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894章 乖女儿

    “你以前认识我么?”宋青书笑着问道。

    少女上下打量了他一番,有些惊疑不定地说道:“见过几次,不过现在的你和那时有些不同。”

    “有什么不同?”宋青书好奇道。

    少女摇了摇头:“我也说不上来,可能主要是气质吧,给人的印象截然不同。”

    宋青书暗暗感叹一声,他的变化之大,恐怕连宋远桥几年不见也不敢认他吧,将脑海中这些思绪驱散,回过神来明知故问道:“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少女抿嘴一笑:“不告诉你。”

    宋青书一脸无语:“这未免太不公平吧,刚刚还在人面前装夫妻,结果转头就不认人了,万一将来杨安儿问起我关于你的事,我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岂不是公开说这次是在骗他?到时候凭空引来一个大敌。”

    少女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没说:“如今我的处境……你知道我的名字没有好处,只会给你引来祸端。”

    宋青书笑了笑:“其实就算你不说,我也知道你的身份。”

    “是么?”少女一脸狐疑之色,“那你觉得我是谁?”

    宋青书笑着说道:“你是我失散多年的乖女儿啊。”

    少女先是一怔,确认自己没有听错,不由得恼怒异常:“你这人……在那里胡说八道什么!”

    宋青书也是有些郁闷:“你是不是小昭?”

    少女张了张嘴,一脸惊讶地说道:“没想到还是被你认出来了。”

    “那就是我的女儿,没错了。”宋青书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

    隔着面纱都能看到小昭的脸蛋儿涨得通红,显然此时的她非常愤怒,不过素来温柔的性格让她没法口出恶言:“宋公子,还请自重,这样的玩笑并不好笑。”

    宋青书其实很想看一下素来体贴温柔的小昭生气是什么模样,不过最终还是打消了继续逗弄她的念头,从怀中拿出一朵小巧玲珑的金花:“你看看这是什么?”

    小昭原本趋于愤怒的眼神碰到这朵金花后,瞬间变成了愕然,一把将它夺了过去仔细看了起来:“这是我爹给我娘的定情信物,怎么会在你这里?”

    宋青书一怔,没料到居然是韩千叶送给黛绮丝的,当初黛绮丝之所以给她,就是担心他路上碰到小昭,作为取信之用,当时他还吐槽哪有这么巧这么快又碰上,结果生活往往就是这么戏剧。

    “当然是你娘送给我的。”宋青书伸手将金花拿了回来。

    小昭心中一惊,对方看着普普通通一摆手,结果眨眼功夫自己手中的金花就不翼而飞了,都没看清对方的招式。

    她原本武功就不弱,当上了波斯总教教主过后,更是有资格学习教中高深武学,后来又得到了教中一些长老灌顶,内力完全可以媲美成名数十年的高手,再加上当初在光明顶密道中将乾坤大挪移默记了下来,虽然没法像张无忌那样练到第七层,但也练到了第三层。

    要知道乾坤大挪移极为难练,修炼前面两层少则七年,多则十四年,如果练至二十一年还无进展,切不可练第三层。

    当年明教前任教主阳顶天武功盖世,也不过练到第三层,死前才突破第四层,这也是为何一千年来都没人能练到第七层让明尊复活。

    至于张无忌是因为九阳神功的辅助,要知道他在山谷里心无旁骛练九阳神功练了五年,后来依靠说不得和尚的乾坤袋大成更是可遇不可求,所以才能半天功夫冲到第七层。

    饶是如此,也是主角开挂的缘故,不然为何阳顶天三层乾坤大挪移,打成昆如捏鸡,更是打得三渡坐了三十年枯禅来想应对之策,结果张无忌凭借九阳神功、七层乾坤大挪移、太极拳剑、圣火令这些顶尖绝学打成昆和三渡,根本没有那么轻松写意。

    小昭能练到第三层,除了天资聪颖之外,教中耆老灌输内力更是居功至伟,不过这样就带来和张无忌一样根基不稳的问题,此时她的武功明明不亚于杨安儿,却处处被对方的长枪所克制,若非宋青书碰巧路过,说不定她真的会被抓去当压寨夫人。

    “不可能,这是我娘平日里最心爱之物,怎么可能送给你?”小昭回过神来,急忙说道。

    宋青书将金花重新收了起来:“我和你娘是好朋友,她想让我当你干爹,又怕下次碰到你的时候她不在,就拿这个给我当信物了。”

    考虑了一阵,他还是模棱两可描述了一下和黛绮丝的关系,如果实话实说的话,未免让黛绮丝有些难堪,而且小昭肯定很敬重父亲韩千叶,自己没必要一开始就让她产生什么逆反心理。

    听他这番解释小昭才勉强释然,不过忽然想起“干爹”二字,顿时满面通红:“这怎么行,你年纪比我又大不了多少。”

    “什么叫大不了多少,”宋青书打量了她一番,“你现在不过十六七岁,我却已经三十出头,差不多是你年纪的一倍了。”

    说完他心中也是吐槽不已,原著中宋青书出场二十七八岁,放在古代妥妥的大龄人士,这么老了居然还没娶妻生子,反而跟在周芷若一个小姑娘身后苦苦追求。

    “也不过大了十岁出头。”小昭撇了撇嘴,换一种说法就显得差距没那么大了。

    “这个世界十几岁也足够当爹了。”宋青书忽然诡异一笑,“乖女儿,叫声干爹听听。”

    “我不要。”小昭想都没想就拒绝了,其实看到信物她此时已经信了大半,毕竟那是母亲的贴身之物,外人不可能得到,只不过她完全不明白,母亲为何会让自己认这个大不了多少的男人作干爹。

    “怎么这么不听话。”宋青书哼道,“信不信为父拿出家法。”

    “呸呸呸,年纪不大一口一个为父也不臊得慌,”小昭急忙和他拉开了距离,“等我见到娘过后再说,鬼知道你是不是使了阴谋诡计从她那里骗来了信物。”

    “暂时不认我也就罢了,总归让我看看你的样子吧,免得到时候我碰到你娘却发现不知道女儿长什么模样。”宋青书笑着说道。

    “不许叫我女儿,”小昭语气中多了一丝嗔怒,“我之所以蒙面只是不想行踪泄露。”

    她是混血儿,容貌上虽然西域的特点已经很淡了,但瞒不过有心人的眼睛,如今正在躲避教中杀手追捕,自然要小心为上。

    小昭顿了顿,最后说道:“给你看看倒是无所谓,反正我们以前见过面。”说完便轻轻摘下了面纱。 (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