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2185章 一人足矣

    宋青书一脸无辜:“这可怪不得我吧,明明是他们不讲道理。”

    来的人自然是黄衫女了,这边闹得这么大,南宋行馆那边不可能没听到风声,只不过秉承不惹事的惯例,没有露面罢了,见同伴遇险,她自然不会无动于衷。

    “阁下年纪轻轻,武功却很高呀,不知道师从哪位名师?”旭烈兀开口问道。

    “家师的名讳不方便提及,往王爷见谅。”黄衫女语气倒也客气,之前南宋和蒙古停战,双方关系倒还好,她也不愿意过多得罪对方。

    “既然如此,今天就给姑娘一个面子,不为难他,”以旭烈兀的眼力,很容易看得出黄衫女是女扮男装,“不过不是每次都能这么幸运能躲在女人身后的。”

    前一句是对黄衫女说的,后一句则是对宋青书说的,显然是想让几个美人儿看出他无能的一面。

    宋青书一脸平静:“做人这么嚣张很容易遭祸的。”

    旭烈兀大笑一声:“命运只是弱者无能的借口罢了,本王麾下雄兵百万,高手如云,谁能奈我何?”

    担心宋青书继续说话激怒对方,黄衫女急忙将他拉开:“好了好了,快点回去了。”

    宋青书并没有拒绝,知道她是担心贾宝玉的安危,虽然一直不怎么瞧得上这个二世祖,但好歹同为南宋人,她也不想看到同伴被外国人欺负。

    从蒙古行馆离开过后,黄衫女询问傅氏姐妹:“两位姑娘有何打算?”

    连傅君婥也有些迷茫:“我们也不知道。”

    黄衫女想了想说道:“两位姑娘现在身上有伤,那我先将两位姑娘送到一品堂吧,他们太子妃人很好,应该能庇护住你们,现在那边养好伤再说。”

    傅氏姐妹如今身在异乡,今天又发生了这样的灾祸,此时也没别处可去,也只能同意了。

    宋青书自然也跟着一起,傅氏姐妹一直心事重重,担心着太子的安危,同时也有着对未来的迷茫,所以一路无话。

    到了一品堂的时候,耶律南仙倒是很和气地接待了她们,同时暗暗给宋青

    书使了个眼色,宋青书不漏痕迹点了点头,趁傅氏姐妹、黄衫女和她聊天的功夫,找了空偷偷溜到了内堂。

    此时李秋水正在后堂和李清露聊天,李清露仿佛恢复成了小女生的模样,在她怀里不停地撒着娇,看来她俩关系一直挺好。

    “李前辈,你不是在擂鼓山照顾无崖子么,难道他的伤势已经好了?”宋青书已经摘下了面具,恢复了原来的模样。

    李秋水露出一丝恍然之色:“我就说嘛,西夏这边发生了这么多大事,单单靠清露一人如何撑得住,原来你一直在这里。”

    “太妃~”李清露娇嗔道,李秋水不喜欢被称呼作奶奶,总觉得把她喊老了,所以顶多用太妃相称。

    李秋水有些宠溺地揉了揉她的头发:“本来还挺担心你的,如今也算放心了。”

    接着回答宋青书的问题:“你们西夏招亲动静弄得这么大,天下人尽皆知,我担心清露,就决定悄悄回来看看。”

    宋青书听出了她话里透露的意思:“无崖子难道不知道?”

    李秋水脸上有一丝尴尬:“你也知道清露是当年我离开他过后和西夏这边……担心他多想,所以我这次是悄悄出来的,没让他知道。”

    宋青书神情古怪,李秋水生性风流妖冶,说起来李清露是她给无崖子戴绿帽后的间接产物,换作哪个男人也受不了啊,难怪她不敢和他说。

    聊了一会儿后宋青书想了起来:“对了,王姑娘最近如何?”

    “怎么,祸害了我一个孙女,现在还惦记着我另一个外孙女?说起来语嫣那丫头也经常打听你的事情呢。”李秋水眼波流转,咯咯笑了起来。

    “太妃,青书哥哥这么厉害,语嫣妹妹喜欢他很正常啊,我们姐妹俩共事……咳咳,也算是一段佳话。”李清露性子跳脱,并没有一般人吃醋的反应,反倒是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模样。

    “还别说,你小子真是个异数,年纪轻轻武功就这么高,手底下势力众多,关键是还长得这么帅,我看着就喜欢,若不是你和清露的关系,我说不定也要尝尝鲜了。”

    李秋水一双眼睛骨碌碌直转,仿佛在打量唐僧肉一样。

    宋青书一脸古怪,心想以李秋水的性子,若是自己武功再低点,说不定真会被她劫去给强了……

    饶是李清露古灵精怪,这下也被吓到了:“太妃……”

    李秋水咯咯一笑:“逗你们玩呢。”顿了顿继续说道,“语嫣她一切很好,另外最近无崖子在指点她武功,进展还不错。”

    “她竟然愿意学武功?”宋青书有些意外。

    “不是你教了她一套《神照经》么,”李秋水翻了个好看的白眼,“她每天当宝贝一样日夜专研,一些不懂的地方还经常来请教,一来二去,无崖子便开始指点她武功了。以前她不学武功,很大原因是觉得女孩子学那些打打杀杀的东西有些不文雅,不过我们逍遥派的武功厉不厉害倒是其次,最重要的是飘逸好看,打起来像跳舞一样,她自然喜欢了。”

    “原来如此,”宋青书点了点头,还想再问,忽然耶律南仙急匆匆跑了进来:

    “又出事了!”

    见她神色凝重,宋青书急忙询问:“怎么了?”

    “刚刚我们围在蒙古行馆的时候,花拉子模的行馆那边也出事了,甄夫人被人掳走了。”耶律南仙快速说道。

    扎兰丁打着人离开,甄夫人冒充他的身份参加招亲,白天的时候小组赛想必被有心人瞧了去。

    “蒙古真是欺人太甚。”宋青书不需要思考,就知道是蒙古人动的手,难怪刚刚方夜羽和旭烈兀说那样的话。

    “现在怎么办,之前去蒙古那边并没有找到证据,现在去恐怕同样会被反咬一口。”耶律南仙有些头疼。

    “证据?这个世界强者为尊,要什么证据。”宋青书霍然起身,之前一直在克制,但旭烈兀一直不按规则行事,那就别怪自己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我出去一趟。”

    “要不要我和你一起去蒙古行馆给他们一点教训?”李秋水也有几分忌惮那个水月大宗。

    宋青书停下脚步,淡淡地说道:“不用,我一人足矣。”