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718章 生气的郡主

    当宋青书到苏荃寝宫之时,面对着她玩味的审视:“为什么不在郡主那边多玩一会儿呀。”

    饶是宋青书脸皮够厚,也不禁老脸一红:“这个……不是好久没见你了么,明天我就要走了,有很多话想和你说。”

    苏荃似笑非笑地望着他:“一晚上时间将一些同样的话说两面不嫌腻歪么?”

    宋青书呼吸一窒,正欲解释,苏荃却慵懒地招了招手:“不用解释了,快上床来睡吧?”

    苏荃掀开了被子一角,露出了动人到极致的娇躯,宋青书倒也不客气,快速脱了衣服摸上了床,尽管隔着两层衣裳,依然能感受到对方身体的温热以及惊人的弹性,尽管刚从赵敏那边过来,可两种不同的风格依然让他食指大动。

    啪的一声轻响,苏荃打开了他的安禄之爪:“别折腾了,好好休息一下吧。”

    “我不累,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身子是铁打的。”宋青书嘿嘿笑道。

    苏荃翻了个白眼:“你日夜兼程赶回来,刚又在赵敏那边折腾大半宿,哪怕是铁打的也快化成汁了吧?别闹了,说说话就好,反正我又不走,来日方长。”

    宋青书一阵意外,继而心中涌起一丝暖流:“你是在心疼我?”

    苏荃纤纤素手抚摸着他的脸庞:“你是我的男人,我不心疼你谁心疼你?”

    “荃儿~”宋青书紧紧抓住她的素手,感动地望着她。

    “别叫得这么肉麻~”苏荃哼了一声,找了个更加舒服的姿势缩在他怀中,“别闹了,好好和我说说话,总是和你聚少离多,很少有这样的聊天机会。”

    宋青书心中也涌起满腹柔情,于是便搂着她开始聊两人分别后各自的境遇,这期间只有相濡以沫的温情,丝毫不带色-欲。

    两人就这样聊着,不知不觉就天亮了,苏荃露出一丝歉意:“都怪我,让你一晚上都没有休息到。”

    宋青书摇了摇头,笑着说道:“反正去西夏的路还长,有的是事件睡觉,反倒是昨晚这样和你敞开心扉聊天的事情不多。”

    苏荃抿嘴一笑:“那我就盼着你早点忙完西夏那边的事情早点回来了。”

    宋青书凑过去在她脸蛋儿上亲了一口:“到时候别让我睡素觉了。”

    “素觉?”苏荃一怔,很快反应过来,不由得咯咯笑道,“放心吧,到时候你想睡素的我还不愿意呢。”

    注意到她眉梢中流露出来的妩媚之意,宋青书忍不住感慨道:“看到你的样子我忽然舍不得走了。”

    “少贫嘴了,你要是再不出现,我担心那位成安郡主会坚持不住的。” 苏荃掩嘴娇笑不已,眉宇间却是有些止不住的欣喜与得意,毕竟哪个女人不想得到女人的称赞。

    宋青书与她温存良久,离开了她的寝宫,原本想着去和赵敏做个告别,毕竟自己即将去西夏,她要回蒙古,也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再见面。

    可谁知道他来到赵敏寝宫之中,发现佳人依然还在酣睡之中,一大截雪白柔软的腰肢露在被子外面,两条光滑白-嫩的大腿无意识地夹着被子,有别于平日里的明艳动人,此时熟睡的她带着几分少女的娇憨之气。

    宋青书知道她现在还没醒显然是因为昨夜太过劳累的缘故,不由得心生怜惜,温柔地替她重新将被子盖好免得着凉,坐在床边看了一会儿熟睡中的少女,最终并没有喊醒她,毕竟该说的昨夜已经都说了,此时醒来徒增离别的伤感而已。

    且说此时城郊的送亲队伍一直在那里驻扎不前,身为主人翁的耶律南仙顿时有些烦躁了,她原本就因为即将嫁入西夏的事情烦躁难当,一直滞留在这里更是让她心中一股邪火直冒。

    “到底是怎么回事,还要等到什么时候!”耶律南仙黑着脸问道。

    尽管不是第一次见,可望着眼前精致如瓷器的脸庞,礼部的官员依然惊艳无比,不过此时他却无暇欣赏眼前的绝色佳人,擦了擦冷汗急忙回道:“宫中传来消息,让我们等一下新上任的送嫁大将军。”

    听到送嫁大将军几个字,耶律南仙一阵恍惚,她不由得想起了曾经某个人对她的承诺,只可惜最近这段时间她不断派人打听,只可惜那人根本没有回上京城来,所有的期待顿时换作了满腔的幽怨与怒火。

    “真是岂有此理,哪有让郡主反倒在这里等送嫁将军的道理!”一旁的陪嫁丫鬟注意到小姐的脸色,便替自家主人抱不平起来。

    “的确有些于礼不合,不过宫中的旨意是这样,还请郡主稍安勿躁。”那礼部官员心中也在骂宫里的人胡闹,居然让堂堂和亲的郡主等一个送嫁将军,当真是成何体统。

    又过了一阵,耶律南仙终究按捺不住了,直接冷声说道:“传令下去,直接全军开拔!”

    那礼部官员一脸为难:“可是……”

    “且莫说对方是一个杂牌将军,就算是一个朝中名将,本郡主如今关系着辽夏两国安危,如果耽误了时辰引得两国交战,这个罪名你担当得起么?”她说的没有错,虽然名义上叫送嫁大将军,但所有人都知道这样的“将军”根本不在百官序列之中,只是个临时的名头。

    “这……”那礼部官员顿时气势矮了一大截。

    “宫里面有什么怪罪下来由我担着,启程!”耶律南仙放下了车帘,再也不给对方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

    无奈之下,那礼部官员只能苦笑一声,下令全军启动。

    送亲队伍启程了一会儿,忽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由远及近,紧接着那礼部官员跑了过来:“郡主,送嫁将军赶了过来,想拜见郡主一下。”

    耶律南仙本来就因为之前等了那么久一肚子火,对这个所谓的送嫁将军一点好感也没有,听到他的话,淡淡答道:“不见!”

    宋青书匆匆赶来,恨不得马上跑到耶律南仙马车中和她相见,不过他理智尚存,知道在这众目睽睽之下这样做有什么后果,于是只能乖乖地请礼部官员代为通传,礼部官员本来觉得让其他男人见出嫁的新娘子有些于礼不合,不过转念一想,对方身为陪嫁将军,接下来少不得要和郡主打交道,便替他通传了。

    宋青书正寻思着等会儿见到耶律南仙说什么,结果万万没想到等来的是冷冷的“不见”二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