将其推开,自己如同一个受惊的小白兔一般躲到了翘角。

    三番四次被拒绝,耶律洪基不禁脸色一沉:“你们家族的人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哥哥勾结耶律齐谋反,妹妹则忤逆朕的意思,你们是想被抄家灭族么?”

    听到他的话,沈璧君这才想起此次进宫的目的,若是不能讨得皇帝的欢心,她如何能替父母报仇?可是难道真的要委身于眼前这个狗熊一般的男人么……

    耶律洪基则是趁她失神这会儿功夫,走过来将她抱到了床上,一把扯开了她的外衣,身为九五之尊的皇帝,再加上本来就一腔怒火,自然没什么怜香惜玉的心情。

    感觉到身上一凉,沈璧君眼眸中瞬间充盈着泪水,可是又怕惹恼了对方导致功亏一篑,不得不强忍着不让眼泪掉出来,她发现自己从来没有这么痛苦过。

    忽然身上一沉,感觉到对方压到了自己身上,沈璧君差点没有被对方沉重的身体压得闭过气去:“终于到了这一刻了么……”

    她认命地闭上眼睛,良久过后她有些意外地睁开眼睛,因为想象之中的事情并没有到来,皇帝压在了她身上就一动也不动了。

    “怎么,还享受被男人压的感觉,舍不得起来么?”这个时候身旁忽然响起一个戏谑的声音。

    沈璧君回头望去,只见一个男人似笑非笑倚在床边看着他,熟悉的面容让她忽然有些放松下来,不是赵惟一又是谁。

    “你怎么在这里?”沈璧君此时脑子有些转不过弯来。

    “我不在这里你还不得被耶律洪基给嘿嘿嘿啦。”来的人自然是宋青书,他虽然跟在耶律洪基后面,但要躲开他的御前侍卫,还是要费一点功夫,幸好最后还是及时赶到,没让沈璧君被占便宜。

    沈璧君脸色一红,她虽然没听过污妖王费玉清的经典笑话,但并不妨碍听懂嘿嘿嘿的意思,这才注意到耶律洪基已经晕了过去,不禁吓得花容失色:“他怎么了?”

    “放心吧没死,只是晕了过去。”宋青书笑着说道。

    沈璧君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显然想不通他此时满不在乎的样子:“你知不知道这可是诛九族的大罪啊,你快点趁没人发现,找机会溜出宫去吧,我先帮你拖延一下时间。”

    看着她担忧的模样,宋青书嘴角愈发上扬了,这小妮子心地倒是多善良的,这个时候还知道担心他。

    “你还笑?”沈璧君都快疯了,觉得眼前这人真是分不清轻重,现在居然还在那里吊儿郎当的。

    “你真的不用穿衣服么?”宋青书指了指她的胸前,戏谑地说道。

    沈璧君低头一看,这才想起刚刚耶律洪基撕裂了她的外套,吓得惊呼一声,瞬间转过身去,声音中都带着哭腔:“你快闭上眼睛啊!”

    宋青书撇撇嘴:“也就露了点肩膀胳膊出来,其他什么都看不到,在我们家乡这都不叫事儿。”不过沈璧君却根本听不进他的话,从小便是淑女教育让她觉得这是有关贞洁的大事。

    见她那过激的反应,宋青书也知道不便继续调戏了,只好说道:“你慌什么,我不是已经被送到敬事房……”他心想自己也不算说假话,的确是被送到了敬事房,只是最后没有变成太监而已。

    沈璧君果然被误导了,此时她已经整理好衣服,转过身来一脸歉意地说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提起你的伤心事……”

    “没什么。”宋青书豁达的态度让沈璧君敬佩不已,话说他能不豁达么,因为压根就没有那啥啊。

    “对了,你为什么会救我?”沈璧君忽然想起什么,一边询问一边担忧地看了倒在一旁的耶律洪基一眼,皇帝被打晕了,这事该如何收场啊。

    宋青书苦笑道:“当初我受令尊临终所托,答应了要救你的。”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一块当初沈御史给他的信物。

    看到父亲的旧物,沈璧君眼泪瞬间就崩了出来:“爹~”这是当初父亲私底下和她约定的信物,外人不会知道,也就杜绝了有人偷窃或者抢夺他身上的物品来骗她。

    “沈小姐,节哀顺变。”这段时间看着眼前的少女假装坚强,直到现在方才流露出柔弱的一面,宋青书忍不住安慰起来。

    “既然你见过我爹,那你一定直到他是怎么死的了?”沈璧君哭了一会儿,忽然抬起头来紧张地望着宋青书。

    (本章完)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