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674章 为爱鼓掌

    听到对方这声继续,阮夫人差点没有气晕过去,一来是本以为有机会躲过一劫,谁知道对方完全没有停手的意思;二来么她是这艘船的主人,外面的厮杀声显然是有人在攻击,没有自己的坐镇,己方的反击肯定混乱无。    .      .  

    “你真的打算袖手旁观么?”阮夫人咬着嘴唇,心有些后悔自己这次李代桃僵的做法,不仅被占了便宜,还碰贼人进攻,简直是祸不单行。

    宋青书淡淡一笑:“这阮家屹立江湖这么多年,又是天下第一皇商,又岂会这点小风波都应付不了?”

    阮夫人却是暗暗叫苦,若是以往她自然不担心被贼人打主意,一来有她局调遣,二来么她背后有韩侂胄这座靠山,可以借助官府的力量,可现在情形却大不一样,韩侂胄如今自身难保,而且据可靠消息,这些袭击她们的人很有可能背后站着贾似道,自然远非以往那些小打小闹可。

    宋青书看到她在出神,不由得笑了起来:“怎么,和人家聊了几次,把她当成朋友了?”

    阮夫人心思倒也飞快,很快想到了说辞:“我们没有船可坐,人家请我们船,一路好酒好菜地招待着,如今人家遇难,我们若是袖手旁观,会不会太说不过去了?”

    宋青书微微点头:“你说的倒也有几分道理。”他之所以按兵不动,主要也是想这些贼子去试探一下这个阮夫人,因为他的第六感告诉他这个阮夫人不是那么简单。

    不过外面传来的厮杀声显示敌人大占风,实在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正犹豫的时候,门忽然被人从外面踢开了,一个刀疤男子举着火把闯了进来,正好看到了床的两人。

    当他看到阮夫人此时面带红晕娇羞美艳的模样,整个人马露出一副色授魂与的状态,直接流着口水扑了过去,至于旁边的那个小白脸,他根本懒得看一眼,顺手一刀解决了。

    砰的一声巨响,刀疤脸以来时速度还要快十倍的速度倒飞了出去,床了宋青书开始起身整理衣服:“本来是不想掺和这档子事的,这些人非要来惹我。”

    一旁的阮夫人目瞪口呆,她虽然知道宋青书武功很高,但那只是从情报的得知,没有亲眼看过,直到见到他刚刚的出手,那种震撼感简直无以名状。

    不对,说见到他出手不准确,准确地说应该是她跟没没看清宋青书出手,那人便倒飞了出去,以那种速度,算是一头牛多半也废了。

    “他是怎么做到的?”阮夫人张了张嘴,发生了无声的疑问,说起来她也算见多识广的人,不是没见过高手,可以前见到的那些高手和他起来,实在是不值一提。

    “还愣着干什么,不打算起床么?”宋青书回头正好看到她吃惊的模样,不由好笑道。

    “哦,好!”阮夫人脸色一红,心想自己怎么像个小女生一样,他武功高还是不高,和我有什么关系。

    两人穿好衣服过后,宋青书带着她走了出去,一边走一边沉声说道:“听外面的声音,多半已经快要尘埃落定了,实在有些出乎我的意料,阮家的防卫力量为何这么不堪一击。”

    阮夫人苦笑一声,却是有口难言,同时心也悬了起来,难道船那些护卫力量都覆灭了?

    两人来到甲板边,阮夫人下意识想冲出去,却被宋青书拉倒了转角处的阴影:“先看看情况再说。”

    阮夫人也意识到这样冲出去实在太莽撞了,所以也没有异议,两人藏好后往甲板那边望了过去。

    如今甲板正央已经聚集了不少人,阮家的家丁护院很多都倒在血泊,剩下的基本都跪在地双手抱头,显然已经被制住了,周围站着一圈彪悍的盗贼,一个个太阳穴高高隆起,看得出都是硬功到了一定层次的高手。

    “长乐帮的狗贼!”阮夫人忽然咬牙切齿地说道。

    宋青书一怔:“你认识他们?”

    阮夫人心一跳,这才意识到自己情急之下露出了破绽,不过转念一想,任盈盈本是黑道里的公主,见过那人也说得过去,便解释起来:“为首那山羊胡是长乐帮的军师贝海石,以前偶然见过一次,听说为人最为奸猾狡诈。”

    宋青书往她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见一精瘦的年人,那山羊胡格外引人注目:“这是贝海石么?感觉有些眼熟。”他其实也不清楚自己有没有见过对方,毕竟到了他这样的地位,贝海石这样只能算是小人物,不值得他花精力去记。

    这个时候贝海石正在盯着眼前跪着的那个侍女,冷声逼问道:“说,阮夫人到哪里去了?”

