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899章 近乡情更怯

    “沈小姐在等谁?”这个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一个温暖的声音。

    沈璧君娇躯一颤,不可思议地回头望向门口,待看清宋青书的样子,她整个人差点晕了过去。当然这并不是她爱对方或者感情有多深,只不过她一个小姑娘原本开开心心去当太子妃,结果被歹人所劫带到异国他乡,接着沈家被灭门,她日日期待着的南宋皇室不仅没有救她,反而为了遮丑派人来杀她,她早已万念俱灰,这个时候宋青书的出现给了她一线希望,也是她唯一的希望。

    这也是为何她能安安心心在冷宫等待的原因,只不过过了几个月,对方却一点消息都没有,被全世界遗弃的她难免会患得患失,甚至时不时想着对方是不是完全已经忘了自己的存在了,所以渐渐茶饭不思,人也消瘦下来。

    整日里望着院子里这一方天地发呆,越看越是顾影自怜,那种哀愁积累到极点的时候,忽然听到一直等待的声音,又如何能不激动。

    “大胆,你是何人,竟敢私闯内宫。”一旁的小宫女见来人明显不是太监装扮,更不是太医侍卫其实算是太监侍卫也不允许出现在这里,不由得挡在沈璧君身前,对那个青年大声呵斥。

    “你下去吧。”沈璧君终于开口了,脸也多了一丝微笑。

    “娘娘~”小宫女急了,有些话她不好意思说出口,心想您算被皇冷落,可凭着这国色天香的容貌,也不是不可能复起,但是破罐子破摔,和其他男人不清不楚,到时候不仅复出无望,还会引来杀身之祸。

    “下去吧,不许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沈璧君再次说道,不过她此时眼神全放在了不远处那个男子的身。

    平日里她眼神里尽是忧愁,小宫女很惊叹这位主子惊人的美貌了,如今眼神恢复神采,整个房间仿佛瞬间变得光亮起来。

    虽然女人忌妒心理是普遍现象,但美到这种程度,差距大得已让宫女升不起忌妒的念头了,不过美归美,但她担心此事牵连到自己,一双眼睛顿时转了转,寻思着自己要不要等会儿找机会去通风报信一下?

    宋青书何等人物,一眼看穿了她的小心思,拿出一快金牌在她面前晃了晃:“皇派我来的,此事要保密,不然小心你的脑袋。”

    皇宫各种秘辛实在太多了,很多都匪夷所思,尽管宫女很不理解皇帝为何会派一个年轻男子来找美貌无的娘娘,但她懂得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默默地退了下去,决定此事一定要守口如瓶,免得不小心被卷进什么风波。

    待她离开后,宋青书皱眉问道:“以前那个宫女怎么没在了?”

    沈璧君柔声答道:“以前那个家出了变故,我可怜她便求皇后放她出宫了。”

    宋青书忍不住说道:“想必是勾起了你的伤心事,让你同病相怜了吧。”

    沈璧君凄然一笑:“可不是么,她家虽然出事,可是还有家,我的家又在哪里。”

    看着她泫然欲涕的模样,宋青书暗暗叹了一口气,她本事千金大小姐,有着完美的家世和未来,结果命运和她开了个玩笑,让她承受了这个年纪不该承受的东西,这么久还没崩溃已经是个迹了。

    “沈小姐,想不想回家去看一下?”宋青书问道。

    “回家?”沈璧君先是一怔,继而眼闪过一丝异样的神采,“真的可以么?”

    宋青书微微一笑:“当然可以,这次我还要去江南一趟,正好可以带你同行,让你回沈家祖宅一趟,顺便祭拜一下你的父母。”

    想到自己从小长大的沈园,想到临终一面都没见到的父母,沈璧君一时间有些热泪盈眶:“江南……我做梦都想回去,可是我现在是辽国的皇妃,真的可以出宫么?”

    感觉到她身子有些微晃,仿佛风一吹要倒,宋青书担心她身体太虚又激动过度,急忙过去扶她坐下:“我既然能出现在这里,自然能带你出去。”

    “我……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你。”沈璧君脸色微红,不知道是因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要实现激动的,还是被男子挨着身体害羞的。

    宋青书摇了摇头:“沈小姐言重了,当初我答应过你的父母,如今不过是忠人之事。”

    沈璧君听他说得云淡风轻,心却明白要实现这样一个承诺何等困难:“可是我们沈家与你素来并无交集,你却能仗义相助,我……我……”

    宋青书笑了起来:“沈小姐不必太过介怀,我虽不是什么好人,却也清楚有些事情不能袖手旁观,不然一辈子难逃良心的谴责。”

    “宋大哥,如果你都不是好人,那全天下再也没有好人了,”沈璧君想到南宋那群人前后面目反差,一时间感慨万千,“对了宋大哥,以前不是和你说过么,你一口一个沈小姐喊着太生分了,以后叫我璧君吧。”

    说完后本来因为虚弱有些苍白的脸颊升起一朵红云,要知道不江湖儿女,她本是个大家闺秀,豪门大宅里最注重规矩,小姐的闺名除非是父母或者未来的丈夫,不然是不能随便让人叫的,像她这样主动再三告诉另外一个男子,若是流传到江南那边闺阁圈子,会被不少人笑话的。

    宋青书也不是那种食古不化之人,见她这般说便顺势答应下来,拉近两人距离让她安心:“也好,以后喊你璧君吧。”

    看到桌的食物,宋青书笑着说道:“璧君,你得多吃点养好身体才行,不然路可禁不起舟车劳顿。”

    沈璧君脸色微羞:“好,我这吃。”原本她是没什么胃口的,可不知道为何,见到宋青书特别是听到他要带自己回江南的,整个人顿时觉得世界都多了几分光彩,整个人也变得有些饥肠辘辘起来。

    宋青书忽然想起这些是太监送来的食物,眉头一皱:“我让人另外准备一些饭菜送过来。”

    沈璧君微微笑道:“不用了,这些毕竟是那些小太监一番心意,不要辜负了。”

    宋青书接着说道:“我记得走之前安排好了你的待遇,是什么时候开始你的供奉被减少的?”

    沈璧君摇了摇头:“宋大哥不必为了我去追究这些,宫里这些都是可怜人,反正我也马要离开了,何必再找她们麻烦。”

    宋青书笑了笑:“璧君倒是心地善良。”很赞同宫都是可怜人那句,遂决定不再追究。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