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2108章 舔狗不得好死

    雪花飘飘,北风萧萧,天地一片苍茫……

    薛蟠不知道为什么,脑海里情不自禁浮现出这样的画面,良久过后才缓过气来,强挤出欢笑问道:“不知道这么晚了,公主找宝玉有什么事?”

    谷姿仙秀眉一蹙,眼神中流露出一丝不耐烦:“关你什么事?”西域民风本来就要直接一些,不像中原这边说话这么委婉。

    薛蟠觉得自己的心快要碎完了,本想一气之下一走了之,但闻着对方身上传来的淡淡幽香,还有那双美丽动人的眸子,让他实在舍不得移开脚步,只好安慰自己西域那边的风俗不一样,对方肯定也不是故意伤害自己的。

    想了想他还是决定善意地提醒对方一下:“我的意思是这么晚了公主一个女孩儿家,半夜去男子的房间,如果传扬出去,对公主的名声有些不好。”

    谷姿仙微微侧了下头:“我都不在意,你这么紧张干什么?”

    “我!”薛蟠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身为世家子弟,他再纨绔也是有自尊的,被一个女人这般说,他又如何能不动怒?

    哼了一声愤然转身离去,心想我他妈以后再搭理你就是贱!

    看到对方背影,谷姿仙忽然心中一动,柔声唤道:“薛公子稍等。”

    听到她的呼唤,薛蟠瞬间转过身来,一脸谄笑地说道:“公主有什么事么?”同时心中暗暗鄙夷自己还真是贱啊,不过看着对方高挑动人的身姿,还有空气中那淡淡的幽香,很快冲淡了他心中的那些情绪。

    “有点事情想请教一下薛公子。”谷姿仙想到有求于对方,便有意地让语气更柔和一些。

    “请教不敢当,公主有话请讲,在下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虽然看不到对方容貌,但从她弯弯的眉眼,能感觉到她现在在笑,想到对方对着自己笑,薛蟠身子都酥了半边。

    “我想知道贾公子是怎样一个人呢?”谷姿仙满怀期待地看着他。

    薛蟠笑容瞬间僵在了脸上,为什么忽然有一种想要流泪的感觉?

    “薛公子,薛公子?”谷姿仙有些疑惑,对方为什么突然开始发呆起来,“你不知道么?那我找别的人问问。”

    “知道知道。”薛蟠只好打落牙齿往里咽,“宝玉和我熟的很,我们是铁哥们儿。”

    铁哥们

    这几个字,他可是咬牙切齿地说出来的。

    “嗯~”谷姿仙眨了眨眼睛,一副非常感兴趣的样子等着后文。

    仿佛能看到她一双眼睛冒出星星,薛蟠都快哭了,可又不得不回答道:“宝玉是之前宰相和枢密使贾似道之子。”

    “咦,原来是家出名门。”谷姿仙语气中仿佛有些欣喜。

    薛蟠都快骂娘了,心想之前我给你介绍我的家世,明明也差不多,可你一点表示也没有啊。

    “家世的确不错,可惜他爹前不久过世了,大不如前。”薛蟠心想这下看你说什么。

    “啊?”谷姿仙惊呼一声,“原来他还有这么悲惨的身世,可从他身上完全没感受出来,可见他是一个心理多么强大的男人。”

    薛蟠都无力吐槽了,你这脑回路怎么和一般人不一样?这样的情况更多的不应该说姓贾的薄凉或者不孝么?

    薛蟠决定继续下猛药:“宝玉是临安城里有名的魔星,不仅喜欢调戏府上的丫鬟,天天啃食她们脸上的胭脂,还喜欢流连烟花之地,整个临安城可以说到处都有他的相好。”

    谷姿仙眨了眨眼睛,朱唇轻启评价道:“能引得这么多红颜知己喜欢,贾公子魅力果然大啊。”

    薛蟠一副你是在逗我么的眼神看着她,确认对方的确是这么想的过后,心想难道西域女子和中原女子不一样,对这种事情都是这样赞赏的?

    于是他也决定适当透露一下自己的光辉事迹:“其实之前没和姑娘说,我不是和宝玉是铁哥们儿么,平日里经常出双入对,一起去青楼,而且红颜知己比他还要多,人称临安小霸王是也。”

    谁知道谷姿仙眉头一皱:“那说明以前贾公子都是被你带去那种场所的?”

    薛蟠隐隐觉得有些不妙,不过还是本能地点了点头。

    谷姿仙淡淡地说道:“贾公子神仙般的人物,薛公子以后还是不要太过影响他。”

    薛蟠觉得自己都快自闭了,刚刚到底是哪根筋不对头,非要留下来回答她的问题啊,不过看到对方那么漂亮,他又实在难以对她发起火来,只好将这一切都怪在了贾宝玉身上,心想那个混蛋,不仅泡我妹妹,还在外面勾三搭四,现在竟然泡到他未来嫂子身上来了。

    至于谷

    姿仙承不承认和他的关系,薛蟠根本没有想过,单方面已经宣告了对她的主权。

    “对了,贾公子会武功么?”谷姿仙问出了她最感兴趣的问题。

    “武功?”薛蟠终于来了精神,“哈哈哈,宝玉那厮是出了名的文不成武不就,他那文文弱弱的样子,会武功才奇怪了。公主若是对武功有兴趣的话可以找我,我身强力壮,而且从小师从名师,学得了一身上层武功。”

    “你?”谷姿仙打量了他一番,眼神轻浮,呼吸杂乱,步履虚浮,虽然会武功,但也高不到哪里去。

    很快就没关心他了,反而思考贾宝玉的事情,心想他为什么对大众隐瞒武功呢,难道是预防什么危险,还是准备着什么谋划?

    果然是一个充满神秘与魅力的男人啊。

    见情报打探得差不多了,谷姿仙也没兴趣在薛蟠这里浪费时间,向他告辞后便往宋青书所在房间方向走去。

    走了一会儿忽然眉头微皱,回过头来,发现薛蟠有些恋恋不舍地跟在后面,谷姿仙忍不住说道:“薛公子还有什么事情要和我说么?”

    “没,没什么,我现在就回去了。”薛蟠有些慌乱地回答道,对方的眼神实在太过明亮,仿佛能直透他的内心,让他根本生不出说假话的念头。

    谷姿仙一直注视着他,直到他真的转身离开,方才继续刚才的赶路。

    不远处的一个房间,薛宝钗微微推开一个窗户缝,望着她的背影,心想这个女人到底要干什么,这么晚去一个男人的房间还要不要脸?不过她肩负着护送南宋使团的职责,不想节外生枝,更何况对方是一国公主,她也担心引出外交争端,所以没有出去阻止。

    隔壁的黄衫女也若有所思,心想刚刚她不停探听情报,是不是真的冲南宋一行人来的?看来要提高警惕防范了。

    来到了宋青书的门口,谷姿仙停下了脚步,正要敲门,忽然又收回了手,她发现自己竟然有些紧张,这是多少年没有出现过的事情了,这么多年来,只有男子在她面前无所适从,哪有她慌张的道理?

    可偏偏她就是紧张了,心跳也加快了几分,重现整理了一下衣裙,确认并没有什么仪态上的疏忽,方才重新敲了对方的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