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556章 动摇

    赵敏和冰雪儿急忙伏了下来,听宋青书的语气,来的这人显然不是他们这一路的。

    只见一个白衣中年人缓步往夷离毕院大牢走去,风度优雅而从容,他走得很慢,可是没人能忽视他的气势。

    白衣人双手负在身后,看不出来带了兵器的样子,不过赵敏、冰雪儿却第一反应就察觉到他的兵器是什么。

    因为隔着这么远,就有种通人的剑气透体生寒,这剑气显然不是剑发出来的。而是那人本身发出来的。

    “薛衣人?”宋青书已经认出了对方的身份,赫然便是南宋皇城司第一高手薛衣人。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一旁的赵敏好奇道。

    宋青书摇了摇头,他也正好奇呢。

    只见薛衣人就这样闲庭信步往里走去,此时夷离毕院的守卫已经反应了过来,纷纷抽出刀围了过去,只可惜薛衣人周围仿佛有一道无形的气场一般,这些普通的侍卫稍微一靠近,就面色发白呼吸困难,不得不又后退开来。

    其中有几个人不信邪,硬撑着挥刀往薛衣人身上砍过去,可惜周围人眼一花,下一刻这几人已经满身伤痕倒在地上生死不知,这一来他附近的包围圈瞬间扩大了一倍,没有人敢留在他方圆一丈之内,那些侍卫只能远远将他围在中间,随着他一步步往前走,包围圈也一步步往后退。

    “这人武功好高!”冰雪儿惊叹不已,刚才连她都没看清楚怎么回事那些侍卫就已经躺在地上了。

    “他的确可以跻身当世最顶尖高手之列。”宋青书赞叹道,冰雪儿虽然没看清楚,但他却是看清楚了,刚刚薛衣人还是出手了,只不过速度太快,一般人根本反应不过来,想到这里他不禁有些自得,如果换他去的话,恐怕刚刚不需要抬手的吧……

    “魏王为何还不出来一见?”只见薛衣人忽然停下脚步,昂首对着夷离毕院说道,虽然看起来不像嘶声力竭在吼,可是声音却清清楚楚传遍了夷离毕院每一个角落,可见其内力多么雄厚。

    声音不停回响在院子之中,薛衣人也不着急,就这样静静地站在原地,仿佛在等着什么。 没隔多久,夷离毕院天牢大门打开,耶律乙辛在一群侍卫簇拥下走了出来。

    “他身边那个小胡子就是同知北院枢密使事张孝杰。”赵敏指着耶律乙辛身边一个汉人官员说道。

    “这两人聚在一起,想必是已经开始审问皇后了。”宋青书不禁有些担心起苏荃的安危。

    “放心吧,审问皇后并非小事,往往需要几方同时在场,看情况他们应该也是刚开始,就被薛衣人打断了。”赵敏蕙质兰心,知道他在担心什么。

    “希望如此。”宋青书点点头,继续关注场中事态发展。

    “不知阁下是何事找本官。”耶律乙辛看了一眼场中情形,不由眉头微皱。

    “魏王又何必明知故问,”薛衣人冷冷地说道,“一,沈家小姐如今身在何处;二,把鸳鸯刀交出来。”

    那晚他想顺势将沈璧君杀了,可惜中途被“宋青书”打岔,害得他不得不暂时离开,等他事后再去魏王府的时候,发现沈璧君已经人去楼空。

    沈璧君本就是耶律乙辛计划中非常重要的一环,因此她的身份在魏王府也属于绝密,以致薛衣人拷问了几个丫鬟侍卫都不知道她的下落。

    他倒并非真的要救沈璧君,只是这样任由朝廷的准太子妃落在别的男人手里,将来传出去对皇家颜面是个极大的打击,经历了靖康之耻那段惨痛经历,如果再来一次类似事件,对整个国家的精气神是个沉重的打击。

    同时他一直在追查鸳鸯刀的下落,从各种得到的情报来看,鸳刀和鸯刀很可能都落在了耶律乙辛手中,本来他是打算进魏王府找对方的,可惜耶律乙辛这些天忙着构陷皇后与北府宰相,不是在皇宫就是在夷离毕院,搞得薛衣人不耐烦起来,索性直接来夷离毕院找他。

    此时宋青书几人也听明白了他的来意,赵敏不禁眉开眼笑道:“你运气还真不错,居然有个超级高手冒出来替你打头阵。”

    宋青书也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希望他将水搅得越混越好。”

    “放肆,当这里什么地方,给我拿下!”耶律乙辛脸色阴沉,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一旁的张孝杰却按捺不住了,被人在自己地盘如此挑衅,不好好给他个教训传出去岂不是贻笑大方?

    顶头上司下令,外面犹豫的士兵只好硬着头皮冲了过去,幸好这次是一群人一起上,倒也不用担心像前面那几个倒霉鬼那样瞬间被秒杀。

    薛衣人武功虽高,但又不是那种一根筋的莽夫,自然没功夫和这群喽啰纠缠徒损战力,只见他忽然动了,周围一圈刺过来的长枪纷纷折断,众人还来不及反应,他已经犹如大鹏展翅越过了众多士兵的包围,直接冲向了远处的耶律乙辛。

    擒贼先擒王的道理,是个人都懂。

    “保护魏王!保护魏王!”张孝杰大惊,急忙手忙脚乱招呼身旁的侍卫冲过去,自己则有意无意往后退了几步。

    不过他与耶律乙辛可算是朝廷高官,能呆在他们身边的侍卫也不是白给的,纷纷有条不紊地守着两人前面。

    先是一堆盾牌兵前后步了三层挡在两人前面,然后弓箭手张弓搭箭一气呵成,数十支弩箭往半空中的薛衣人射了过去。

    只可惜薛衣人身法太过巧妙,在半空中留下了数道残影,整个人犹如偏偏惊鸿,弓箭根本射不中他。

    这会儿功夫薛衣人已经拉近了双方距离,最前列的盾牌兵纷纷大喝一声,一手举盾硬生生冲了过去。

    薛衣人眉头一皱,这玩意儿避无可避,他只能一掌抵住其中一张盾牌,掌中内力正欲催吐震飞对方来打开一个缺口,忽然间盾牌之间的缝隙倏地伸出十几根枪头来,仿佛瞬间就能把他戳成马蜂窝。

    不过薛衣人毕竟出身军中,又岂会对这些军-方的手段没有丝毫防范,只见他整个人瞬间冲天而起,避开了对方致命一击,然后场中众人只觉得半空中亮起一道绚丽的剑光,待大家回过神来,发现那三层防线手中的盾牌尽皆四分五裂,那些侍卫也是倒了一地。

    “不愧是尸山血海杀出来的血衣人。”饶是以宋青书如今挑剔的眼光,也不得不赞叹薛衣人刚才那一剑的惊艳。

    一旁的赵敏却是紧紧盯着耶律乙辛,看到他有些慌乱的表情,脸上不禁多了一丝疑惑之色:“难道我猜错了?”

    (本章完)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