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864章 玄铁重剑

    年怜丹怒道:“真是大言不惭,若真是大汗在这里,等待你的只有死路一条!”

    宋青书心中一动,问道:“莫非铁木真也是个顶尖高手?”按照射雕里的记载,郭靖年轻时跟着铁木真打天下,那时铁木真好像并不会什么高深武功,那就算之后学武,进境应该也有限才对,但听对方话中的意思,还有他那忌惮中带着恐惧的眼神,显然铁木真武功应该很高才对。

    可这又怎么可能,武功一途,非一朝一夕能练成的……宋青书忽然一怔,想到自己某种程度上也算个速成的高手,如果铁木真获得类似北冥神功之类的武功,应该也能短时间成为一个顶尖高手,如今蒙古帝国纵横天下,控制着上万里的疆域,找到类似的秘籍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年怜丹哼了一声:“大汗高深莫测,岂是我辈能揣测的,不过你对大汗不敬,若这番话传到大汗耳中,汝阳王府也保不住你。”

    宋青书收回了纷杂的思绪,淡淡地说道:“我不需要汝阳王府保护,反倒是你,就算拉出铁木真的虎皮,也救不了自己的性命。”

    年怜丹怒极反笑:“哈哈哈哈,你当真以为吃定我了,不错,单纯以内力来说,你是胜过我一筹,不过武学一道又不止比内力,不管是战斗经验还是武功技巧,我比你多了几十年的积累。”

    刚刚对方一脚踏出他不得不后退散步,虽然有出其不意的原因,但对方那一瞬间展露出来的功力,显然胜过自己,不过他并不多么害怕,这些年在蒙古大汗身边见过太多顶尖高手,无数次经历生死之战,更何况他还有杀手锏,有足够的自信击杀对面这人。

    宋青书平静地看了他一眼:“你说这么多是在给自己打气么?怎么,已经未战先怯了?”

    “混账,我怎么可能怕!”年怜丹大怒,正要往前冲过来,不过瞬间止住了身形,冷笑道,“你想激我露出破绽,我纵横域外七十年,哪那么容易上当。”

    一边说着一边伸手一招,一柄漆黑如墨的重剑从房间一角直接飞到了他手中,直接横在胸前,整个人气势顿时一变,冷然带着点不屑的意味,傲视这比自己年纪少了一大截的年轻人。

    他的眼神如有实质地紧罩敌手,锐利得似要看穿对方的五脏六腑一般,无孔不入地找寻对方内外所有疏忽和破绽,那怕是刹那的分心,自己亦可乘虚而入,直至对方溅血而亡。

    整个屋中的杀气顿时犹如实质一般粘稠,甚至连呼吸都有些困难,耶律南仙和李清露微微色变,急忙后退到了门口附近方才压力大减,至于木婉清,被宋青书护在身后,倒并没有感觉到异常。

    另一旁躺在床上的李谅祚整张脸涨得有些通红,他功力被废,此时没有内力护体,几乎快要踹不过气来,同时心中骇然:被这厮偷袭暗算,本来觉得输得实在有些冤枉,可之前他攻击我甚至没有拿出这柄重剑,难道我连让他出剑的资格也没有么?

    在李谅祚心底被无限拔高的年怜丹此时却有苦自知,宋青书明明站在不远处,可自己的气机却根本无法锁定对方,仿佛对方根本不存在于这个世上一样,可明明他的双眼又能清清楚楚看见对方随意地站在那里,好似浑身都是破绽一般。

    年怜丹心中一凛,难怪金轮法王他们将这厮吹碰上了天,的确有些棘手。

    宋青书意外地看了他手中黑剑一眼:“你这剑怎么看着有点像?”他第一反应以为杨过遇到此人,结果玄铁剑被夺,不过仔细一看,发现对方手中这柄剑和杨过手中的玄铁剑并不一样,他这柄剑更重更大。

    “算你有眼光,此乃异人收集玄铁之精,打造的重达数百斤的,我纵横域外数十载,重剑之下从无一合之敌。”年怜丹傲然说道,不过他感觉到自己精心营造的气势被对方普普通通一句话撕破了一个口子,急忙往前跨一步,手中重剑由横摆变成直指,强大和森寒彻骨的剑气重新往对方狂涌而去。

    “数百斤?”宋青书不禁有些惊讶,要知道杨过的玄铁剑只有八八六十四斤而已,就已经凭借重剑无锋横行中原,眼前这人手里的居然是杨过手里的数倍之重,看他施展起来举重若轻,果然不愧被誉为域外三大宗匠。

    也难怪他对金轮法王、金刚门主有些不屑,金轮法王的金轮连杨过的重剑都有些抵挡不了,更别提这数百斤的重剑了;至于金刚门主的金刚不坏体,再刀枪不入也有其极限,终归是血肉之躯,被这几百斤的挟着深厚内力砸中,哪怕是钢铁之躯也受不住啊。

    “知道厉害了吧,”年怜丹脸上有些自得,接着说道,“之前金蛇营在蒙古与南宋议和中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我也不想破坏双方邦交,大家就此罢手如何?”

    对方的高深莫测让他心中有些摸不清楚,不过他自信已经展现了足够的实力让对方知难而退,所以主动抛出了橄榄枝。

    宋青书轻轻摇头:“我说过,今天你非死不可。”

    年怜丹目光落到他身后的木婉清身上,终于明白过来:“原来如此,哈哈哈,李谅祚,我还以为她是你的皇后呢,原来早已红杏出墙,也不知给你戴上了多少顶绿帽,哈哈哈。”

    李谅祚脸色瞬间变得阴沉无比,他刚刚也注意到了木婉清对宋青书的那种依恋的神情,这样的表情是她从来没对自己流露过半分的,心中早已怒急,不过宋青书的出现给他带来了一线曙光,他只能强压下心中的愤怒,如今再次被年怜丹勾起,不由咬牙切齿地想着:这两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最好同归于尽,死了干净!

    他原本犹豫着要不要警告一下宋青书关于年怜丹的杀招,不过现在完全没那个心思了,想让他们一起共赴黄泉。

    听到年怜丹张狂的笑声,宋青书眉头一皱:“东拉西扯这么多,既然你不敢先动,那就我来出手吧。”脚尖一点,整个人便往对方攻了过去。

    感觉身前仿佛忽然出现一把锋锐无比的利剑,年怜丹大惊,幸好他刚刚故意出言相激,早已做好了准备,打起十二分精神,幻起万千剑影,组成铜墙铁壁般滴水难入的剑网。

    玄天重剑本就宽大无比,如今铁了心防守,更是护住了周身所有要穴,对方功力再高也无法攻进来,他只用伺机反击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