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962章 报答

    且说宋青书抱着阿珂出了皇宫,一边往她体内输着真气,一边安慰她道:“阿珂,不要怕,我会治好你的。”

    阿珂小脸有些苍白,不过此刻眼睛却如弯弯的月牙,脸上尽是笑意:“有宋大哥在,我一点不怕。”

    宋青书微微一笑,转而寻思如何治疗她的伤势,她的伤在普通人身上已经算重的了,稍不注意可能就回天乏术,幸好自己最擅长治疗内伤,要保住她的性命应该问题不大,毕竟这样的伤势他已经处理了几回了。

    忽然脸颊上传来冰凉柔软的触感,宋青书吃了一惊,愕然地看着怀中的少女。

    阿珂苍白的脸颊出现一丝绯红,眼神有些躲闪,羞涩地说道:“宋大哥,谢谢你,谢谢你冒了这么大风险将我救出来。”

    “傻丫头,我救你本就是应该的,更何况我还接受了你娘的委托,怎能将你一个人留在那可怕的深宫之中。”宋青书答道,同时心头愁云密布,该怎么向她解释两人之间是不可能的呢。

    “总之谢谢你,这些年我虽然锦衣玉食,但心中一直不快乐,仿佛一只养在笼子里的金丝雀,今天终于逃出了牢笼,我有一种前所未有的自由感,仿佛空气都是香甜的。”阿珂喃喃地说着,同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脸上露出沉醉之色。

    宋青书怜意大起,想到她一个小姑娘,父母的名声给她带来了无端的烦劳,本是天性活泼的时候,却不得不幽居在深宫之中,和后宫那些扭曲的心灵尔虞我诈……

    少女纤细的腰肢不堪盈盈一握,浑身软弹得仿佛棉花一般,初具规模的的小胸脯虽然比起她娘的成熟显得有些青涩,不过却充满了青春的诱惑,如今她被抱在怀中,虽然隔着衣裳,依然能感受到那份柔软与弹腻,饶是宋青书见惯风雨,依然有些口干舌燥。

    暗骂了自己两声,宋青书急忙收敛心神:“阿珂,其实我和你娘……”

    他正要解释自己与陈圆圆之间的关系,好尽早断了少女的某些心思,可刚开始说,就愕然发现对方双眼紧闭,睫毛轻颤,唇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丝甜美的笑意,显然是伤重后虚弱,如今放松下来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

    摇了摇头,宋青书加快了速度往齐王府飞去。

    齐王府中,任盈盈正陪着陈圆圆说着话,不过看得出陈圆圆有些魂不守舍,频频往门口方向望着,显然心中相当焦急。

    “圆圆姐,你放心吧,宋大哥武功盖世,一定能将阿珂妹妹带回来的。”任盈盈柔声劝慰道。

    陈圆圆叹了一口气:“公子武功的确很高,可皇宫中也有一位深不可测的大能,再加上阿珂身份敏感,此行未必能如愿将她带回来。”

    “夫人为何对我这般没信心?”这时候门外忽然响起一个清朗的声音。

    听出宋青书的声音,陈圆圆不由大喜,回过头去,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公子,阿珂这是怎么了?”

    宋青书答道:“皇宫里出现了两位大宗师,她不小心被战斗余波波及到了,受了些伤。”

    陈圆圆整个身子一下子就有些软了,颤声说道:“大宗师的战斗余波?阿珂岂不是……”她得到宋青书传授神足经,已算是半个江湖中人,对这些高手层次概念还是清楚的,大宗师是什么样的人物,阿珂被余波伤及,哪还有命在?

    注意到她的神情,宋青书就知道她想岔了,急忙解释道:“放心吧,她受伤虽然不轻,但我能治好她,先回房间,然后准备一些热水来。”

    任盈盈一边吩咐侍女准备,一边安慰陈圆圆道:“圆圆姐,宋大哥功力高深,平生所学不管是《九阴真经》还是《神照经》,又或者是一阳指,每一样都有起死回生之术,他说能救自然就是能救的。”

    陈圆圆这才放下心来:“是我关心则乱了。”两人急忙跟着宋青书来到准备好的卧室之内,此时因为动静,阿珂已经幽幽转醒,她被宋青书抱在怀中,并未发现其他人,看着他俊朗的脸颊,想到在皇宫中他奋不顾身救自己的英姿,心神激荡之下又忍不住吻了上去。

    宋青书心中一跳,回过头来摊着手望着两女:“呃,这个……阿珂重伤之下,有些神智迷糊,可能会做出一些惊世骇俗的事情,和我没关系啊……”他真是大呼冤枉,一直以来他都可以保持着和阿珂的距离,结果谁知道当着陈圆圆的面来了这一出。

    他心想完了完了,此时陈圆圆心中一定当自己是变态,禽兽,不对,是禽兽不如……

    不过出乎他意料的是,陈圆圆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坐到床边握着阿珂的小手:“阿珂,你现在觉得怎么样,疼不疼,难不难受?”

    “呀~”阿珂这才发现房中还有其他人,一时间小脸臊得通红,“不,不疼……”其实她重伤之下又岂会不疼,只不过她此刻心中充满了得到自由的喜悦以及和宋青书在一起的兴奋,身上的疼痛反倒被她忽略了。

    见宋青书尴尬的模样,任盈盈忍不住提醒道:“先救人吧,别胡思乱想了。”

    宋青书讪讪一笑,继而收敛心神,开始替阿珂疗伤,他会的武功虽多,但论到正常手段治疗内伤,没有比得上一阳指的。之前已经多次施展,早已被其改良,再加上他生生不息的内力,自然不必像一灯大师那样救一个人很长时间都没法再与人交手。

    十指上下翻飞,不停点着阿珂周身大穴,很快两人身上便冒出了腾腾热气。

    任盈盈则牵了牵陈圆圆的手示意道:“我们先出去吧,免得打扰到他们。”

    尽管心中担忧,不过陈圆圆更怕影响到治疗,点了点头依依不舍地出了房门,与任盈盈一起在隔壁房间守着。

    约莫过了一个多时辰,房门终于打开了,陈圆圆两人急忙赶了进去,只见宋青书一脸疲累地从床上下来:“她的伤已经好了,休息几天不要乱动,应该就没事了。”

    尽管他动用一阳指损耗不像一灯大师那般巨大,可是从死神手中抢人,又岂是那么容易的?再加上前半夜与两位大宗师交手,此刻的他疲累无比,只想好好睡一觉。

    “对了,刚刚真气疗伤,她身上冷热交替,出了一身汗,你替她换一身衣裳,沐浴一番,免得着凉,她现在体弱,若是感染了风寒搞不好会很严重。”宋青书在任盈盈的搀扶下走到门口,忽然回头对陈圆圆嘱托道。

    陈圆圆急忙跪下来向他行了一礼:“公子大恩大德,我们母女二人必定铭记在心,下辈子结草衔环,必当相报。”

    宋青书急忙将她扶了起来:“我们都是朋友,何必行这么大的礼?快点起来,这样反倒让我于心不安了。”

    一旁的任盈盈打趣道:“还有,圆圆姐,他肯定不希望虚无缥缈的下辈子的,这辈子不是还有机会么?”

    陈圆圆脸色一红,喏喏说道:“我……我被所有人当做祸水,不敢污了公子名声。”

    任盈盈一怔,心想我说的是你女儿,你怎么说你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