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2028章 大的还是小的?

    李青萝一边说着一边摇了摇头:“你哪儿有这样的条件?”

    宋青书思索着说道:“内侍太监这个有点难弄,看来到时候只能从皇宫中提拔一些新人出来了。”

    认识的几个阉人中,葵花老祖自然是首当其冲,只不过他肯定不会管事,而且宋青书也没信心能震住他。田归农本来不错,只不过已经死了;原本还有个陆冠英,不过宋青书马上掐灭了这个念头,他身体出问题了,其他人并不知道,若是自己把他调到皇宫大内里,岂不是让他名声扫地?陆冠英想着光宗耀祖,只能让他走官场的路子。

    将这些纷杂的念头抛到一边,宋青书继续说道:“宫女这个倒是好办,灵鹫宫那边什么都缺,就是不缺侍女。”找人传信给灵鹫宫,让梅兰竹菊四大侍婢精挑细选一些机灵的到临安来帮忙。灵鹫宫这些人礼节方面被天山童姥调教得很好,而且个个又会武功,完全可以起到掌控内廷的作用。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宋青书想到前世看的电影版《鹿鼎记》里,张敏的假太后就是靠着一群神龙教的侍女,将整个慈宁宫打造得铁桶一片,在宫中多年硬是没有露出什么破绽。

    “童姥还真是舍得。”一旁的李青萝有些酸溜溜地说道,要知道灵鹫宫是天山童姥的心血,而且可以算是逍遥派的总舵所在,没想到天山童姥竟然就这样随手给他了。若非两人年纪相差太大,她甚至怀疑他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毕竟如今的童姥外表上看和小姑娘也差不多,再加上宋青书好色的尿性……

    “这叫人品好,”看出了她的嫉妒,宋青书没好气地说道,“至于侍卫的话,到时候我调集一队心腹高手过来,应该也没太大问题。”

    其实灵鹫宫的那些人完全足以充当侍卫的角色,只不过未免太过惊世骇俗,所以还是不要大改制度为好。这次武当山一行皇宫侍卫损失惨重,正好趁机补充,当初自己中了金波旬花被追杀差点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后来阿九就说过要给他培养一支护卫力量,以免重蹈覆辙,正好可以将这队人从金蛇营调过来。

    李青萝忍不住皱眉道:“只不过皇宫护卫素来都归二哥管,恐怕他不会让你这么轻易染指。”

    宋青书有些傲然地说道:“这可由不得他,难道你忘了我还是大宗师么?”

    “看把你得意的。”李青萝白了他一眼,心中却是有些甜蜜,哪个女人不想自己的男人越强越好?

    宋青书瞬间收起高大上的形象,嘿嘿笑道:“另外不是还有你这个中间人么,到时候多帮我做做他的工作。”

    李青萝哼了一声:“我又不是神仙,而且明面上我是王家的人,这样胳膊肘往外拐,岂不是惹人怀疑?”

    “哪能算外人呢,”宋青书笑道,“你忘了在王子腾看来我和语嫣的关系么?丈母娘替未来女婿张罗,不是合情合理的事情么?”说完他便提前跑开了。

    “混蛋!”李青萝果然一张脸瞬间涨的通红,急忙追上去要打他。

    两人都会凌波微步,小小的一个房间,留下阵阵残影,若是有人在旁边看到,恐怕会以为见到鬼一样。

    宋青书本来轻功远胜过对方,但知道不让着点恐怕会让她越来越生气,于是悄悄放水,偶尔让李青萝追上一次。

    追着他打了好久李青萝方才平复下来:“行了行了,既然知道会惹到我还故意说那样的话,真是个混蛋。”

    宋青书一把将她搂在怀里:“你知不知道自己生气的样子也很美,我忍不住想看一看。”

    “嘴上像抹了蜜一般,当年姓段的也没你这么会撩。”李青萝明知道他言过其实,心中却依然有些欢喜。

    宋青书知道她说的是当年为了麻痹秦桧,假意接受段正淳追求的往事,忍不住一把将她搂在怀里:“夫人知道我嘴上抹了蜜,要不要亲口来尝尝?”

    李青萝脸色一红,急忙将他推开,有些心虚地看了看门外:“大白天的,少拉拉扯扯。”

    宋青书笑道:“放心,以我的修为若是有人靠近我能提前察觉到的。”

    “小心使得万年船。”李青萝整理了一下有些发皱的衣裳,确认没有异常后才开口道,“继续刚才的话题,还有个最重要的因素,那就是后宫里你找谁当内应?”

    身处豪门大族,李青萝自然明白朝廷那套游戏规则,自古以来每一个权臣,哪怕他再如何权倾朝野,也需要在后宫中找一个盟友,一来可以及时传递深宫里的消息,二来一些非常时刻需要后妃来提供法理名分。

    李青萝眉头越皱越紧:“如今后宫中最炙手可热的当然是贾妃,可她显然不会真心实意帮你;其他的妃嫔不是太年轻就是地位太低,成不了什么气候。”

    见她说正事,宋青书也收起了玩世不恭的神态:“难道你忘了还有一人么?”

    “谁?”李青萝好奇道。

    “当初韩相掌权时,用的是谁?”宋青书望着东南方向,脑海中浮现出一张绝色的容颜。

    “吴妃?”李青萝眉头微皱,“可是我记得宫中传来消息,前不久她已经死了啊。”

    “只是为了给她的消失找一个合适的理由而已。”宋青书接着将自己和黄裳做的交易大致和她说了一遍。

    李青萝听得目瞪口呆:“你这人……怎么感觉任何漂亮的女人都和你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低调,低调。”宋青书一脸严肃,眉宇间却止不住的得色。

    李青萝脸上浮现出一丝快意:“还有那狗皇帝,竟然狠心用自己的女人当筹码,活该他这样的下场,当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只不过吴妃的死讯,临安城不少人都知道啊,真的没问题么?”

    “后宫里的水深的很,外人又哪里知道详细,到时候还不是随我们怎么说,”宋青书笑了笑,“正好可以用这件事让贾妃退居幕后,让吴妃重新上位。”

    李青萝还是有些担忧:“可是吴妃毕竟年轻,而且以前我见过她一面,感觉她有些……有些孩子气。”

    宋青书知道她说得很委婉了,以阿珂的性格与智谋,的确很难担此重任:“当初韩相不也是找了一个人来辅佐她的么?”

    “当年艳压秦淮的陈圆圆?”李青萝惊呼一声,忽然脸色有些古怪,“你到底是和大的有关系还是和小的?”

    “咳咳……”宋青书正在喝茶,差点没被呛住,幸好这时有人前来通报消息给他解了围:

    “黄帮主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