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546章 香风扑鼻

    明明话中的意思很正常,可是这声音听在耳中,却让人心跳加速面红耳赤,当真可称得上骚——媚入骨。

    宋青书暗暗称奇,心想莫非这皇后懂媚术么,难怪会集三千宠爱在一身,同时让他有些奇怪的是,这声音听着有几分熟悉,可是仔细寻思,又想不起来是谁的声音。

    好奇地抬头望去,只见层层纱幔后面一个身材曼妙的女子侧躺在胡椅上,特别是腰——臀间那道夸张而曼妙的线条,足以让任何男人都为之发狂。

    “可惜看不到脸。”宋青书遗憾不已,他功力虽然高深,但毕竟不会透视,如果只有一层轻纱,他也许还能看清楚样貌,可是这层层帐幔,足以阻挡住他的目光。

    “听说你是新进宫的琴师?”待单宫女下去后,皇后又开口了。

    宋青书听得心中一跳,这声音实在太风-骚了,媚视烟行得不像母仪天下的皇后,而像秦淮河上的花魁。

    “回娘娘,前两天刚进宫。”宋青书忽然心中一凛,自己也算见惯绝色美人的,如今为何连对方面都没见到就有些心猿意马?他鼻翼皱了皱,闻着空气中这股甜香,不禁若有所思。

    刚刚一进屋他就觉得这空气中的香气太甜了些,现在仔细一思索,恐怕这香气中有一定的迷情-药成分,他如今虽然功力高深几乎百毒不侵,但这样的迷情药物并不算毒药,只是勾起人心底的一些念头,所以连他也不免有些中招。

    “这个皇后,真是越来越神秘了。”宋青书对她的好奇也是越来越浓。

    “本宫听人说你的琴技了得,那就现场弹奏一曲吧。”纱幔后面再次传来了皇后慵懒却充满风情的声音。

    宋青书却是思绪飞转,听皇后话里的意思,应该是有人暗地里向她推荐了自己,这个推荐自己的人显然没安好心,不出意外应该是耶律乙辛的人。

    看来他们还真打算让赵惟一勾搭皇后啊,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宋青书虽然自诩魅力,但没有自大到靠一个普普通通的琴师身份就能征服母仪天下的皇后,更何况他又岂会真的替耶律乙辛干这样的事。

    不过现在还没到摊牌的时候,该应付的还得应付,如今皇后让他弹琴,他总不能转身就走吧。

    看了一眼,发现旁边已经准备好了一张古琴,宋青书端坐下来,开始寻思着给她弹什么好,只不过他本来就是速成班里学来的,实在很难像真正的大师那般信手拈来,于是只好弹了一曲自己最熟悉的。

    弹完过后,宋青书也有些脸红,他感觉得到自己这次发挥得不怎么好,顶天了只能算中规中矩,这位皇后恐怕要失望了,这倒也罢了,主要是接下来如何与耶律乙辛那边交待?

    不过出乎他意料的是,皇后并没有露出丝毫失望的意思,反而开口问道:“听说你是江南人士?”

    “呃?”宋青书心中大奇,这皇后显然并不是真的在意琴技之类的东西啊,难怪之前耶律乙辛要让沈璧君教他南方的风土人情,看来就是为了应付皇后准备的。

    “的确来自江南。”宋青书也有些好奇起来,她一个辽国皇后,为什么会对江南的消息这么感兴趣。

    “最近江南发生了哪些大事,你给我讲讲吧。”皇后身子动了动,显然调整了一下姿势。

    宋青书一愣,没想到她根本没有问他南方的风土人情什么的,看来耶律乙辛之前的所有准备都白费了,不过这也难不倒他,因为他本来就前不久刚从江南离开。

    “要说大事啊,当属宋蒙议和,蒙古归还四川之地给宋国,然后宋朝廷内部为了决定四川军权归谁,还来了一场比武,最后德顺吴家的吴天德战胜了姑苏慕容的慕容复得到了这个职位;另一件大事则是南宋的准太子妃,沈家的千金大小姐被人劫走,如今下落不明,而且山阴沈家也被一夜灭门……”宋青书寻思着前不久发生的大事,挑了其中最有戏剧性的几件事说了出来,心想皇后在深宫之中,应该对这种事情毕竟好奇,当然他本能跳过了自己的事情。

    谁知道他讲完一遍后,里面的皇后不置可否,良久过后方才开口道:“听说前段时间金蛇王宋青书也到了江南,还被封为齐王是不是?”

    没想到她会主动打听自己的事情,宋青书顿时傻眼了,他再自恋也不会自恋到觉得自己仅凭一个名头就能让堂堂的皇后心生荡漾,实在不清楚对方的用意是什么。

    “宋青书的确被封为了齐王,因为之前从金国救了宋国几十位公主,同时又促成了蒙古归还四川一事,所以……”

    他还没说完,皇后就直接打断他问道:“听说他还与救回来的其中两位公主联姻了?”

    宋青书一怔,还是一五一十答道:“不错,他与南宋成德公主、柔福公主是订下了婚约。”

    只听得那皇后冷笑一声:“哼,两位公主,南朝皇帝还挺舍得的嘛。”

    宋青书讪讪一笑,摸不清对方脉络,也不知如何回答。

    皇后又开口问道:“那什么成德公主、柔福公主很漂亮么?”

    “是挺漂亮的,”宋青书刚想回答,忽然想起了赵惟一的身份,急忙改口道,“两位公主高高在上,小的一介草民,又哪里能见过两位公主真容。”

    “什么高高在上,不就是浣衣院出来的么。”皇后哼了一声,语气中显然有些不平之意。

    “这皇后怎么感觉像在吃醋的样子?”宋青书很快将这个念头抛诸脑外,实在是太荒谬了。

    就在这时,远处忽然传来太监那尖细的“皇上驾到”的声音,宋青书一愣,他可不想这时候与耶律洪基打照面,毕竟上位者喜怒无常,如今赵惟一身份低微,万一被他一个不爽推下去砍了,自己就不得不暴露身份了。

    “娘娘,属下先行告退了。”宋青书急忙说道。

    纱幔后面的皇后忽然间坐直了起来,声音也比之前少了几分慵懒,多了几丝焦急:“来不及了,你快躲到屋里来。”

    “啥?”宋青书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现在出去碰到皇帝顶多被训斥一声,如果躲到皇后寝宫里面被发现了,那可真是黄泥巴掉裤裆,不是屎也是屎了。

    虽然他表面上是个太监,但是皇宫中从来不乏宫女甚至嫔妃空虚寂寞与太监厮混的事情,万一自己被耶律洪基当成皇后的对食对象那就完了,更何况他又不是真的太监。

    “傻愣着干什么?”这个时候忽然香风扑鼻,原来皇后已从纱幔中快步走了出来,一把拉着他的手就往里面走去。

    (本章完)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