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452章 毫不设防

    宋青书犹豫了一下,还是将当晚发生的事情大致说了一遍,最后才有些歉意地补充道:“那人武功很高,我又急着救人,被他给逃掉了。”

    “若非你出现,我父亲恐怕还要受到更多折磨,”沈璧君倒也善解人意,并没有因此责怪他什么,“对了,知道那人身份么?”

    宋青书摇了摇头:“那人带着面具,显然是刻意隐藏了任何能暴露身份的特征。”

    “到底是什么人如此狠毒,非要灭我们沈家满门!”沈璧君双拳紧握,唇上隐隐咬出血痕来。

    宋青书分析起来:“据令尊的遗言推测,应该是冲着沈家的割鹿刀来的。”

    “割鹿刀,又是割鹿刀!”想到自己本来好好的太子妃就是因为这刀变成了阶下囚,如今又因为这刀害死了沈家满门,沈璧君便恨恨不已,“这把破刀哪来的这么大魔力!”

    宋青书仔细打量着沈璧君的反应,当初沈炎虽然口口声声宣称他并不知道割鹿刀的秘密,但难保不是他防着自己故意那样说,如今看沈璧君的反应,恐怕是真的不知道。

    “你被抓后那把刀落到了谁手中?”宋青书清楚只要知道割鹿刀现在在谁手中,那么谁就是这段时间的幕后黑手。

    沈璧君张嘴正欲回答,忽然想到了什么,有些狐疑地说道:“你不会是故意来套我口供的吧。”这段时间以来的遭遇让她再也没有以前那样相信别人,特别是之前薛衣人也问过她同样的问题,自然让她警觉起来。

    “你一个琴师怎么会武功,还有你不是关外的人么,怎么会出现在江南沈园?” 沈璧君越说越怀疑。

    宋青书苦笑起来,半真半假地说道:“因为受了令尊临终所托,我一直在调查你的下落,前不久机缘巧合得知你被关在魏王府,正好那边正在招琴师,我就伪装成琴师混进府了,那些身份都是应付魏王府的审核的。”

    “原来如此,”沈璧君缓缓点头,不过她依然没有打消心中顾虑,“你与我们沈家非亲非故,为什么会这般费尽心思来救我,我不信这天下真有这样不求回报的好人。”这段时间发生的种种事情,让她认清了人心的丑陋。

    宋青书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只能开玩笑地说道:“也许是沈小姐长得太漂亮吧,要知道男人总是无法拒绝漂亮女人的吸引力的。”

    沈璧君本来正气势汹汹的质问,听到他的回答不禁一怔,赛雪的肌肤上瞬间抹上一层红晕:“呸,被阉了还不老实……”

    宋青书呼吸一窒,这小妮子越来越没有大家闺秀的范儿了。

    这时候沈璧君也意识到了不妥,一脸歉意地说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宋青书还能说什么,只能挥挥手:“算了,大人不记小人过。”

    “呃~”沈璧君不禁语塞,看到对方开始翻弄耶律洪基,不由得吓了一大跳,“万一你把他弄醒了怎么办?”刚刚因为听到沈园的消息被转移了注意力,如今回过神来她不禁吓了一身冷汗,如今正在皇宫之中,等耶律洪基醒来,自己和赵惟一可谓是插翅难飞。

    “就是让他醒来啊。”宋青书对她笑了笑,然后解开了耶律洪基的昏睡穴。

    耶律洪基迷迷糊糊睁开眼睛,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便被眼前一双漆黑无比的眼眸吸引了,冥冥之中有个声音在告诉他:“你宠信了新进宫的妃子,对方让你非常满意,你龙颜大悦赐其为惠妃……”

    看到耶律洪基睁开眼睛,沈璧君吓得寒毛直竖,不过让他意外的是,耶律洪基并没有大发雷霆,而是一脸茫然地坐在那里。

    听着宋青书的话,沈璧君在一旁云里雾里,正奇怪之际,却见耶律洪基点了点头,机械地重复了刚才的话,然后又睡了过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沈璧君彻底迷糊了,忍不住上前问道。

    宋青书随口答道:“就是一点江湖幻术,能让他忘了刚才的事,所以你也不必担心他醒来后会责罚你了。”

    “这太神奇了。”沈璧君张了张嘴,还没有从震惊中恢复过来。

    处理完耶律洪基的事情,宋青书再次问道:“现在你总该告诉我割鹿刀落到谁手里了吧。”

    想到对方拿着父亲的信物,沈璧君终究还是没有再隐瞒:“当初车队被萧十一郎带人袭击,我也被他一路劫持到了上京城……”

    宋青书忽然面露古怪之色:“今天来抢婚的也是他吧,看得出来他对你还挺好的。”

    “他一路上对我的确以礼相待,”沈璧君幽幽叹了一口气,“不过若非是他把我抓来,我又岂会成为阶下囚。”

    “他只是别人手里的一把刀而已,也算是身不由己。”宋青书自然不屑诋毁别人,在某些方面萧十一郎还是挺不错的。

    “不错,他虽然是皇宫里的殿前副都点检,不过小时候是被魏王耶律乙辛救得性命,所以暗地里也听从耶律乙辛的话。”沈璧君毕竟是有名的才女,通过之前一段日子的接触,她倒也摸清了萧十一郎与耶律乙辛的关系。

    “他倒也什么都不瞒你。”宋青书轻笑一声,心中却是沉重起来,果然是耶律乙辛!他之前虽然隐隐已有猜测,但毕竟没有确定,如今得知即将与耶律南仙的父亲为敌,还是让他纠结万分。

    “也不知道慕容景岳是如何影响他的。”宋青书自然明白对方背后肯定还隐藏着另一个狡猾的狐狸。

    “不是你说的么,漂亮的女人在这方面总有优势。”沈璧君笑容中充满了自嘲的意味,显然美貌并没有给她带来幸福,更多的是带来不幸。

    “最黑暗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切都会变好的,相信我。”宋青书沉声说道。

    沈璧君笑了笑,显然只当成一般的安慰话语,并没有当真。

    “你先睡一会儿吧,估计你昨晚肯定一夜没睡吧。”感觉到她眼神中的疲惫,宋青书劝道。

    沈璧君看了一旁的耶律洪基一眼,苦笑道:“这种情况下我怎么睡得着。”

    “我会在旁边保护你的,你放心睡就是。”宋青书提起耶律洪基,将其扔到了屏风后面,让他不至于吓到沈璧君。

    谁知道沈璧君依然没有动,反而看着他欲言又止,宋青书终于反应过来,忍不住笑道:“你忘了我才从敬事房出来么?”倒不是他有装太监的癖好,而是接下来他要经常出入沈璧君这里,有这个身份掩护能避免双方不少尴尬。

    “对不起~”沈璧君这才反应过来,想到对方受自己父亲所托来救自己,居然还被……牺牲这么大让她心中充满歉疚,心想自己若是再表露出嫌弃他的态度岂不是太伤他的心了?

    这样想着她也不便赶对方出去,便伸手开始解衣服上的扣子,打算宽衣就寝。

    (本章完)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