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614章 隐藏的百官之首

    “以前我行走江湖,碰到你这种油嘴滑舌的浪荡子,绝对是顺手一掌解决一个,”黛绮丝哼了一声,有些郁闷地说道,“只可惜我打不过你,只能听你胡言乱语。”

    她嘴上虽然这样说着,可奇怪的是心中并没有丝毫动怒,暗暗叹息一声,忽然察觉到宋青书在那里沉默着发呆,不由奇道:“你怎么了,好像有些不开心?”

    “我在想我年纪比你小不了几岁,你的孩子都出落成大姑娘了,我的孩子却不见踪影,不得不感慨万千。”宋青书苦笑道。

    “某种程度上来说你也算大器晚成,成家立业也比较晚,这很正常,”看到男人落寞的样子,黛绮丝不知为何有些心疼,忍不住安慰道,“再说了,你现在身边那么多红颜知己,还怕没有人给你生儿子么。”

    宋青书眼前一亮:“龙王果然会安慰人,不如这样,龙王替我生个儿子吧?”

    黛绮丝呼吸一窒,心想自己真是鬼迷心窍居然想着安慰他?

    “不行,给你生儿子你让我怎么对得起我死去的丈夫,将来面对我的女儿,不行,绝对不行!”黛绮丝脸色数变,断然拒绝道。

    宋青书本来想说银叶先生死都死了那么多年了,还有什么对得起对不起的,不过看到对方现在那激烈的抗拒表情,很明智地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

    “好了好了,跟你开个玩笑而已,看把你激动的。”宋青书却暗暗寻思,反正能否怀上孕是由自己做主,又不是她能控制的,到时候多灌溉一下,就算她不想也会结出果实的……当然如今他还舍不得让如此明艳不可方物的尤-物这么早怀孕。

    “以后不要和我开这种玩笑。”黛绮丝现在和他保持这种秘密关系,虽然一开始有些抗拒,但毕竟外人不知道,勉强还能接受,可如果自己明明丈夫都死了这么多年了,结果却忽然挺着个大肚子,岂不是要被天下人耻笑?一想到那种情况,她本来冷艳的脸瞬间嫣红无比,仿佛一个害羞的大姑娘一般。

    急忙将脑中那些乱七八糟的画面清理出去,黛绮丝急忙转移话题:“你这次过来总不是来和我聊风花雪月的吧?”

    宋青书也是神情一肃,开始郑重起来:“如今南方局势怎么样?”他虽然也有自己情报,但总归没有金国内部清楚,之前与金国这边的传信为求保密快捷,很多详细情况也没法传递。

    黛绮丝展开了桌上的地图,开始讲解起来:“韩侂胄加封平章军国事,总揽军政大权,下令各军密作行军的准备,出朝廷封桩库金万两作军需……”

    “这韩侂胄权力之盛可谓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看来他对此次北伐志在必得。”宋青书听得动容不已,要知道一般来说,南宋朝廷权力最大的是尚书左仆射兼门下侍郎以及尚书右仆射兼中书侍郎,也就是寻常称呼的左相和右相,其下是几位参知政事共同辅政。

    可是宋朝还有一个隐藏官职,那是真正的百官之首,位居宰相之上,那就是平章军国重事!这个官职在北宋时专门为高德老臣设置的,以示宠幸,五日或两日一朝,非朝日不至政事堂。但在北宋时期,这一官职只是一种最高荣誉职位,基本不参与决策朝廷的军国重事。

    直到南宋时发生了巨大变化,因为整个南宋从建国到灭亡都伴随着战争,为了避免权力掣肘,军政部门互相配合不力,此官职渐渐衍变成不管是政事堂还是枢密院,军政皆由其节制,是名副其实的百官之首。

    不过韩侂胄这个平章军国事却比以往的平章军国重事少了一个重字,权力反而大了许多,因为平章军国重事只能过问“重”事,平章军国事却是什么事都能管!

    “尽管有贾似道暗中掣肘,但名义上他已经位极人臣了。”宋青书暗暗感叹,此时的韩侂胄应该是在他人生的巅峰,只可惜他注定会失败……

    黛绮丝接着说道:“韩侂胄命吴曦练兵西蜀,赵淳、皇甫斌准备出兵取唐邓。武义大夫陈孝庆、镇江都统郭靖练兵江淮,时刻准备渡淮之战。”

    吴曦就是吴天德,也就是令狐冲假扮的,宋青书暗暗寻思:也不知令狐冲上任后将西蜀整合得怎么样,到时候从四川出兵配合东线两面夹击,还真有些麻烦。

    唐、邓指的是南阳盆地的唐州与邓州,位于襄阳之北,可谓是从襄阳进攻中原的必经通道,昔日春秋战国时楚国就是先灭亡了南阳盆地的诸多小国,然后由南阳盆地为跳板,进军中原与群雄逐鹿。另外南阳盆地除了能往东进攻中原之外,还可以由西面经武关进攻关中之地,战国后期秦楚两国就围绕南阳盆地展开了拉锯,最后楚国丢失了南阳盆地,也就彻底失去了威胁秦国的资本。秦国末年,刘邦也是由南阳盆地进攻武关,然后一路势如破竹攻入了咸阳,可见南阳盆地是多么重要的兵家必争之地,唐邓二州便是南阳盆地南边的门户!

    至于赵淳和皇甫斌这两人的名头到没听说过,不过能在这么重要的北伐战役中作为中路军主将,想必也是南宋朝廷的名将,当然相比于西蜀那边,宋青书对这两人并没有放在心上,毕竟连他都没听过的人物,再名将能力也有限得很。

    宋青书不是很明白,襄阳城算是郭靖的大本营,为什么南宋皇帝不让他回襄阳领兵北上出击,而是将他掉到了东线?难道是为了避免武将坐大么?毕竟襄阳城守吕氏兄弟是贾似道的嫡系,若是让郭靖继续呆在那边,整个荆襄之地恐怕真的被贾似道打成铁板一块了。

    宋青书不用猜就知道,这其中肯定少不了韩侂胄的“努力”。

    “如今南宋来势汹汹,到时候三路齐头并进还真是个麻烦的局面。”宋青书一阵头疼,之前一阵操作猛如虎,搞定了北面最大威胁辽国,甚至东面的金蛇营也可以忽略不计,可谁知道南宋还是能组织三路大军同时攻击金国,金国虽然麾下能征善战之士众多,不过前不久内部经历了一场大乱,如今正是最虚弱的时候,鹿死谁手还真未可知。

    “也没你想的那么糟糕。”黛绮丝唇角上扬,露出了一丝明艳无双的笑容。

    “为什么这样说?”宋青书好奇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