    宋青书眼尖,认出了那侍女是佩儿,只见她别过脸去,并不回应。

    “阮夫人不在?”宋青书忍不住有些怪,继而是恍然,难怪阮家几乎没有组织起什么有效抵抗,原来是群龙无首的缘故。

    这个时候,贝海石见佩儿不回答,直接一耳光甩到了她脸:“贱婢,给脸不要脸。”

    “佩儿!”阮夫人下意识惊呼一声,她与佩儿虽然名义是主仆,实际却像朋友一般,见到她被这般欺负,她自然又惊又怒。

    “谁在那里?”贝海石那群人霍然转身,纷纷望向了两人的藏身地。

    宋青书无奈,只能带着任盈盈出阴影处闪了出来,不过却没有靠近那些人,他不想让任盈盈有一丝一毫的犯险。

    佩儿看到阮夫人,眼露出惊喜之色,下意识想喊夫人,幸好她反应够快,硬生生吞了回去。

    “你们是谁?”贝海石皱着眉头问道,他总觉得眼前这对男女有些眼熟,可惜实在想不起在哪儿见过了。

    他一边问话一边招呼手下悄悄靠了过去,隐隐将两人围在了间。

    宋青书淡淡答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打扰了我的雅兴,我很生气。”他的确有理由生气,任何一个男人在那关键时刻被人打断,想不生气都难。

    一旁的阮夫人听到雅兴二字,不由得脸色一红,不过现在她现在更关心接下来事态会如何发展,宋青书武功虽高,但对方人数众多,而且每个都是高手,要知道自己这次前去四川,随行的都是家族的好手,居然败得这么快,除了没有自己主持之外,敌人太强也是一个原因。

    她甚至怀疑这些人并非长乐帮众,而是一些邪派高手伪装了藏在里面。

    “你生气?”一群人仿佛听到了一个极大的笑话,不少人起哄道,“你他妈算老几啊,给我过来跪在这里,不然休怪小爷刀剑无眼。”

    “哟,旁边这小娘们还是挺俊的嘛,让她过来服侍大爷,如果将大爷服侍得好了,说不定还能饶你一条狗命。”

    “云老三,这么漂亮的娘们你想吃独食,未免心也太黑了吧。”

    “是是,服侍你一个人哪里够,再怎么也要把我们所有的人都服侍得舒服了才能饶他。”

    “这么娇滴滴的小姑娘,我们这么多人,不怕把她玩坏了么?玩坏了倒是不要紧,关键是后面的人没法玩怎么办?”

    “这个好办,反正这船东西一应俱全,大不了我们在这船住下来慢慢玩,哈哈哈哈~”

    尽管阮夫人并非任盈盈,但被这群人这般下流地调戏,她还是气得浑身发抖,本来她之前还觉得宋青书挺好色的,可和这些恶棍起来,他简直君子还要君子了。

    宋青书脸色已经彻底沉了下来,声音冰还要寒冷:“本来我这人性子素来随和,一向不喜欢杀人,可是你们今天竟然这般冒犯她……”

    他还没说完便被人打断,那人挑衅地讥笑道:“冒犯了你又能怎样,小白脸。”

    阮夫人有些担忧地看了身旁男人一眼,只见他神情肃穆:“你们这些人若是自挖双眼和舌头,我倒是可以饶你们一命。”

    听到他的话,一群人顿时犹如听到天大的笑话一般:“哪个山旮旯跑出来的白痴,我们在这儿,想要我们的命,有本事自己来取啊?”他们的确有足够的自信,毕竟此次同行的都是道小有名气的高手,连久负盛名的阮家都在他们的攻击下顷刻瓦解,眼前这小白脸算什么东西。

    其倒也不乏谨慎的人,不过他们没法从眼前这人身察觉到任何真气运行的迹象,显然是个读书读傻了的妄人。

    “要我来取?好!好!好!”宋青书缓缓往前走去,每说一个好字便拍了一次手。

    当他拍第一次手的时候,之前还趾高气昂不可一世的那些高手脸色纷纷变了,因为一股无形的气浪从他周围四散开来,这股气浪是如此恐怖,恐怖到那么让人绝望,那群高手纷纷口吐鲜血,东倒西歪。

    第一声好字,这群神秘盗匪便倒下了大半,只有少数几个功力高深的嘴角溢血站在那里苦苦支撑;第二声好字出口,还能站立的只余下贝海石一人;第三声好字说罢,贝海石狂喷一口鲜血,浑身犹如骨头全断了一般一滩烂泥一般倒在了地,生命的最后一刻他脑子前所未有的清醒,当世之间有这个本事无声无息杀掉这么多高手的年轻人,恐怕只有那个人了:“你……你是……”

    只可惜他还没说完,便已经气绝身亡,至于同行的另外那些人,早在前两轮的冲击波断了气,而且一个个眼睛爆裂,嘴角流血,死得凄惨无。

    宋青书淡淡地看了贝海石一眼:“居然还练了易筋经,难怪能坚持三个呼吸。”——

    貌似现在络用语为爱鼓掌是代表啪啪啪不过这章节取这个名字应该还是很贴切的吧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