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545章 皇后的邀请

    宋青书眼前一亮,急忙涎着脸凑了过去:“还望郡主教我。”

    赵敏白了一眼,这才说道:“你可以先坐视耶律洪基动手,然后再从大牢里将他救出来不就好了?这样不仅成全了兄弟情义,说不定还能收服一员虎将,岂不是一箭双雕?”

    宋青书迟疑道:“可是万一耶律洪基并不是只囚禁他,只是杀了他呢?”

    赵敏摇了摇头:“以我对耶律洪基性格的了解,他并不会选择杀萧峰,一来萧峰是他的结义兄弟,又是辽国的南院大王,这些年契丹人心中的战神,杀了他动静太大;二来么以他好大喜功的性子,多半这次会率军进宫金蛇营,迫使你将耶律齐、萧半和交出来,然后再回到萧峰面前炫耀。当然,如果胜了还好说,如果被你打得打败,他恼羞成怒之下萧峰倒真有可能必死无疑了。”

    “这些上位者的思维方式果然都是有迹可循的。”宋青书不禁感慨万千,三国时期田丰也是劝解袁绍暂时不要南征被下狱,然后官渡之战袁绍惨败狱卒兴奋地告诉他说他可以被放出去了,田丰却感慨若是官渡之战袁绍胜了心情一好还真会放了他,如今袁绍败了自己就真死定了,后来果然不出他所料。

    “听完郡主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宋青书行了一礼,心情也变得豁然开朗起来。

    赵敏微微一笑:“你只是关心则乱了,说起来你和那位沈家大小姐相处得如何啊?”

    “你这语气怎么怪怪的……”宋青书犹豫了一下,并没有将昨晚从耶律洪基手下救下她的事情说出来,毕竟不想勾起两女的醋意,为了转移对方注意力,急忙提到了那个关于皇后的任务。

    听完他的描述,赵敏果然沉思起来:“难怪耶律乙辛非要弄个琴师进去,原来是为了接近皇后……”忽然她想到什么,狐疑地望着他:“皇宫里的人就这样让你一个大男人进宫?没有一点反应?”

    “当然有了……”宋青书一脸郁闷地把去敬事房转了一圈的事情说了出来,逗得赵敏哈哈大笑,连一旁的冰雪儿也不禁莞尔。

    大约笑够了之后,赵敏方才接着说道:“既然耶律乙辛要确保你是男儿身进去,又让你接近皇后,显然他是想你能勾搭上皇后才对。”

    宋青书眉头一皱:“皇后身为后宫之主,何等身份,又岂会看上区区一个琴师,耶律乙辛为什么有这个信心觉得赵惟一能完成任务。”

    赵敏摊了摊手:“我也十分好奇,不过这些事需要你亲自去查了。”

    “看来是时候去皇后那里一趟了。”宋青书点点头,当初萧中慧也说过皇宫中如果有一人可疑的话,那非皇后莫属,要想查清她究竟有什么秘密,还得亲自去见见皇后。

    “对了,听闻那位皇后美艳绝伦,我们的宋大公子到时候不会中了人家的美人计,乐不思蜀了吧?”赵敏脸忽然凑过来,戏谑无比地说道。

    闻到她身上传来的淡雅香气,宋青书不禁心中一荡:“那位劳什子皇后再美美得过郡主和雪儿姐姐么,在你们面前我都能把持住,又岂会中了她的美人计?”

    一旁的冰雪儿脸色一红:“你俩打情骂俏别把我带进去,我这点姿色可不敢与郡主妹妹想比。”

    赵敏顿时大羞,嗔道:“姐姐你说什么胡话,谁要是说你没我漂亮,除非他瞎了……”

    看着两女闹成一团,宋青书倒不觉得她们之间的和睦是装出来的,对于冰雪儿来说,她顶着胡夫人的身份,这辈子肯定不会公开与自己的关系;对于赵敏来说,她与冰雪儿完全不会有利益冲突,反而因为与自己关系有些不清不楚,倒和冰雪儿有些同病相怜。

    “总比后宫乱成一锅粥的好。”宋青书擦了擦冷汗,因为皇宫那边形势瞬息万变,他也不敢出来久了,与两女告别后就回到了皇宫。

    谁知道刚回到了皇宫,正好有宫女站在他门口,看到他回来,顿时不满地说道:“你到哪里去了?”

    宋青书一怔:“姐姐找我?”虽然赵惟一年纪比对方还打,但一看对方就是宫里的“老人”,正所谓阎王易见,小鬼难缠,喊声姐姐免得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不找你找谁,”那宫女没好气地哼了一声,“赵惟一,皇后娘娘请你过去一趟。”

    “皇后?”宋青书当真是吃了一惊,正愁着不知道下次那个什么宫廷宴会如何脱颖而出吸引皇后的注意呢,哪知道她自己找上门来了。

    “快点吧,时间已经耽搁得有些久了。”那宫女语气中透着不满,直接转身先走,在前面带路。

    宋青书没办法只好跟了上去,同时心中暗暗寻思:皇后为什么会找自己呢,按理说赵惟一与皇后都不认识啊,她一个高高在上的皇后为什么会召见一个才进宫的琴师。

    “姐姐怎么称呼?”为了探听情报,宋青书只能从这个宫女入手了。

    “姓单。”那宫女冷冷地回了一句。

    “单姐姐好,不知道娘娘忽然找我什么事啊?”宋青书一边说着一边掏出一个金首饰递了过去。

    单姓宫女接了首饰,脸色这才好看了些:“娘娘神仙般的人物,我们这些当下人的怎好妄自揣测她的心意?不过你也不必忐忑,今天娘娘找你应该是好事。”

    “好事?”宋青书神情古怪,心想如果是真的赵惟一在这里,恐怕要被吓尿了好不好,刚进宫就被皇后召见,谁知道会不会一不小心就掉脑袋啊。

    不过宋青书艺高人大胆,见既然问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就索性坦然地一路往皇宫寝宫走去。

    一路上单宫女领着他净往偏僻人少的地方走,宋青书都不禁狐疑起来:“莫非皇后相邀只是个幌子,而是什么人要害自己?”

    不过他的担心没持续多久,眼前忽然霍然开朗,一座气势恢弘的宫殿立在眼前,以他对皇宫的熟悉,很快便辨认出这种规模的宫殿,只能是皇后才有资格享用。

    只不过让他奇怪的是,他们并没有来到寝宫的正门,而是从旁边一道偏门走了进去。

    “鬼鬼祟祟的,一看就不怀好意。”宋青书也暗暗凝神戒备起来。

    不知道是单宫女带的路比较偏僻还是其他什么原因,一路上居然没有碰到一个其他宫女。

    饶是宋青书也有些发毛,感觉自己陷入了一个大陷阱,忽然鼻尖闻到一股似兰非兰似麝非麝的甜香,原来两人已经进了一间偏殿。

    “娘娘,赵惟一带来了。”单宫女下跪行了一礼。

    “知道了,你先下去吧。”一个娇媚入骨的声音柔柔地响起来——

    这两天不知道感冒了还是怎么,有些发烧,头昏脑涨得厉害,所以昨天断更了,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